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姑娘,殿下寅时便离开了,特意嘱咐不要吵醒你休息,待你醒来之后在殿中沐浴梳洗再离开。”  叶皎皎面上故意有些僵硬,好似有些下不来台一般,开口说道。  如此,唯一的出路,就是跟着叶皎皎,叶皎皎能留住殿下的心,她也就能有个好前程。  君流景唇角轻勾,手指抬起叶皎皎的下颚,就好似逗弄猫儿一般,声音温和,然而却有着掌控她人生死的权力,叶皎皎在君流景的眼中,看到了威胁与暗示!  君流景察觉到了女子的眸光,轻勾唇角,慵懒地开口说道。  叶皎皎“腾”地一下脸颊彻底红了,刚刚的自己算什么?闭着眼睛等着他亲吻?结果人家压根就是耍她?  “有些人就是拎不清,总是做着不属于自己的梦,终有一天还是要回到那低贱的烟花之地,没准以后连乞丐都能跟她同床。”  在顾林生被抬回顾府那日,兄长就派人送来了信函。  可是,不信她又怎样?她硬着一口气,她是太子正妃,父亲是当朝丞相,即使君流景对她真的失望,以当朝的局势,他也是需要她母族的支持。  君流景唇角轻勾,手指抬起叶皎皎的下颚,就好似逗弄猫儿一般,声音温和,然而却有着掌控她人生死的权力,叶皎皎在君流景的眼中,看到了威胁与暗示!

    想到这里,她知道,顾林生是保不住了,君流景这是故意在打她顾府的脸面!  能吃能喝还能睡也就罢了,战斗力帮助为负,不能打不能骂不能碰,还专业碰瓷,需定时喂饭,他天天都想要扔了。  毕竟,穿着小厮的衣服,上面还带着小厮的体温,想想就知道会多么让人隔应。  她想着她长得也不差,凭什么叶皎皎作为一个低贱的舞姬都能搭上太子殿下,而她心中肖想的那个人,却从未正眼看她,哪怕是做妾,都是奢望。  花灯会,刚刚顾云城特意提及让自己出席,而君流景也主动说要带她去,对她而已,注定是场鸿门宴,然而她却不能不去,没有拒绝的资格.....  要她这段时日不在出门,在院落中闭门不见任何人,对外宣称养病,至于其他事,兄长说自然会为她做主。  “殿下,妾身与父亲一直都全心全意为殿下着想,今日是妾身处理不当,殿下勿要因此怪罪妾身,父亲更是并不知晓此事。”  君流景似笑非笑的看了顾倾卿一眼,顾倾卿饶是再能装清高,可脸上也是挂不住了,仿若被人当面戳穿一般,在君流景这里,彻底没了往日温柔善良的脸面。  “太子妃说得这叫什么话,孤只是按照府中规矩办事,毕竟,叶皎皎此刻是孤的舞姬,孤的东西,还轮不到他人染指。太子妃是想日后天下人皆有样学样,觊觎染指孤的东西吗?还是说,太子妃并不在意天下人如何看孤,这就是顾丞相对你的教导吗?”  叶皎皎柔声说道,然而那一双招子狐媚得很,上挑得眉尖带着说不出的刻意与炫耀,让顾倾卿恨不得冲上去亲自给她几个耳光。  淬灵的话没说完,虽然对于叶皎皎而言,淬灵还谈算不上是心腹,可是淬灵目前看来,虽然是方嬷嬷给自己的侍女,可是却不是多事之人,平时也对她有几分真诚在。

    而叶皎皎却一点都不想让君流景抱着离开,她深知这次之后,她怕是要备受关注,得罪得人也是多了去了,以后能不能保住小命,真的有点堪忧。  叶皎皎咬着唇,忍着疼,淬灵用着太子殿下赏赐下来的冰肌玉露膏,为叶皎皎涂抹。  “殿下,妾委屈.....求殿下为妾做主.....”  她每天都要伺候那个长得俊美无俦的冷漠公子,还被欺负得不要不要的.....  叶皎皎“腾”地一下脸颊彻底红了,刚刚的自己算什么?闭着眼睛等着他亲吻?结果人家压根就是耍她?  “臣参见太子殿下。”  顾倾卿岂能受得了这般刺激,声音明显尖锐了些许,君流景却从未在意过她!君流景的眼中只有这个低贱的狐媚子!  “谢大公子吉言,妾只盼殿下一切顺遂,殿下若能不厌弃妾,便是上天垂怜。”  想起那天君流景一脸温柔溺死人的眼神,她就一哆嗦,至今还记得君流景抱她回寝殿之后,便一把将她扔在地上,摔得她屁股疼,差点散架子了。  “哼,怎么可能,本宫怎能让她如意。”  《子夜蛋糕师》只在午夜开门的神奇蛋糕店。

  第22章 染指  “玲花粉!妹妹你.....”  这是要她留宿侍寝?!  想到人前温润如玉,私下面对自己时,就阴郁病娇的君流景,叶皎皎就有些头疼。  “姑娘说得这是什么话,您是主,淬灵是仆,姑娘若是能更进一步,淬灵愿为姑娘效忠。”  此刻的叶皎皎,让顾倾卿恨不得撕碎了她的脸。  顾林生为了保命,硬着头皮说了说来,把责任全推到了叶皎皎身上,他想着,既然已经让太子殿下抓个正着,不如直接说全是叶皎皎的勾引,况且刚刚那件纱衣也是证据!  “殿.....殿下.....小人来府中看望嫡妹太子妃,恰好这舞姬也在,她.....她要打赏为太子妃跟小人跳舞,还主动将外衫脱下赠予小人,小人禁不住勾引,这才口出妄言,殿下恕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殿下,妾万不敢妄言。妾下午被太子叫过来之后,太子妃先是对妾言语羞辱,说妾不配给殿下侍寝。后又拿来一件薄纱衣,让妾换上,当着顾公子的面前,要妾跳那羞人的舞蹈.....”  孤要你记住你说的话。

    顾倾卿知道,君流景这是要责罚顾林生了,虽然顾林生对她而言并不在意,可是当着她的面,惩罚顾林生的话,就是不给她脸面。  呵,方嬷嬷教出来的侍女就是会跟她作对,就连说出来得话也是格外不中听。  殿下想让皎皎做什么,皎皎就做什么.....  叶皎皎知道,此刻再不说话就完蛋了,顾林生真的是够不要脸的,泼自己一身污水!  淬灵开口说道,叶皎皎眼底了然,并无惊讶。  顾倾卿冷着脸让环枝与小月闭嘴,说得越多,她越生气。  叶皎皎此刻倒是对顾倾卿有点刮目相看,理直气壮的冤枉自己,面上却还一副清高被冤枉的样子,还真的有点冰清玉洁的味道。  -  顾倾卿抬手便打了红玉一巴掌,环枝与小月都是轻蔑又幸灾乐祸地看着红玉,就她会说起大公子的吩咐?  叶皎皎躲在君流景的怀中,跪得膝盖疼,肩膀不免轻,颤了一下,温润的声音自头顶倾泻而出,莫名听得她耳尖一酥。  “太子妃,妾知道错了,求太子妃饶了妾,妾会劝殿下去漪澜苑多陪太子妃,求太子妃饶了淬灵.....”

    “叶姑娘,这是殿下今早赏赐给姑娘的冰丝罗裙还有玉簪首饰,奴婢想着姑娘换上这身衣服出了殿下的东华院,也好让府中的人看看,这都是殿下的独宠。”  君流景这般做,并不是多么宠她,只不过,要让外人以为,她是多么得宠罢了.....  门外传来了淬灵的声音,叶皎皎轻声应了一声,然而开口的瞬间,却有些脸红,刚睡醒的声音有些沙哑慵懒,而且昨夜府中的人都知道她被君流景留下侍寝,难免会让别人误会.....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他里衣松散开,露出了好看的锁骨,泛着诱人的白色光晕。  叶皎皎被小月扶着起来之后,小月就松开了她,她站得不稳,颤巍巍的跟顾云城行了礼,心中思索该如何说话。  “叶皎皎,你个低贱的舞姬,呸,凭你也敢骂我是狗?呵,不过你有一点说对了,我确实不会放过淬灵,更不会放过你,到时候请太子妃把你跟淬灵一起送去流觞阁,你们的主仆情深戏码还是去那边继续吧!”  【小剧场】  太子府中的侍女并不了解朝堂之事,只是觉得太子殿下终究会登基为帝,到时候府中的侍女若是跟对了主子,日后也是会进宫成为体面的宫女,前途自然不同。  叶皎皎那个贱人,低贱的舞姬,本该在流觞阁那样的烟花之地被万人枕臂,然而现在却在太子府中得了太子殿下的宠爱,跟自己这个天之骄女耀武扬威,谁给她的脸?  顾倾卿在顾云城的眼中看到了不赞同,听话的收了手,有些委屈地走到了顾云城的身边,兄长一向宠着自己,兄长说过会帮她处理这些腌渍东西,她此刻就好似小女孩有了靠山一般,自然不用自己动手,又变成了那个娇滴滴的乖乖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