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谢你们啦。”问完了想问的问题,向非凡起身与小朋友们道别。  车上只有四个人,开车的司机大叔,看起来三十出头的乘务员大姐,一个塞着耳机,坐在靠窗边的单人座上听歌的女学生,还有个一脸苍白十分瘦弱的年轻男人在后排睡觉。  “那你要陪我看落日。”向非凡笑起来。  “这是什么?”向非凡突然瞥见李南征的书桌上有一页纸,用书本压着一角。黑暗里看不清字迹,两个人将纸质拿到厕所,对着光线看,竟然是李南征的遗书:  向非凡手里出现两个物品,一个是游戏助手变成的手机,另一个则是之前购买的红色福袋。  “把解药给我!不然我就去举报你,我是参与第二次试验的人,你害死我,肯定会死得很惨。”0009苍白俊秀的脸都急的涨红了。  桑景明挑眉,和聪明人说话,真是省力气。  “为什么跟着你们会危险?”左寻突然开口问道。  “不要,我想要他陪我。”李怡雪用手指着向非凡,又用黑白分明的眼睛看着他:“可以吗?”  “听说了吗?大四那个学霸赶论文猝死了!”

    “至少?”桑景明问,对方给的信息很详细,这应该确定就是第四周目才对。游戏里面只有上班族有记忆,他作为整个游戏的“坐标”,应该是准确不变的。  向非凡却放下筷子:“不了, 学校管得严。吃饱了, 我回学校了,下午还有事。”  “寺里太吵,没这里安静。”向非凡夹了个花生米丢进嘴里,宋归尘要给他倒酒,被向非凡拦下:“虽然出来了,到底还是个和尚,酒便算了。”  “谢谢桑哥。”向非凡。  0005倒是没有辜负众人的期望,成为唯一一个成功融合了金翅鸟能量的人。她与0009不同,向非凡看得出她和0001一样,是真正想参与到羲和的事务中的,既然对方成功融合了能量,以后见面,可能就是战场了。不过融合时间尚短,她这个盗版金翅鸟连正版金翅鸟都打不过,实力只能算将将蹭到SS的门槛,构不成什么威胁。  “不是肤浅。”向非凡看向桑景明,认真道:“是于冥冥中遇见一个人,第一眼就觉得是他,越相处,就越觉得喜欢。他从头到脚,从长相到气质,他一言一行,都合乎心意。”  “我们不会错过。”向非凡说:“无论前世今生,遇见你之前,我尚不懂三千红尘。遇见你之后,红尘三千不如你。”  “怎么了?”桑景明问。  “桑哥?”向非凡歪着脑袋,侧过身打量他:“你怎么了?”  “所以你们真的是在合起伙害我们吗?”6号邻家女紧跟着问。  只是……向非凡摇了摇头,眯着眼睛数:“一个,两个,三个,四个……桑哥怎么变成四个了呢?”

    【对不起,没有这个选项】  桑景明兀自坐在轮椅上发愣,三年前,他被拐卖到边境,做了三年刀口舔血的雇佣兵。战争结束,他找回家里,父亲说他是没有人性的怪物。他会杀人,连家人都畏惧他的存在,把他送到这里,这里的人又给他注射了药物,让他下肢如同残废。  向非凡眨眨眼睛,桑景明骂他的话他像是听不到一样,从来没有人这样在意过他的死活,这感觉很陌生,却格外令人欢喜。他问桑景明:“你为了找我冒险从二楼下来?”  “不记得的事,未必没有发生。”白衣青年起身,手里凝聚出金色的长棍,行云流水地使出一套棍法:“这套棍法你练过吗?可觉得熟悉?”  “我可以留下,但他们很想活着离开。”向非凡说:“其实喝血对你的身体并没有益处,心头血也没有格外好喝到哪去,何必为此害人性命?”  桑景明三步并两步走上讲台,在地中海惊恐的目光下,反剪住他的双手,又一脚踹在他膝盖窝上。  值夜班的生活老师坐在门口打瞌睡, 并没有发现这里的情况。向非凡没去叫他, 而是拍醒了在宿舍里打着呼噜, 睡得正酣的柯宇。  “可以吗?”桑景明看着向非凡的眼神从未有过地温柔。  大家中秋节快乐呀!反应迟钝的咕昨天忘了说了。  之后系统利用他们记忆中的父母的形象制造NPC,不断激化二者矛盾,比他们选择,放下心结,或者被淘汰出局。  “好。”向非凡点头。

    “别急,壳不好剥,我剥给你吃。”向非凡拆开一盒小龙虾,伸手拿出一个准备剥壳。结果汤圆扒着盒子,哧溜一下就钻了进去,一只完整的小龙虾一口塞到嘴里。  “裴吉,在这里和谁聊天呢?”一个穿着长风衣,带着口罩和手套墨镜帽子,全副武装的女人朝这边走来。  “像。”雨妖凑近向非凡旁边,闻了闻,摇头:“但不是你。”  突然,向非凡感觉到脚下有些异样的振动,他翻身往旁边一跃,刚才站立的地方冒出一条进三米长的鱼怪,钳似蟹,口似鲨,腿似蛙,挥舞锋利的蟹钳,一击不中,又重新钻进泥土中。  “别急着杀,问问刚才他拿来泼人的是什么东西,从哪找得。”风衣男双手插在口袋里,踱着步子走过来,其他人都跟在他身后,俨然是把他当做首领了。  “不是祭祀,是和琴他们四人,他们和祭祀联手了。”向非凡说:“看到我们没回去,再联合祭祀那的信息,推断出我们会在这里救人,提前编好借口,等着反咬我们一口,这应该是那个精于算计的和棋的计策。看着吧,这只是第一步,他们想孤立我们,不仅会离间我们和居民,还会离间我们和其他玩家的关系。”  和书用沾了水的毛笔在上面写道:想办法下井,务必将硬币取回。  最后一个进入鸟笼的是0005,她自然不信任向非凡,保命起见还是吃下了羽化丹。她有自知之明,虽然在众人中,天赋被排到第二,但从来没有肖想过SSS级天妖,她只想得到金翅鸟的力量,成为0001身边最可靠的伙伴。  “怎么了?有事吗?”母亲的态度说不上热络,但比平时不耐烦的口气好了太多。  桑景明有些警惕地看向向非凡,他是懒得遮遮掩掩,却也没想到向非凡能够一下猜到这么深。  “它为什么长这样,是妖怪吗?”另一个挖沙子的小男孩问。

    “提前?”向非凡问:“能量足够开启通道了吗?”  “主线通关的机会只有一次。”李怡雪说:“之前都是只有得到线索的人自己通关,没有再返回地下室告诉同伴一说,所以你带着证据去告诉他们,也未必能带他们主线通关,一切都是各人选择。”  “桑哥,你刀放哪了?”等餐的时候,向非凡突然问道。  赤彻底震断了束缚在上面的封印,迎向正上方落下的浮光,隔着这么近的距离,向非凡已经能听见那刀里无数怨魂山呼海啸一般的叫嚷声,恨天道不公,恨世道艰难,恨生不逢时,恨亲离众叛。一声声,都在嚎哭着自己的不幸与不甘,恨得咬牙切齿,恨得刻骨铭心。  本来计划是度蜜月,但宋归尘知道他们的蜜月地点后, 硬是塞了一个“寻找三生石”的任务过来,说是都在一个位面,顺路。因为任务来得急切,一时没有合适的接任务人选, 两人便顺手接下。  桑景明虽然之前一直处于被控制状态,但是所有的事情经过还是了解的,此时他不解的看着向非凡一肚子疑问。  “谢谢你们啦。”问完了想问的问题,向非凡起身与小朋友们道别。  向非凡摇头拒绝:“那我也有责任,不该这么冒失去拍你。况且你刚才被同化只是一时没有防备,这种短暂的同化,自己冷静下来应该也能解开,我这药剂算不上是帮你。”  “听起来,他那样也不错,至少心里没有什么烦恼。”向非凡有些羡慕地说。  【主线任务2,体验普通百姓的生活,并积极行善救人。】  桑超凶:那你可以滚了。

    双马尾少女把棒棒糖拿在手里,夸张地翻了个白眼:“我真是奇怪了,怎么都到评分赛了,还能碰见智障。你们仨有本事现在就走,五天后直接等着负分淘汰吧。”  向非凡想,什么搜身能打一顿,是直接开启屠杀模式了吧,难怪对方这局一来就特别怕自己的样子。这样想来,上一周目因为触发了屠杀剧情导致周目提前结束。自己同样意识到对方掌握着比自己更多的记忆,进而怀疑到这可能不是第一周目,是自己的记忆出现了问题。所以在周目结束前用掉一次复活硬币,不是为了套取信息,而是为了给下一周目的自己留下提示。  提示音响过后,记忆一瞬间回到向非凡的脑海。  “他?”向非凡问:“谁?”  向非凡没有反驳, 不只是在游戏里, 其实在生活中他也很少关注自己的衣食住行, 只要满足基本的需求就好。  “看你怎么界定这个当世了。”贵公子狡诘一笑:“我认识你手里这根棍子的原主人,这个位面即将迎来浩劫,他不放心,托我下来看看。”  “姑娘,你这么逃不出去的,地下室的门还锁着呢。”向非凡赶紧劝她。  “就是,俺就觉得逃跑才是最好的办法,结果你们仨扯一大堆有的没的,最后让俺们都别动,1号还想一个人逃?小伙子你是不是把俺们都当傻子啊!”8号中年妇女也说。  “小明,我好担心他。”向非凡用指尖挠了挠布偶猫毛茸茸的下巴, 柔软的触感稍微缓解了心里的不安。  “还好啦,主要是陈安哥问题提的好,你不说我都注意不到这点。”简美慧吐着舌头,做出俏皮的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