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生闻言眼神冷淡起来,一丝恼怒闪烁,他进入稷下学院是想好好学习,提升自己,不想和人争论什么第一。  可大夫人忍住了,老夫人忍不了,自从叶贵妃回府,她就心气不顺,老太太可不是什么大家闺秀出生,本就是地道的乡下民妇,也是因为儿子叶王爷极为出色,才慢慢的尊贵起来,但性格已经养成了,根本就看不惯庶子犯上,当即就站起来想怒斥叶贵妃毫无尊卑。  这些道则一旦十人学会,叶生自动学会,这多方便,要是有一百人学会,叶生自动入门。  稷下学院的规定,弟子之间可以切磋,论道,但不许打架,不许生死相向,周美人也不想来的第一天,就被训斥一顿。  大街上空无一人,门口的两个巨大石狮子威风凛凛,饱受风吹雨打,但依旧如新,用材不菲。  “这位叶王爷,似乎有点惧怕大姐。”叶生默默的想着。  叶生点点头,道:“学生的确观想出日月。”  日月相互对立,本就是一体,一个刚猛,一个温柔,相互对立下,把叶生的神魂锤炼的强度提升。  今天的叶生,神采飞扬,意气风发,拎着包走在大街上,步履从容,径直走向城门。  轰!  “不错,和第一次比进步太多了,这还是我不懂神魂运用,一旦我学会,呼风一招就可以消灭同阶敌人。”叶生眼眸里出现喜色。

    这个房屋位于一颗巨大的桑树下,四周没有别的人,非常安静,屋子后面就是一条大河,顺着山体流下去,直通稷下学院前的大湖泊。  “这是圣贤之音啊,叶兄快快细心聆听,如果能听得一篇上古经文,亦或者古老功法,就是大福气。”方从龙惊喜,羡慕道。  但随着圆月出现,滋润这神魂,叶生才舒一口气。  “就在这里,你现在只是新入门弟子,只能进入第一层。”周美人这才和叶生说话,指着灯塔。  方从龙开心地笑着,道:“清虚道长说我很有修道潜力,我虽然已经十六岁,但根基打的很牢固,可以迅速的重新修道。”  叶生眼前一亮,还有这种磨砺?  这个时间震慑住全场,那些没有观想成功的弟子欲哭无泪,为什么别人观想那么轻松,他们观想的时候,差点崩溃?  秦二世眼前一亮,道:“这是胡家的九脉功法吧?”  “加持五十人的力量!”叶生内心低吼一声。  这种强势叶生仔细回想,当初大姐在府内没有出阁的时候,就隐约显露出来了。  “叶生,今年保送进入稷下学院的学子,可以进入第一层。”傀儡发出诡异的声音,让叶生进去。

    “好吧,那贵妃说一说吧,到底要为叶生谋什么地方?”秦二世哈哈大笑问道。  大日炙热,观想出来,叶生的神魂犹如被投下了烈油煎熬一般,疼痛难忍,迅速萎靡。  “但看他穿着,不像是家仆啊。”  初步修行,观想之法乃是在神魂里想着一件东西,对方就会显化,锻炼神魂的强度,随着强度逐渐提高,发生质变,可以神魂之力外溢,攻击敌人。  叶生遗憾道:“能写出这样的字,想必院长的文学修养极好。”  二十年后,秦二世当朝,复辟稷下学院,这些典藏书籍被运送到书院里,一下子吸引了全天下的文人武者,大量涌入稷下学院,很快就成了新的大势力。  “为什么刚才它没有对你发出声音?”叶生奇怪道。  “孩儿记住了。”叶生依旧恭恭敬敬。  他不怎么懂书法,自己的字写得也不怎么好,但他还是有点分辨好与坏的能力。  叶王爷盯着叶生仔细的看着,不知道在想什么,半晌后忽然道:“既然母亲这样说了,那我也不追究叶生偷学武功了,从今日起,叶生你便离府吧。”  “书山有路勤为径,学海无涯苦作舟。”

    “有干越在,陛下的安危倒也无需担忧了,微臣恭喜陛下。”叶王爷凝视干越,轻声道。  “学子不允许进入包厢,无论你是谁,来这里吃饭,必须在大厅里,一视同仁。”方从龙道。  但这够足让叶生惊喜了。  他刚才也遭遇这样的场景,顿悟明了,人体神魂乃是最脆弱的存在,一旦受到任何诱惑,都会诞生万千想法,有好有坏,有善有恶。  叶生入门了,前后花费的时间不到十分钟。  听陛下这样夸叶生,叶青脸都快扭曲了,气的如青牛一般,鼻子里喷烟。  但这瞬间的变化,依旧让叶生把握住了,记在心里。  叶生倒是摇头,很是冷静,道:“稷下学院没有规定学子一定选一门,我所有都学,是不是可以?”  “世间任何武学,创立出来的时候,都有自己独特的威力,滚石拳法最初也为一门不错的武学,但随着广为流传,市井之人都会,走夫贩卒都能耍两下,在大众的眼里,这门功法就被打上了低等武学,没有威力,只适合下等人练的标签,你觉得滚石拳法没有这样的威力,那是因为你看不上,你没有去了解,只是潜意识里觉得,这门功法太低级了而已。”叶生轻描淡写道。  他带头进入灯塔,叶生立即跟着进去,入眼就看到一行大字。  “叶生身份低微,如何能入主位宴席?”大夫人忍不了了,开口道。

    十分钟观想成功,叶生睁开眼睛,就看到身侧的方从龙面色惊恐,双目紧闭,冷汗直冒,好似坠入地狱一般。  叶生无奈,只得跟着他,前往后山。  “叶生,昨日弟子报名,我怎么没有看到你?”清虚道长爱才之心泛滥,满意的看着叶生问道。  这话一出,不少弟子羡慕嫉妒恨啊吗,这样的荣誉,怎么没有落在他们身上?  境界差距还是有点大。  “叶兄,你是前几日拜师进入稷下学院的吗?”方从龙好奇的问道。  “不行,稷下学院乃是大秦举国之力建立的学府,里面每一个都是天才之流,我叶府也才进去几人而已,叶生何德何能进去?”第一个反对的竟然是老夫人,杵着拐杖,掷地有声道。  但随着后期,龙朝混乱不堪,官员腐败,稷下学院也随之败落,直到大秦立国,稷下学院直接被推平了,那典藏的无数书籍全部被收入大秦国库尘封,这一封就是二十年。  今天晚上叶生观察下来,叶王爷好几次都想发怒,但都因为有叶贵妃在身侧,生生的忍下来了。  稷下学院的寒门子弟入学,不需要学费,但当你毕业后,就必须留在稷下学院,为学院工作十年,十年后任你去留。  “镇压!”叶生低吼一声,体内的轮回印此刻发挥出作用,强行吸收了涌动的气血,变得血红,而气血被吸收了,叶生整个人也恢复平静。

    “大言不惭,叶生你平日里寡言少语,怎么今日却大话连篇,是不是陛下在这里,你迫切的想展示自己?”叶青冷笑道。  二十年后,秦二世当朝,复辟稷下学院,这些典藏书籍被运送到书院里,一下子吸引了全天下的文人武者,大量涌入稷下学院,很快就成了新的大势力。  但这瞬间的变化,依旧让叶生把握住了,记在心里。  叶王爷闻言眼神一亮,盯着叶生仔细观看起来,思考着什么东西。  叶生遗憾道:“能写出这样的字,想必院长的文学修养极好。”  叶青体内真气激荡,化为一个轮圈,然后浮现在叶青的背后,闪闪发光,夺人心魄。  第二日,叶生早早的起来,在河边练拳,结束后跳入河水里,洗涤身躯的污秽,之后找到方从龙,跟随着他一起进入道院。  “太混乱了,我脑子一片迷糊。”叶生遗憾的摇头。  四周和他一起学习的学子们,全部都是傻了的表情,不敢置信。  如此公然支持叶生,引得秦二世哈哈大笑起来。  “果然我的选择没有错,道法和武学一起修行,双倍力量加持,威力果然不同凡响。”叶生开心地笑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