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的手下扔了一块大点的石头下去,侧耳倾听,半晌也没传来什么声音。  外衫脱掉之后,挂在了上面,倒是将她整个人都遮挡住了。  而君流景也继续运功疗伤。  “你能当上暗夜楼的首领,想来也不是什么蠢人,你应当知晓,待孤死了,朝廷彻查,总归顾云城要找几个替罪羊,而你们.....知晓了顾云城谋杀太子的把柄,你觉得他会让你们活着吗?毕竟.....只有死人才能保住秘密,永远不再开口。”  叶皎皎并不知道侍卫口中的话是什么意思,如今他们身处荒郊野外,天色已晚,下了马车在这里停下,实在不算明智。  君流景走了几步,耳边就听到了一阵声响,他下意识循着声音走了过去。  原来,他受了重伤.....  君流景得到了想要的东西,已经无意再留在秦府,因为他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殿下.....”  “殿下.....”  霎时间从这盒子中飞出数百支银针,飞得很远,根根漆黑带着巨毒,那副首领来不及躲闪,便中了一身的银针,惨叫一声便倒在地上,抽搐几下之后,便再没有了动作。

    “哗啦——”  叶皎皎贴心的让君流景坐在了旁边的巨石上,见君流景坐了下来,她这才抱着怀中的果子跑到了湖边,几个果子沾染了些许泥土,但是看上去不算太脏,想到君流景一向都有洁癖,叶皎皎将果子洗的很认真。  “嗯。”  秦玉眼底尽是恨意,然而却死死咬着唇角没有发出一丝声音,对于顾云城的沉迷,秦玉冷冷的看着架子上的宝物。  在傍晚的时候,两人一起睡下,叶皎皎也任由君流景抱着,兴许是共同经历了生死,兴许是开始习惯有她在身旁,两人之间的距离,也在悄无声息的拉进.....  君流景想来,这应该是他有生以来吃过最难吃的膳食,然而心情却没有想象中糟糕。  他与杨振两人,还没有到达要去的地方,就遇到了一些追过来的杀手。  她看了一眼刚刚君流景弄得树枝架子,点了点头,站在另一边开始脱衣服。  “你喜欢?”  没由来的,叶皎皎再一次乖巧地扶住了君流景。

    似乎他的眼神过于幽深,呼吸也低沉不均,这才让叶皎皎察觉到了似乎有什么不对的时候,下意识松开抓紧君流景手,待反应过来自己周身的情况时,没等再一次叫出来,便被君流景抬手捂住了唇角。  更何况,君流景的脸色十分的不好,明显是在运功疗伤。  叶皎皎闻着君流景身上淡淡的药香味,触碰到他冰凉的手指,想到君流景还是个病秧子,不禁开始担忧,他们可千万别碰上什么野兽,君流景平时在太子府时不时都要坐轮椅,如今明显也不是会武功的人。  他必须将太子殿下要的东西找到,即使满身污浊,可是,只要完成任务,有了太子殿下的帮助,他总有大仇得报的一天。  白日里,她走出了自己的院落,发现在这个落月山庄里面见到的,竟然全是女子,不由觉得十分的奇怪。  君流景来不及与叶皎皎多言,宝剑如流光一般闪着暗芒,迅速的滑过附近的几只狼群,顿时引来了一阵血腥之气。  副首领看着首领,低声说道,实则心中也跟他一样震惊,他恐怕事情生变,连忙催促暗夜楼的首领。  刚刚那些太子府的侍卫,只不过是障眼法罢了,他眼下已经安排好了一切,倒时处理完之后,叶皎皎也会平安到达京城。  君流景受了伤,内力又耗尽,此刻不能再用武功,叶皎皎搀扶着他,他一手扶着宝剑,两人速度不算太快,然而这样的行走速度,也是两人的极限。  原来,他受了重伤.....  在傍晚的时候,两人一起睡下,叶皎皎也任由君流景抱着,兴许是共同经历了生死,兴许是开始习惯有她在身旁,两人之间的距离,也在悄无声息的拉进.....

    君流景得到了想要的东西,已经无意再留在秦府,因为他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然而,就在叶皎皎绝望的时候,身后忽然迅速飞过来一道人影,瞬间抱住了她,将她环抱在怀里,鼻间闻到了一股好闻又熟悉的药香气。  君流景不是病秧子吗?怎么会武功?而且这速度,看上去不比唐枫弱.....  最后她想了想,还是将宝剑放了回去,扔在了岸上,继续去湖中捉鱼。  君流景与他们厮杀,然而也叫叶皎皎手上的暗器用了两次之后,里面的毒针也就没有了,不能再用了。  将君流景的上衣全部脱掉之后,也露出了君流景白皙的上身,精致的肌肉,然而那无瑕的肌肤上,此刻的后背却有着红肿与血痕。  一直都没有抓到君流景,就连叶皎皎也逃了出去,对于他们来说,若是这样回去交差,无疑会被顾云城惩罚,最后能不能活命都不知道。  叶皎皎并不知道落月山庄是什么地方,心中充满了好奇,她在车上仔细回忆了一下书中的剧情,似乎也没有提到这个地方。  .....  君流景将身边的宝剑递给了叶皎皎,笑意很淡,然而声音温润,他知道叶皎皎只是一个弱女子,平日里更是不可能会做这些的。  说到这里,暗一喷出了一口血,脸色苍白,明显是失血过多,快要不行了。

    君流景勾起唇角,淡淡的开口说道,并无一丝慌乱紧张,眼底似是带着讥讽与暗芒。君流景早就有所准备,故而也没有把这些人放在眼中。  而两人也在剧烈的震荡之后陷入了昏厥.....第72章 二人世界  君流景的话音刚落,叶皎皎就十分听话的帮君流景处理伤口,动作轻柔,君流景疼得额角溢出了冷汗,然而看着那低头俯身在自己腿上的女子,看着她柔软的发丝,白皙的手指,蓦然又觉得呼吸低沉不均,着实有些难熬。  傍晚,秦玉将从藏宝阁中拿回来的玉佩交给了君流景,算是完成了君流景交给他的第一个任务,就此,也正式投靠了君流景,随时准本用柔弱的身躯,磨成一柄利刃,将顾家与秦家彻底毁掉。  叶皎皎下意识的脸红了,而那莹白的小手也瞬间从胸口处放了下来,顿时无处安放一般藏到了后面.....  君流景见她包扎好了伤口,便开口让叶皎皎过去另一边。  “皎皎,过来。”  君流景用力一撕扯,让受伤部位的裤子,撕开之后,受伤的腿部直接露出,倒是方便上药。  换好之后,溜了出去,开始随便转转。  最后她想了想,还是将宝剑放了回去,扔在了岸上,继续去湖中捉鱼。

    两人一路循着林间的出口行走,君流景的腿持续恶化,额角溢出了些许冷汗,然而他一声没吭,并没有放慢速度。  君流景拿出一个瓷瓶,倒出来一粒药,吞下之后,闭眸运功调息,而那锦帕,也被他扔到了不远处的草丛中。  他们这些人原本就对顾云城不算是太过忠心,只不过是因为财富与顾云城的势力背景而投靠,若是真的出了事,他们也不能保证顾云城不会这样做。  “殿下.....”第69章 突变  即使她一动不敢动,生怕发出声音引来危险,然而危险已然悄然而至。  “唔.....”  而眼下,当务之急就是离开秦府。第72章 二人世界  君流景听了她的话,倒是勾了勾唇,随即恶趣味地说道:“孤为何要转过身去,你本就是孤的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