应该是刚刚他回头叫来的名叫“嘉文”的人。  许嘉辞:“那你为什么要因为别人会看两眼就不让我抱。”  许嘉辞这次是一个人打的架,他们似乎也不知道怎么回事,现在小团体没了主心骨,所有人都恹恹的。  葛萱小声跟安恬解释:“那是徐智先,从小学开始就蝉联四中的每年的优秀学生干部,今晚如果选班委的话班长准是他。”  “在。”许嘉辞一直回想着安恬今天放学后有些奇怪的举动。  自己这些日子究竟在做什么。  十班是七班篮球比赛最强劲的一个对手,打败了十班,后面的比赛都还算赢得比较轻松。  “这么大的雨撑伞也没有用啊?你要去哪?”  徐智先检查英语作业, 他一列下去该收的收该看的看,一边检查一边在小本本上记哪些人哪些部分作业没有做,只是到许嘉辞的时候, 先是看了他一眼,然后直接在手里小本本上划了一道, 接着去检查下一列了。  醉鬼浑身酒气,打着令人作呕的酒嗝问:“什么?这里有穿校服的小姑娘?”  安恬没有接话。

    许嘉文脚下一趔趄,万没想到自己会扑了个空。  秋季校服比较厚,她里面只穿了件T恤,胳膊上已经因为寒冷起了一层细细的鸡皮疙瘩。  ****  她趴在沈清越身上,沈清越抱住她垫在她身下……  五年过去,少年长成肩膀足以撑起世界的男人,他无惧所有人,而许家亲戚和许夫人那边也终于疲了。  安恬在游戏厅玩的很开心,每个游戏都有许嘉辞给她兜着, 几乎没有输过。  护在许嘉辞身前的安恬被赵昌源扯走,许嘉文接着一拳挥向许嘉辞。  安恬能感觉到自己的脸已经烫的通红。  对面两人看到突然冲出来,像只小动物一样护在许嘉辞身前的安恬也是一惊。  少年应该是故意遮盖过,但离近了还是能看出来。  期中考试过后,精英班。

  第3章  没想到许嘉辞竟然敢躲过去拳头,更没想到,今天他竟然敢还手。  安恬正扭着头在教室里找许嘉辞:“谢谢。”  离放学将近半个小时了。  安恬听着这些话,一直压抑着的情绪似乎仿佛已经到了一个临界值,她突然站起身,冲着两人的背影:“我没有作弊!”  不知怎么,安恬又倏地想到了许嘉辞。  他跪在地上,用手撑住地面,眼前的视线开始变得模糊。  购物袋把她手指勒的生疼,竟也没发现。  许嘉辞也笑了一下,安恬的酒品简直跟她人一样,乖得不能再乖。  许嘉辞突然笑了一声,对着少女挑眉道:“老子打架关你什么事?还有,允许你叫我哥了吗?”  夜风很凉,她只能抱着胳膊抵御寒冷。

    韩晓红的大叫声吸引了后排不少人的注意,他们通通围过来,七嘴八舌地吵着。  她抬头,看见许嘉辞正站在外面,居高临下地看正蹲在地上的她。  两人在角落里练了好一阵子, 安恬终于可以不脱离护栏滑几步,然后在要跌倒时又抓紧护栏。  “嘁。”许嘉辞随手取下安恬背上的包背上,“那还有什么意思。这么晚了,陪你坐回去呗。”  韩晓红在跟同学说她的巧克力是许嘉辞给的。  至少是,她从来没有对她这样笑过。  安恬这回没有再躲。  他在部队的第二年考了有军中t大之称的国防大学,今年本来刚毕业。  安恬拿起刚才手里的那副牌,直愣愣地问两人:“你们怎么,怎么不玩儿了?唔?”  她转身走了。  只是落在唐芷姣眼里变成了寡淡无味。

    安恬看着他的脸,不说话。  然后有什么东西从他衣服里掉了出来。  徐朝飞听后一脸“我明白了”的表情,不再言语。  安恬在寒假时给他补了不少,他相信凭这些补过的知识混个及格还是没有问题的。  她真的觉得自己一直过得很好,好到没有开展恋情的必要。  一节课的时间过得很快,下课铃响起,老师拖了一会儿堂, 讲完最后一个知识点,又留了点作业, 叫了下课。  她哪有资格赶许嘉辞走,这里本来是他的地方。  这时,徐智先从教师办公室抱着作业回来,点了点许嘉辞的课桌,说班主任找她。  在学校的好处就是碰到难题大家能一起讨论,在家里即使有微信q/q可以联系,但也没有面对面讨论来的清楚明白。  他记得小时候,冬天,下雪了,赵秀梅带他跟安恬出门。  因为真的很好看。只是有时候可能是因为自己看习惯了, 会忽略。

    班长徐智先也主动凑过来:“安恬你真厉害。那物理考试到底是怎么回事啊,赵主任肯定冤枉你了,你别难过,我们大家都相信你,老张肯定也会相信你的。”  安置区的照明灯亮着,她睡在临时搭建的大通铺里。  她自认与人为善没有得罪过谁,却好像不知不觉间又得罪了许多人。  他顺着那道目光的方向看了过去,饭店角落里的一个女生正举着汤勺偷摸摸地看他,发现他看过来,立马做贼心虚地趴下头。  安恬听完,微微松了一口气。  可惜只剩一杯了。  一道甜软娇嫩的女声,跟夜场的喧闹声一起穿过手机听筒:“喂?你是谁呀?”  安恬听话地过去,站到他面前。  正当安恬犹豫是要直接目不斜视地走过,还是换到另一边的楼梯下楼时,楼梯间两人的对话声轻轻传过来。  “怎么不会。”谢菲菲说,“我有个同学在十四班跟唐芷姣一个班,她告诉我的。”  圣诞节那晚也是下着像现在一样的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