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婷不自觉放轻了呼吸,男人微偏过头朝她笑了下。  他再确认一遍,“真的不疼了?”  “叶姑娘,请下轿。”  那名嬷嬷也心知肚明,只得咬咬牙先行礼退到了一旁,暗暗朝着身边的侍卫使了个眼色。第五十四章 出京  小姑娘呼吸逐渐平缓下来,大幅度的呼吸起伏逐渐平息,可怜兮兮把手环上他线条刚劲利落的脖颈。  先前顾洵带着一批将士去了陇南抗灾,京城的兵力并不太充裕。情况特殊,太子带着定远将军手下的士兵守在皇宫大殿外。  ……  果然,京城第一美人的姿容,无论做什么样的动作,都如诗如画一般,让人赏心悦目。  不只是她,顾洵说完这话后瞳色愈加深黑教人窥探不清。  这一番闹后天色已大亮。

    听到容御贬低叶皎皎,她确实消了气,而两人刚刚,也终于互相表明了心意,确定了关系。  顾洵抬手抱紧她。  “吱呀——”  甚至于,她不想再看一眼,容御与其他女子暧昧。  婢女上前把两人茶添满。主客二人已然是寒暄过一轮了。  而且此人,地位还非同一般。  阴雨已停,华灯初上,清冷的月光洒落一地树影,斑驳狭长。  席间所有人均起身行礼,恭迎不远处走过来的两人。  君流景只是轻笑一下,并没有说什么,而容御更是肆无忌惮,根本没把这些人放在眼里。  -

    赵思睿有些莫名,还是伸出小脚又在地上踩了踩确认,“不疼不疼。”她下了马车到房里都走了这么远呢。  那可苦了她了,这地上,真的是.....  而且此人,地位还非同一般。  容御见顾倾卿起身离席,顿时恨不得追过去,他眸光微闪,心中有了主意。  “这个女人有些诡异,先去回禀殿下,再做打算。”  她们出身高贵,姿容出众,琴棋书画皆精通,然而却不得不从千金小姐沦落为舞姬歌姬。  #1V1双洁#  刺激啊.....  君流景看着那个极尽妖媚的女子,轻勾唇角:孤听说,北域太子为你建了皎月楼,江湖第一公子为你甘心当侍卫,新科状元为你题诗作画.....  她穿到这里已经三个月了,一醒过来已身在流觞阁,除了歌舞之外,倒是学了不少魅惑男子的本事。

    “美人当怀,美酒相伴,呵.....确实不该再想那虚幻的伊人.....”  翌日清晨,赵府迎来了特别的客人。  嬷嬷一愣,快声问道:“夫人这是做甚?”  #女主金枝玉叶,找回亲爹当公主#  “哼,容御,说到底你不过就是我君家的奴才,少拿父皇压我。”  席间所有人均起身行礼,恭迎不远处走过来的两人。  那层层雨雾,好似轻烟般笼着她,平添了一抹魅惑,待看清这张脸,顿时让人心头一跳,好似被妖精吸了魂魄。  反而是一出场就要挂掉的炮灰?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叶皎皎被容御禁锢住,容御身为一个会武功的男子,她根本就不是对手,完全无法挣扎。  初见时,他温润如玉,实则暗藏锋芒,最是无情,他收下了这个看似妖媚,一舞倾城的女子,作为他声色犬马的伪装。

    她一愣,意识到这里是哥哥的府邸。  容御直接走出了假山,看向地上躺着的红衣女子,还有马上走进的陆少棠,他心中已经有了主意。  不过容王倒是跟原主真的说过这句话,叶皎皎之所以是名动京城的第一美人,不仅仅是因为她的脸,更是因为她天生身带异香,如此玛丽苏的设定,再一次让叶皎皎有些郁闷,为毛她不是女主?  -  “没....我没事.....就是风吹到眼睛了,有些难受,殿下,我想先回一趟房间。”  赵思睿不太高兴地戳着手指头,刚才那点儿跳脱的劲儿散得干净。原来是嫌她病了不肯亲亲。  叶皎皎长得过于不安分,又如何及得上顾倾卿。  身前的人竟凭空不见了。  弥远瞥这两人一眼,垂着眼摸索一阵,“……给。”  马夫要重新赶车时,却发现一边的车轮子不知道突然出了什么问题动不了了。  “既然跟来,为何要躲着我,恩?”

    而叶皎皎根本就没有用香粉,如此一说,更是让陆少棠眸光带着玩味,越发打量着容御。  大厅主位的男子身着赤黑绣金长袍,显然身份尊贵不凡。  今日来参加太子妃生辰宴的宾客不少,虽然病弱太子的地位岌岌可危,可天圣朝中的所有权贵,也均都到场了,给足了面子。  今日来参加太子妃生辰宴的宾客不少,虽然病弱太子的地位岌岌可危,可天圣朝中的所有权贵,也均都到场了,给足了面子。  “刚刚还对本王热情得很,怎么忽然就晕倒了,可是身体不适?”  心性不坚定的凡人方须佛祖箴言度过难关。  赵思睿许久才软软“唔”了声,雾气蒙蒙的眸瞳颤巍巍抬起,似是回答。  他的脸长得过于好看,如完美得雕刻作品,面冠如玉,眉眼如画,双眸温润间又带着一丝云淡风轻的淡漠孤寂,就好似是九天下凡的仙君一般,充满了仙气,让但凡看他的女子,都甘愿为他倾心。  因为原剧情中,原主早就晕了,最后发生了何事,压根不清楚。  原本,他是不会打扰的,然而刚巧听到了君流景的几个暗卫,离开的声音,故而也算是好意提醒容御,卖他一个人情罢了。  太子慢慢拂着杯盖,“哦?本宫怎么听说顾夫人昨日才拒绝了太子妃的邀请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