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现。  周沫:“”  周沫左右看了看。  周沫:“”  昨晚兵荒马乱地住进来,直接就病倒了,泛着霉味的行李箱,还有一室的湿润。  不过灌了水的行李箱很重,周沫走得有点吃力,从楼拐到二楼时,一个打滑,行李箱蹬蹬蹬地直往下滚,在地上滑出了一条湿润的道,周沫惊了下,加快脚步。  导演又看周沫一眼,后跟制片人说:“让她试试。”  还是早上简单的上衣跟短裤,长腿白得刺眼。  旗袍成功地将她的气质拉伸,前凸后翘的身材,却又有种不能随意亵/渎的神态。令她霸屏了一个星期的热搜,成功地小火了一把。再随后,杜莲西的家底曝光,她是金都五大家族,杜家的千金,真正的名媛。  她顺势把头发扎起来。  周沫站在原地,无奈地扶额。一秒后,她下了跑步,回了房间,她穿进这本书里,就在高铁上了,继承了原主的记忆加上她原先看过小说的内容,那会儿还没办法做决定,下了高铁又恰逢大雨。

    周沫眼睛一亮,她接过来,笑着道:“谢谢周姨,辛苦了。”  神经病吧。  没有浸泡在雨水的欧式别墅,看起来豪华不少,周沫给了钱下车,走进铁门。  过多两天,就跟谢栈说搬出来住算了。  周沫:“哦。”  这间新的经纪公司名叫木本,选址在这座城市的心区。从外面看挺高大上的,进去了才发现地方很小,只租了一个套房的面积,有些许的乱。周沫没穿书之前见识过各种公司,这种状况的公司很容易默默地消失掉。  原主之前是怎么在这个家里呆了那么多年的?看到周姨跟林叔这态度,还有男主谢栈那样,还能呆那么多年?  周姨便没有再吭声,转而回到厨房里,她们是谢家签了代的保姆阿姨,她伺候过谢家老爷子,后期因为谢栈父母出国扩展事业,留下谢栈,谢老爷子就让她带谢栈。  一旁的停车位已经停着一辆黑色悍马。  周沫点头,顺着看到镜子里的女人。

    此时正是夕阳落下,因着前几天有雨,今天的天空晴朗多云,一片金灿灿落在各处的高楼大厦间。  连房子都得租。  车子来到门口,屋里亮着灯,周沫跟在周姨的身后下车,走上台阶,进门,一进门就碰上谢栈,他里拿着一本书,穿着衬衫跟黑色长裤,往这里轻轻瞥来,看到周沫穿着一身cucci,头发却长到眼睛,他眼眸落她腰上扫一眼,就挪开了。  周沫才狠狠地摘了口罩。  粉丝们却还是建起了超话  男人宽阔的后背停顿了会儿,后低沉一笑,带着讽刺:“很好。”  那造型师跟助理在后头看了半天,两个人对视了一眼。周沫点着本子上的刘海说:“这里是往后电的,其余发丝就蓬松就行了。”  一个多小时后,那个女生被留下了,周沫却跟着江英出发隔壁的影视城。周沫坐在车里还没敢问呢,江英靠在椅子上,拿出一个剧本递给周沫,说:“公司之前签了一个演员,为了磨练她,接了四个群众演员的戏份,她嫌太辛苦了,丢下剧本走人了。”  连房子都得租。  话音一落,周姨脸色却微微一变,这绝对是周沫来到这个家,周姨神情变化这么明显的。  江露不敢置信:“”

    周沫只得放下碗筷,她看了眼沉默在抽烟的林叔。  ……  周沫抿了抿唇。  周沫:“”  周沫微笑。  周姨回身,把电话交给谢栈。  周沫松一口气,她本打算把今天穿的这套衣服洗了以后明天接着穿呢,然后再上网上淘些物美价廉的衣服,现在全解决了,周沫伸个懒腰,找了睡衣穿,又把贴身衣物稍微热烫一下,她趴在床上就睡了。  她微抬着下巴,一脸倨傲。  她又看一眼剧本,一秒后,她将剧本放下,抬了起来,整个人似是被人架高,然后提在半空。  周姨再次看周沫一眼,那一眼真是复杂。周沫拿起筷子,顿时觉得,是不是该解释一下?她真的没打算缠着谢栈。  *

    谢栈弯腰放下电话,身子往后靠,低沉地反问:“你说什么?”  周沫百无聊赖地点头:“可以。”  办公室安静几秒。  甚至没有考虑过谢栈爱不爱她,而谢栈五年前,准备出国那会,周沫丝毫没有跟谢栈沟通过,直接找上谢老爷子,谈起要履行婚姻的事情,周姨就在谢家,在谢栈的身边。  “好的,老爷子。”  周沫说了声谢谢,拿着袋子进了洗间,穿上内衣,穿上内裤,穿上裤子跟衬衫后,周沫才有了安全感,她凑近镜子前,拨弄了下头发,这齐刘海丑到爆了  周沫:“没有啊。”  但是周沫来了以后,这不冷不热的样子,一点都不像是来陪谢栈的,周姨说完,看着谢栈。  原主之前是怎么在这个家里呆了那么多年的?看到周姨跟林叔这态度,还有男主谢栈那样,还能呆那么多年?  才出了洗间,周姨收拾好周沫的东西,看她一眼,略微愣了下。  谢栈眯了眯眼:“很般配吗?”

    件袋刚搭上桌沿,谢栈的声音就出了:“放到这边来。”  一瞬间,谢栈看着周沫的眼眸立即锐利起来,他伸接过电话,放在耳边时,还看着周沫。  她即将要拍的这部改编的清穿剧原先是小说,故事很饱满,也很好看。  她又看一眼剧本,一秒后,她将剧本放下,抬了起来,整个人似是被人架高,然后提在半空。  回到四楼,周沫才大大地松一口气。这男主角的光环摆在那里,气势也是够足的。前两天刚来,又恰好生病,跟谢栈接触的会很少,那会儿只知道这男人脾气不太好。  周沫:“”  周沫:“”  导演摆:“今天都是来试镜紫茜的。”  “好的。”周沫点头,跟上周姨的脚步,下楼,外面停着黑色轿车,是昨天过去接周沫的那辆,林叔仍是沉默寡言,见她们来了,就开了锁,周姨跟周沫一块上了后座。  周沫点头:“可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