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七章 血丹  想到此处,杨宁立刻抬手捂住自己鼻子,尽可能让毒粉不侵入自己口腔之中。  “眼神不对?”  大汉犹豫一下,终是转身,快步跑到池塘边,也不再犹豫,“扑通”一身跳了下去。  从后面立刻上来两个人,手中都是举着一支旗子,一面绣着殷虹如血的“楚”字,一面则是绣着“齐”字。  “大事?”杨宁问道:“什么大事?”  赵渊喉咙里发出怪笑声,抬起手,指了指自己已经血液凝结的眼眶,又指了指自己的嘴巴,那意思已经很是明显,阿瑙害了他眼睛和舌头,他自然不会轻易放过,伸出手,已经揪住了阿瑙的头巾,摘下头巾甩开,随即抓住了阿瑙头发。  走到阿瑙身边,赵渊蹲下身子,不妨脚上触到东西,拿了起来,却正是那把寒刃。  众人用过酒菜后,也不耽搁,顾文章换上了一身甲胄,拿了一根铜棍在手,手下一干人俱都是铁叉斧头一类兵器,大楚立国之后,施行了刀狩令,寻常百姓不得私有兵器,便是豪门大户,也不能藏匿刀具,违者以谋反之罪论处。  齐峰想了片刻,摇头道:“并无听说江湖上还有九幽地藏这号人物。”身体往前凑了凑,低声道:“世子,还有一件大事,你只怕不知晓。”  毛文寿一番话说下来,杨宁已经明白其中的缘故。

    顾清菡已经迎过来,杨宁心下激动,张开双臂便要抱住,忽地醒悟旁边还有一大群人,顿时有些尴尬,只是张开怀抱,也不好放下,顺手抱住边上一人,那是一名三十出头的男子,样貌轮廓倒与顾清菡还真有几分相似。  “舅父,你说得对,兵贵神速。”杨宁笑道:“既然舅父都已经准备好,咱们越早出发越好,一举将那伙贼人全都拿下。”  唐诺摇头道:“不在我手中,而且你这一生也瞧不见。”  便在此时,杨宁却感觉身后有人走过,扭头看过去,却见到赵渊已经起身来,不知何时已经将咽喉上的银针拔了下来,他动作很慢,却一步步往阿瑙走过去。  毛文寿微点头道:“但愿如此。”  “舅父,你说得对,兵贵神速。”杨宁笑道:“既然舅父都已经准备好,咱们越早出发越好,一举将那伙贼人全都拿下。”  “当今圣上文韬武略,任用贤明,而且将巴蜀之地也纳入了我大楚的疆域。”毛文寿道:“圣上对淮南王也始终是礼敬有加,当今之世,淮南王所获殊荣,无有人能出其左右,只可惜......!”摇了摇头,并无说下去。  “姑娘谦虚了。”杨宁笑道:“不过多学学总没有坏处。”  唐诺此刻已经端了一碗水过来,喂阿瑙饮了下去,阿瑙饮完水,才气呼呼道:“姐姐,他....他给我下毒,你快帮我。”  “当今圣上文韬武略,任用贤明,而且将巴蜀之地也纳入了我大楚的疆域。”毛文寿道:“圣上对淮南王也始终是礼敬有加,当今之世,淮南王所获殊荣,无有人能出其左右,只可惜......!”摇了摇头,并无说下去。  “淮南王?”杨宁立刻想到锦衣侯齐景出殡当日,宫里派人传旨之前,淮南王率先赶到,就在城门口哭祭锦衣侯,当时甚至感动不少人。

    白灵准备跟上,杨宁却见到它猛地往后一个翻身,竟是在地上滚动挣扎起来,“唧唧唧唧”直叫,显得异常痛苦,杨宁心下一凛,知道那粉尘必然是毒药,这小妖女竟然对一只猴子也下毒。  齐峰想了片刻,摇头道:“并无听说江湖上还有九幽地藏这号人物。”身体往前凑了凑,低声道:“世子,还有一件大事,你只怕不知晓。”  杨宁愕然道:“淮南王有资格继承帝位?毛大人,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对了,唐姑娘,你深居山谷,这里地处荒僻,你又如何能够提升医术?”杨宁道:“以我之见,读破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你只是在这里研习草药,并不亲手为人治病,医术提升的速度不会太快。”  “不错不错,小妖女诡计多端,唐姑娘不忍心对她下狠手,可她对唐姑娘却没有什么好心,从一开始你就吃亏。”杨宁道:“你可以防她十次二十次,可是若有一次失误,只怕就要中了她的道儿,还是离开这里为好。”见唐诺不说话,小心翼翼问道:“唐姑娘,我请你去一个地方,不知你意下如何?”  顾文章笑道:“皇帝不差饿兵,这个我自然晓得。”  白灵准备跟上,杨宁却见到它猛地往后一个翻身,竟是在地上滚动挣扎起来,“唧唧唧唧”直叫,显得异常痛苦,杨宁心下一凛,知道那粉尘必然是毒药,这小妖女竟然对一只猴子也下毒。  “不错不错,是我糊涂了。”顾文章一拍脑袋,“来人,设宴给世子接风洗尘,我们边吃饭边谈。”  唐诺站起身,终是向小妖女怒道:“你劣性不改,可知道一直这样,总有一天会害死你自己。”  “不错不错,是我糊涂了。”顾文章一拍脑袋,“来人,设宴给世子接风洗尘,我们边吃饭边谈。”  阿瑙一脸气恼,只是片刻后,她身体便可动弹,那边白灵也已经恢复过来,从地上爬起,冲着阿瑙“唧唧”直叫,一脸怒意。

    杨宁失望道:“难道连唐姑娘也无法帮我解决这个麻烦?”  唐诺蹙起秀眉,随即慢慢舒展开来,道:“我并无说不为人诊病,见到患病之人,我都会出手诊治。”  杨宁在阿瑙身边蹲下身子,冷笑道:“你这种人说的话还会有人相信?你可知道我为何要杀他?”  杨宁暗想这舅父大人是有多喜欢行军打仗,从这里到齐家老宅也没有多少路途,竟然连地图都准备。  唐诺道:“外面的药草之中,有两种药草的味道合在一起,便会让人失去气力,你手下那两人中毒比你要深得多。”  杨宁皱起眉头,问道:“你们又是何人?”  “你到底想要什么?”唐诺道:“除了我的性命,这里也没有你想要的东西。”  唐诺取下银针,起身来,将针盒放好,这才看了杨宁一眼,淡淡道:“你也可以离开了。”  杨宁见阿瑙忽然摔倒,有些诧异,只以为这小妖女是装模作样,只是见她似乎要挣扎起来却不得起身,心想难道这小妖女也是中了毒?  赵渊也是口渴,不作犹豫,一口饮下。

    杨宁一手拿着寒刃,一手拿竹筒,道:“没得商量,你莫忘了,你已经中了我的毒,我今日不杀你,是给你改过自信的机会,你若还在我面前耀武扬威,可别怪我心狠手辣。”眸中显出寒意。  杨宁暗想这舅父大人是有多喜欢行军打仗,从这里到齐家老宅也没有多少路途,竟然连地图都准备。  阿瑙立时可怜巴巴道:“我以后不再胡来,也不会害人,你把解药给我吧,我以后都听你话。”  唐诺并不理会,在十几个瓷瓶中找了一遍,这才取出一支瓷瓶子,回头丢给杨宁,道:“里面是解蜂毒的解药,你中毒时间长,要服用三颗。”  短短时日之内,帝国军中柱梁锦衣侯去世,而帝国的皇帝几乎是在同时驾崩,一君一将先后过世,如此打击,对大楚帝国来说简直是致命的,接下来的楚国,定然少不了一场风雨,杨宁甚至怀疑如今的京城只怕已经陷入混乱之中。  “唐姑娘,我看还是等我天亮之后再离开。”杨宁抬头看了看天色,“房子烧了,我担心小妖.....担心阿瑙回头又来找你麻烦,有我在这里,也能多一个帮手。”  只是他看唐诺似乎有些松动,这才煽风点火。  唐诺本来秋水一般平静的眼眸忽然现出冷厉之色,声音也变得有些冰冷:“我不是大夫。”  杨宁抬手道:“都起来吧。”又问道:“这边出了何事?”  京中防卫调动,负责守卫皇城的皇家羽林营被调出京城,而黑刀营则是入城换防,此外更是京城戒严,一切都预示着京城有变故。

    阿瑙笑道:“我不担心,黎老头对你那么好,要是用你的性命换取《百草集》,黎老头一定会拿出来。”站起身,道:“我抓住了你,让黎老头做什么,他都不会拒绝。”抬手指着白灵,道:“臭猴子差点害死大鬼,弄得大鬼身上都是伤,最是讨厌,我现在就割断它的喉咙。”拿住寒刃,往白灵走过去。  齐峰立刻解释道:“世子,我去了荆州城,找到了齐泓老总管,当时老总管身边只有一人在照顾。”摇头道:“不是照顾,是在看守。”  阿瑙厉声道:“你放开我,我不会放过你,我....我要将你碎尸万段。”  阿瑙道:“为什么?我为什么一生也瞧不见?”  杨宁失望道:“难道连唐姑娘也无法帮我解决这个麻烦?”  杨宁心想如此宝物那可是千金难求,口中道:“这么宝贵的东西,我如何好意思收下。”口里这样说,手上却已经迫不及待接过,揣进了自己怀中,只是他也知道,唐诺赐予血丹,那等若是下了逐客令,不好继续留下去,拱手道:“唐姑娘,多多保重,我在京城等你,你到了京城,找到锦衣侯府,报我名字就好。”  杨宁心想这舅父大人虽然有些不着调,可是考虑的倒很周到,向顾清菡柔声道:“三娘,你在这里等着,我们很快就回来。”  唐诺并不回答,反问道:“你刚才真的给她下毒了?”  他不知阿瑙是如何让唐诺中毒,此刻却也不知道阿瑙又是如何中毒。  忽见的小妖女手臂一杨,正是冲着唐诺,杨宁知道此女心狠手辣,而且出手突然,立刻叫道:“小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