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以此时快速离开是最好的选择。  “不告诉我?”赵高眼中寒光一闪,拽住那个武者的衣领越发越用力。  这大力金刚罩不同于其他的横练外功,虽然也需要锻体,但着重在于气体上,只要自己内力足够,保护身体的那一层气体就不会被敌人所突破,等于说是无形之中多了一层保护罩。  “李飞虎?他来做甚?恐怕见不得我清河郡上下被魔门全部斩杀吧。”黄德威冷哼一声,“黄鼠狼给鸡拜年,没安好心。”  “哈哈哈,那我就却之不恭了。”李飞虎转过头去对的身后的士兵大笑道:“走,跟老子进城去,大吃大喝!”  愤愤的看了云胜一眼,自己这个二弟可是将自己推向火锅了,竟然带了个这么大的祸害回到云梦山当中。  黄德威直接燃烧精血,将北斗秘术爆发到了第五重境界,也是他修炼到最高的境界。  六米!  赵高浑身丹田内的内力虽然说得上算是精纯,但是配合着吸星大法夺取了多人的内力,早就变得属性混合起来。

    “赵高!!我杀了你!”一阵暴怒的罗峰,此时再也不顾做高的强大实力,直接摆脱李飞虎的拦截,快步直冲上去,想要对赵高动手。  “我来大统领黄德威,速速开门,迎接大力天王李飞虎。”  嘭!!  不过赵高却一言不吭,紧紧的皱着眉头,他闻到一股熟悉的味道,那是一股淡淡的血腥味。  “我来清河郡不是为了杀人,而是想征服你们,所以你们不用担心我过多的杀戮。”  尝到甜头的赵高,直接毫不犹豫地在道心种魔大法上疯狂的点着。  云霄一脸振奋地从赵高手中接过大力金刚罩迫不及待的打开观看起来,心中越看越心惊,越看脸上的喜色越多。  赵高浑身丹田内的内力虽然说得上算是精纯,但是配合着吸星大法夺取了多人的内力,早就变得属性混合起来。  “再提升!给我提升到满级!”  “李飞虎?他来做甚?恐怕见不得我清河郡上下被魔门全部斩杀吧。”黄德威冷哼一声,“黄鼠狼给鸡拜年,没安好心。”  黄德威虽然心中不愿意,但行动上却十分果断,听到消息后,立刻骑上一匹快马,往城门口奔去。

    这一刻,赵高发现了自己的机会来了,如果张二河重伤了那么清河郡最大的人是谁?那是自己的师傅黄德威!  “哈哈哈,那我就却之不恭了。”李飞虎转过头去对的身后的士兵大笑道:“走,跟老子进城去,大吃大喝!”  以这些天来的表现,他明显的感觉到自从自己被赵高所控制之后,云梦山内的几位高层人物与赵高越走越近,甚至赵高对待自己和他们根本没有两样。  两人听到赵高极为诱惑的话,脸色一白,心中更肯定了之前的想法,这是要将自己控制起来的节奏。  “命名吞噬神功!”赵高想了想,最终以吞噬为名。  随着时间的推移,赵高的神色渐渐不耐烦,目光越发越冷厉。  感受着众人纷纷躲避他的目光,赵高不由微微一笑,正待他准备寻找李飞虎的身影的时候,却发现之前李飞虎所在的地方已经换了另外一拨人了。  整理好战场后,城主府当中。  赵高从云梦山带来的那一批人听到赵高的话后,纷纷站出来跪在地上对赵高遵命道。  “轰!!”

    “好…啊?去云梦山?”云胜惊讶地看着赵高,不知道赵高要自己带他去云梦山干嘛,难道是想控制自己云梦山的整个势力?  “境界:后天圆满  赵高神色漠然,看着座位下一排排坐满的众人,缓缓的开口说道:“我此次前来主要是为了救清河郡于水火当中,当然除了这件事之外还有两件大事!”  赵高脑海内一阵爆炸,精神力一下子便塞满了赵高的脑海,并在不断的撕裂着赵高的脑海。  见到求助声赶来的云海城城主,当今皇上的手足兄弟镇北王杨卫,痛心的大喊道。  云胜走到其旁边,用手探了探黄德威的脉搏,小声对赵高说道:“死了,黄大人已经死了。”  赵高面无波动,手似铁爪钢钳,突然变大数倍朝旁边的五毒神教弟子一扫,凡是铁爪所过之处,皆成肉沫。  以往清河城的安详宁静以及繁荣被彻底打断,变成一片血腥的战场。  “哦!哦!哦!天王威武!”  “父亲…呜呜呜…你要坚持住啊,我打小就没了娘亲的陪伴,如今你要是走了我该怎么办?我害怕孤独,害怕一个人。”  不等方志云说什么,赵高双手结拳向他轰去,力道刚猛,横空而过,空气都在他的拳头下凝固了。

    赵高眯着眼睛,盯着一脸恐慌的李飞虎,开口说道:“现在就是第二件事情,关于你李飞虎!”  两人神色严肃紧张地看着赵高手中的盒中之物,不由想起前几天赵高让他们收集的毒物和药材。  “属下拜见赵大人!”  儒雅而邪异。  “不…知道,好像从北边走了。”那武者或许被赵高吓了一跳,语言中有些结巴的说道。  “好茶,没想到你云梦山也有这种好茶,今日为师算是开了眼了。”赵高也不客气,直接拿起茶壶一饮而尽,留下一脸懵逼的云胜。  “我的好徒儿啊!”  “嗨!想那么多干嘛呢?他这么年轻说不定以后可以达到一个武者的更高境界,我在他身边当狗腿子,到时候还可以混一个金牌狗腿。”  只见那位武将身上的气势不断的燃烧,一下子便堆积到巅峰气势。

    手中长枪携带着灼烧着一切的火焰如同一只火鸟一般朝赵高袭来。  “可恶,你伤了我,我要你死!”赵高怒不可揭的怒吼道。  看着泪流满面的张狂生,张二河欣慰的点点头,拉住他的手,轻轻的拍打着,身子一动又是不禁一阵咳嗽。  他一个小小的慕容世家,自己随手便可屠之。  突然间,云胜好像想起什么,对着赵高禀报道:“这一两天内门外一直有一个之前清河郡的阿飞和铁牛找你,但我怕惊扰了师傅,所以一直没上报,直到今日师傅你空闲的时候,徒儿才敢找师傅问询。”  看着身体被废的罗峰,李飞虎眼中闪过一丝心痛,心中更是暗暗责怪罗峰,不仅将自己祸害了,还连累了自己这个当师傅的。  守门的弟子一开始看到赵高快速的朝云梦山急速的奔来,心中暗暗紧张,以为有强敌来袭。  他已经好久没体验过这种感觉了,自从融合了多门硬功之后,自己总是补不胜虚,身体内一直得不到满足,而现在这一桶千年黑蟒蛇头血喝下去之后将自己身体内所有的都填满了,满足感渐渐地涌入心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