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生连忙闭起眼睛,放空一切,开始聆听。  可大夫人忍住了,老夫人忍不了,自从叶贵妃回府,她就心气不顺,老太太可不是什么大家闺秀出生,本就是地道的乡下民妇,也是因为儿子叶王爷极为出色,才慢慢的尊贵起来,但性格已经养成了,根本就看不惯庶子犯上,当即就站起来想怒斥叶贵妃毫无尊卑。  叶王爷冷漠的看着,不发一言,仿佛两个决斗的不是他的儿子,而是两个普通人。  “是稷下学院的副院长,寒山老者。”方从龙激动道。  “滚一边去。”清虚道长头也不回,直接一句话就击溃了对方。  胡湄在一旁焦急的看着,想开口,但又无法开口,她深谙女人之间的战斗,知道叶青已经彻底得罪了叶贵妃,这要是在把叶生击败,那就是不死不休了。  方从龙也回来了,满脸欣喜,找叶生分享:“叶兄,我今天下午拜师在龙虎山的清虚道长门下。”  叶青一楞,旋即看向四周,只见胡湄那张俏脸黑的可怕,一对眼神如箭一般,射中叶青的心脏。  一缕微风从他额前飘过,扬起他的发丝。  周美人惊讶的看着叶生,道:“我的人情给出去了,就没有收回来的道理,这间屋子咱们一分为二,谁也不许跨越这条线。”  叶青看到丰神如玉,气质不凡的叶生开口后,心中没由来一阵烦躁,讥讽道:“有什么好辩解的,父亲不许你练武,你不听命令,偷学武功,今年十六,修为只有后天三重天,如何当得上天子门生?”

    陛下在前,叶贵妃肆无忌惮,但她身为臣子的内眷,却不能以下犯上。  但他抬起头一看,叶生的背影已经远去,和方从龙一起,消失在视线内。  环顾一圈,不仅仅是方从龙,大家都是这样,被邪念入侵。  “王爷一直说朕离开咸阳不安全,所以朕就招揽了天下第一的剑客为侍卫,这一下朕往后离开咸阳巡视,王爷就该放心了。”秦二世哈哈大笑道。  “因为我办理了藏书阁的玉牌啊,我平日里除了私下找老师讨论,就是在这里查阅资料,完成自学,自然需要这一张玉牌。”周美人纤细的手指夹着一张透明的玉牌。第八章 神启之夜  “丹田地球!”叶生忽然想到什么,直接开放了丹田地球,这些声音就被整个地球上的人听到了。  一时间,叶生受到无数嫉妒的目光。  叶生也没有理会,他在告别叶王爷后,回到小院里,开始收拾衣物,准备明日就离开叶府,前往稷下学院。  哗啦啦!  稷下学院不在咸阳内,而在距离咸阳百里外的一处山峦云水间,修建的一座大学院。

  第一章 前往稷下学院  “滚石拳法没有这么大的威力。”叶青摇头不相信。  “好,你们都在外面等着,干越陪朕入府。”秦二世笑道。   第三反应,管他男的女的,美就可以了。  老夫人不喜叶生是众所周知的事情,闻言满意道:“十二子叶生已经成年,无权继承叶府家产,那就让他离府吧。”  稷下学院的学费很贵的,特别是大富人家,一年的学费为一万金,叶生身上的三百金是根本不够,但好在他是保送进来。  四周和他一起学习的学子们,全部都是傻了的表情,不敢置信。  叶生收集十则道法,整个人都吃惊了,这圣贤之音里竟然隐藏着这么多的道术。  方从龙震惊道:“你十分钟就观想老子画像了,我花了整整三个时辰啊。”  叶生也悄悄的看过去,那是一个毫无存在感的人,怀抱着一柄长剑,一言不发的待在秦二世影子下。  虽然叶生没有拜师,可无论那一位老师开课,他都可以去旁听,大家学的是一样,可私底下有任何疑问,却没有老师为你解惑,待遇会差很多。

    “叶兄,听到什么了吗?”方从龙问道。  “还请陛下入府。”叶王爷开口道。  “到不是我想展示自己,而是你想展示自己,多说无益,你出手吧。”叶生微微一笑,很是稀松平常。  后山蜿蜒而上,有修建好的阶梯,沿途还有扶手,更有一排排机械打造的人形傀儡,正在干活,  十分钟!  一个白天的时间,就有人学会了一则道法,数量上还超越了十人。  寒山老者闻言点点头,道:“你现在可以独自离开了,这些弟子还要选择老师,在学生区域里,一大堆空屋,你可以挑选一间,往后学习就靠你自己。”  叶王爷盯着叶生仔细的看着,不知道在想什么,半晌后忽然道:“既然母亲这样说了,那我也不追究叶生偷学武功了,从今日起,叶生你便离府吧。”  全场唯有五个人没有捂住耳朵,一个年轻的和尚,眉清目秀,唇红齿白,不断的转动手里的佛珠,神色无常的站在那里。  叶生点点头,道:“我仔细想了想,自学也不错。”

    胡湄在一旁焦急的看着,想开口,但又无法开口,她深谙女人之间的战斗,知道叶青已经彻底得罪了叶贵妃,这要是在把叶生击败,那就是不死不休了。  高低之分,一眼可观。  “但是叶兄,我也颇为好奇,你只有后天三重天,怎么被保送,难道你有什么别的本事?”方从龙好奇的问道。  “对,成绩好的,会被保送。”叶生淡淡道。  方从龙不理解叶生,走到了道门一侧。  轰!  不多时,广场上站着的只有叶生一人。  叶生抱拳感谢带路。  一时间,来之前想好的人,立即果断的前往自己心仪的选项边缘。  “你听到什么声音了吗?”叶生问方从龙。

    方从龙还想说什么,但叶生拦住了他,安静的站在屋前,问道:“这里这么多房屋,你为什么偏偏选中我这一间?”  唯独叶生,脸色依旧,平静的注视着一切。  数百里地界在叶生的脚力下,不足一个时辰,就赶到了稷下学院门口。  前几日叶生也离开过叶府,但那不过是祭拜母亲,必须回来,和今日完全不同。  “你以前来过这里?”叶生问道。  而在叶贵妃身侧,叶王爷脸色不渝,如看傻子一般看叶青。  数千块大石头砸下来,落在世界各地,记载这十则道法,让地球人学习。  整个藏书阁非常大,比叶府的那个藏书阁还要大两三倍,而且基本上摆在这的不是武学秘籍就是武学理论,要么是道家的学说,魔门的传记,等等不一而足。  “滚石拳法没有这么大的威力。”叶青摇头不相信。  “叶兄,这乃是稷下学院的战鼓,用的是上古战兽的皮制造,一旦响起,就可以激发人的气血和战意,不可多听,因为会控制不住自己。”方从龙大声的对叶生吼道。  这天下武功和道法,乃是两个不同的分支,道法修神魂,武功修身躯,分门别类,各有所长,现在叶生结合两家之长,未来必定无可限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