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说这个密室不是你设置的,不会是设置的那个人没有设置完善吧?”常劲峰问道。  “继续找吧,肯定会有线索的。”郭远说着又开始巡视停尸房。  其他人则像是吃了米田共一样,脸色都不太好,甚至让大光头回到了读书那时候的感觉,开始打哈欠了。第326章 记忆消失?  “没门!”郭远回答得很是直接,完全没有给西装男商量的余地。  大光头是这样想的,只要怂恿了第二个人跟他一起扣,那么最后通不了关也不仅是他一个人的错。  郭远摇摇头:“不知道,他们老板为什么突然就让他们走了。”  “他们不算是真正意义上的人,只是具有人的记忆而已。”  看面相是一个二十岁出头的女孩子。  “你上辈子是不是没洗过澡啊?怎么每次我想洗澡你都在浴室里?”郭远把浴巾往肩膀上一放,有些不爽的说道。  “那我呢?”陈子维举手示意“我对你有什么帮助?”

    “我hi你个头!”  被郭远这么一夸,珊珊白皙的脸蛋忽然就出现了一抹红晕,她尽量低着头,不让郭远他们发现。  梁姨和李珊珊想要他们回去休息一下的,但他们两个都说没事,他们可以卖完再去睡。  “你们是警察!警察!懂不懂?”  常劲峰摇摇头,这个问题他暂时还没有想明白,应该是有什么特别的原因。  “不是和阿布有关,就是因为他们失踪以后,阿布出于某种原因来到了我店里,大概是让我拯救他们之类的,所以,我需要你们的帮助。”  “是我啊,我你们都不认识了么……”  郭远说出这句话的时候,除了大光头的其他人异口同声的说道:“禁锢他们的人!”  “啊,我记得了。”常劲峰说道,因为之前没有看清这个医生的脸,再加上之前看停尸房里的那些尸体的脸都是倒着的,所以有些认不出来。  在常劲峰沉浸在被夸奖的时候,郭远就指了指对面的房间问道:“你知道对面房间住的是什么人呢?”

    “这个人一身的肌肉。”陈子维站在不远处的第六组门口的左边说道。  “我hi你个头!”  然后他们又看了一下这些停尸柜,上面的柜子都有各自的编号,只有他们刚刚躲进去的那些没有,所以他们才选择那些做为躲藏的地点。  就连那个发霉的味道也置之不理了,由常劲峰带头,一行人走到了第一组右边的那个房间旁。  “这个不能告吧……”李珊珊跟陈子维一唱一和,故意问道。  其他人也陆续出来,那扇帘卷门被重新关上了。  然后大概过了两分钟,之前的那个长官又重新出现了。  那台电脑距离门口还是有点距离的,字又比较小,需要眼神比较才能看见。  他们没有按任何的电梯按钮,就一直盯着那面镜子。  李珊珊问的这个问题只是暂时性的产生了一些分歧,最后大家的意见都很同意,要先开医生那间门。

    郭远挪动了一下自己的两条腿,刚刚的坐姿让他有些腿麻:“你知道我当初为什么要请你们么?”  他给出的理由是,要是社会上出现两个一模一样的人,会引起恐慌的。  “当然是你没告诉我之前。”  秉持着匠人的精神,他们还是严格要求自己要把今日份的面包做完才能睡觉。  “谁知道了……”  面对那么多人的注视,那个医生并没有退缩,望着他们手上的钥匙,眼睛里好像透露着一些担忧的神色。  他们拉开了一个编号为一的一个停尸柜。  陈子维听罢也加快了速度。  他们回到了第二组的房间内,再次从玻璃看进里面的手时候,那个护士已经是翻了一个身,正侧着睡。  他开口第一句就问:“你们是不是不记得我是谁了?”  “潜入任务?”众人越听越懵。

    陈子维听罢也加快了速度。  郭远只能无奈地笑笑。  可是这里可用的资源实在是太少了。  刚说完,播音女腔又响起:“现在是午夜零点四十分。”  除了这个女孩以外,里面还有一块木板,里面写着,肾,肝脏,胃……等器官。  “我看见他们了!”大光头大喊一声。  常劲峰摇摇头,这个问题他暂时还没有想明白,应该是有什么特别的原因。  于是郭远就指挥大光头:“你来,你弄这个比较容易,你把这个弄下来,放到那个位置上。”  郭远给了他肯定的回答。  但过了几秒,恍然大悟,他正在用自己的手在头顶在写字!  郭远想都没想就坚决地回答:“不可能的,这个密室绝对有解的。”

    做完这一切,郭远才昏昏欲睡地躺到了床上,没到三秒钟,他就睡着了。  和常劲峰一起玩密室的感觉与和千面玩区别很大,和千面玩的时候,郭远的压力很小,甚至不需要思考,因为每次当他想到解决方案的时候,千面就已经把方案说出来了,有时候是同一套方案,有时候是另一套更好的方案。  常劲峰听完,又拧了一下门把,陈子维说得很多,如果自己是监禁者的话,也不会让这个被监禁的人自由出入。  而用银色的钥匙开门,用到第二把的时候,门就被打开了。  在做面包的期间,郭远其实还有很多关于那个密室的问题,可是一想到是自己主动要退出密室的,就没能拉下老脸来问售卖机。  听到他这么说,郭远决定要自己看一下那个老太太。  大光头左右看了一下,毫不嫌弃地夹起那一块没人要的可怜牛肉,就这么丢入口中。  “真没有。”  可是郭远他们并没有记忆是吃错什么东西或者是被别人喷喷雾之类的。  “你有什么资格说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