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到底是什么人?”一直怨毒瞧着小妖女的赵渊终于开口道:“你可知道,你已经闯下了大祸。”  杨宁一愣,道:“每个人都有母亲,你怎可能没有母亲。”  便在此时,忽听得“唧唧”声响,杨宁瞧见一团影子从边上忽然窜出来,照着大鬼便扑过去,速度快极,杨宁还没回瞧清楚是什么东西,就听到大鬼发出低吼声,仔细看过去,却原来是一只全身白毛的猴子正蹲在大鬼肩头,对着大鬼的脑袋一阵乱挠,口中发出“唧唧”之声,看上去十分愤怒。  不远处是三间茅舍,放眼四处,并无人烟。  杨宁握住那瓶子,问道:“我想知道,你们究竟要让我配合你们做什么?你们处心积虑要让本世子受你们控制,我总该知道我需要做些什么?”  “你的意思是说,你们在侯府也有耳目,对他们的行踪了若指掌?”杨宁问道:“从一开始,你们就都设计好了?”  杨宁眉头一紧:“你们就那样自信我们会回来?”  一名大汉被钉在树上,此时已经垂下头,没有声息,不知是死了还是晕厥过去,在地上翻滚的大汉凄声惨叫,一名捕蛇人已经上前去,从身上取下了一条绳子,也不害怕大汉身上的毒蛇,将那大汉捆绑了起来。  大鬼脸上密布黄毛,可是头顶上却毫无寸发。  杨宁此时却看得清楚,这少女下身穿一条紫色的短裤,上身是一件红黄蓝三色短褂,头上包着则色的头巾,两耳则是挂着环形耳环,银光闪闪,这秋冬交接之季,夜里本就寒冷,这山内更是气温极低,可是穿着短褂短裤的少女却浑然没事,似乎并不觉得寒冷。  本以为这条大蛇也不可能这么快便被制服,孰知那人抓住蛇头过后,只转眼功夫,大蛇便软软垂下,再不挣扎。

    忽见那少女身体猛地往下一落,杨宁吃了一惊,只以为那少女是不小心从树杈上掉下来,那树杈距离地面少数也有五六米之高,若是摔落下来,不死也要重伤,不由失声叫道:“小心.....!”  “你们三人在此,还有箭弩在手,难道还会怕我?”杨宁冷笑道:“连锦衣侯的老宅都敢霸占,本以为你们胆子很大。”  赵渊眼眶鲜血淋漓,却已经被黑闪抓瞎了两只眼睛。  “你胡说什么。”顾清菡柳眉竖起,怒道:“你要我丢下你不管?”  “世子出身武门,当然知道这是什么。”赵渊似笑非笑,“只要轻轻一扣,世子这条小命就要报销在这里。”  小妖女却是咯咯一笑,叫道:“大鬼!”  杨宁一看到那张脸,气不打一处来,那小妖女却是笑靥如花,道:“你还没死?那可好得很,要是你也死了,那可不好玩了。”  杨宁本以为以黑闪的速度,白猴子只怕转瞬间就要丧命其爪,谁知道这白猴子的速度并不在黑闪之下,而且身形比之黑闪更要灵活,猴类本就敏捷,这白猴子比普通的猴子速度显然还要快上许多,而且闪躲的技巧也不是一般猴子所能比。  他又将边缘削平一些,以免顾清菡出去之时被石头棱角割伤,便在此时,听到外面响起声音:“判官到了!”  小妖女咯咯笑道:“黑闪,把这小猴子的眼睛抓瞎。”

    他加紧速度,绕着那洞口边缘切割石头,用手小心翼翼接住,以免发出太大响声,对方显然没想到杨宁手中会有寒刃这样的神兵利器可以破墙而出,这屋后并无人看守,片刻功夫之后,墙面已经剜开一个足以让一人进出的洞孔,一股清新空气从洞口透进来,杨宁深吸一口气,只是那燥热之感并无减弱。  -------------------------------------  此刻已经有一人上了岸,远远就瞧见杨宁,抬手指道:“站住,不要跑,他在那里。”发足追过来。  “妖女,你.....你必将永世不得超生。”赵渊诅咒般骂道,随即念经般道:“安忍不动如大地,静虑深密如秘藏,幽冥地藏......啊啊......!”声音忽然嘶哑,只发出“啊啊”声音,已不能说话。  杨宁心想这少女心肠狠毒,倒也加倍小心,便在此刻,却见到赵渊一声吼叫,翻身而起,飞步便跑,只跑出数步之遥,见得一支三股叉已经飞刺而出,正钉在赵渊的一条腿上,赵渊惨叫一声,滚倒在地。  杨宁心下吃惊,暗想这帮人竟果然与齐玉有牵连,不过赵渊的语气,显然不将齐玉当一回事,杨宁也相信以齐玉的能力,倒也没有本事设下如此圈套,赵渊说齐玉只是他们手中的棋子,应该不假。  杨宁皱起眉头,心想这小妖女到底是在搞什么鬼,跑到这里,连人也没有见着,就要毁去别人的草圃。  杨宁也不管他,小心翼翼将顾清菡拽出仓房,夜色幽幽,向西望去,只要过了红沙河对面不远就是峡山山岭,眼下也只有往那边去,只是他也不知道红沙河的深浅,想了一下,便要将顾清菡背负在身,无论河水深浅,先过去再说。  “秋千易声名在外,知道的人并不少。”赵渊冷冷道:“九溪毒王算得上是巴蜀第一用毒高手,秋千易被白苗人视若神明,想不到你竟然是他的弟子。”  他立时想起,那天在峡山看到也不知是大鬼还是小鬼在山里抓蛇,而且将那大蛇斩成一节一节,当时不知道是要搞什么鬼,现在终于明白,那是给这只鹰隼找食物,如此说来,这凶猛的鹰隼竟是小妖女的宠物。  杨宁心想:“他们说那疯子跑得很快,难不成是那丑汉跟来了?”听外面那人要不留活口,心下一凛,暗想这帮人心狠手辣,丑汉与此事全无关系,他们竟也要下毒手,又想如果真是丑汉,他脚下速度奇快,这帮人也未必追得上。

    杨宁叹了口气,道:“你到底想干什么?是想杀我?我不能动弹,你要是乘人之危,现在就可以动手。”  她先前中了烟雨海棠,春-情洋溢,虽然很快失去神志,但却依稀记得自己似乎有一些放浪之行,又是羞臊又是恼怒,此刻负在杨宁背上,两人身体相贴,酥胸紧压杨宁背上,而杨宁一手环在她臀部,令她娇躯禁不住微颤,却又无可奈何。  杨宁一边游动一边道:“三娘,我在这里,你没事吧?那帮家伙就在仓库那里,咱们赶快离开。”  那白毛猴体型不大,速度极快,猴爪乱挠,已经将大鬼头上缠的的头巾扯下来,露出了大鬼光秃秃的脑袋。  杨宁闻言,才知道秋千易原来毒王,无论哪行,能被称之为王,那定然是一等一的人物,这秋千易既然被称为毒王,在用毒方面自然是极其了得,小妖女是秋千易弟子,也难怪擅长用毒。  这帮人来历不明,但绝对不是善茬。  少女作势在杨宁脸颊边划了划,随即嘻嘻笑道:“你这人胆子好大,你不害怕,就没趣味了。我先不割破你脸,等你毒发死了之后,我把你脸上的皮割下来,到时候你也不知道疼痛,你说我对你好不好?”第九十六章 捕蛇人  杨宁此时也猜出来,这两名捕蛇人只怕与这少女是一伙,这两名捕蛇人都是凶狠歹毒,这少女来历不明,也未必是什么好人,他方才只是一时情急叫出声,此时听少女询问,也不回答。  忽听得空中传来一声怪叫,杨宁觉得叫声十分熟悉,抬头望过去,只见到天空中出现一只大鸟,“呱呱”的叫声立刻让杨宁响起那夜在峡山就听过这宛若野兽般的鸟叫之声,心下有些惊讶,暗想总不至于是在峡山见过的那只大鸟又飞到这里?

    “他.....他是判官.....!”大汉已经知道这小妖女毒辣手段,颤声道:“我.....我只是听从他吩咐,姑娘放我走吧。”  杨宁身体一震,瞬间就明白过来,这些人费尽心思设下这圈套的目的,竟是要演一出捉奸好戏。  小妖女眨了眨眼睛,笑嘻嘻道:“我爹说我一天到晚就只知道惹祸,我天生就喜欢闯祸,那又如何?”  杨宁心想这少女心肠狠毒,倒也加倍小心,便在此刻,却见到赵渊一声吼叫,翻身而起,飞步便跑,只跑出数步之遥,见得一支三股叉已经飞刺而出,正钉在赵渊的一条腿上,赵渊惨叫一声,滚倒在地。  锦衣侯乃是帝国功勋世家,地位尊贵,便是朝中那些高官重臣,也未必敢对锦衣侯轻易出手,赵渊这帮人竟然敢操控老宅,甚至设下陷阱陷害锦衣世子,这当然不是一般人敢做的。  忽见那少女身体猛地往下一落,杨宁吃了一惊,只以为那少女是不小心从树杈上掉下来,那树杈距离地面少数也有五六米之高,若是摔落下来,不死也要重伤,不由失声叫道:“小心.....!”  她手腕子上戴着手镯,此刻站在眼前,露出来的四肢更是如雪一般白的刺眼,看她相貌,一双眼睛如同星辰般光芒闪烁,极为有神,五官精致,明眸皓齿,粉嘟嘟的看上去十分可爱,满脸却是精乖之气,一双眼睛眨啊眨,长长的睫毛闪动,盯着杨宁打量一番,嫣然笑道:“喂,我问你话呢,你听不懂我说的话?”  她虽然喜弄那些阴邪毒物,可是身上却带着一股淡淡的清香,那是少女身体特有的香味。  赵渊哈哈笑道:“无论生死,你们二人在此偷情的丑事都无法掩盖,真要死了,等他们一来,就看到你们两个光着身子在里面,全身没有伤痕,便是再高明的大夫也不会查出你们中了烟雨海棠之毒,到时候所有人都只会以为你们是因为交-合过度而死。”  她一口蜀腔,但杨宁倒也听得懂,不知这少女底细,淡淡道:“你就当我听不懂。”暗想这少女和毒蛇毒蜂混在一起,虽然长相漂亮可爱,但未必是什么好人。

    小妖女咯咯笑道:“黑闪,把这小猴子的眼睛抓瞎。”  杨宁听她满不在乎,心下恼恨,知道跟这妖女也谈不出什么结果,忍不住破口骂道:“你这小妖女,老子和你有杀父之仇吗?你这样害我,等......等老子缓过来,让你求......!”他本想说“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可是赵渊刚才这般威胁少女,少女反倒是让赵渊大吃苦头,当下便没有说下去。  少女精乖的眼珠子转了转,笑嘻嘻道:“你是想起来抓住我,逼我拿出解药?没有解药,你起不来,别做梦了。”往前挪了挪,靠近到杨宁身边,低下头,与杨宁面孔只有一指距离,她肌肤粉嫩,吹弹欲破,笑容也是异常甜美,可杨宁此刻却觉得这张漂亮的脸蛋无比丑陋,只想伸手一把抓住她,怎奈手臂都抬不起来。  杨宁冷笑一声,将寒刃丢在脚边,赵渊这才叹道:“世子其实不必如此辛苦,如果你在仓房之内老老实实与顾清菡享受鱼水之欢,兴许还能活下性命,可是现在我却无法保证了。”  忽见那少女身体猛地往下一落,杨宁吃了一惊,只以为那少女是不小心从树杈上掉下来,那树杈距离地面少数也有五六米之高,若是摔落下来,不死也要重伤,不由失声叫道:“小心.....!”  “我就是骂你。”杨宁道:“难道我还骂错了?”  杨宁心下生寒,暗想侯府那边税银未到,连续从府里派出人打听消息,但派出的人却都不曾回去禀报,侯府那边才觉得事情蹊跷,皱眉道:“难道派来的人都被你们......?”  “你胡说什么。”顾清菡柳眉竖起,怒道:“你要我丢下你不管?”  那捕蛇人听到声音,反应极快,拳头立刻收起,身体一转,已经掠到一边,任由杨宁冲过。  “你们用此卑鄙无耻的手段,以为就能得逞?”杨宁探头进洞内,冲着大门冷声道:“便是死在这里,也不会让你们如愿。”心想老子马上就要脱困,等回头再一个一个收拾你们,有仇报仇,绝不会放过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