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季诚是我们上一届的学生,成绩很差,上课从来不听,考试交白卷那是家常便饭。听说他还常常和别人打架,最严重的一次,把一个高年级的人打进了医院,对方家长不仅闹到了校长那里,还报了警,要不是校长替他兜着,那次他估计就要被抓进去蹲监狱了。”  “你们有没有觉得,诚哥这几天上课都认真多了?”  魏翰不可置信地往回看。  脑海里浮现出几十年后他们两人白发苍苍的模样,薛卉“噗嗤”笑了。  可他哪里是要她还钱,他是在提醒她记得回去加他好友。  回去之后薛翊要给小胖子钱,小胖子没收,憨厚地笑:“薛叔叔您每年回来都给我们家带那么多礼物,我们没啥值钱的给你们,就这点果子,您就别和我客气了。”  薛卉:“……”  薛卉忽然有种不太好的预感,小声问:“姐姐,这杯奶茶是……”

    薛卉低头收拾东西。  “……”  她上楼换了件衣服,她怕冷,把自己裹得厚厚实实的,脖子里还围了一大圈围脖。  三门选科考完,薛卉顿时觉得轻松了不少。  先看到一个三,个位数,他手再往旁边挪一点,十位数上是个八。  季诚点点头,想想不太确定,又摇头:“可能听懂了,也可能没听懂。”  薛卉身体一僵,只过了短暂的几秒,就放松下来。  他们从实验楼走到操场,下午的比赛早就已经开始了。  薛卉好像知道了什么天大的秘密似的,连着几天不管做什么事,脑子里总是时不时地蹦出关于季诚的事情来。  从小到大,哥哥在她的心目中都是不可超越的存在,不管是考试还是比赛,哥哥总是比她厉害。  薛卉:“……”

    季诚被他看得噎了一下,唇角下抿:“收起你那猥琐的眼神, 她只是太累了,休息一会儿。”  花?  他特地咬重了“我的还礼”这个词,大约还有点儿别的意思在。  熊永年立刻换了一种口气,言简意赅,严厉道:“今天中午我们学校贴吧里多出来的那条帖子我相信你们也看到了吧,作为当事人之二,你们两个谁来给我解释一下?”  薛卉刚说完这句话,放在枕边的手机震了震,屏幕一亮,提示有一条新的好友申请。  照季诚妈妈当时的家庭情况,家里人当然不会同意让他们在一起。可是他妈妈喜欢那个人,不顾家里的反对一意孤行地要和他在一起,偷偷领了证还不说,在这件事情被她的父亲,也就是季诚的外公撞见后,和那个穷小子两个人私奔了。  季诚把搁在膝盖上的文件拿开,懒腰抱起薛卉,让她坐在自己腿上。  钥匙串上多了一个黑色金属的小玩具车。  薛卉深吸了一口气,闭着眼睛往前冲。  有机会一定要尝尝。

    林雪灵  薛卉点头:“记得。”  她这条朋友圈发出去不到半分钟, 就拥有了第一条评论。  薛翊当即给助理打了电话,问了一些关于B市那套房子的事情。  薛卉开门出来的时候看到有个人靠在洗手间旁边的墙上。  话音一落,他转过身,运着球跑向对面的篮下。  她掰着手指从一开始算,花了半分钟,抬头问他:“十八岁吗?”  这才过了一个寒假,为什么她会有种自己已经跟不上时代潮流的感觉?  然而一走上过道,她的脚步又不受控制地欢快起来。  薛卉:“……”  薛卉觉得挺好啊,不过她还是问:“换哪里?”

    校董的闺女和诚哥认识,帮他们也是理所当然。  季诚喜欢她,她大概也是知道的。作者有话要说:  今天早了吧!!!  厨房里,宋楚和阿姨两个人还在忙。  没想到他拒绝得那么干脆,薛卉好半天都没有反应过来。  季诚早就猜到了,不过是想听她一句亲口承认的话。这本数据不好,每天只有几块钱,就靠着几个天天给我评论的读者坚持下来了,我寻思着我也没断更,打负分真的心凉。  中午一般都是小卖部生意最好的时候,今天也不例外,还没靠近,就看到门口围了许多学生。  季诚笑着对魏翰说:“你听到了?”  贺言成当时就把季弘揍了一顿,问他为什么不告诉他。  季诚听完,哭笑不得:“就因为这个原因?”

      成绩差是不可能的。  他们月考的英语试卷。  开学第一天,大家都来得很早,其中有一部分人正埋头补寒假作业。  薛尧轻轻地笑了笑:“机票上不是都写着呢么,你自己看一眼。”  听到这个称呼,薛卉一开始没反应过来,下意识地以为是在喊她的哥哥。以至于等她意识到现在自己才是五班的班长之后,离季诚喊她已经过去将近半分钟了。  季诚也不知道,他回头看了眼售楼员。  女生摇摇头:“没有关系,据说是因为那个高年级的学生带人欺负他们班一个女生,季诚看不下去才动的手,说是直接闯进了他们教室,随手抡了一个椅子,把那人的脑袋砸开了花,去医院缝了好几十针。”  季诚:“你刚才说了什么?”  看完帖子最后的总结,季诚和薛卉一时都没有说话。  季诚还记得她去年开学吃河粉吃坏肚子的事情,不敢让她多吃:“挑几串吃,吃完去睡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