晓雯没有再讲话,她都开始闭目养神了。  售卖机刚才让郭远提醒他们要立即离开这个房间,而且特别强调:  “为什么?”小宋看她长得细滑嫩肉的,不可能没有家人啊。  可是这些对话让人听起来很不舒服。  就连场外李珊珊和陈子维都在一脸好奇地看着郭远,似乎在等着他公布答案。  接着就是令人恶心的一幕。  最终他们进行了非常民主的投票之后,大光头走到了衣柜前头。  “这些都不重要了,看在你肯救我份上,我告诉你出去的办法。”  验!孕!棒!  在外面洞察这一切的郭老板当然听得到他们的对话,当然除了那些窃窃私语的以外。  大光头一听到自己就要困在这里,突然就飞一样站了起来,然后以最快的速度到达了下一个房间。

    但是在床边看着常劲峰的大光头三人们,看着他,好像一具尸体一样,毫无生气。  自从他们进入密室的那一刻起,郭远就已经盯在手机荧幕前了。  桌子上有两个东西让常劲峰很是注意,他总觉得,哪里怪怪的。  “宝贝,吃饱了么?”  那只手说完这句话以后就把手伸了回去,回去时的最后一句是:“记得帮我报仇……”  接着常劲峰开始尝试与他对话:“我要怎么救你?”  “看到那面镜子了么?”  这一场景惹得两个女孩鸡皮疙瘩都起来:“惹~”  60°写完以后,那块屏幕还是没有变化。  选择推理剧情,若推理错误,需要重头再玩一遍。  那里两个女孩子害怕地往常劲峰那边靠。

    常劲峰向他点了点头:“你可以这么理解……”  “闭嘴,死光头。”常劲峰骂了一句,才打算继续说下去。  一旁的晓雯想阻止她,但是已经来不及了。  常劲峰也很是害怕,只不过在女生面前不能把这种害怕给表达出来,他现在很好奇马桶底下是不是藏着一个人?因为那只手看起来实在是太逼真了,常劲峰怎么也想不到那会是一个假人的手。  常劲峰解读了一下女吸血鬼的这一段话。  “你在看什么?”大光头问。  当他想拉抽屉,刘茜茜喊了一声:“那个抽屉拉不开的,我刚才试过。”  常劲峰摇摇头。  只有常劲峰对他是一点也不客气的。  晓雯没有再讲话,她都开始闭目养神了。

    大光头指了指自己:“怎么又是我啊?”  茶几上堆得像垃圾山一样,让人完全没有找的**。  或许这只是那个男主杯子,只是被打破了,这一个临时用的杯子?  然而事实上……其他人全部都在弄自己的东西,根本就没人听他在说什么。  不久后,刘茜茜边抹眼泪边说道:“她是不是在这里监视着我们啊?”  “我还没想好呢!”说完转头看向那两个女生:“你们有什么想法么?”  “是的。”小玲很明显误会了他的意思。  之后就出现了一个问题,晓雯因为灵活性不够,她连洗手台都爬不上去,然后刘茜茜返回帮忙,还是没能帮助她爬上去。  “对啊。”  “你听谁瞎说的,你短发很好看!下次谁再说你坏话,你告诉我,我去砍他。”

    但一秒后她就被啪啪打脸了,因为常劲峰一拉,那个抽屉就被拉开了。  好像就是最开始那个男生自述里和她相遇的那件衣服。  “我之前跟她聊什么,好像就像是隔着一条河,总是聊不下去,于是我就开始动用我全身的脑细胞来问自己,是不是该结合一些她喜欢的东西来问。  “嘿嘿……”  “那你找到出去的钥匙了么?”晓雯的眼神中带有笑意,也不知道她想干嘛  浴缸里还有一些很久很久以前的血渍。  常劲峰回道:“没呀,我在外面看着那些衣服是彩色的啊!”  但她发现这个后,就不去碰了,一方面是不太道德,另一方面是老板如果要她赔要怎么办?  其他人则是一头雾水,大光头更是问他到底发生了什么。  那两个女孩子没有回复,她们知道,他们两个又有得好吵了。  李珊珊两人见状又把头扭向了手机屏幕。

    “观看剧情不好么?”大光头做了坏事有些心虚,看向那两个女孩子问道:“对吧?”  不同于之前的平静,这次那女生的声音中带有那么些许愤怒。  他们三个人同时尖叫,晓雯是因为那一大摊血渍,刘茜茜是因为她发现了这些化妆品的秘密,而大光头就不知道是因为什么尖叫了。  “好。”  这个化妆台有两个抽屉,另外一个像刘茜茜说的一样,是打不开的。  “那你不提前告诉我一声,”郭远看了一看屏幕内倒在地上的大光头:“他以后要是生不出孩子了,怎么办?我会很内疚的!”  刘茜茜虽然害怕,但是很听话地停了下来。  “这应该就是生孩子那天的浴室,不止浴缸里,如果仔细看,还好看到墙上会有很多血渍,而这些血,全部都是那个吸血鬼的。  本来在专心研究验孕棒的常劲峰四人被这突如其来的状况吓了一跳。  “三角形?”晓雯的眼睛跟着常劲峰转了好几圈,歪着头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