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是主人你别忘了可是你自己不营业你又不提前告诉他们。”  “额……”最糟糕的是可能刚才动静太大了,剩下的小孩子都起来了。  郭远真的很纠结。  就在营业时间快结束的时候,郭远狠狠地打了一个喷嚏,浑身哆嗦,好像天气变得比刚才更冷了。  郭远正百般无聊地躺在椅子上伸了一个懒腰,店里来了两个熟悉的面孔,正是秦宇和他对象,秦宇手里还提着东西。  “奖励有多丰厚?”  了却了心结,众人的这顿饭吃得更加开心,除了张怀昊外每个人都吃得饱饱的,郭远答应了他晚一点带他去烧烤摊。  最终郭远还是决定现在想办法出去。  “不知道是谁该小心。”女孩回道。  于是郭远就记住他了,还让领头人给那人送了面包,但是那人坚持不要,却跟领头人说,他要参加什么死亡密室,于是郭远就告诉他,让他等到营业时间结束,自己去跟他聊。  李珊珊弹了弹烟蒂,回道:“初中之后就断掉了,今天才捡回来的。我也没想到,你也会吸烟。”

    被萌妹子这么一看,老实人张怀昊哪里顶得住,马上就交代了:“俺觉得他可能是被电击了。”  “你可以带上千面进入死亡密室。”  鸡窝男只是在郭远身处的各个地方处按了一下穴位,郭远便像没事人一样满血复活了,也不清楚到底是穴位起作用了,还是这个人的超能力起作用。  郭远转头,看上去像一个近五十的大妈,穿得很简朴,但是却非常干净。  “所以你到底干了什么?”  郭远见状猛扑过去一把抓住人渣拿着刀的手把他直接按在床上,也不管那个怪物会不会附身于他了。  “梁姨,大概就是这些了,住的话……”郭远考虑了一下好像真的没有能给梁姨住的地方。  “不要再学我说话了。”  “所以你才跟我说,要我自己找客户,游玩价格也自定,而我还要参加而且只能玩一次?”  “呜哇哇哇……”女孩被人渣这一系列的动作给吓哭了。

    “那你为什么半夜四点钟才出来?你别告诉我你在里边蹲了几个小时。”民警的问题非常犀利,你说你被困里面了,发现的时候不跑,半夜三更跑个锤子。  售卖机也察觉到郭远进来了,本来对着他的正面别了过去,回答他道:“珊珊这样子更加反常,你要盯紧点她,我不相信她无缘无故会自己好起来。”  “是。”鸡窝男没有征求张怀昊的同意,便自顾自地走进了店内。  没事,死不了的!之前都没事,这次也不可能会有事!  医院内,李珊珊正拿着勺子想把上面的粥给吹凉,勺子底下是一碗白粥,也不知道她是怎么喝得下去的。  不管了!不能表现出一丝害怕!  虽然电子声说出来的这两个字很是冰冷,但是郭远还是听出了售卖机的小情绪。  明天我再打广告吧。  “那她为什么会知道这个密室的存在?”  “俺没有!”见郭远不相信,张怀昊顿时急了。  李珊珊没有回答,吸完最后一口后,把香烟扔进了矿泉水瓶。

    最大的欣慰就是李珊珊已经开始回店里工作了,密室当然也正常运营,现在的“荷姨面包店”算是打出名号了,很多人都特地跑来吃这里的面包。  “查不到犯人么?”郭远试探地问道。  售卖机不理他,自个回二楼了。  而李珊珊则和张怀昊在店铺里头,为了防止张怀昊继续疑惑这件事情,李珊珊就一直在和张怀昊在聊天。  “那我要是不带呢?”郭远犯贱地问道。  张怀昊顿时激动地站了起来,很感激地喊了一句:“谢谢老板!”  “正是如此。”  “主人我已经把暂停开放的那个密室给改成一个房间了。”售卖机的声音突然响起,他指的是之前千面来玩过的那个密室,那个密室只有千面玩了一次,从那以后就没有开放了,因为售卖机断定密室里的“雨”可能对这个世界的人类产生危害。  “皆大欢喜。”民警拍了拍郭远的肩膀:“下次别再犯这种错误了。”  他看到了张怀昊,第一句就是:“你也是来找密室的对吧?”  “三十?”郭远都以为自己听错了,现在这个社会,三十块钱能买到什么?

    于是郭远就记住他了,还让领头人给那人送了面包,但是那人坚持不要,却跟领头人说,他要参加什么死亡密室,于是郭远就告诉他,让他等到营业时间结束,自己去跟他聊。  “好好好,听你的。”郭远最后还是答应了,他觉得不能寒了阿布的心啊!  李珊珊只是看了一下郭远,从左边口袋里拿出香烟盒,直接递到郭远面前:“自己拿。”  “稍等。”  “这是不是特异功能?”  郭远本来想低调地走向自己的大门口的,没想到刚走到队尾就被人给认出来了。  “累,但是我更不想让我爸妈担心。”李珊珊答完,一个翻身,本来是趴着的,现在变成了靠着。  “我有一个特别神奇的密室,如果通关的话就能得到非常丰厚的奖励,你有没有兴趣?”虽然之前西装男已经答应给他五万了,但郭远现在不打算把钱还给他了。  “不,”少年说着从口袋拿出了一个鸡蛋大小的透明水晶球,看了一下:“死亡密室就在店里,不会错的。”  “很远的地方?在哪里?”郭远觉得,他说的很远的地方,步行要一个星期的话,应该不算很远。第138章 十倍奉还

    “死了?”  郭远非常激动回复:“那太棒了!那是他们活该!”  “你说我没招你惹你,你管那么多闲事干嘛!”人渣是情绪很是激动,不断在上下挥舞着手中的刀具,郭远生怕他伤到小女孩。  “13xxxx”女孩也不墨迹直接报出了自己的手机号码。  不过当张怀昊揉了揉眼睛再看一次大妈的时候,他松了一口气,果然是认错了,俺就说嘛,俺娘怎么可能在这里。  对于千面来说,郭远目前还不是他信任的人,虽然他们之间有过一次交易,可那次交易的尾款郭远还没付清呢!  李珊珊今天上学,陈子维的三位家仆依旧每天来帮郭远的忙,只不过现在都跑去外面吃午餐了,陈子维一直没有回国,都不知道他在那边干什么。  “娘?你怎么在这里?”  “我为啥要告诉你啊?略略略。”李珊珊吐出小舌,调皮地说道。  这是一个木门,如果想要人为破坏它的话应该不是那么困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