片刻后。  原本以为顾倾卿因为上次她弄出来的流言,怎么也能消停几日。  “是,姑娘。”  .....  环枝将猎户一家叫了过来,这些人此刻都跪在地上,她们一开始并不知道顾倾卿竟然是太子妃,只以为她是寻常的富贵人家罢了,此刻知道贵人竟然是太子妃,顿时一个个吓得跪在地上直哆嗦,生怕会因此受到责罚丢了命。  然而,她的身体,却不受她控制。  顾倾卿如今倒是脸色一白,她完全没有想到,事情发展成了这个样子,原本是要弄死叶皎皎的,结果自己却遭遇了真的匪徒!这些人还真是大胆!  她必须让自己的脸看上去更加严重一些才行,这样,才更加有保命的筹码。  顾倾卿轻声笑了出来,十分的高兴,反正也不是现在就弄死叶皎皎,多折磨几次,才更有趣。  “太子妃,妾.....不敢.....妾只是想要一间卧房,妾毕竟是殿下的女人,若是露宿在外,恐有损名声。”  苏城驿站。

    “姑娘,他们这些人.....”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原本,唐枫并不是什么八卦的人,不过,君流景的太子妃,竟然在一介商贾的府邸被金屋藏娇,再联想到之前叶皎皎跟她要走的游龙草。  叶皎皎这回彻底放下了心,看向那人群中的顾倾卿,唇边带着讽刺之意。  “妾冒昧,想跟姑娘要一些马齿苋.....不知姑娘可方便?”  “何事?”  而顾倾卿原本是瞧不上着简陋的木屋的,可若是不住在这里,只能在马车上宿一夜,或者扎帐篷。  叶皎皎的目的很简单,眼下,顾倾卿没有离开温家,想来是因为那蛇毒未解,还有就是与温如风正甜腻着。  抱歉,前几天有重要考试,闭关学习,刚解放,今天开始恢复更新,十一连续五天日万,参加了日万活动~  “太子妃,您怎能如此说妾,妾.....等殿下来了,他一定不会让妾这般委屈.....”

    环枝见顾倾卿脸色不太好看,明显是动怒了,顿时上前说道:“太子妃,如今就是去唤医师,等人来了,天可能都亮了,太子妃的身子金贵耽误不起,莫不如先让这猎户看一看是不是毒蛇咬伤的,想来她们长期住在此地,也定有合适的药膏医治。”  “乖,别怕,一切有我。”  “我.....我这几日喝了溪边的水源之后,就变成这样了,身体高热,浑身起疹子,我得了疫病不要紧,就是.....就是恐怕要连累你们了,这几日都是我帮你们去溪边打水,我还.....还在里面洗脸洗手,恐怕要是有疫病,别传染你们才好.....”  猎户之女顿时笑得两眼发光,迅速地接了过来,仿若生怕叶皎皎会反悔一般。  “太子妃,请你.....饶了妾吧,都是妾不好,妾不该去击鼓把事情闹大,让所有人都知道你被流寇抓了,呜呜.....妾也是实在没有办法,那日那流寇抓住了太子妃,太子妃衣衫凌乱的样子,让妾心中实在惶恐,妾拼着命赶到苏城,就是为了让知府大人去发兵就您.....”  叶皎皎唇边勾起了讽刺的笑意,眼底由于近几日思虑过甚,眼睛发红带着红血丝,再配上这样的笑意,这样的脸,蓦然让人后背发寒。  片刻功夫不到,侍卫们倒下去的人数越来越多,不久便传来了顾倾卿的尖叫声。  “来人,快点把这个贱人给本宫拉开.....滚开.....”  淬灵一向聪明,已经看出来叶皎皎的用意,就是想激怒环枝。  .....  .....

    C&NINE 4瓶;  云上寨的人听完,更是肆无忌惮了起来,顿时一声令下,手下就开始下手,跟假马贼厮杀起来,仗着人数多,片刻功夫不到,除了顾云城之前安排的几个凶手之外,其他人倒是被他们杀了个干脆。  淬灵小声说道,脸色有些发白,明显是有些害怕。她们若是被顾倾卿带走了,等待她的是什么,她自己都心中有数。  谁都无法全身而退,就是能活着,若是让太子妃受到了损伤,等着他们的,也是牵连家族之罪则。  叶皎皎迅速换了衣服,甚至连面纱都换了,又洗了几次手,闻了很多遍,确定一点游龙草的味道都没有了,这才放心的上了车。  看来这个张侍卫能活着,叶皎皎想来,这个温如风也是费了不少劲才找回了他吧。  .....  谁都无法全身而退,就是能活着,若是让太子妃受到了损伤,等着他们的,也是牵连家族之罪则。  河岸。  “你.....哼,就算我是奴婢,还那也跟了一个好主子。不像你,本就是贱奴,还跟了一个更贱的主子。”  -

    “况且,妾也只是殿下的一个小妾罢了,殿下垂怜我身世坎坷,故而才留在身边。若你们真的想要殿下快些来这黎城,用我祭天,太子殿下并不会在意的。毕竟.....太子妃才是殿下最在意的女子,你们如此,想来也是有难处,若是想要与朝廷何谈,不若.....让太子妃帮帮你们.....”  若是这些人让交出去的是太子妃,他们当然还会顾及一二,可叶皎皎的话.....  不用说也知道,这些人都是想将她交出去,危险面前,人人都是惜命的。  她不耐烦地问道,可看着叶皎皎头上的金簪,两眼倒是垂涎不已,她以为叶皎皎也就是个丫鬟之流,所以也谈不上对她客套。  不过,顾倾卿按照原剧情的发展,自然会有一番际遇,原本她在来苏城途中,会遇到马贼,被男主温如风所救,开启第二段感情。  顾倾卿可不想跟那些侍卫一样,风餐露宿的,故而,才勉强同意在猎户家借宿一夜。  顾倾卿满意得看着叶皎皎脸色变得不好看,她忽然觉得,让叶皎皎满怀期待的等着君流景来接她,结果呢?  远远看过去,也只能看清她窈窕的身姿。  环枝马上就会意,上前端起这盆冷水,对着叶皎皎与淬灵泼了过去。  当即,低头亲吻,在这书房中,尽享美人恩.....  衙门中的人迅速出来了几人,对着叶皎皎问道。

    -  顾倾卿声音里带着傲慢与幸灾乐祸,叶皎皎当初是何等的姿容,一直是她心中的一根刺。  猎户木房门口。  “小妾就是下贱,总是装出一副可怜的样子去谋害正妻。”  “无碍,不用多话。”  “叶姑娘,你看.....如今这情况,唯有牺牲你一人,方能保住我太子府不受污名,你且放心,虽然我将你教出去了,可量他们也不敢杀了你,届时等殿下来了黎城,也一定会救你的,殿下也会记得你的功劳,不会平白让你受了这侮辱.....”  这些人刚一靠近,叶皎皎就咳嗽起来,而且越咳嗽越严重,就差咳出血了得样子,而那几个家丁,生怕叶皎皎这么近的咳嗽,会将疫病传染给他们,当时就吓得后退几步,不敢上前。  来之前,她以为叶皎皎没有死,一定是装得疫病。  五日后。  “妾冒昧,想跟姑娘要一些马齿苋.....不知姑娘可方便?”  况且,最多两日的功夫,她就可以看着叶皎皎去死了,如此,她还真的要好好的养精蓄锐,好好欣赏叶皎皎被人欺辱到死的画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