忽见到净空低喝一声,便见到他双手忽地微微摇晃,杨宁一愣之间,只见到净空的双掌陡然间幻化开来,双掌变四掌,四掌变八掌,只是短短瞬间,在他身前便是一片掌影,掌影交错,变幻万千。  净空刚才便在盘算,心下权衡,只觉得大光明寺倒也不是没有机会,虽说剑道先失,可在另外两项,反倒有极大的机会。  可此刻他却看出来,赤丹媚招式之离奇怪诡,与自己熟知的武学套路大相径庭,竟是前所未见,心下骇然,暗想先前还真是小瞧了这女人,白云岛主座下弟子,果然是不能等闲视之,如果此刻赤丹媚的对手换做是自己,自己很可能已经命丧在这女人的阴毒之手。  空明阁的弟子在大光明寺似乎是一种特殊的存在,先前在五谷堂前,从各人的反应可以看出,他们对空明阁的弟子十分的敬畏。  观战之人都经受不住头晕目眩,试想身在阵中那几人又是何等厉害,心下对空明阁弟子又高看了几分。  这老和尚年纪大了,须发皆白,可也正因如此,其武功修为定然不深。  他们自然不知,论及武功,杨宁还真是不怎么样,可是这套逍遥行步法,杨宁却已经是纯熟无比,行走出来,早已经没有一开始时候的僵硬呆滞,虽然还达不到飘逸如仙的境界,但走起来已经是有模有样。  赤丹媚轻叫一声,身形后退,翩翩如蝶,净空一直原地不动,此刻却欺身上前,连续出掌往赤丹媚身上拍过来,那掌影幻化,就似乎有无数的手掌往赤丹媚全身上下拍过来,赤丹媚连连后退,显然是颇有不敌。  现在他才明白,自己那点本事,在这个世界还真是登不上台面。  赤丹媚抬起玉臂,纤纤玉指往前一挑,她身后那四名麻衣弟子却都上前去,叉开双腿,背负双手,神情冷漠。

    一旦与白云岛撕破脸,就等若是与东齐国撕破脸,两国的关系,势必受到极大的影响。  杨宁心想难道这么快就分出了胜负?  对付一般的地痞流氓,三五人自然是不成问题,可是真正遇上武道高手,根本不够人家尿一壶的。  “小师兄果然厉害。”杨宁此时对这小和尚还真是生出了佩服之心,“照你的意思,无相阵的胜面自然要大一些。”  须知高手过招,有时候胜负往往就在一瞬之间,必须时刻集中精力,赤丹媚故意撕开半边衣衫,莫说连里面的紫色抹胸都已经露出来,显出鼓囊囊两团丰满胸脯,便是只露出一截香肩,只怕也能让男人无法集中注意力。  “你.....你使诈!”猛听得净能厉声喝道,拿起净空一只手,“净空师兄手上这道划痕,可是你所为?”  这女子风情魅惑,但细皮粉肉,跪坐地上,两条雪白玉腿便即显露出不少雪润肌肤来,红白相间,红如烈火,白若冬雪,身子性感惹火,婀娜火辣,乍一看去倒像是个二十岁上下的少女一般,有着少女的容颜,却又有着成熟女人的风韵。  东齐是北汉与南楚之间的小国,生于夹缝之中,国小人稀,但拥有一支强大的水军,南楚太子据说就是前往参加东齐立储大殿,皇帝驾崩,太子却耽搁在外。  杨宁笑道:“可是前辈还没有将事情的来龙去脉闹明白,就如此武断?你为何不问问五谷堂的人都做了些什么?”  有些人甚至已经看出,赤丹媚已经不仅仅是要扣住净空手脉,其中一些古怪招式,竟然是要直取净空心口甚至是咽喉。  净空合十道:“赤施主,白云岛主当年前来,未能入山,自是机缘未到,诸位也不必太过在意。”

    莫说赤丹媚很难取胜,就算真的用这样的招数取胜,也定不会让人心服。  既不能让对方进入净心阁,却又不能拒绝对方提出的条件,唯一的途径,就只能是在三战之中取得两胜。  净空双臂在身前交叉挥动,劲风呼呼,赤丹媚只感觉面前宛若形成了一道难以逾越的屏障,不敢接近,身形飘忽,竟是在眨眼之间便即绕到了净空侧旁,又是探爪往净空的肩头抓过去。  便在此时,却听到镗镗之声骤然响起,正是巨钟之声,声音自北高峰方向传来,声音极为急促,连续不断。  净能只是冷着脸,不改颜色,他的面相看起来倒像个脾气火爆之人,但却有耐心听杨宁说完,等杨宁一番话说完,净能终于道:“你说完了?”  “真明,你是存心带着家伙来闹事,对不对?”真壁恼怒道:“我知道你们师徒对我们五谷堂心存不满,今日是特地带人来找茬,真明,这次你跑不了的,一定要将你们送到戒堂,交给净能师伯。”  净空心中却也是有盘算,近日对方提出的要求十分明确,乃是要比拼阵法、拳脚以及剑术。  杨宁淡淡道:“我本以为既然大光明寺号称天下第一寺,势必不同凡响,现在看来,金玉其外,败絮其中。”  虽未开战,但白羽鹤此刻已经是气势占先。  净能先前还信心十足,瞧见赤丹媚的武功似乎远远及不上净空,本还暗自欢喜,可是此刻却陡然发现,赤丹媚这一阵子出手,竟变得犀利的多,手法变化之精妙,比之先前更是令人惊叹。  杨宁看在眼里,暗想这娘们的身材确实火辣到没话说,是个男人就要动心,不过这衣衫突然被撕落,绝不是偶然。

    “我只知道是你在这里引起喧闹。”净能道:“其他事情,随后再行调查。”  可是白云岛弟子有备而来,而且直接指名要进入净心阁,可见他们十分清楚自己想要什么,再加上大光明寺声名在外,白云岛自然知道大光明寺最强的武学有哪些。  净能对净空显然还是十分的忌惮,虽然一脸恼怒,却终是没有说话,此刻大殿之内已经有执事僧点起灯火来,庄严肃穆的光明殿在灯火照耀下,却也是明亮非常。  大光明寺并非普通寺院,乃是皇家寺院,自大楚立国至今,在大楚国内,一直都拥有崇高的地位。  不少年轻的弟子急忙合十,可是目光却还是忍不住落在赤丹媚身上。  眼花缭乱的对掌让人目不暇接,杨宁心下赞叹,这才知道自己先前还是小瞧了赤丹媚,这风骚-女子并没有一上手便即亮出绝招来,明显是先试探净空的底子。  白羽鹤自始至终,身体没有挪动一步,挺立如枪,赤丹媚倒是时不时地扭动身体,她身材惹火,每一个动作,都透着一股子风骚-媚态。  眼花缭乱的对掌让人目不暇接,杨宁心下赞叹,这才知道自己先前还是小瞧了赤丹媚,这风骚-女子并没有一上手便即亮出绝招来,明显是先试探净空的底子。  真明小和尚此时已经过来,问道:“宁师弟,你没事吧?”  杨宁也是皱着眉头,他和众人一般,心下也是大为惊讶,可是却想到,两人比斗的转折点就发生在刚才那一瞬,净空本来以大慈悲手明显压制住赤丹媚,可是突然收掌,对于这样级别的高手来说,净空不可能不知道胜负只在片刻间,可他为何却突然收掌?

    一旦与白云岛撕破脸,就等若是与东齐国撕破脸,两国的关系,势必受到极大的影响。  “不错,家师正式被贵寺拒绝之后,回到东齐,登上了白云岛。”赤丹媚幽幽道:“家师当年要入山门,在紫金山下等了足足五天五夜,滴米未进,差点死在这里,可是贵寺毫无恻隐之心......!”  净能一怔,迅即明白,合十道:“是!”  净空知道,白云岛主闲云野鹤,远居东海白云岛,平时并不过问东齐国事,但他在东齐国的地位超然,随意一句话,都会影响着东齐国策。  杨宁知道这小和尚虽然年纪小,但却不乱说话,他既这样说,显见空明阁的底子确实厉害,低声问道:“我说小师兄,你看到底谁能赢?这都打了半天,大家是不是都累了?”  佛法在大楚国十分昌盛,百姓也多是信奉佛法,佛门在百姓心中有着极高的地位,作为天下第一寺,大光明寺更是南楚佛门翘首,虽然并没有弟子外出宣扬佛法,但因为它在佛门的超然地位,在南楚有着非同一般的影响力。  赤丹媚抬起玉臂,纤纤玉指往前一挑,她身后那四名麻衣弟子却都上前去,叉开双腿,背负双手,神情冷漠。  光明十三僧之中,若论武功,大光明寺主持自然是首屈一指,其他十二僧不可相提并论,除了主持之外,净能知道自己的武功也只是居中而已,而净空的武功,在大光明寺内绝对列属前三。  杨宁此时却只能从侧后方看到白羽鹤,见他始终抱着长剑,心想这家伙只怕是个剑客,看那一副高冷模样,剑术应该也不差。  可此刻他却看出来,赤丹媚招式之离奇怪诡,与自己熟知的武学套路大相径庭,竟是前所未见,心下骇然,暗想先前还真是小瞧了这女人,白云岛主座下弟子,果然是不能等闲视之,如果此刻赤丹媚的对手换做是自己,自己很可能已经命丧在这女人的阴毒之手。  净空心中却也是有盘算,近日对方提出的要求十分明确,乃是要比拼阵法、拳脚以及剑术。

    他气势威严,声音冷峻,有一股让人难以违抗的气质,杨宁犹豫一下,还是上前,本想抱拳,但想到这里是寺院,合十道:“晚辈齐宁,见过前辈。”  净能却是冷笑道:“怎么,你们是要为他复仇而来?白云岛主武功非凡,贫僧也是听说过,据说座下三大弟子,也都是顶尖高手,不过要到大光明寺寻衅找事,那可也由不得你们放肆。”  便在此时,却听到镗镗之声骤然响起,正是巨钟之声,声音自北高峰方向传来,声音极为急促,连续不断。  “大师放心,我们若是故意挑事,也不会正大光明由苏大人带着我们上山。”赤丹媚笑道:“大光明虽然守卫森严,可是我们要想悄无声息上山,贵寺山门前的僧众只怕是拦我们不住的。”  净能一怔,赤丹媚已经扭着身子要起来,却听“嗞”一声响,随即便有人瞧见赤丹媚肩头衣裳被撕扯下去,露出了圆润如同刀削般的香肩来。  他感觉胸口一阵恶心,气血翻滚,抬头看过去,只见到净能如同一片云彩,轻飘飘落在自己身前,用一种奇怪的目光看着自己。  她虽然声音妖媚,却像天生如此,并非做作,不过正因如此,更是让人心神悸动。  “你刚才是什么步法?”净能皱眉问道。  他对这净能十分反感,心里其实也知道,自己是锦衣世子,这帮和尚对自己再是恼怒,也不敢真的对自己怎样。  如果能取胜,不但可以让白云岛找不出其他的借口,而且可以一劳永逸地解决白云岛对大光明寺的威胁,另外亦可以让两国关系不受影响。  从人群之中冲出来的,正是齐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