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皎皎看着君流景,上前两步,盈盈屈膝行礼,开口说道。  君流景靠在床榻上,随手拿着一本书,随意翻看着,脑中却想着朝堂中事。  她距离君流景很近,一阵夜风吹过,君流景鼻间好似萦绕着那淡淡的幽香。  陆少棠盯着这个乖巧恭敬的女子,没了面对他人的媚态,然而依旧很美艳。  然而,挺直的背脊,虽然话中她只是一个低贱的舞姬,可自有一方傲骨在身,气质独韵,丝毫不低贱,就好似她依旧是曾经的名门闺秀,京城第一美人。  虽然君流景病弱,未来结局早逝被废,然而眼下却是叶皎皎最好的选择。  君流景靠在床榻上,随手拿着一本书,随意翻看着,脑中却想着朝堂中事。  本文设定:  就在叶皎皎有些不甘心躺在那里的时候,门外忽然传来了声音。  君流景抬手抱住了她,没有让她跌落在地,看着她轻喘的样子,他眸光幽深。  故而,大家也都喝了些许酒水,气氛很是放松。

    君流景这般说辞,让所有人都觉得,他为人谦和温润,然而可惜,并不适合做太子。  叶皎皎走进奢华的寝殿,站在君流景的面前,却没有上前,一时间不知该如何,之前为了活命的大胆,在此刻却有些后怕紧张。  君流景的声音不大,然而让离席的大臣,不少人还是听到了,顿时大为震惊。  “唔.....唔.....”  君流景看着顾倾卿此刻眼底的委屈,还有那马上要溢出来的泪珠,心底十分讽刺。  君流景的声音不大,然而让离席的大臣,不少人还是听到了,顿时大为震惊。  “乖一些,孤就放开你,你应该知道该做什么。”  她心中很委屈,然而却也知道,她此刻求助的对象,不该是容御,只能看向坐在轮椅上的君流景。  君泠见顾倾卿再一次开口打断自己,十分不满,然而看了一眼自己那病弱的皇兄,也就忍了下来,卖他一个面子。  《酒暖醉花娇》  君流景是故意的!

    她换了一个比较温柔的方式提醒君流景松开自己,比如.....  现在她只要一抬头看着顾倾卿,脑子里就一大堆大尺度画面,假山那里的一幕幕,她可是记忆犹新。  “殿下,皎皎即使是舞姬,也只会是这天圣的第一舞姬,妾愿为君一舞,包君满意。”  这动作太美了,美得诱惑。  叶皎皎听到顾倾卿说到自己,连忙起身走到中央,恭敬的行礼,心跳却快了起来。  容绾害怕紧张,声音绵软带怯。  她看见老嬷嬷拿起了一碗药水,涂抹在她的守宫砂上面,随后还细细打量着她的身体还有腿部,却并没有触碰。  根据原主以前的记忆,伺候皇家中人,确实是要身体清白的女子,才有资格侍奉,但是一般这验身,只有入宫的女子,才会有。  想来,这个嬷嬷的身份,也不会简单。  然而自己,虽然风流,也算是很有女人缘,这叶皎皎不怕容御,反而怕自己,倒是让他来了兴致。

    “你当了他的女人,可就要做好守寡的准备了。长夜漫漫。深闺之中,该是何等的寂寞,那可真是可惜了你这样的大美人.....”  她第一时间跳出来撇清关系,实在是有些做贼心虚,刚刚两人确实干了见不得人的勾当.....  还未等她说完,便一声惊呼,随即便被君流景拽到了榻上,手中的珠子,也埋在了锦被中。  叶皎皎跪坐在陆少棠的身侧,倒酒伺候,做好的自己的本职工作。  叶皎皎:“.....”  不过,君流景并没有接这樽酒,让顾倾卿心中略微好受一些。  传闻,江南首府中的百里折颜需日日用公子珏酿的酒浇灌,花开那日,飘香百里,是天下女子最想要的香氛。  淬灵的话,倒是让叶皎皎心中不解,所有内务都是君流景的乳娘在管,那顾倾卿这个太子妃,又在管什么?  叶皎皎捡起珠子之后,这才站起了身,张开小手,递到了君流景的身前。  虽然一开始还有些担忧睡醒之后,君流景会如何对待自己,可终究又饿又困,睡了过去。  “什么事该说,什么事不该说,你可清楚?”

    他甚至觉得,她此刻故意这般,想让自己怜惜。  “是,殿下。”  君流景感觉叶皎皎越发的不老实了,这声音,处处带着勾引不说,他似乎听出了她的一丝戏笑挑衅,让他有些恼火。  叶皎皎来不及惊艳那个黑衣风华的太子殿下,此刻她看着君流景的眼神,简直是充满了感激,总算是松了一口气,而心中,也忽然想到了一个绝妙的办法.....  呵,让叶皎皎跳舞给自己看,都是抬举她了,谁想看她那个风骚的样子!  小月站在门口近乎石化,脸色也是涨红得不行,里面的声音,绕是她不懂男女之情,也是猜到了这两人在干什么!  “太子殿下不用顾虑微臣,若是殿下喜欢,臣当然愿意成人之美。”  叶皎皎心中说不上失望与否,毕竟,君流景看上去也不像是好色之人,没有搭理她也是意料之中,刚刚只不过先留一个印象,待到宴会上,再找机会主动出击。  君流景淡淡的说道,语气依旧温润,但是带着不容质疑的威严。  陆少棠轻笑了一声,一双桃花眼风流又邪肆,君泠对于他的拒绝,并没有当回事,毕竟,京中人都知道,陆世子风流多情,最爱美人。  然而,君流景却没有欣赏,直接将衣服随意扔在了床上,随即躺下。

    君流景的话,让叶皎皎顿时心跳加速....  这般想通之后,她摒除了心中的羞涩紧张,即使是被捂着唇,可还是发出让人误会的声音。  他只是想试探一下,刚刚跟容御偷情的女人,到底是不是太子妃顾倾卿。  叶皎皎此刻双颊绯红,娇唇带着一抹水光,翘舌舔了一下唇瓣,明显是做了一个好梦.....  淬灵推开了房门,而叶皎皎也跟着走了出去,方嬷嬷在看到叶皎皎的脸时,还是停留了片刻。  “孤乏了,睡吧。”  这个事情,兴许能让他利用一二。  “皇兄还真是好脾气,可容王未必领情,更何况.....谁知道他刚刚在你的府邸里,干了什么龌龊的勾当.....”  叶皎皎跪坐在陆少棠的身侧,倒酒伺候,做好的自己的本职工作。  而这个笑声的主人,就是坐在轮椅上的君流景!  这院落看上去简单古朴,虽然有些小,然而可以看出,府内的仆人打扫得很干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