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皎皎提醒着陆少棠,君流景回来了,他也要收敛一些,快点走。  君流景神色淡淡,看了一眼梦清公主,看着她的表情,与看着其他人也没什么不同。  “本世子实在不忍美人难过,西凉公主为人霸道娇纵,若是她嫁给了太子殿下,背景身后,地位稳固。届时.....叶姑娘一介怜人,她是否会容得下你,都犹未可知。如此,太子殿下对你到底有几分情意,本世子不说,叶姑娘想来也自会清楚。据说,公主此次来天圣,只为见太子殿下一人,他们二人儿时似乎有过一段缘份。太子殿下心中的未来皇后,定是早就定好了,而皇嗣,自然也只能由未来皇后生下。故而,叶姑娘还是早做打算为妙,与其日后被太子殿下厌弃,不若尽早收心为自己另谋出路,本世子这边,会一直期待叶姑娘的投诚。”  叶皎皎看向君流景,那双水眸一如两人初见时潋滟风华,然而却再不负当年的纯粹,徒留苍凉。  这梨花园的景致,是君流景仿照落月山庄而建,看着此刻的景致,她却有一种物是人非的感觉。她自己都不知道,要何时离开太子府。  君流景面容清冷,眸光透着寒光,原本淡漠的脸上,此刻却阴沉得可怕。  叶皎皎就这般,站在这里,等了一个时辰,等到天色彻底暗了下来,就连街道都一片寂静。可是她依旧偏执的等待,不曾离开。  “本世子在找一本名册,不知叶姑娘可有见过?”  秦玉进去了更衣区,而与此同时,在后院等候他的所有暗卫,都被训练有素的侍卫包围了,一场无言的绞杀,在场的暗卫,无一活口,尽数歼灭。

    “如此便好。殿下,梦清今日起,便想在殿下的府邸小住十日,殿下定然不会拒绝梦清,对吗?”  这一刻,容御才察觉这一切是何等得讽刺,而他跟顾倾卿之间的事,陆少棠想来也是早就知道了,这个男人,他一直就没有看透过,隐约觉得,陆少棠这个人很危险,定然是有所图谋。  “容王对这样一个美人下手,本世子可是看不过去。”  “容王,你不怕殿下知道了之后,不会放过你吗?你为何要毁了妾的脸?”  小厮是有私心的,他想要回京城,这样才有更好的机会往上爬。  君流景在她耳边呢喃问道,温润的声音似是上好的音律,传入她的耳中。  “呦,这两脸长得真俊,看来定然能捧成头牌。”  秦玉,竟恨他如此吗?  杨振将一份书简呈给了君流景,上面是探子送回来的情报,君流景打开开了一眼之后,眸光一愣,唇边是讥讽。  让顾云城一无所有,顾丞相在流放之地,君流景亦派人将他的人头送来了苏城,秦玉要在苏城,让所有欺辱过他们母子得人,全部不得善终!  “是,这便是妾想要的,妾恳请殿下,现在就送妾回流觞阁,妾不愿再回太子府。”

    “叶姑娘,你怎么在此处?刚刚太子府混进了此刻,殿下要属下等人捉拿,叶姑娘还是尽早回寝房,属下等人会守在院门口。”  梦清公主的话,让叶皎皎的羽睫轻颤,她不自禁的抬眸,想要看看君流景的俊颜,他不会答应的,不会的.....  饶是侍女再不明白,可也看出了叶皎皎的不对劲,只以为叶皎皎是昨夜跟殿下闹别扭了,所以这会儿在耍着性子。  君流景敛去刚刚一瞬间的愤怒,他一向能很好的克制己心。他并没有想到,对叶皎皎的宠爱与纵容,会让她越发的任性娇纵,甚至在这个时候,丝毫不考虑局势的变化。  “容王!你是疯了不成!”第104章 顾倾卿的结局  “既然你受伤了,那便先歇下吧,孤今晚去荣华苑就寝。”  叶皎皎声音透着一股沙哑哽咽,却忽然笑了,眼底悲凉,唇边讽刺,她擦了擦眼角的泪珠,片刻便恢复如常。  老板差人将顾云城抬走,而小厮也上了二楼,给秦玉复命。  杨振将君流景提前就写好的奏折拿走,离开了书房。  侍女走到叶皎皎的身边,恭敬地说道,她偷偷打量了一眼,却又低头不敢再看,实在是叶皎皎脸色太过泛白。

    梦清公主心情愉悦,甚至脸上带上了淡淡的红晕,心中很欢喜。她走了两步,还回头看向君流景身边的叶皎皎,红唇轻启:“叶姑娘,本宫对天圣不熟悉,之前殿下也不陪本宫逛街,如今有你在府中,本宫很期待你为我做向导。”  曾经自己做过决心,若是有朝一日,君流景负了她,那么,她便抽身而退,再不回头。可是,那时两人刚刚开始,而如今呢,三年的情意,不知不觉之间,已经可入骨髓,若是抽离,便是挖骨抽心之痛。  被伤了自尊的容御,觉得他之前的愚蠢,被眼前这个女人毫无顾忌的说了出来,一直在刺激着他,让他忍不住,直接抬起匕首对着叶皎皎冲了过去。  “妾怕殿下在宫宴上乐不思蜀,故而妾便在这里等着殿下,回家。”  “陆世子不必挑拨妾对殿下的心思,这盆只是平常的幽兰花而已,陆世子若是想要妾帮忙,也不许说这般笑话。”  “容王对这样一个美人下手,本世子可是看不过去。”  可是,当他真的应了,她的心,却比刚才还要难受,就好似一柄利刃,直插心脏。可是,她不想在他面前再落泪了,她死死地攥紧五指,掌心甚至扎破,唯有如此,才能忍住让自己的泪水不再掉落。  “皎皎?”  “是,叶姑娘。”  “殿下可是还记得刚刚答应了梦清一件事?”  马车行驶走了之后,秦玉的眸光霎时变得冷然,原本秀美的少年,此刻周身满是戾气。

    最终,双眸的恨意从一片猩红变得空洞无神,一点一点不再言语.....  那双桃花眼眼波流转,看似有情,然而叶皎皎却知道,情意从不达眼底,陆少棠此人,决计不简单。  “容王!你是疯了不成!”  叶皎皎双眸低垂,不再望向君流景,而是看着他的喉结,手指轻轻碰触,就是这里,会说谎呐.....  陆少棠此人极为自负,内心骄傲,他觉得如今被一个自己感兴趣的女人不喜,对他来说虽然有些恼怒,但是更多的,却是浓烈的征服欲,早晚有一日,他定然要眼前的女子,心肝情愿的投入自己的怀中。  陆少棠即使说话有些费力,还不忘威胁叶皎皎,叶皎皎眨了眨眼,敛去眸中的恼意与害怕,表面倒是乖顺。  .....  “妾要陆世子,不要再单独出现在妾面前,妾不想在于你有任何瓜葛。诚如你所言,妾之前欠世子的人情,这一回可就算是还清了。”  叶皎皎的话,倒是让陆少棠蓦然开口一笑,语气中颇有看好戏的意味。  “殿下想来重诺,答应了梦清公主的事,殿下不会失言。那么,殿下也莫要厚此薄彼,答应了妾的事,如此便也一并应了吧.....”  “叶姑娘欠本世子两个人情,流觞阁一次,皇家猎场一次。如今可否帮本世子一个忙,你只需出去将君流景缠住引开,为本世子拖延一柱香的时间,本世子与你之间的人情债就此可了。”

    “美人,似乎我又救了你一次,怎么样,你是否考虑一下,做本世子的人?”  “妾感恩于世子相救,日后妾定然会回报世子,还请世子给妾这样一个机会,不要将事情做绝。”  叶皎皎说道这里,声音轻颤,水汽凝结成水珠,似是马上就要落下来,那委屈的模样,让君流景的眉心紧紧蹙着,再难抚平。  “世子,这边是女眷席,世子还是快些离开吧,你我二人在这里,恐有不妥,若是殿下回来,会对妾恼的。”  而他刚刚给顾云城喝下去的药,也不止是普通的软筋散,反而是化功散,此药吃了,顾云城再被废了手脚筋,注定就无法离开这柳风阁了。第104章 顾倾卿的结局  叶皎皎的声音很轻,他答应了,呵,如此轻易的放手了,所以,他的心中,可能从未有过她。她想要离开太子府,想要他应了她。  叶皎皎的手指抓着衣袂,用力到指尖发白,她张了张唇边,却是一句话都没有说出来。一瞬间,仿若嗓子哑了。  “殿下.....”  “我跟你说,我今日出去采买碰到了礼部侍郎家当差的兄长,他跟我说,今日朝堂上,北凉使臣竟然带着北凉公主来了,说要与天圣联姻,而公主选夫而嫁,明摆着是冲着咱们殿下来的!咱们这太子府的女主子,恐怕要易主了!”  叶皎皎没有动,任凭君流景抱着,她声音娇柔,却有着一抹暗哑,仿若是暗夜的妖精一般,想要蛊惑面前的男子说出真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