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是这般漂亮的小姑娘,却偏偏生在黑莲教,而且自幼受老毒物秋千易的教导,将一个本是水仙花的胚子,硬是生成了黑罂粟。  齐宁本猜想这是秋千易的居所,可是小妖女这般说,他反倒不相信,抬手在小妖女白嫩嫩的小脸上拍了一巴掌,冷声道:“都这个时候,你还在说谎,当真以为我杀不了你?”  齐宁早就听说,黑莲教是黑苗人所创,那么教众大部分当然都是黑苗人,只是万想不到连苗家女子也入了黑莲教。  “若是你听我所劝,现在离开,我定然会与你一见。”那声音道:“但是你若破冰取官,你我便是生死之敌。北宫连城虽然剑术无双,但是他不肖后辈偷鸡摸狗,到时候只怕也没有脸面替你出头吧?”  “迷花谷除了这片梅林,还有一片竹林。”齐宁缓缓道:“那片竹林也蕴含着极为厉害的古阵法,我差点便陷在其中无法出来。”  四圣使在黑莲教的地位虽然逊于黑莲教主和玄阳太阴两大护法,但却也是教内核心人物,其弟子在教内当然也是颇有地位,身边有人服侍,倒也不足为奇。  齐宁本欲闪躲,但想到自己的六合神功,故意滞怠,任由小鬼的大手拍在了自己的肩头,他有内力护体,小鬼这一拍虽然力道不轻,但齐宁只是微感疼痛,却并没能伤到他筋骨,也便在瞬间,已经将小鬼的内力吸取过来。  小妖女带着哭腔道:“我好冷,你......你帮我把冰块取出来,你让我做什么都成。”  他知道小妖女本就是从小与毒药混在一起,所以说话之时,不但一本正经,而且还故意解释药性。

    “你.......!”西门战樱听得小妖女如此称呼,又羞又恼,双目如刀,与小妖女那双乌溜溜亮晶晶的眼眸子对视。  齐宁心中暗暗叹息,心想一方水土养一方人,这小妖女白嫩秀丽,若是自幼生在正常的环境之中,必然是惹人爱怜。  大小双鬼也算不得顶尖高手,而且两人智略有失,被齐宁吸取内力,也不明白究竟是怎么回事,只知道催力,想要抽出手来。  齐宁见得小妖女如此,心下更是厌恶,瞧见大鬼已经朝着西门战樱走过去,知道事情不妙,握紧手中寒刃,他自然不能眼看着西门战樱被玷污,便是拼了性命,也是要护住西门战樱的周全。  “你不是说鬼使吗?”小妖女道:“鬼使就是平天行,平天行就是鬼使。”  他与二胡老怪有过交手,知道这家伙功夫邪门的很,不好对付,便是单打独斗,也没有必胜二胡老怪空山弦的把握,更何况对方一行四人,就算自己这边还有个西门战樱,那也万逃讨不了任何好处。  自己如今被困在林中,是否就如同那些被蜘蛛网困住的猎物,等候蜘蛛前来食用?如果自己无法走出竹林,迟早要被人发现,到时候可就大大麻烦。  走过竹桥,前面便即出现一片梅花林,齐宁心想这梅花林总不会也暗藏阵法吧,存了小心,紧跟在小妖女身后。  大鬼拳出如锤,齐宁立刻后退,小鬼虽然外力内泄,但此刻却也是卯足了全身的气力,想要锁住齐宁不让他动弹。  小妖女无可奈何道:“第二个黑木瓶里还有两颗药丸,那......那是解药。”  “既然如此,你为何会在这里?”西门战樱蹲在齐宁对面,冷声问道。

    “落在你的手里,我只怕真要不得好死。”齐宁冷冷道:“可是现在你落在我的手里,我自然也要让你不得好死。”看向那两名苗女,指向一人,道:“你过去,将她的绳子解开.......!”说完,又指了指西门战樱。  西门战樱终是冷笑一声,道:“我落在你的手里,也没有什么好说的,你要杀尽管动手,不过你们也没有什么好下场。”  齐宁冷冷道:“有你在我手中,再厉害的阵法也无用。小妖女,梅林的古阵法你一清二楚,竹林中的阵法你自然也不会陌生。现在就带咱们返回去,瞧瞧那帮人究竟想做什么。”  西门战樱却是不客气,上前去,对着小妖女就是一巴掌,声音清脆,小妖女又急又怒,眼中寒光如刀:“你......你打我?”  ps:更新从明天开始正式恢复正常,过年就是要命的事儿。  小妖女咯咯笑道:“你们以多欺少,带了那么多人过来,我们当然要有所准备。本来嘛,我们是要在山里设下陷阱,可是你们这帮人中也有不少懂的机关陷阱,就算陷阱弄死了你们一点人,也挡不住你们进山。”  花想容混入戏班,故意诱得西川刺史韦书同的喜欢,自此便随在韦书同身边,若非那一夜齐宁揭穿这妖娆女人的面目,她如今依然留在韦书同身侧。  除此之外,齐宁也存了另外的心思。  齐宁大感诧异,凑近过去,只见到潭面结成冰层,探手敲了敲,冰层极厚,齐宁轻步踏上去,走了几步,完全可以承受身体之重。  齐宁知道时间紧迫,不容耽搁,那任阡陌乃是阵法的行家,待会儿进入竹林,也未必要耗费太长时间。  西门战樱终是冷笑一声,道:“我落在你的手里,也没有什么好说的,你要杀尽管动手,不过你们也没有什么好下场。”

    而且这几人明显对梅林的道路并不熟悉,那绿袍老怪在前引路,也显然是在破解梅林的阵法。  “你有这般想法,倒也算是聪明。”那声音叹了口气:“你不知黑莲教主性情,所以才会有此打算,如果你知道他的为人,只怕就不会这样做了。”  齐宁道:“你还有些脑子。”  齐宁深吸一口气,举起寒刃,便要用寒刃破冰,小妖女蹙起眉头,犹豫了一下,终是没有发出声音。  果不其然,听到齐宁提到“冰棺”二字,小妖女娇小玲珑的身体猛地一颤,西门战樱已经问道:“冰棺?什么冰棺?”  齐宁见得小妖女如此,心下更是厌恶,瞧见大鬼已经朝着西门战樱走过去,知道事情不妙,握紧手中寒刃,他自然不能眼看着西门战樱被玷污,便是拼了性命,也是要护住西门战樱的周全。  齐宁吃了一惊,看向竹林那边,本以为是任阡陌等人这么快就到了,却见到竹林那边静悄悄无声,并无人过来,顿时诧异,西门战樱也是先看了看,察觉无人,然后四处张望,依旧不见人影。  小妖女口口声声说这里乃是黑莲教禁地,十分隐秘,这短短半日时间,显示自己摸寻过来,现在又有一伙人潜入进来,看来也并非那般神秘。  苗人擅长蛊毒,天下皆知,再加上四圣使之中有毒使秋千易这个老毒物,黑莲教若是不弄些毒药施展出来,那也实在愧对他们的名声。  只是他隐隐感觉事情绝不会如此简单,毕竟这几人事涉黑岩洞事件,图谋极大,如果说这几人费尽心思潜入迷花谷,只是为了黑莲教主的武学秘籍,总是有些说不通。  “你不是说鬼使吗?”小妖女道:“鬼使就是平天行,平天行就是鬼使。”

    齐宁心想原来这地方叫做迷花谷,不动声色,问道:“那你知道出去的路?”  西门战樱急道:“可是咱们不能不管,大师兄他们.......!”  小妖女似乎明白什么,奇道:“你从那边过来的?你......你能走出那片竹林?那是迷魂林,可没有几人能走出来。”眼珠子一转,立刻明白过来,懊恼道:“是了,是那两个侍婢知道竹林道路,你跟踪她们走出来。”  小妖女笑道:“姓齐的混蛋又坏又好色,你一定已经做了他老婆。反正你都要死了,我让你再做大鬼和小鬼的老婆,有一次他们喜欢一个女人,争抢着让她做老婆,可惜这两个家伙力气太大,将那女人扯成了两半,做不成老婆......!”看向大小双鬼,问道:“大鬼小鬼,你们是不是很难过?”  绿袍老怪道:“有些稀罕的古阵法不见天日,为人所秘藏,只是因为这些阵法本身深奥玄奇,想要洞悉其中奥妙,十分艰难,除了要懂得阵法的变幻,还要极高的悟性才能看破其中奥妙,非是常人所能学会,所以也就难见天日。这梅林之中,便是古阵法之一,看似稀松平常,但是其中玄妙无穷,走错一步,便可能深陷其中,难以脱身。”  齐宁皱起眉头,心下震惊,陡然之间,却发现在那两人身后不远处,尚有一人尾随其后,身形婀娜,风姿绰约,行走之间,尽显风流妖娆体态,齐宁视力极佳,已经隐隐瞧见那女人面孔,瞳孔收缩。  虽说此番群豪攻打黑莲教可能不会太顺利,但毕竟集结了数千江湖好手,其中有不少都是江湖上的一流高手,黑莲教即使高手众多,但是面对如此强大的敌手,要想保住千雾岭也是不容易,更不必说能全歼江湖群豪。  黑莲教主乃是天下五大宗师之一,武功深不可测,多少年来,也一直没有人敢招惹,此番若非神侯府召集八帮十六派,集结了半个江湖势力,恐怕也没有谁敢轻易踏足西陲黑莲教的地盘。  绿袍老怪冷笑道:“只要是阵法,就有破解之道,在我任阡陌的手底下,还没有破解不了的阵法。”  她方才胸口衣襟被扯开,露出里面青色的肚兜,深色系的肚兜映衬出她的肌肤更是白如美玉,此刻她蹲着身子,身体微微前倾,那饱满酥胸顶在肚兜上,撑之欲裂,那一对饱满酥胸挤在一起,露出一丝深邃沟壑,起伏有致的润弧充满了肉感,几能想象其绵软弹滑,如卧云端。  西门战樱听得那声音对父亲有污蔑之意,立刻道:“一个连脸都不敢露出来的人,在这里鬼鬼祟祟,有什么资格评论别人?”

    眼前一幕,证明花想容与二胡老怪等人是一伙,也便是说,黑岩洞事件,便是这帮人幕后策划出来。  “那......那你想怎样?”小妖女虽然心性歹毒,但对双鬼的性命显然还是有些眷顾,咬牙道:“你能进得了迷花谷,想要出去可不能。”  齐宁听那声音略带一些苍老,听上去对自己似乎也并无太深敌意,想了一下,才道:“阁下这话是何意思?”  西门战樱见状,失声叫道:“小心.......!”  齐宁心想原来黑莲鬼使唤作平天行,这名字倒是张狂得很,淡淡道:“鬼鬼祟祟之徒,也取这样的名字。”  那声音冷冷道:“小阿瑙,你真是好大胆子,教主让你能够任意在迷花谷进出,可不是让你带人来这里。你知道冰棺有多重要,难道你想看到冰棺被毁?”  也不知走了多久,齐宁感觉呼吸都有些困难,好在这时候已经发现前面出现一丝亮光,心下欢喜,加快步子,终是走出了甬道,走出甬道那一刹那,便感觉眼前一亮,却发现竟是到了一处花园似的地方。  小鬼体内劲气源源不断被吸取,正自慌张,不料被大鬼这一椅子砸的头晕眼花,喉咙顿时发出野兽般的怒吼,瞪着大鬼。  齐宁身体闪动,那小鬼的大手便宛若黏在齐宁肩头,竟是被齐宁带过去,大鬼这一砸又凶又猛,根本不留余力,孰知齐宁这一动将小鬼带过去,那椅子便生生地砸在了小鬼的脑袋上。  齐宁皱眉道:“住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