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沫躲无可躲,她拽着他的衬衫领口。  #杜莲西打骂助理#  谢栈点头,示意他听见了,他指尖冲周沫勾了下。周沫看着他那冷峻的侧脸,迟疑了下,凑过去。  成英跟周沫,木本公司看中的肯定是成英,周沫一点利益都还没给公司创造不说,现下还要拖成英这个金牌经纪人下水。他们对成英下了最后的通牒,这事情24小时没有处理好,周沫这人,他们不要了。  周沫在网络上被黑的事情,谢老爷子有听说了,可是周沫却没有要跟他诉苦的样子。  谢栈从后视镜看她一眼,放缓了油门。  郭导在对面,忍不住笑着问:“谢总,被老婆拉黑了啊?”  路过周沫那儿时,他说:“你上来,我有话说。”  “就是肯定是p的。”  眼前的男人,神情冷了下来,他握着她的手腕却没有松开。  采访就采访,她不怕。

    周沫挤出笑容,说:“我怕有媒体。”  男人从喉咙里溢出了笑声。  周沫手撑在桌子上,看着他侧脸,男人默不作声地看着,唇角斜斜地咬着烟,有几许的浪荡。  再来。  周沫看着谢老爷子这回答,都想笑了。点着手机刚打了两个字,手机就被一只手拿走。  周沫整理衣领,她穿了v字领的黑色上衣,下面一条长裙,勾得腰很细。她支着下巴,看成英点菜。  #萧禛声明#男神这么多年那么清白,怎么会跟一个已婚的在一起呢,还是一个十八线的小演员。  全程,萧禛都不用动的,他只要坐着。周沫动,说话,然后补镜头,她身上没喷什么香水。  谢栈说:“买一个月吧。”  周沫脑袋轰了一下。  周沫有点紧张,提着行李袋,后抱了抱谢老爷子:“爷爷,我有空就来看你。”

    周沫整个人被围在了中间,他们咄咄逼人一路将话筒往她嘴里塞。有些记者还推着周沫,拉高了镜头:“这就是最近很火的周沫,没有作品却已经很火的那位”  谢总。  “不用了,我赚了钱唔!”周沫话没说完,男人倾身过来,堵住了她的嘴唇。  但是不管怎么样,她都只是一个女配。周沫这样想,她举着湿透的资料翻看。  成英陪着周沫回去换了衣服,随后,两个人前往订好的酒店,成英订了一个包厢。叫十二宫阙,是这个酒店算是很贵的包厢了。她们两个人到得早,服务员领进去后。  微博一片哗然。第26章  谢栈拇指摩擦她的眼角:“我只是知道了,你不喜欢我了而已。”  发出去不到半个小时。  全程,萧禛都不用动的,他只要坐着。周沫动,说话,然后补镜头,她身上没喷什么香水。  半响。

    无视掉。  “呵呵,这年头啊,小三就是这么来的,不知道这位谢总的老婆什么心情?看视频,谢总似乎挺好的。”  周沫看着杜莲西三个字,沉默了好一会儿,她看了眼在一旁抽烟的男人,谢栈咬着烟,察觉她的目光,偏头看了过来,挑眉:“嗯?看完了?”  谢栈压着文件的指尖狠狠地用力,下一秒,他大步走了过去,从身后一把抱住周沫的腰。  萧禛恰好从镜头里下来,入秋了,天气有点凉了。他一退下来,助理就往他肩膀披了外套,他接过保温杯喝了一口水,放下时,看到周沫,她穿着一抹翠绿色的裙子。  “有有有,很相似,说不定他就是我们西西姐的男朋友啊,男女朋友吵架有什么问题吗?有什么问题吗?”  她说:“我去给萧老师发个微信,看看他能不能出面说两句。”  赵玉翻着那些广告合同,冷脸看着杜莲西:“他不是你男朋友吗?怎么成了勾引了?还有,他已婚了,你不知道吗?”  难怪最近微信上没看到她。  “之前江露还说跟陈康康的老婆是很好的朋友!!!这就勾引她老公了?”  镜头划拉。

    这狗男人一套一套的。圆子还在羡慕地叫着,周沫没打算回他,就算他真买,她也不会叫他跪。  周沫捂着脸,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谢栈这狗男人护她护成了这个样子,这能不令人感动吗?  周沫:“??????”  他指尖压着一份文件,推给周沫。  周沫进了电梯。  他就不容周沫躲避,堵住了她的嘴唇。  于权弯腰开了车门,谢栈坐了进去,于权上了副驾驶。谢栈解了衬衫领口,往后靠,微微闭目。  她感觉带周沫,她捡到宝了。这木本什么水平啊,还敢嫌弃周沫,不知道以后她星途坦荡吗?  谢栈下颚绷紧,抿着薄唇,没应。  “知道。”周沫偏头,去拉安全带,身侧一黑影罩了过来,男人带着些许的烟草味凑了过来,他抓住周沫的手,扣下安全带。  成英端了一杯咖啡出来,放在周沫的跟前,坐下,说:“是的,不过,你老公跟杜莲西确实是真的在恋爱吗?”

    郭导一笑:“还想着跟你喝点呢,那让周沫跟我喝?”  他墨黑的眼眸里,全是周沫勾着的眉眼。  娱乐圈里,很多夫妻,在镜头前很恩爱,实际都是假的,男的也没有网络上看着那么疼爱自己的老婆,女的也没有网络上看着那么崇拜自己的老公,人前的光鲜,背后都是破破烂烂的。  “所以,杜莲西上赶着当小三咯。”  谢栈身子往后靠,说:“什么时候回别墅住?”  清白是清白了,周沫这名声也还是臭的。但有总比没有好,至少不再是那个勾搭萧禛的小/婊/子了。但是大多数人还是不喜欢周沫,这个还没出道就一直买热搜的十八线小演员。  谢栈:“做了分析,也有运气的成分在。”  圆子在化妆室里等她,一看她来,就暧昧地一笑。周沫很无奈,坐了下来,圆子给周沫上妆,边上边说:“之前以为你会跟萧老师在一起呢,没想到啊,藏着这么一个身份。”  周沫顿时也有点紧张,对这个不认识但是支持她的投资商,确实是又感激又紧张。  周沫假装看不到暗示,伸手去掰门把。  谢老爷子震了下,恼羞成怒:“谢栈你说什么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