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宁抬手拍了拍他手臂,笑道:“其实也没什么,有其父必有其女,这样一个言而无信的父亲,只怕也生不出什么好女儿来。”顿了顿,压低声音,贼兮兮笑道:“段二叔,你可见过他们家的那位千金,长得怎么样?”  即使是边城,不到紧张时刻,也不会轻易戒严,莫说一个帝国的都城,戒严便预示着将有惊天动地的大事发生。  杨宁忍不住大笑起来,此时才明白,为何先前武乡侯苏祯见到顾清菡的时候,颇有几分忌惮,却原来当年有这么一档子事。  只是他也明白,就算真的拿到那五百两金子,也不能送给顾清菡,毕竟自己冒充的这位世子在此前也不是什么厉害角色,又能从哪里弄到五百两黄金?真要拿出来,顾清菡定要追根寻源,事情反而不妙,而且萧光一旦出现,必然会认出自己,那么自己假冒世子的事儿很有可能就败露,心想在找到小蝶之前,还是不要遇见那臭小子为好。  当日杨宁带着萧光逃离酒铺,那灰袍长者却被飞蝉密忍所困,杨宁后来也曾想过,不知道那灰袍长者是生是死,只觉得凶多吉少。  “这再有几天就出殡了,还没派人来?”武乡侯眼眸子微微转动,“忠义侯和金刀侯可来过?”  杨宁瞥了他一眼,道:“脑子里都是脑浆,进水之后,脑浆子和水混在一起就糊了,泡久了,就没脑子了,这你听不明白?”  邱总管道:“武乡侯是世子未来的岳父,您是他未来的女婿,知道你安然回府,前来看望也是理所当然。”  范公公身后,则是跟着四五名侍从太监,瞧见淮南王在旁边,范公公顿时显出笑容,躬身上前:“见过王爷!”  三千户封邑,每年收入必然不菲,再加上数百顷良田,侯府虽然老老小小有上百人,但要养活这些人实在是易如反掌。  杨宁心里清楚,以齐景在大楚的地位以及对大楚的贡献,他为国而死,皇帝不可能没有任何的表示。

    杨宁眼珠子转了转,压低声音凑近段沧海,问道:“段二叔,你说这背后还有没有其他的原因?我总觉得解除婚约不仅仅是苏祯临时起意所决定。”  “什么?”顾清菡花容失色:“黑刀营入京?”  段沧海惊讶道:“忠义侯没有过来?”  邱总管此时已经凑近到杨宁身边,低声道:“世子,这位是虎神营统领薛翎风薛统领,是将军的老部下。”  便在此时,却听得外面传来声音:“武乡侯前来祭拜!”  顾清菡秀眉微蹙,微思索了一下,才道:“这样吧,齐玉晚上守灵也不是不可以,不过但凡有客,都要由宁儿出面,其余必须退回后堂。”  “哟,我家宁儿也知道关心人了。”顾清菡笑道:“不过这些事儿你就不用操心,烦心事让三娘来操心就好,等你真正当家作主,再来愁烦这些事儿。”看向一边的段沧海,见他脸色还有些红,蹙眉道:“又喝酒了?”  一天折腾下来,杨宁颇为疲倦,他是锦衣侯世子,被安排在东边独立的房间,虽然住进了别院之中,杨宁却并不能轻松下来。  “用当铺做抵押,要从钱庄借几千两银子并非难事。”  不过即使换车,稍微聪明一些的劫匪也绝不可能在事发现场耽搁,定会将镖车拉到远离事发现场之处再行换车。  顾清菡想了想,才道:“那就按你的法子去办,先去借个三千两银子,等侯府的银子一到,立刻归还。”

    杨宁正想这死太监怎么这么不懂规矩,等看到那人的脸庞,先是一怔,随即心下一凉。  想到顾清菡长相娇美,出手却是凶狠得紧,不由为之莞尔。  邱总管看了杨宁一眼,欲言又止,杨宁心下窝火,直白道:“看我做什么?你要说的我不能听?”  依照锦衣侯齐景的地位以及对帝国的功勋,送葬队伍的场面就显得寒酸了一些。  邱总管此时已经凑近到杨宁身边,低声道:“世子,这位是虎神营统领薛翎风薛统领,是将军的老部下。”  黑刀营护卫皇城,而建邺城外城诸门则是由虎神营守卫,此外虎神营更是拔出一部分兵力,协同京都府衙役巡视京城大街小巷。  顾清菡摇头道:“邱总管既然这样说,总不会错就是。”并不去接那账册。  他刚刚最为担心的就是那人当众揭穿自己的身份,若当真如此,后果真是不堪设想。  邱总管笑道:“三夫人说的极是,我自然是马首是瞻。”顿了顿,才小心翼翼道:“那我回头去回禀三老太爷,告诉他这法子不成?”第四十七章 京变

    他们几次提到宫中,自然是大楚皇城之内的皇宫。  不过杨宁目下对这些事情还真不是太在意,心里盘算着接下来如何让段沧海帮忙自己打探那几家镖局。  杨宁此时已经向薛翎风和一众将士行了行礼,薛翎风起身来,也不看薛总管,走到杨宁面前,他身材高大,比之杨宁高出不少,居高临下看着杨宁,微一沉吟,才道:“世子,我曾是将军的部下,将军对我的恩情,此生都不会忘记,以后若有为难之处,尽管来找我,只要力所能及,绝不敢推辞!”  杨宁还在诧异之间,便见到有人已经引着一人进了灵堂,此人不过三十多岁,锦衣玉袍,样容倒也十分俊朗,只是脸色有些苍白,走路之时,杨宁见他步伐虚浮,而且目光无神,全无精神,便知道此人身体极为虚弱。  武乡侯顿时有些尴尬,显然也觉得自己所言确实太过分,干咳两声,道:“反正武乡侯府由本侯做主,紫萱是本侯的掌上明珠,她的婚事,自有本侯做主,本侯不答应,这门婚事就成不了。”  邱总管微微点头:“世子的年龄,也确实到了成亲的时候,太夫人心中应该已经在准备此事了。”  “用当铺做抵押,要从钱庄借几千两银子并非难事。”  齐家的族人,每日里倒也依然过来帮衬,三老太爷倒也出现两次,不过并不进灵堂,看也不看杨宁,显然对杨宁余怒未消,而五爷和六爷那两位,却都没有出现过。  “薛统领,快请起,快请起!”邱总管上前扶住薛翎风,“统领的心意,将军泉下有知,必然安慰。”  顾清菡问道:“大概还需要多少银子?”

    对于忠陵别院,锦衣侯府自然知道它的用途,也知道并非人人都有资格进入,所以事先也是做了充足的准备,送葬而来的人们都是在别院之外搭建帐篷歇息,陪葬的诸多用品,则是派人看守。  除了这种可能之外,另有一种可能,便真如段沧海所言,货物自己会飞。  段沧海压低声音道:“世子自然记得京城有三大镖局。”  这淮南王却说不让锦衣侯走的冷冷清清,这话中自有蹊跷。  段沧海惊讶道:“忠义侯没有过来?”  “啊?”杨宁更是来了兴趣,听到苏祯倒了霉,心下颇为兴奋:“到底怎么回事?”  不过又想到这次圣旨来了,应该少不得一些赏赐,锦衣侯府在银钱方面正有些捉禁见肘,江陵那边的税银迟迟没有送到,顾清菡这两天还在为银钱之事烦恼,这时候如果宫里赏赐下来,倒也算是及时雨,可以解决锦衣侯府当下之急。  声音之中,只见邱总管忽然冒出来,匆匆到了杨宁边上,低声道:“世子,武乡侯到了,这是他第二次过来,只怕也是为了来瞧你。”  如今武乡侯更是亲自登门解除婚约,这当然不是一件独立的事件。  “货物飞了?”杨宁双眉一紧,轻声道:“这就奇怪了,如果是要将货物劫走,直接将车子拉走就是,为何还会留下镖车?难道是将货物换到他们自己的车子上?”摇头道:“如果要劫镖,自然是速战速决,越快越好,要将货物重新搬运,耗时不少,那帮劫匪难道脑子进水了不成?”第四十四章 封邑

    “派人?”武乡侯抬起一只手摸着下巴胡须,“你是说忠义侯本人并没有过来?”  如果仅仅是样容相似,杨宁倒不会如此肯定,毕竟他与锦衣侯世子长相几乎一模一样这种邪门的事儿都能遇上。  宫里的事情,顾清菡和段沧海也没有多说下去,毕竟这种事儿,不宜在背后议论。  虽然杨宁是晚辈,而且还是未来女婿,但眼下的情势,杨宁继承锦衣侯爵位只是时间问题,无论如何,武乡侯也不该如此当面奚落。  镖局将小蝶带到京城,自己借助侯府的势力,暗中打听,未必不能查到小蝶的下落,毕竟就这短短时间就已经查到旭日镖局,再细查小蝶应该也不会太过困难。  果见段沧海摇头道:“具体是怎么回事,我也不大清楚。不过劫镖的事情每年都有发生,可连人也都杀了,这可很少见,镖队的人都有分寸,若是能够护镖,定会全力以赴,但是如果对手太硬,明知不敌,镖队也不会硬拼,先保住人,回头再找镖。像这样将人全都杀死,倒不像是劫镖,反倒是像寻仇。”  顾清菡美眸中显出鄙夷之色,冷笑道:“你当他来能有什么好事情?都说虎父无犬子,这话放在武乡侯身上,还真不灵验。”想到杨宁就在身边,似乎不好多说什么,向杨宁道:“宁儿,你不要管其他事情,先办好将军的丧事,其他事情等过了再说。”  这种感觉其实很奇怪。  杨宁怪异一笑,道:“他今天是来解除婚约的。”  顾清菡美眸中显出鄙夷之色,冷笑道:“你当他来能有什么好事情?都说虎父无犬子,这话放在武乡侯身上,还真不灵验。”想到杨宁就在身边,似乎不好多说什么,向杨宁道:“宁儿,你不要管其他事情,先办好将军的丧事,其他事情等过了再说。”  两人拱手称是,齐峰道:“三夫人,如果真是宫里出了事儿,京都府的衙差们也只是奉命巡街,究竟为何如此,想必也不会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