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人循声看去,只见到齐宁端着酒杯走过来,三人都是一惊,纷纷站起身来,齐宁却是按按手掌,示意三人坐下,三人面面相觑,却哪里敢坐下去。  虽然此情此景香艳异常,但齐宁却猛然心下一沉,意识到情况有些不对劲。  很快,便到得一处林子外,却见到小树林内点着火把,几支火把闪动,他站在林外,还没进去,林内已经有人出来,向齐宁拱手道:“国公,有刺客!”  他忽然间意识到一个问题,北宫连城被人称为剑神,其剑法自然已经是当今天下第一,世间无人可及,但是在他身边,却不见一把剑在手,手中仅仅拿着一支竹箫。  齐宁令人受了御赐礼品,接过圣旨,四周众人纷纷道贺,齐宁这才含笑道:“公公别忙着回宫,喝杯喜酒再走。”  “一定留下了什么痕迹。”西门战樱抬头道:“青铜将军作案,素来都是将人身体内的鲜血洗干净,变成一具干尸,但这.....这位姑娘虽然脖子被咬开,但被吸取的血量不多,如果我没有猜错,凶手并非不想吸血,而是府里的护卫们行动迅速,那凶手时间来不及,所以才会匆匆逃窜。”起身来,检查尸首四周,忽地走出几步,蹲下身子,冷声道:“火把!”  齐宁莫测高深一笑,摇头道:“不可说不可说,你稍安勿躁,今晚我在被窝里偷偷告诉你。”脸上笑容却是很是古怪。  “战樱,我来接你了。”齐宁见到美妻如此娇媚心头一荡,若非在大庭广众之下,真想将这美貌女子拥入怀中。  忽然之间,齐宁表情一僵,却是在人群之中瞧见一道熟悉的身影,那身影在人群后面,站在一处屋檐下,只是远远看着这边,和拥挤的人群相比,显得孤单寂寥。

    迎亲队伍一路上畅通无阻,道路两边有虎神营派出维持秩序的士兵,涌动的人群密密麻麻,个个皆伸头探脑探望,倒似乎是想透过轿子瞧瞧里面的新娘子美成什么样子。  行过礼后,喜婆这才引着一对新人进了洞房。  一路上热闹非凡自不必提,迎亲队伍转到护国公府的琵琶街上,两边就再无人群,这琵琶街上都是达官显贵的府邸,寻常百姓却也是不敢往这边来。  普天之下,当然不是什么人都能够进入护国公府,对方能够知道府里的格局,自然是下了一番功夫。  赵无伤也蹲下身子,低声道:“国公,这伤口很是古怪,就像.....就像是野兽用利牙生生撕咬开,不过看伤口牙迹,不像是野兽,明显是人的牙齿,而且府里也没有凶猛的野兽。”  齐宁精神一振,忙问道:“他说了什么?”  “看了我半天,就只有这样一句评语?”齐宁猛然间睁开眼睛,嘴角泛笑,西门战樱“啊”地一声,顿时面红耳赤,心想看来这坏蛋早就醒了,那么自己在这里瞧他小半天,他自然是知道。  西门战樱低声道:“我.....我虽然嫁过来,但.....但你若是欺负我,我也不会任你欺负。”  赵无伤也难得上前低声道:“韩校尉,你就给段老大这个面子,要是无法准时将西门大小姐迎娶回去,老段回府那是交代不了。”  回到那池边,北宫连城依然是保持着方才的姿势,怔怔望着天上的明月,齐宁上前,双手捧着地藏卷轴,恭敬道:“二爷爷,卷轴在此!”

    齐宁神情凝重,段沧海其中一句话很是紧要,青铜将军在自己院外犯案,看来确实是冲着自己来,而最为恐怖的是,护国公府虽然谈不上宫阙重重,但却也是极为庞大,大小院落那也是不少,对方明显是知道自己的处所。  “奴婢记住了。”素兰忙道。  北宫连城倒还很给面子,停下脚步,问道:“还有什么问题?”  北宫连城也不废话,背负双手,长身而立,望着天上的明月。  “这.....这是你自己写的?”西门战樱声音十分柔和:“那.....那你真是为我写的吗?”  “不用害怕。”齐宁微笑道:“一直都辛苦你照顾他了。”  念及至此,背脊发凉,如果当真如此,那么青铜将军很有可能经常和自己打交道,但对方掩饰身份,自己却是浑然不觉。  “相公,她....!”西门战樱检查了一下尸首,猛地抬起头看向齐宁,俏丽的脸上满是骇然之色。  齐宁精神一振,忙问道:“他说了什么?”  酒席之间,觥筹交错,众人谈笑风生,倒也是一片喜气洋洋。  齐家的族人和府里的下人们自然是忙前忙后,招呼客人,段沧海唯恐这种时候会有不轨之人前来破坏,率人在国公府四周戒备,保护宾客们的安全,虎神营的薛翎风也是前来参加喜宴,为保万无一失,也是调了人马在国公府四周巡逻。

    齐宁震惊之余,心中泛起前所未有的愤怒。  齐家的族人和府里的下人们自然是忙前忙后,招呼客人,段沧海唯恐这种时候会有不轨之人前来破坏,率人在国公府四周戒备,保护宾客们的安全,虎神营的薛翎风也是前来参加喜宴,为保万无一失,也是调了人马在国公府四周巡逻。  “一个小姑娘为了摘下一颗桃子,通过自己的努力坚持不懈,最终达到目的,我为了练剑,又为何不能坚持?”北宫连城缓缓道:“也便是从那天开始,我便一心将自己献于剑道。”  其次,如果青铜将军是要杀人立威,为何偏偏找上了素兰?护国公府上上下下加起来,那也是近两百号人,为何会选上一名地位卑下的婢女?  静夜幽静,西门战樱这时候自然是睡不着,坐在桌边,瞧着齐宁沉睡的样子,见得齐宁睡着之后神色安详,忍不住嘟囔道:“也就睡觉的时候老实一些。”  素兰摇摇头,道:“他很少说话,一开口也总是要吃的,他似乎早就忘记自己是谁了。”  “是他!”西门战樱很肯定道:“伤口和他此前所犯的案子一模一样。”  薛翎风瞧见齐宁所见情景,心知肚明,忽见到齐宁起身来,径自向那边走过去。  “韩校尉,你这道题比曲校尉的要难多了。”段沧海叹道:“你是一个大活人,想笑就笑,不想笑就不笑,咱们难道能逼得了你?”凑近过去,低声道:“这关就算了,你要是一个时辰不笑,难道大伙儿要在这里等上一个时辰?”  齐家的族人和府里的下人们自然是忙前忙后,招呼客人,段沧海唯恐这种时候会有不轨之人前来破坏,率人在国公府四周戒备,保护宾客们的安全,虎神营的薛翎风也是前来参加喜宴,为保万无一失,也是调了人马在国公府四周巡逻。

    北宫连城转身看着齐宁,长发飘动,问道:“什么意思?”  西门战樱嗔道:“我....我又不是骂你,我只是.....只是看到他们都那样。相公,你.....你不会也和他们一样,过几天就不喜欢我了吧?”  曲小苍向齐宁拱手笑道:“国公,看来小师妹已经准备出来了。”  北宫连城继续道:“可那小姑娘说,拿竹竿打下来的桃子就不值钱了,只有自己爬上树摘下的桃子,她的祖母才会开心,原来她摘桃子,是为了孝敬她的祖母。”顿了一顿,才道:“她又连续几次都没有爬上去,我一直在旁边瞧着,终于,那小姑娘坚持不懈,终于爬上了树,将桃树上最大的一棵桃子摘到手中,而且她很礼貌,还给我也摘了一个,她说我虽然没有真的出手帮她,但却有这个心,那颗桃子是报答我想帮她。”  神侯府一直在追拿青铜将军的下落,但是自那次之后,青铜将军就似乎凭空消失一般,再无作案,京城也再无人出现被吸血的尸首。  “男人不该三心二意。”北宫连城忽然道:“你永远不知道一个女人爱你会爱的有多深,你也永远不知道女人会为了爱一个人会做出什么。”  忽然之间,齐宁表情一僵,却是在人群之中瞧见一道熟悉的身影,那身影在人群后面,站在一处屋檐下,只是远远看着这边,和拥挤的人群相比,显得孤单寂寥。  怪汉“啊”了一声,回过头,看向素兰,笑呵呵道:“兰兰.....兰兰.....!”他虽然长相丑陋,但看上去却是天真烂漫,纯真无比。  齐宁见她楚楚动人模样,微笑点头,两人穿上衣服,这才出了门来,距离黎明还有些时候,天色昏暗,依稀听到院外传来动静,齐宁出了院子,他听到那声音,还真没有判断出从哪里发出来,依稀看到不远处有几道人影,沉声问道:“是谁?”

    “其实不叫段沧海,也不叫活人。”齐宁微笑道:“落入陷阱,那时候只会叫救命!”  “剑道的至高境界,便是心中无剑,手中更无剑。”北宫连城神色平和,波澜不惊道:“十年之内,你若能做到心中有剑而手中无剑,我会再指引你。”  “当然不会。”齐宁嘿嘿笑道:“喜欢,我是太喜欢了,就你这屁股,那是价值连城。”  西门战樱俏脸绯红,不敢看齐宁眼睛,闭上双眸,到得床边,齐宁将西门战樱小心翼翼平放下,便伸手去接西门战樱衣衫,西门战樱呼吸急促,忙握住齐宁手,低声道:“我.....我自己来!”  三人循声看去,只见到齐宁端着酒杯走过来,三人都是一惊,纷纷站起身来,齐宁却是按按手掌,示意三人坐下,三人面面相觑,却哪里敢坐下去。  “你说。”  她处沾雨露,正是你情我浓之时,虽然口中不说,但心里却不想和齐宁有片刻分开。  “我上前要帮她摘桃子,她却坚持要自己摘下来。”北宫连城唇边终于浮现一丝笑意:“我告诉她说,要吃桃子,不一定要爬上树,拿一根竹竿,也可以敲打下来。”  齐宁带着几分醉意,径往东苑过去,正穿过一片花丛,忽听得边上传来声音道:“阿丑听话,吃完这块糕点,就回去好好睡觉,今天是国公成亲的日子,可不能到处乱跑惊吓了客人。”  “消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