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医生……”  它在我试卷上踩满了爪印,还特么全都踩在正确答案上面啊啊啊!  小肥啾越想越害怕, 头顶上的呆毛不停颤抖。  藏妈妈竖起食指左右晃动,嘿嘿一乐,“小莫刚才已经向小宝求婚,并且,成功了!”  藏宝眯着眼,一小口一小口慢慢品尝鱼汤的鲜美,“因为外公用了紫苏去除鲫鱼身上的腥味。”  “因为妈妈是年轻人,可能更容易看出破绽,所以他对您都是采取避而不见的冷处理方式。”  外公不喜欢吃鱼,最近他都只吃外孙女儿做的饭菜,在他眼中,哪怕只是一碗普普通通的蛋炒饭,也比山珍海味好吃。  他一开始还不敢相信,直到跟小莫去医院做完全身体检,才彻底感受到自己已经完全恢复了健康,因为他看检查报告都已经不再需要老花镜了!  你紧张羞臊个P啊,上去就是刚啊,表白啊,说你喜欢他,快点说——  “至于视频来源怎么解释,我们就说是章仁家自己偷拍的,然后被我们找到之后上交国家,这个计划是不是特别完美?想不想给我点赞?”  回答正确有红包哟,请大家踊跃回答叭~

    噎得他的小未婚妻整个人都不好了。  “好啊好啊, ”藏爸爸完全没想过要挽留一二,特爽快地将小莫送出门,还挥挥手提醒他开车注意安全。  直到月亮渐渐升起,从云朵里露出半边脸来,云彩像是躲着它似的,扭着摇着想要逃跑。  “你谁也不要见,谁的电话都不接,就陪着我一个人好不好?”  你紧张羞臊个P啊,上去就是刚啊,表白啊,说你喜欢他,快点说——  莫辰奕笑了又笑,“今天能和你在一起,以后每一天都能和你在一起,真的很高兴。”  莫辰奕喉结再次滚了滚,问:“什么计划?”  “哟,您厉害,您老人家眼光多好呀,”藏妈妈毫不留情狠戳老父亲伤口,一点不带心疼,别说手下留情,甚至还故意在他伤口上用力丢了好几把盐。  莫辰奕吐槽得特别给力,推理有理有据,逻辑清晰,压根儿都不用章仁家自己解释,大家在第一时刻就接受了他这个说法。  说做就做,晚一秒都有可能发生意外,藏宝和莫辰奕立刻去了章仁家房间,将门反锁,然后一人触碰一件章仁家的衣服,吃下电影果,闭上眼开始录制视频证据。  藏妈妈眼冒火光,脑中不断想着小宝被刀刺还有被推入湖中的画面,越想越气,章仁家在她眼中宛如一条死鱼。

    “你的物证都是间接证据,而你不会有人证。”  藏宝也夹起一块品尝,鱼肉刚一入口,外层酥脆的糖汁就轻轻裂开,露出里面鲜-嫩的鱼肉,鱼的汤汁一下子溜到舌尖,烫得藏宝舌头微缩,然后尝到了鲜甜的滋味弥漫整个口腔。  “就是,哼,之前看着还好好的,勉强算是个守礼的孩子,结果这才几天时间,就露出了狐狸尾巴!”  “感觉身上好重……什么东西压死我了……”  藏爸爸直跺脚:“为什么醉了就要住他家,我们家是没有卧室还是床不够大?他是没有车还是舍不得油钱?”  “你根本没给过我一毛钱,也没来找我,别说劝我回家,就是打个电话都没有。完全忘了我这个女儿,对我漠不关心,你知道我当时心有多凉,人有多委屈吗?我主动去找你,你却嫌弃我打工的工作丢人,说什么抛头露脸有伤风化,不仅没有表扬我自食其力,没有以我为豪,还居然说我不如那群买文凭被父母老公养在笼子里的金丝雀!你你你你还骂我不要脸!!!我都记着呢!”第098章  “……不!你住手——”  说做就做,晚一秒都有可能发生意外,藏宝和莫辰奕立刻去了章仁家房间,将门反锁,然后一人触碰一件章仁家的衣服,吃下电影果,闭上眼开始录制视频证据。  害得她,有点想哭。  说做就做,晚一秒都有可能发生意外,藏宝和莫辰奕立刻去了章仁家房间,将门反锁,然后一人触碰一件章仁家的衣服,吃下电影果,闭上眼开始录制视频证据。

    莫辰奕凑近她耳边,轻声诱-惑,哄着她说:“喊老公。”  明朗的月光倾洒下来,整个世界变得清晰,道路边上明媚的合欢花,微风一吹,花瓣随风飞舞,吐露芬芳。  “为了那种垃圾,她居然与您吵得翻天覆地,甚至还放狠话要与您断绝父女关系。”  谭建远瘫在沙发里,浑身特别疲累,又饿又困,心力憔悴,可身体承受度却还好,没有血压飙升,甚至晕厥过去。  该死的,表白的话为什么这样难说出口!  藏宝被乖乖牵着,跟在莫医生身后慢慢走着,穿过一条长长的幽道,前方就是莲花公园。  “师父有高血压和慢性肾衰竭,皮肤容易瘙痒,所以要穿棉质的宽松衣物,还要避免磕碰导致局部出血,饮食要控制钠盐和蛋白质的摄入,多吃新鲜蔬菜、水果和豆类,不能饮酒,要适量运动……”  藏宝双手抓紧床单,满脸通红,语气十分奶凶,“当然可以。”  “不用一一确认,也、也没关系的好伐……”  莫辰奕双手抱住藏宝,将她搂进怀里。  藏爸爸当然是藏妈妈的忠实伙伴铁杆粉丝,藏宝见外公势弱,便选择了外公战队,谭建远对此非常满意,直说小宝有她外婆当年的眼光,性子也好,简直越看越喜欢。

    他就听见了未婚妻绵延的呼吸声,还时不时打个小嗝。  莫辰奕弯了弯眼,不要脸道:“你喊我‘老公’。”撒谎的语气那叫一个铿锵有力。  “我说你们俩也真是有够封建的,如今他们订了婚,我倒是希望小宝能多去和小莫过一过二人世界。”  “来来来,先尝尝凉拌鱼皮,开开胃。”藏宝回过神,不再去想今晚的约会,而是将注意力拉回现在。  “我觉得阔以呀,”醉鬼宝小声叨叨叨:“反正我原本也是这样计划的!”  外公是金大腿,妹夫也是金大腿,这是一场金大腿与金大腿之间的较量,最聪明的办法就是坐山观虎斗,片叶不沾身。  小肥啾见状,心中一紧,生怕外公就此被气得犯病,连忙转移他的注意力,“外公外公,话说您别一个人在这里生闷气鸭!”  “啊嘞,怎么回事?”小肥啾懵逼,“不阔能鸭,Money亲自看见宝妹打的电话鸭,她还不死心打了两遍哩!”  他好不容易点开通话记录页面,认认真真仔仔细细找了一圈,并未看见有任何未接来电。  藏宝之所以这样讲,是怕外公会因此太过伤心,毕竟是他养了那么多年的孩子,一直呆在他身边用心照顾他,就算是养一只狗都会有感情,更何况……  黑暗中,莫辰奕眼神温柔,轻轻摩挲着藏宝软软的头发。

    “那就不是我该操心的了,”藏宝摊手,“我只不过是将真相公之于众罢了。”  谭建远不擅长说谎,当下再次被闺女问卡壳。  藏妈妈眼冒火光,脑中不断想着小宝被刀刺还有被推入湖中的画面,越想越气,章仁家在她眼中宛如一条死鱼。  “外公你等等哈,让Money好好想想,好好思考推理一哈哈——”  鱼皮胶质透明而黑白分明,被做成一座座小山,堆起来,山峦连绵,旁边点缀着绿色蔬菜,像是幅山水画一样,意境深远。  两人都吃过细胞修复液,因此那叫一个精力旺盛,中气十足,吵架不说,还硬要剩下的围观群众们站队。  “那个……”  藏宝特别坏,就是要抢小肥啾的苹果,气得旺财直跺脚,口出狂言,“等朕拥有苹果树后,上面结的果子宝妹你一颗也别想分到手!一颗也别想!”  藏宝反复给自己做心理建设,好不容易读条完毕,累积够足够勇气,一鼓作气小声喊道:  “原来如此!”藏宝抿着唇不停点头,“我觉得这个猜测特别讲得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