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三心里是百转千回,虽说那晚被撞,可也是她间接让自己第一次遇见了爱豆。第三章 探访  三三心里是百转千回,虽说那晚被撞,可也是她间接让自己第一次遇见了爱豆。  她意外地抬起头,厅内已有一位美貌妇人,身旁一少年亭亭立着。那位美丽的夫人看见她的那一秒就迫不及待地从堂厅的客座上站了起来,那熟悉的音容面貌一下就把她拉回了十几年前。  那妇人原是杨氏的闺中密友,名为唐馨。因嫁给顾侯爷随其离开扬州去了京城,现如今不知为何竟又回了扬州城。今日刚搬入,刚得知旁边住着的竟是十几年的好友,便携了儿子一同来拜访。  而赵思睿和邬祁的毫无交集打止于两人成为同桌之前。  赵思辰早就想好了措辞,双目放光道:“昨日谢谢你送小妹回家。为了报答你,我们打算今日一起送你回家。你看如何?”  主子在府内极少做出这种情绪外露的事……  于是,她小嘴一撇,眼泪汪汪道:“哥哥,抱~”  三三看着哥哥突然驻足,脸上表情悲愤。  “洵哥哥,洵哥哥……”

    旁人不知,她却一眼就看出这小子刚刚显然是想抱抱小思睿的,这令顾母颇为惊讶。  又听得顾洵后一句话,她无措地攥紧手里的书包带子,水眸写着无辜,羞红脸往里跑。  当赵思睿伸出一只小手捂住了靠近心脏的地方时,顾洵忽地抬手,替她捂住了耳朵。  一琢磨,会心地上前一步道:“三姑娘,可是思念老爷和二位公子了?”  他开始反思,为何自己要多此一举地害怕妹妹不适应呢……  他想起昨日三三看那个男子的眼神,她自己或许都未曾意识到,是如此的全心全意,眼里竟然容不得一丁点其它东西。  三三由于害怕顾洵拒绝,眼神飘忽,不小心瞥见了他站的地方。  这次被先生留下,是他怕妹妹一个人不习惯,上课都在想这件事。  粗略一算,和他们两兄妹已经一起回家一月有余了。  在杨府就不一样了,疼爱她的祖父对她那是要星星不给月亮的。

    赵思辰看着妹妹刻意眨了眨那双会说话般的大眼,掩饰般说:“妹妹你这么晚了不睡还来哥哥这里作甚?”  三三在梦里听见听到二哥赵思辰尖锐的喊叫声,她“唰”地睁开了眼睛。  可她每次都很高兴?总是双眸晶亮地望着他,藏也藏不住。  入目是一座恢宏府宅,一批批仆从穿行其中,忙着从马车上把置办的新入住的物件搬进,行动井然有序。  这次,男主为她解围的同时,也终于意识到了自己的心思,最后和林洛水克服了重重困难走到了一起。  三三的动静惊动了在偏屋守着的刘嬷嬷,她进来发现自家小小姐手上抓着什么,看到自己进来又下意识把手背在了身后。  他开始反思,为何自己要多此一举地害怕妹妹不适应呢……  好比,“顾兄,你看今天的好天气是不是很适合大家一起其乐融融地回去?”  两夫妇交谈一番后时候已经不早了,便相拥入眠。

  第一章 回府  顾洵有些怀疑这小丫头是不是在故意寻求刺激了。  思睿身后跟着一大批仆从,看着小小姐因为害怕把小金鱼撒出来,步子迈得很小。  她尽量克制住自己不受控制的笑容,矜持回道:“谢谢洵哥哥!”  赵思睿还没来得及弯起的嘴角瞬间抿住了。  两兄妹玩闹之际,除夕夜的家宴也备好了。  在一声响亮且悠长的公鸡打鸣声中,她躺在大床上包着小被子滚来滚去终于又猛然坐起,忍不住在评论底下吐槽道:  男女主对手戏正式拉开序幕。  杨氏又马上接着问道:“那明日再去可好?”  杨氏乐见其成。  赵家的大公子赵思源刚行弱冠之礼不久,身着蓝色长袍,端的是一副翩翩君子,朝杨氏行了礼后又喊了小妹:“三三。”

    赵思睿:???  赵思睿现在深刻明白了她二哥就是她追星路上最大的阻碍。  没有否认。  在三三生日的这天,她终于如愿以偿见到了想见的爱豆小哥哥,可她并不是那么高兴。  这赵家三小姐可真是,我要是做了首富家的女儿,哪还需要和别的女人抢男人啊。  这个时期独有的糯糯的声音,尾调绵长。  旁人不知,她却一眼就看出这小子刚刚显然是想抱抱小思睿的,这令顾母颇为惊讶。  女孩嘴角上弯,露出两个小梨涡,答得毫不迟疑,“对呀。”  就在她打算用自己颤抖的语音表达对他的喜爱时,还没来得及张口,她就再次听到了自家二哥尖利的叫声――“妹妹!妹妹!”

    而赵思辰在下过学堂后去看过妹妹好几次,看一直没醒也没打扰。此刻看她健康的样子,放心地吃了两碗饭,绝口不提妹妹昨晚头发还没完全干就出来乱跑的事了。  她心情欢悦道:“洵哥哥!我们一起回家吗!”  杨老随口说道:“这事儿简单,不就是没人陪三三玩吗。你年后把她送到她舅舅任职的崇德书院去,那儿保管孩子多。”  看着自家小小姐只吃了一块就放下,只当是她太过思念外出经商的老爷和二位公子,以至于快要茶饭不思了。  顾洵默不作声任小姑娘又开始偷偷摸摸看自己。  是烟火的引线被点燃。  三三此刻正一步一脚印,心情沉重地和顾洵走在回家的路上,  后面那句话赵母没说出口。  三三在梦里听见听到二哥赵思辰尖锐的喊叫声,她“唰”地睁开了眼睛。  这时,之前回府禀告兄妹二人不见的下人已奉杨氏的话迅速重新带人找到了他们。  刚好不小心听见了三三最后一句话,她看着女儿俨然一副小花痴的模样,问道:“哥哥呢?怎么是你洵哥哥送你回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