端上桌后,众人都夹一筷子品尝。  藏宝脸色惨白,抖着手捂住不停汩汩冒血的伤口,她动作麻利地兑换出细胞修复液,捏开莫辰奕双颊,一股脑迅速倒进去。  她抬眼看着一夜没睡,但仍然帅气的男主,清了清嗓音:“我下楼去烧点热水喝,有点发烧。”  外公有些迷信,硬是准备了火盆和桃木悬于门上,让两个孩子跨火盆驱邪。  藏宝抿了抿唇,敛下眼中的哀伤,来到这个地方的人,没有谁心底是不痛苦的。  藏宝背着莫辰奕呈“Z”字形逃跑,有效避免了再次中枪,但崔老板为了杀-人-灭-口,咬他们咬得死紧,一点没有放弃的意思。  她见大哥似乎完全不担心洞外的危险,小声提醒他:“外面有狼群……”  回答有红包哟,请大家踊跃回答叭~  而这时,车窗敲响,周沫转头,司举着伞,站在门外,周沫松一口气,拧开车门,踩入水,扬起笑脸:“谢谢。”  苏璃垂眸看了眼还在翻滚的来福小可爱,轻咳一声,对它道:“你说人话。”  崔老板开枪的次数越来越少,藏宝稍微松口气,这证明对方不太能分辨得清他们具体方位。

    (正文完,明天开始更新甜甜的番外,系列文《全小区宠物都是我眼线》求收藏)  没有人喊她谢太太。  换来谢家人一致的欢迎。  藏宝紧紧咬牙,艰难地往前爬了半米,然后被活活痛晕过去,彻底失去知觉。  她现在所处的世界,是一本小说,这本小说的名字叫《许你半路婚姻》,在她原来那个世界很火的,于是火了一段时间后,就被改拍成电视剧,周沫会接触这部小说,是因为她接了女主角杜莲西的角色,而男主,就是身边这位,叫谢栈。  五年过去。  说完,她就转身下楼。  周姨差异:“吃饱了?”  外面风雨是停了,周沫也不好打电话到一楼扰人清梦,她抓了抓一头凌乱的头发,掀开被子起身,悄悄地拧开房门,外面走廊上的灯啪地一下就亮了,周沫走出去,去客厅看一眼。  “当我情/妇好吗?”

    莫辰奕立刻下车,跑向车尾检查车轮。  “你的房间就在这里。”周姨指着里面,周沫提着行李进去,看了一圈,对周姨笑着道:“谢谢。”  然后紧紧牵着莫辰奕的手,闭上了眼。  谢栈穿着黑色运动装进来,指尖拿着毛巾在擦脖子,将毛巾挂在椅背上坐下,接过周姨递来的粥。  这个时候她全身无力了,只想躺在床上。  藏宝浑身一抖,感觉有些冷,手臂上甚至起了层鸡皮疙瘩。  莫辰泽扫一眼急救包中的工具,又仔细观察莫辰奕后背的枪-伤,突然问藏宝:“哪怕手术环境未经完全消毒也能痊愈?伤口不会感染?”  谢栈骨节分明的拿着筷子,停顿了下,随后就落在小菜上面,语气低沉,“发烧了吧,拿了钥匙开门进去看看。”  苏璃:“……”  旺财一心都在担忧自己的江山,对哥哥埋怨道:“努力打天下的都是朕,为何哥哥想篡位,这不公平。”  藏宝一边跑一边寻找变更路线的最佳位置。

    那可怜兮兮的小模样,简直听者落泪闻者伤心。  外公有些迷信,硬是准备了火盆和桃木悬于门上,让两个孩子跨火盆驱邪。  周沫打着哈秋,擦擦鼻涕,进入睡眠。  假如外面只有一只狼,为了保护莫辰奕不受伤,她还能大着胆子,勇敢举起木棍与野狼战斗。  直面死亡的恐惧,藏宝精神有些错乱,时而诅咒凶手,时而哭着向莫辰奕道歉,自责又内疚,反复说是自己拖累了他。  周沫:“”裹这一毛巾在房间里呆一天?  男主家世显赫,原主女配则只是园丁的女儿,但是这个园丁里有尚方宝剑,十多年前园丁救了男主的爷爷,爷爷是个军区司令,戎马一生,最注重承诺,当时见小周沫可爱,就许下了男主跟小周沫的婚约,这种娃娃亲一开始没人在乎,但是等两个孩子都长大了,就开始明显了。  兄弟俩嘛,有些相似是很正常的。  周姨点点头,“那你休息。”  不一会,就先把自己多余的内裤跟睡衣送上楼,给周沫。  莫辰泽和顾小可从空中跳到雪地上,顺势向前滚一圈,然后慢慢站起身。

    藏宝抬头看向大哥,焦急地问:“那怎么办?”  藏宝心里咯噔一下,立刻收起储存项链里的阳光,将自己和背上的莫辰奕完全隐藏在黑暗之中。  莫辰泽摸着弟弟的颈动脉数了数脉搏,然后观察他的瞳孔,终于松口气。  她嗓子像是着了火似的,抿了抿唇,努力吞了吞唾沫,发出暗哑的声音。  他的声音与莫辰奕有几分相似,藏宝一听就听出来,她点头,喉咙像是被鹅蛋堵住,噎得厉害,完全说不出话来。  周沫呼一口气,那头又接电话的声音,周沫立即坐直身子,那头,却传来男人低沉的嗓音:“什么事?”  内容标签: 女配 甜文 穿书  车子驶入别墅区,郁郁葱葱的树木被暴雨冲刷得摇摇欲坠,偶尔迎着风啪嗒作响,远远在车里看去,跟雨水融合在一起的树木像是张着嘴的野兽,甚至有些扫在黑色轿车车顶上。  苏璃叹气,“行了,吵得我头疼。”  “我回来了。”  藏宝突然瞪大双眼,浑身僵硬,听见别人说莫辰奕已经去世,跟亲眼所见他的墓碑是两种完全不同的冲击。

    只是阳光无法彻底被遮挡,就算洞口在下风处,又用树枝遮挡了一部分,还是有被发现的风险。  “不要咬。”莫辰奕伸手轻抚藏宝下嘴唇,很明显那里殷红一片,藏宝已经将自己嘴唇咬破,惨白的小脸呈现几分绝望的艳丽。  藏宝双目无神,空洞得可怕,机械性反问:“你呢?”  来福:“弟弟啊——”  稳重而可靠。  藏宝猛得看过去,那个男人微微侧身,露出墓碑上的名字——  周沫也能感觉周姨不太喜欢她,但是没办法啊,得麻烦人家,周姨是这别墅里唯一的女性啊。  哀莫大于心死。  “已经脱离危险,开始好转。”  嗯,你一定要好好等着,下辈子,你说过的每一道菜,我都亲手做给你吃!  藏宝重新将阳光放出来照亮整个山洞,然后动作麻利地解开身上绳子,重新将莫辰奕放在干净的被褥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