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是.....可是我真的不认识。”杨宁甚至觉得老脸有些发烧,“唐姑娘,西门神侯究竟是什么人?”  唐诺道:“九天楼的楼主,就是牧云侯,世人只知其名,未见其人。”  “你说给疗治烫伤的药粉取名永安春?”唐诺终于瞧向杨宁,“这名字不好,你再想想其他的名字,如果好听,我倒也不会吝惜。”  杨宁皱眉道:“如果真是吸血鬼魅,为何只在街上找寻目标,不进家门?”  顾清菡摇头道:“卓先生上门来,说是看看太夫人,自然不能把话说明白了,我这边要是现在把银子送上,岂不是说卓先生是为了要银子而来?卓先生为人清高,那只会得罪了他。只能先等几日再将银子送过去。”  宋先生已经笑道:“不敢不敢。”其他几人本来已经准备离开,听杨宁这样说,不由将目光都投到唐诺身上,见唐诺是个女子,立时便轻视几分,看她不到二十岁年纪,更是心下不屑,听得杨宁夸赞什么“妙手回春”,虽然嘴上都不敢说什么,心下却都觉得可笑。  段沧海沉声道:“这事儿哪说哪了,既然莫府尹下令京都府严守消息,就不宜向外扩散。”看着那黄大夫,冷冷道:“黄大夫,说句话你别不痛快,事儿到底是怎么样,你没有亲眼瞧见,也是道听途说,就不该在外张扬。你自己都说了,京都府的仵作兰先生是醉后失言,他就已经违背了莫府尹的命令,你如今在这里宣扬,一旦真的传扬开来,京都府调查起来,你固然脱不了干系,连你那位师兄也要被你害了。”  杨宁吃惊道:“是净纯?”心想原来净纯便是齐家四老太爷,他将自己接到天堡山峰调养,却原来个中大有前缘。  杨宁心想闲聊就闲聊,倒也不用说什么探头医术,你们既然是同行,说得不好听一点,就是竞争对手,谁也不可能将自己真正的本事拿出来说,却还是笑道:“探讨医术,互通有无,这是好事,难怪几位说的那么入神。”  “如果是这样,你看这样成不成。”顾清菡想了一想,才柔声道:“我们侯府在京城也有一家药铺永安堂,经营多年,也算是老字号了,虽然算不得京城最好的药铺,但多年下来,还是有些名气,平日里生意也还凑合。唐姑娘如果愿意的话,不如先在药铺试一试,我们药铺不算小,有一间专门给人看病的地方,你可以先在那里给人看病,不知意下如何?”

    不说其他,就齐景的丧事和当铺被烧后的赔付,无论哪一件都是要花费大笔银子,而没了当铺,侯府就少了一个进项,虽然眼前的难关度过了,但接下来侯府的日子只怕还会出现捉襟见肘的状况。  杨宁放下衣袖,问道:“段二叔,你看我的伤势怎么样?”  “吸血的鬼魅。”边上一人小心翼翼道:“有人死在巷子里,全身的血几乎都被吸干净,只剩下骨皮了,真是吓人。”青天白日,这话说出来,边上几人似乎都有一股寒意,甚至忍不住四下里瞅了瞅,就似乎有鬼魅在身边。  这也是人之常情。  唐诺摇头道:“不是,牧云侯和长陵侯都是北汉皇族,不过两人却是叔侄关系。”  杨宁摆手道:“也不能说败了,黑鳞营是被血兰军埋伏偷袭,两败俱伤。”  杨宁心想顾清菡做事还是十分周全,笑道:“我看过两天我亲自送过去,也算是对卓先生表示歉意吧。”  杨宁进入侯府之后,几乎是没人提及锦衣世子的母亲,这似乎是禁忌话题,此前顾清菡也是并不提及,此时听到顾清菡忽然提起,竖起耳朵,想要多知道一些,可顾清菡只说了一句,似乎就意识到这个话题不宜多说,笑了一笑,道:“后来陆续有王公贵族将家中女子送过去,人数也越来越多,最多的时候,琼林书院有上百人。”  “你当三娘还是小孩子呢?”顾清菡笑眯眯道:“如果是萍水相逢,人家姑娘凭什么要到京城来,还要在侯府等着你?”很有把握道:“她什么都不说,恰恰说明中间有事。宁儿,你也别怕,就算你真的喜欢唐姑娘,三娘也不会多说什么,这可是大好事。”  已经入冬,天气也寒,侯府上下也都更换了冬装,顾清菡一身绛紫色的长裙,绣着富贵的牡丹,水绿色的丝绸在腰间盈盈一系,丰腴完美的身段儿立显无疑,上身套了一件狐毛暖裘,雪白的狐毛非但没有压住她粉嫩肌肤,反倒让她脸蛋儿更显水嫩,皮肤细腻,娇艳若滴,腮边两绺发丝轻抚雪面,更添几分诱人的风情。

    杨宁微微颔首,如果真有此事,京都府尹莫铮自然是要将其严密封锁起来,毕竟如今正是非常之时,皇帝驾崩,太子也即将登基,京中本就暗流涌动,这时候当然不能因为其他变故让京城人心不稳。  杨宁忙道:“三娘,别这么说啊,我是挂名的,这侯府真要打理,哪还能少得了你?我只是这样想,你要觉得不妥,按照你意思办就是。”  “不和你胡说。”顾清菡笑道:“宁儿,我说的话你听见没有,让你找个人帮你打理侯府。”  顾清菡白了杨宁一眼,不过杨宁只当没瞧见,拿起筷子狼吞虎噎起来。  杨宁不是笨人,顾清菡这般一说,她就明白顾清菡的心意,心知顾清菡是在担心唐诺冒然就在京城开馆,到时候无人登门,可能会受打击,毕竟一个初来乍到的小姑娘,坐镇医馆,就算真有本事,可是病人进了医馆看一眼,就算免费,别人也未必敢尝试。  “唐姑娘,这话可不能这么说。”杨宁立刻道:“京城你也到了,感觉这边如何?”  “你当三娘还是小孩子呢?”顾清菡笑眯眯道:“如果是萍水相逢,人家姑娘凭什么要到京城来,还要在侯府等着你?”很有把握道:“她什么都不说,恰恰说明中间有事。宁儿,你也别怕,就算你真的喜欢唐姑娘,三娘也不会多说什么,这可是大好事。”  杨宁暗想顾清菡还是精明人,这番话说的倒是滴水不漏,不过听这话的意思,还是乱点鸳鸯。  “百草集真的在你手里?”  顾清菡见唐诺答应,倒也欢喜,道:“不能再说了,菜真的凉了,我让人去热一热......!”真要去叫人,杨宁已经道:“没事,我瞧还冒着热气,这屋子里烧了炭火,很暖和,菜还没有那么凉,再要等下去,我都要饿死了。”  唐诺沉吟片刻,才道:“你是男子,自然不容易进琼林书院。”

    顾清菡蹙眉道:“沧海带人去拿了一些回来,不过有五百户的税银他们说绝不会交还。三老太爷的意思,那是老侯爷在世的时候就定下的规矩,由不得你说了算,非但这一次,以后每年五百户的封邑待遇依照往例,不能少了一分。”  几人都是变了颜色,俱都道:“不敢说,不敢说。”  顾清菡犹豫了一下,才道:“实在不成,派人去江陵,找顾家......!”  “其实一开始他根本不同意。”齐峰在旁道:“三夫人亲自去找他,还被他们母子说了一通,说什么既然被驱逐出府,他们与侯府便无任何干系,齐玉也和世子不是什么血脉兄弟,他没有替世子出家的责任。”  顾清菡秀眉一紧,严肃起来,道:“什么急着给你娶媳妇?你是锦衣世子,给齐家传续香火,那是你的责任,可不是随你的意思。宁儿,其他事情我可以由着你,就是这桩事情,你都要听我的。”  伙计忙道:“我给你拿。”取了两味药过来,道:“这是永安堂自创的两种药物,独此一家,别无分号,卖得很好。”看唐诺十分年轻,应该不曾在医馆待过,解释道:“每家药铺要想存活下去,成为老字号,少不得有独创的秘方,否则撑不了多久。”  唐诺也不看宋先生,伸手在那孩童心口处按了按,道:“这药是我自己配的,如果不出意外,到明天的这个时候,也就是十二个时辰之内,这孩子被烫伤的地方就会完好如初,不会留下痕迹。”  顾清菡白了杨宁一眼,不过杨宁只当没瞧见,拿起筷子狼吞虎噎起来。  “长相好,人聪明,性子好......,三娘,看来你对我评价很高啊。”杨宁哈哈笑道:“你说我这样的是不是所有女人都喜欢?”  段沧海解释道:“大光明寺是佛门之地,素来很少出剑客刀手,偶尔有练剑的,几乎也都算不得多有名。不过清松大师是大光明寺百年里剑术最强的高手,光明十三僧之中,有一位叫做.....!”想了想,道:“我不记得名姓了,不过他如今是大光明寺第一剑僧......!”  “莫说是你,当时开办书院的时候,石破天惊,说什么的都有,风言风语。”顾清菡笑道:“一开始的时候,没有姑娘入书院,你可知道第一个进书院的是谁?”

    “你说给疗治烫伤的药粉取名永安春?”唐诺终于瞧向杨宁,“这名字不好,你再想想其他的名字,如果好听,我倒也不会吝惜。”  他也不急着先进药铺,而是到了最后一间屋前,往里面瞧过去,虽然只是一间房,却也并不显拥挤,此时却见到三四人凑在一起,正窃窃私语一些什么。  杨宁立时便想到,前番那个小妖女阿瑙使尽手段,就是要从唐诺手里得到《百草集》。  可唐诺不到二十对年纪,看上去只是个再普通不过的姑娘,她要在京城开医馆,顾清菡担心用不了几个月就要关门大吉。  杨宁率先进去,段沧海跟在后面,唐诺进来之后,也是四下里打量,那几人竟说的正入神,竟没有人察觉到有人进来。  唐诺道:“九天楼的楼主,就是牧云侯,世人只知其名,未见其人。”  说话之间,众人已经到了马车边上。  可是如果医术平平,那在京城开馆混下去就十分困难。  唐诺认真道:“这清露丸的配方之中,多了两味药,却少了一味药材。”看向杨宁,道:“药物乃是入口之物,治病救人,莫说错了几味药,便是错了一味,药效就完全不同。”  那伙计皱起眉头,道:“姑娘是不是说的危言耸听了?咱们永安堂已经几十年了,这清露丸也卖了几十年,可没听说有人吃了永安堂的药,吃出问题来。”  “长相好,人聪明,性子好......,三娘,看来你对我评价很高啊。”杨宁哈哈笑道:“你说我这样的是不是所有女人都喜欢?”

    宋先生皱起眉头,忍不住问道:“唐姑娘,你这瓶子里是什么?确定可以用药?”  杨宁见段沧海三言两语将包括宋先生在内的几个大夫都吓得魂不附体,笑道:“你们也别怕,只要不张扬,什么事情都没有。”转向唐诺,问道:“唐姑娘,你看这里如何?”又向宋先生道:“宋先生,这位是我的朋友,医术了得,妙手回春,想在这里先待一阵子,你帮忙介绍一些,以后也多照顾一番。”  “自然知道。”杨宁笑道:“九天楼是北汉收纳奇人异士的地方,目的是为了帮助北汉打探情报,楚国这边,就有不少九天楼的探子。”  段沧海故意咳嗽一声,他中气足,又故意放着嗓子咳嗽,便有两人抬头看过来,其中一名六十多岁的老头儿看到段沧海,立刻起身来,含笑道:“你怎么来了?”瞥见杨宁,立刻收起笑容,快步上前,拱手道:“世子爷!”  段沧海和几名护卫都是一怔,齐峰惊道:“世子爷,你.....你从大光明寺把这把剑偷出来了?这可了不得,那些和尚一定会追来的,咱们要不要送回去,还是.....还是赶紧跑?”  顾清菡果然道:“宁儿,要不是你想了法子,就算税银拿回来,恐怕也无济于事。好在你逮住了窦连忠的把柄,钱庄那边心里有数,后来倒也不曾上门讨要,自是怕惹恼了我们,反倒给他们自己找不自在。”  大汉立刻快步而去。  杨宁忙道:“三娘,别这么说啊,我是挂名的,这侯府真要打理,哪还能少得了你?我只是这样想,你要觉得不妥,按照你意思办就是。”  杨宁这才知道,原来齐家竟然还有个四老太爷在大光明寺,按照年龄,四老太爷在大光明应该也是清字辈僧人了,却不知法号是什么,先前不知道有这号人,竟然没有留心。  几人都是变了颜色,俱都道:“不敢说,不敢说。”  唐诺本来还在观察四周,听到此言,也不禁瞧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