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丹媚却是弯下腰,将汤碗放在齐宁边上,理也不理,转身就走,她虽然粗布荆钗,穿着朴素异常,但那好身材却终究是难以掩饰,细腰若柳,粗布裹着翘臀,琵琶玉背,勾勒出一副惹火的身段儿,走动之间,腰肢款摆,摇曳生姿。  马背上那人却是一身黑色的袍子,从头到脚几乎都笼罩在袍子之中,只露出两只眼睛,瞧见陌影扑过来,一手抓着马缰绳,另一只手臂挥出,顿时银光如麻,十数支细小的银针直往陌影打了过来。  她一笑起来,媚骨天成,自然是美艳不可方物,可是冷下脸来,也自有一番别样风情。  齐宁睁开眼睛,看到赤丹媚那娇媚的俏颜近在眼前,故意冷下脸来,道:“你在皇宫出手偷袭,然后丢下我离开,难道还是我的错不成?”  他说到“下三流”三字之时,语气微重,似乎对陌影使出这样阴毒的功夫颇有些不满。  齐宁却是再也撑不下去,身体微前一栽,已经靠在了黑袍的背上,此后便失去了知觉。  当初他与赤丹媚在皇宫决裂,就此没有了往来,却想不到赤丹媚竟然此时出现在自己身边。  该做的事情已经做完?  “圣上给了你机会。”灰袍人道:“你本可以选择自尽,如此一来可以保住锦衣齐家的声誉,只是你太年轻,非但抗旨不遵,反倒残杀众多羽林卫......!”微微一顿,才道:“我现在再给你一次机会,你是否还要继续抗旨?”  “天脉者,果然不同凡响!”忽然间,一个低沉的声音似有若无飘过来。

    北堂幻夜是北汉的侯爵,北汉与楚国正刀兵相接,北堂幻夜怎可能奉了楚国朝廷之命来对付自己,最为紧要的是,如果对方真的是北堂幻夜,反而不敢对自己动手。  “齐宁通敌叛国,若是神侯府能取下他的首级,自然是立下大功,这大好机会就摆在你面前。”灰袍人缓缓道:“取下他的首级,随我回京觐见皇上,皇上定会赐封你为新任神侯!”  齐宁的衣摆飘荡而起,甚至呼呼作响。  赤丹媚却是弯下腰,将汤碗放在齐宁边上,理也不理,转身就走,她虽然粗布荆钗,穿着朴素异常,但那好身材却终究是难以掩饰,细腰若柳,粗布裹着翘臀,琵琶玉背,勾勒出一副惹火的身段儿,走动之间,腰肢款摆,摇曳生姿。  “是.....是你!”齐宁道:“你....你怎么在这里?”他却是认出来,眼前这张美艳娇媚的面孔,不是别人,正是赤丹媚。  以几十名羽林兵的性命,逼迫自己使出天地之气,神侯府众人进一步消耗自己的肉身,等到最后自己与陌影全力相搏之时,其实已经是强弩之末。  他杀过人,而且杀过很多人,可是却从没有见过如此可怖的死法。  齐宁这一番昏迷,实不知过了多久,有时身体微有知觉,身子也如在云端飘飘,眼睛却始终睁不开,神智迷迷糊糊,每次略有知觉片刻,又晕了过去。  齐宁双眉微紧,很快,便见到羽林兵士纷纷散开,敞通了一条道路来,齐宁抬手望过去,火光之中,只见到一骑正缓缓向自己走过来。  只是梅花阵被破,齐宁又对曲小苍步步紧逼,神侯府众人再也无法组成新的阵法,顿时只能是各自为战,对齐宁来说,梅花阵完好无缺尚奈何他不得,更何况梅花阵已破,他既然下定心思先解决曲小苍,就跟不去理会其他人,那几刀砍过来,齐宁身形飘忽,在刀光之中掠过,整个人依然是与曲小苍近在咫尺。  “方才你中了我的蚀骨掌,两个时辰之内若是不能复原,必死无疑。”陌影轻笑道:“可是你若以内力去修复,丹田和经脉就会爆裂,比蚀骨掌死在还要凄惨,这样的选择,恐怕让你很为难了。”

    灰袍人叹道:“人为财死,鸟为食亡,但凡想要得到什么,总是要付出代价的。”  天下间并没有几个人知道天脉者的存在,对于几乎接近天脉者的齐宁来说,时间更没有几人知道他的经脉异于常人,但对方却显然知道这个秘密,一语道破。  齐宁站在尸堆之中,而灰袍人座下的骏马亦是踏在尸首之上,空气中飘荡着浓郁的血腥味道。  曲小苍厉声喝道:“莫让他们跑了!”再次要冲上,严凌岘等人也都叫喝着挥刀冲上,但那人马术十分精湛,从探手出去一直到拉齐宁到马背上,几乎是眨眼间的事情,那骏马的速度都不曾放慢,等严凌岘等人扑上,骏马已经拉出老长一段距离,曲小苍瞧见那匹马瞬间就消失在夜色之中,气急败坏骂道:“一群饭桶!”扭头去看陌影,只见陌影正盯着骏马消失的方向,许久之后,才扭头看向自己,一双眼眸冰冷彻骨。  此时以第二式地水破军中的一招打过去,招式精妙,陌影显然也是一愕,显然是想不到齐宁打出如此精妙的一招。  曲小苍的武功除了西门无痕偶尔指点,更多的是跟随轩辕破所学,他性情沉稳,做事干练,在武道之上亦是如此,跟随轩辕破领悟了武学精髓之后,在神侯府的典籍库之中,也是精挑适合自己的武学去钻研,多年下来,他所练的武功都是基础牢固,此刻全力向齐宁攻出几刀,看上去也算不得多高明的功夫,但却也是逼的齐宁无暇多顾。  马背上那人却是一身黑色的袍子,从头到脚几乎都笼罩在袍子之中,只露出两只眼睛,瞧见陌影扑过来,一手抓着马缰绳,另一只手臂挥出,顿时银光如麻,十数支细小的银针直往陌影打了过来。  齐宁声音虽然十分淡定,但众人都听出那淡定语气之下已经满是杀意。  对方既然精心设计,自然是做好了各种部署,而自己今夜被袭,可说是猝不及备,完全落于下风,对方既然是要致自己于死地,当然不会给自己留有任何机会。  自己昏迷之时,一无所知,可赤丹媚不但要为自己疗伤,还要日夜忧心,心中顿时升起一股柔情,虽说赤丹媚当初为了白云岛主背叛了自己一回,但这女人心中对自己的情分却是不假,否则又怎会在意自己的生死。  “曲校尉误会我的意思了。”陌影道:“圣上已经属意你接替西门神侯的位置,担负起神侯府的重责,此番回京,这道旨意也就下了。你若是能够亲手取了齐宁的性命,甚至将他的首级带回京城,不但立下了大功,而且事实为证,再也无人敢以锦衣候府与神侯府的渊源来污蔑你曲校尉,你说是不是?”

    赤丹媚苦笑道:“你还在怪我吗?”伸手过去要牵齐宁的手,刚刚碰上,齐宁却已经拿开。  “我不用问你是不是陌影,普天之下,除了大宗师的弟子,恐怕还没有人能让我如此吃力。”齐宁似笑非笑,但双眸冰冷:“皇上现在如何?你们到底有什么阴谋?”  不少羽林兵都是一脸的诧异,他们想不明白,统领大人明明是下令要诛杀叛国逆贼,可是付出了近百人作为代价,没有伤到齐宁分毫,统领大人竟忽然下令撤兵,这实在有些匪夷所思。  知己知彼,方能百战不殆。  不过三百羽林人数着实众多,虽然转眼间杀了二十多人,但四面依然是黑压压的一片,羽林兵似乎是杀之不绝。  黑袍显然是要提防陌影追上来,纵马飞驰,这时候也无法顾及齐宁是否太过难受。  “我.....!”赤丹媚一怔,想不到齐宁开口便这样问。  这一刻他终于彻底明白了对方设下的圈套。  此时灰袍人拿出金牌,下令要诛杀齐宁,那就等同于皇帝下了旨意,神侯府众人明知道绝非齐宁敌手,却也不得不硬着头皮上去。  一切都只是在瞬间便即发生。  在此之前,这一招他只使出三次,一次是在大雪山面对神庙一众喇嘛,第二次便是与地藏对决,最后一次乃是在野鬼岭遭遇地藏手下部众追杀。

    神侯府规矩森严,而且许多的制度就是按照江湖规矩来制定,偷学其他门派的武功,这是江湖任何一个门派都十分忌讳的事情,严凌岘没有禀明神侯府,暗中习练其他武功,这已经是违背了神侯府的律令,而神侯府确认此事之后,按照条令,自然是要严加惩处。  齐宁既然视这些羽林兵为敌,出手便十分凶狠。  曲小苍已经挥刀冲上,那黑袍人又是手臂一挥,曲小苍低叫一声,立时侧闪,那黑袍人人在马背上,但上半身却已经侧倒,探手出去,抓住齐宁手臂,用力一扯,竟已经将齐宁扯到马背之上。  曲小苍脸色微沉,陌影又道:“圣上的旨意,本就是要你们带回他的首级。话说回来,他伤势很快发作,与其看着他被蚀骨掌折磨致死,还不如一刀要了他性命,如此也可让他少受折磨,曲校尉,咱们就发发慈悲,给他一个痛快如何?”  片刻之后,陌影才轻笑道:“果然了得!”  齐宁断定这灰袍人就是陌影,作为白云岛主座下首徒,齐宁虽然没有和他交过手,亦知道此人的武功绝非曲小苍之流可以相提并论。  齐宁自知神侯府的吏员并不是容易对付,而且阵法一结,威力便数倍提升。  骏马走得很慢,就像是背着自己的主人在河边悠闲散步一样。  齐宁轻叹道:“神侯乃是我的岳父老泰山,你们都是战樱的师兄弟,我并不想与你们刀锋相见,只是你们既然要执意与我为敌,那也莫怪我手下无情。”  齐宁坐起身,苦笑道:“你不喂我吗?”  如此也不知道过了多少时日,后些时日却是发现对方每一次往自己身体注入内力后,痛楚比先前要减轻许多,到后来已经不再有痛苦之感,那真气入体,浑身却是有一种通泰之感,隐隐明白对方恐怕不是在折磨自己,而是一直在以内力为自己疗伤。

    此时灰袍人拿出金牌,下令要诛杀齐宁,那就等同于皇帝下了旨意,神侯府众人明知道绝非齐宁敌手,却也不得不硬着头皮上去。  陌影叹道:“你死到临头,又何必多管这些事情?”背负双手,居高临下看着齐宁,道:“很多人都能见证,你通敌叛国,羽林卫抓捕之时,你大开杀戒,竟然将皇上派来的皇家近卫杀死无数,能对羽林卫出手的,不是叛贼又是什么?”摇了摇头:“给了你自尽的机会,你却没有珍惜,如今不但自己要死在这里,还要连累锦衣齐家鸡犬不留,只可惜你已经没有机会见到锦衣齐家被抄家灭族的场面,实在是可惜。”  可是迟凤典并没有丝毫的抗拒,竟然从后面向着灰袍人拱了拱手,沉声道:“都退下!”一个转身,却是头也不回大步离开。  齐宁叹道:“我差点忘记了,咱们只怕同归于尽不了......!”  灰袍人为何有如此权势?  齐宁继续道:“东齐人的参与,只是加大了他们的信心,但他们依靠的那位隐主,当然不会是东齐人,而是楚国人。在他们的眼中,隐主当然是很有实力的人物,比起东齐人,隐主可靠得多。”轻叹道:“这位隐主也确实神通广大,暗中勾连了诸多势力,能收买这些人为他效命,自然是给了这些人不少的承诺,而这些被他笼络的势力,无一例外都相信,只要真的大功告成,这位隐主有足够的实力可以履行他的承诺。”  齐宁既然视这些羽林兵为敌,出手便十分凶狠。  灰袍人也是叹道:“你似乎怀疑我是陌影,可你又有什么证据证明我是陌影?”  夜色幽深,天地间一片死寂。  齐宁和陌影僵持不动,四目相对,都从对方眼眸中看到冰冷的杀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