黑鳞营被编入黑刀营这样的变动就已经让人很是诧异,前阵子卫戍皇城的羽林营忽然有三百人离京,回来的时候,似乎少了许多人,羽林营进出京城都在薛翎风的眼皮子底下,他对这些情况自然是了若指掌。  片刻之后,终是听到一个声音叹道:“很早我就知道,西门神侯如果卸任,北斗七星之中,真正能堪大任的只能是曲小苍,看来我看人的目光还是很准。”话声之中,珠帘后面突然多出一道人影,珠帘被掀开,一身锦衣玉带的淮南王萧绍宗赫然出现在珠帘后面,缓步从珠帘后面走了出来,背负双手,凝视着跪在地上的曲小苍,轻叹道:“曲神侯要见本王,本王来了!”  “王爷已经掌控京城,很快就会君临天下。”曲小苍恭敬而直接:“臣的自称并没有错。”  老尚书颔首道:“不错,澹台老侯爷虽然过世,但金刀澹台是开国功臣,在我大楚依然有着很深的根基,至少东海水师依然属于金刀一系。”微一沉吟,才道:“此前薛翎风统领虎神营,在群臣的眼中,薛翎风是从秦淮军团走出来,这虎神营自然也是属于你们锦衣齐家的势力,此番陆晓朝取代了薛翎风,陆晓朝与兵部渊源深厚,自然而然地会让人觉得虎神营已经变成了金刀澹台家的势力。”  “你说皇上被人挟持,那又是谁人挟持了皇上?”  萧绍宗身体往后,坐正身子,饶有兴趣道:“你这话本王没有听明白。”  对方不但精于箭驽,而且下手狠辣。  “否则最近发生的这些事情,根本无法解释。”齐宁道:“老尚书是三朝老臣,见多识广,总不会觉得这一切都是合情合理。”  “否则最近发生的这些事情,根本无法解释。”齐宁道:“老尚书是三朝老臣,见多识广,总不会觉得这一切都是合情合理。”  京城看上去一切都风平浪静,除了这几件几乎不被老百姓所关注的事情,也并没有什么太大的事情发生,但薛翎风敏锐的嗅觉却让他心生警觉,他是卫戍京城的最高将领,京城任何一丝异动,都会让他生出警惕。

    贵和轻咳一声,暖阁四周,立时显出数道身影。  澹台老侯爷身系金刀一脉的存亡,在没有证据的情况下,绝无可能为了淮南王向先帝上折子,即使有证据,老侯爷也未必会轻举妄动,毕竟金刀侯在太祖皇帝的旧臣之中是真正掌有兵权的大臣,他不动倒也罢了,若是此等手握兵权的大臣生出要拥戴淮南王之心,先帝便是再仁慈,也不可能让金刀澹台家存活下去。  等到曲小苍走远,贵和终于开口道:“主子,为何不杀了他?”  七师兄将手中箭弩丢还给同伴,冷声道:“追上去,我要他死!”一挥手,领着手下众人疾追过去。  萧绍宗只是微笑着,看着曲小苍起身弯着腰往后退,忽然叫道:“等一下!”  萧绍宗有着过人的判断能力,当他预感到齐宁很可能已经潜入京城就在他眼皮子底下的时候,齐宁也并没有让他失望。  等到曲小苍走远,贵和终于开口道:“主子,为何不杀了他?”  “不过此人能够按照主子的意思杀了薛翎风,也算是听话了。”贵和道:“主子说的对,这人存有野心,而且还需要依靠主子才能达成野心,日后确实可以大加利用。”  薛翎风就如同一头猛虎,但他面对的却不是羊群,而是一群凶悍的狼。  铁铮握起拳头,冷笑道:“就凭你红口白牙?证据何在?”

    羽林营自然不是没有离开过京城,但每一次离京,都是为了护卫皇帝陛下。  “杀!”  老尚书凝视着齐宁,半晌没有说话,许久之后,才开口道:“你觉得薛翎风是被谁人所杀?”  黎明之前,曲小苍已经出现在了皇宫之内,手中抱着一只用黑布裹起来的箱子,在宫人的带领下,来到了内宫,进到暖阁内,便看到太监贵和正在里面等候,曲小苍抱着箱子到得暖阁内,将箱子放好,这才跪倒在地,前方便是一道珠帘,但曲小苍根本不去看珠帘后面是否有人。  齐宁也不解释,直接道:“铁大人,敢问我府里的家眷是否被扣押在京都府?”  老尚书神情顿时严肃起来,抬手抚须,沉吟片刻,终于道:“十一年前,曾经有一桩事情,但......知道的人并不多。”  但唯独这一次羽林营由迟凤典亲自带着数百精兵离京,而且不是为了保护皇帝,这当然会引起薛翎风的警觉。  那刀客脑袋飞起之时,“噗噗”几声响,跟在薛翎风身后的两名侍从已经被从后方飞来的弩箭射穿脖子,弩箭从后脖子没入,贯穿脖子,箭尖从咽喉带着血迹透出。  老尚书立刻明白过来,低声道:“你是觉得萧绍宗会让......皇帝颁下退位诏书?”  “所以你现在应该向老夫解释清楚。”老尚书叹道:“否则你就只有两条路可走,要么杀了老夫,要么束手就擒,让老夫送你去见皇上。”  “只求老尚书以您老的名义给铁铮送去一份请柬。”齐宁道:“城西西六巷有一处鸿运茶楼,明晚亥时,请铁铮前去喝一杯茶,以老尚书的面子,铁铮定然会前往赴约。”

    “铁大人不要激动。”齐宁含笑道:“今晚请铁大人前来赴约的本就是晚辈。”  曲小苍立刻停住,萧绍宗瞅了箱内那血淋淋的人头一眼,叹道:“这件东西你还是带回去好好处理,留在这里,本王觉得.....不舒服!”  老尚书叹道:“你手中没有任何萧绍宗谋反的证据,即使铁铮为人正直,又岂会相信你说的话?他办案素来讲究证据,你没有证据,他是绝不会信任你。”第一三五三章 调虎离山  “大实话。”萧绍宗哈哈笑道:“曲神侯,你这句话让本王更要高看你一眼了。谁都不想屈居人下,你如今继任了神侯,也算是如愿以偿了。”  书房之内死一般沉寂,片刻之后,老尚书终于道:“这一切咱们也只能说猜测,没有任何证据。”  “御内档是宫内禁地,守卫森严。”老尚书道:“没有人敢擅闯御内档,没有皇上的旨意,任何人只要靠近御内档,就是死罪,守卫御内档的内卫可以先斩后奏。”  薛翎风若是真的死里逃生,后果实在不堪设想。

    “今日前来见老尚书,也正是因为此事。”齐宁道:“老尚书掌管礼部,天下文人世子之心,自然是老尚书最为了解。”想了一下,才道:“晚辈敢问一句,这些流言蜚语,可曾对天下的文人世子有影响?”  曲小苍低头道:“是!”却并没有立刻退下的意思。  “都说铁铮为人正直,我希望与他单独见面,说清楚其中的隐情。”齐宁道。  铁铮明白了齐宁真正的意图,脸色大变。  袁老尚书认得齐宁,也只是在朝会之上见过,两人此前甚至没有说过一句话。  齐宁的寒刃确实有毒。  齐宁颔首道:“这样的人或许不会太多,但士人有这样的心思,萧绍宗便可以利用。”眉头皱起,道:“我现在只担心一件事情!”  袁老尚书又问道:“西门神侯下落不明,按理来说该由轩辕破继任神侯的位子,为何变成了曲小苍?”  齐宁立刻道:“老尚书难道忘记了,最近一直在说皇上身体不适,老尚书方才也说过,那位在朝会上出现的皇帝声音不对,许多人觉得是因为龙体有恙而导致.....!”目光锐利,神情凝重:“这恐怕就是萧绍宗故意安排的,让满朝文武确认皇上却是身体不好.....!”

    老尚书脸色微变,苍老的手竟然开始颤抖起来。第一三五一章 掌控  曲小苍扫视了众人一眼,沉声道:“你们都知道,皇上有旨,薛翎风勾结齐宁,内通敌国,甚至已经准备在京城发起兵变,所以我们必须要将此人秘密铲除。我大军北上,京城要太平,所以此事只能秘密-处置。”  为了救出顾清涵等人,他设下计谋,将这群人引诱至此,本身自然也要陷入困境之中,眼下的局面,都在他的预料之中,他事先当然也是做足了准备。  “千真万确,但这件事情并没有声张。”齐宁平静道:“也便是说,有人不但将黑鳞营编入黑刀营,而且直接斩尽杀绝,彻底毁了黑鳞营。”沉默了片刻,才道:“实际上是有人要对锦衣齐家斩尽杀绝,可这一切绝非皇上的意思。”  屋顶传来破裂之声,瓦砾从天撒落下来,数道人影夹杂在瓦砾之中,凌空而落,刀光冰冷,直向齐宁砍过来。  铁铮一愣,齐宁这句话可谓是一针见血。  “不单是你,朝中许多人都觉得不可思议。”老尚书道:“可是淮南王世子萧绍宗拿出了当年先帝留给萧璋的密旨,而且在御内档有存档,确认无误,萧绍宗有铁证在手,谁也说不出不对来。”  那刀客脑袋飞起之时,“噗噗”几声响,跟在薛翎风身后的两名侍从已经被从后方飞来的弩箭射穿脖子,弩箭从后脖子没入,贯穿脖子,箭尖从咽喉带着血迹透出。  老尚书虽然早就觉得近日发生的一些事情十分蹊跷,甚至已经猜想到一些可怕的可能,但齐宁猜测萧绍宗利用兵部的举荐让陆晓朝掌控虎神营,继而控制了整座京城,这还是让老尚书被后背冒出冷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