曲小苍笑道:“侯爷如果要进来,自然是毫无问题。不过侯爷如果回头再以方才的道路想要进来,恐怕要被困在其中了。”  隆泰打开奏折,扫了几眼,才道:“大婚的日子定在七月十八?”抬手算了算,道:“还有十天左右。”  隆泰见齐宁神情淡定,但又何尝看不出齐宁有一丝不满,淡淡一笑,指了指边上的椅子,道:“有话慢慢说,不用着急。”  隆泰道:“他自称自幼酷爱骑马射箭,喜欢有英气姑娘,那些柔弱的大家闺秀并不适合成为他的太子妃。他说听闻西门无痕有个女儿,自幼练武,而且相貌出众,所以才向朕恳求将西门战樱赐婚于他。”  齐宁笑道:“汉国似乎也同样如此。”  事实上北堂风确实是在神侯府的眼皮子底下逃出了襄阳,齐宁心想老子这样说,也算是帮神侯府挽回了一些颜面,神侯府又欠了老子一个人情,回头若是西门战樱嫁给老子也算是报答。  齐宁皱起眉头,道:“王爷何出此言?”  袁老尚书眼眸中显出欣慰之色,恭敬道:“圣上英明。”  “探望?”煜王爷转过身来,轻抚长须,笑道:“南国诗礼倒也没有消失。”缓步走到齐宁对面的一张椅子上,缓缓坐下去,才道:“不知贵国何时出兵?东齐人想要趁火打劫,可惜他们又没那么大的胆子,自然要拉着你们南楚国一同进兵。”  齐宁笑道:“楼大哥和钟先生真是太客气了。我和楼大哥是义结金兰的兄弟,且不说我也存了为朝廷的心思,就算不是为了朝廷,只是我和楼大哥的交情,也不存在什么答谢不答谢。”  “和我有关?”西门战樱美丽的大眼睛眨了眨:“什么事?”

    他几乎可以肯定,这小妮子也许早些时候对自己颇有些意见,甚至有些反感,但如今恐怕是喜欢多于反感。  隆泰微微点头,道:“段韶提起这门亲事的时候,真就很是诧异,为何偏偏看中了西门战樱。现在想来,你说的倒也不无道理。”微一沉吟,才问道:“那段韶又为何会甘心被淮南王所利用?西门战樱虽然是神侯之女,但段韶是东齐太子,他要找一位太子妃,就算不是出身我大楚皇族,也应该是我楚国世袭候的家门。”  齐宁大是好奇,接过黑色袋子,打开来看,却见里面有几件奇怪物事,取了一件出来,将袋子放在边上,这才用双手张开那物事,看清楚后,脸色微变,失声道:“人.....人皮.....!”当真是大吃一惊。  “黑鳞营的存在,已经让淮南王和司马岚心中扎了一根刺,又如何希望看到有其他机会让朕给你要职。”隆泰目光锐利,轻声道:“也幸好他提醒,朕才想到西门无痕的女儿还没有出阁,这才等你回来问问你的意思。”  齐宁犹豫一下,四周看了看,才轻声道:“皇上一旦指婚,将你许了人家,以后我就不能这样和你说话,甚至.....甚至不能再看你。”吸了一下鼻子,一副酸楚模样,别过脸去:“有些话本该早对你说,可是.....现在想说也来不及了。”  “皇上,段韶这人工于心计,其狡诈不在淮南王之下。”齐宁冷笑道:“他求赐西门战樱,其目的自然不会简单。”  钟琊摇摇头,轻声道:“丐帮倒也有一门剑法传下来,但是丐帮武学之中历来重视拳脚功夫,虽说也有棍术刀法,但剑法一直并非丐帮中人所选。据我所知,玄武长老似乎也从无练过什么剑法,所以我和楼长老得知他以剑术与陆商鹤对决,也很是惊讶。”  “什么可能?”  “你们对北堂风的行踪如此清楚,难道......?”煜王爷眉头皱起。  大家继续给力,多谢!

    “侯爷多虑了。”齐宁在椅子上坐下,“其实是皇上担心王爷在这边不大适应,所以派我来探望一番。”  钟琊一愣,却还是继续解释道:“其实这类人都只是受雇于人,所以也谈不上与人结仇,而江湖上的人也尽量不去招惹他们,就连神侯府对这类人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毕竟要找到一名影耗子甚至将他除掉,并非容易的事情。”  齐宁微微点头,将马缰绳丢给刘轻舟,进了屋去,迎面就上来一人,拱手笑道:“侯爷,多日不见,一向可好?”  齐宁抱拳道:“多谢。只是......钟先生,我这个代任帮主还是不提为好,实在惭愧。眼下四方长老只要各守一方,管束好部下,丐帮也就不会出太大的问题。向帮主那边,假以时日,等到伤势恢复,也就能够重出江湖了。”  西门战樱道:“你们锦衣齐家也是四大侯爵之一,你是皇上其中的近臣,要是.....要是你去和皇上说,又怎么知道皇上不会同意?反正.....反正我不嫁给他们家。”  隆泰摇头道:“淮南王只说赐婚,但是并没有提议将谁家的姑娘指婚给你。”淡淡一笑:“王叔的心思,莫非你不明白?”  隆泰含笑道:“老尚书费心了。既然已经定了日子,一切就按照你们筹备的去办。”  齐宁饶有兴趣道:“这倒怪了,莫非是有意要给自己做宣传?”  到得木屋边上,曲小苍才拱手朗声道:“煜王爷,锦衣候前来拜访!”  “王爷请讲!”  PS:今日第三更送上,感谢书友54164986、书友35832000、你笑我像狗、书友39133553、沙漠飘香、戎不掉的思念等兄弟的破费捧场,感谢每一位订阅正版,每一位投下月票的好朋友们。

  第七六三章 影耗子  齐宁表演生动,西门战樱见状,心下也是一酸,低头道:“其实.....其实我也有话要对你说。”  齐宁大是好奇,接过黑色袋子,打开来看,却见里面有几件奇怪物事,取了一件出来,将袋子放在边上,这才用双手张开那物事,看清楚后,脸色微变,失声道:“人.....人皮.....!”当真是大吃一惊。  袁老尚书眼眸中显出欣慰之色,恭敬道:“圣上英明。”  曲小苍靠近齐宁身边,轻声问道:“侯爷,皇上下旨由您密审,不知.....是否需要卑职在旁听从差遣?”  齐宁何其精明,隆泰这样一说,齐宁瞬间就明白过来,道:“淮南王担心我出使东齐立下功劳,皇上又会几次机会让我担任要职,所以早早地以赐婚作为奖赏,如此一来,也就不好另行赏赐了。”  齐宁骑马寻思着明日朝会上该如何应对,说到底,此事但靠自己一人还真是有些吃力,需要西门战樱那边配合才好,正想着往神侯府去找西门战樱商议此事,忽听得旁边有人叫道:“侯爷,侯爷......!”  “哦?”齐宁道:“是朱雀长老要见我?”暗想青木大会过后,朱雀长老应该已经带着手底下的人返回了京城。  “刚才我说过,影耗子拿人钱财为人卖命,大多数的影耗子为了避免后患,自然是来去无踪。”钟琊正色道:“可是这两伙人却是影耗子之中的异类,他们不似其他影耗子那般籍籍无名,反倒是有意要留下名字。”  西门战樱平时英姿飒爽,做事也算是干脆利落,不似闺阁小姐,很少出现扭扭捏捏的模样。

    齐宁却已经知道他后面要说什么,点头道:“北堂风进了楚国境内,而且就在神侯府的眼皮子底下,如果不是我们有意放他离开,王爷觉得他会走得那么顺利?”  “你不是有话说吗?”西门战樱有些扭捏,“你先说。”  煜王爷叹道:“确实如此,或许我大汉没有这次内乱,国库也及不得你们南楚。”微微一笑,道:“锦衣候,你们楚国现在的国库,无法再承受一场旷日持久的战争。”  “原来是这样。”煜王爷微微颔首,问道:“恕本王冒昧,不知令堂出身何等家门?”  钟琊神情肃然,道:“据我们所知,最近这阵子,在京畿附近已经出现了几批影耗子,他们虽然行动极其隐秘,而且擅长乔装改扮隐匿行踪,但还是被丐帮发现了一丝端倪。最让人奇怪的是,素来特立独行的影耗子,竟然开始有接触。”  齐宁一怔,想不到煜王爷会突然扯到样貌上,一时间也不知道煜王爷究竟是何心思,微微一笑,道:“我更像母亲一些。”  齐宁感激道:“钟先生好心提醒,我在这里谢过了。”  北梁南钟,钟琊易容术玄妙无穷,齐宁是切身领教过,对此等有着奇特才能的老乞丐,齐宁打心眼里钦佩。  他自然知道,玄武长老那套剑术施展出来,其剑术在江湖上绝对是一流剑客,但玄武长老名声在外,却并不曾听人提及到此人剑术厉害,从当时现场的反应齐宁也看出来,玄武长老以剑会剑,确实出乎所有人的预料。  曲小苍神色凝重,走过来先向齐宁拱了拱手,这才看向西门战樱道:“小师妹,有一桩事情刚刚得到消息,和你有关。”  “东齐人自然是想着越早越好。”煜王爷淡淡笑道:“马陵山在我大汉手中一日,他们就一日不得安生。”靠在椅子上,抚须道:“不过贵国皇帝若是聪明,未必会着急出兵。”

    “皇上,此事关乎西门战樱的终身大事,西门无痕会如何决断?”齐宁轻声问道:“西门无痕总不至于眼看着他女儿远嫁东齐吧?”  “我告诉侯爷,只是希望侯爷小心提防。”钟琊肃然道:“如果只是这两起刺杀,也许只是凑巧而已。但是有人看到影耗子暗中接头,这就不得不防了。影耗子大都是独来独往,这也是为了自身的安全着想,这一次他们暗中联络,我思来想去,只有一个可能。”  齐宁心想看来萧氏皇族的血脉还真是不旺,皱眉道:“就算皇家没有适合的公主下嫁,段韶是东齐太子,既然要求亲,也该要找寻一位门第极高的姑娘,如今镇国公是我大楚第一重臣,他的孙女司马菀琼尚未出阁,岂不是最合适的人选?”  曲小苍淡定自若,只当做什么都没听见,西门战樱脸上一热,心想你这家伙油嘴滑舌占便宜倒也罢了,怎地不顾场合,故意冷着脸,道:“原来是锦衣候,锦衣候,一大早你跑神侯府来作甚?”  出了皇宫,齐宁心知隆泰显然对西门战樱远嫁东齐也有顾虑,于公不想看到神侯府的人被东齐人带回去,有可能导致神侯府机密外泄,于私而言,小皇帝毕竟有言在先,要将西门战樱指婚锦衣齐家,自然也不好出尔反尔。  他也不耽搁,安危西门战樱两句,便即离开了神侯府,径自往宫里去。  “原来如此。”齐宁不动声色,含笑道:“那可恭喜殿下了。”  齐宁笑道:“汉国似乎也同样如此。”  齐宁道:“如此说来,玄武长老最擅长的功夫便是擒蛇功?”  齐宁却已经知道他后面要说什么,点头道:“北堂风进了楚国境内,而且就在神侯府的眼皮子底下,如果不是我们有意放他离开,王爷觉得他会走得那么顺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