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家的路上,周靖韵靠着许羚的肩膀,小声嘟囔,“小羊啊,你知道吗,我可喜欢姑姑了。”  他顿了下继续道:“下周一你和祖不冲之几个人跟着李教练去体育馆,他带队,你可别又调皮和他吵起来啊,届时体育馆是全封锁的,你要是没进去可有你哭的。”  “嗤。”陆忱之扯了下嘴角,“随便。”  陆忱之:“……”  -  陆忱之蹙眉,“妈,你来就是为了骂我?”  走到了店门口,陆忱之对着许羚伸出了手。  陆忱之轻轻地深吸了几口气。  就这样,时间过得不紧不慢,周一到来了。  他见过太多太多像许羚这样的孩子,努力,认真,也有天赋,可惜偏偏被身体素质本身所限制发展。  许羚被掐得脸蛋肉嘟嘟。

    手机一震。  许羚看了眼自己手里的两本作业,最终还是小跑追了上去。  陆忱之如愿以偿,轻笑了声。  “你烦死了,以前不是那么多狐朋狗友吗?”  [许羚,我突然意识到一个问题。]  店长眼睛转了下,瞬间明白了。  -  许羚见到他们惨死的画面后,决定尽职尽责地当陆忱之的小尾巴,专门在后面舔盒子。  她眨了眨眼,“毕竟这些自诩为绅士的人是不愿意打扰淑女们进食的。”  “你能半夜骑着电动车载一个不熟的人去夜店,甚至跟着去了包厢帮他们解围,在见到了混球打人的情况下报了警,事后却还会因此愧疚……”  陆忱之松了手,走过去一把将许羚拉在了身后。

    但是,谁知道,他和他,竟然都是一个人!  许羚耳朵发着热,梗着脖子,“我哪有!我有吗?我没有!”  陆忱之无情地读秒。  许羚扯住了他的衣服,轻轻晃了下身体,话音很小,“我、我、我还是紧张。”  她心情仍有些复杂, 一时之间, 不知道该如何面对这种情况。  许羚直视着他的眼睛,“谢谢你了。”  许羚转头,看见陆忱之面前的水杯,以及他惯常疏离的面上挂着的笑,瞬间明白了。  许羚一愣,接着便没话了,呆呆地看着他的背影。  许羚心里像狗啃的纸皮似的,遭得不像样,哪还听得进去这些有的没的。  周靖韵从背后推了一把许羚,朝着她眨了眨眼,“你去找他们玩吧,我下去跳舞了。”  冷静,矜持,平常心。然后平静地告诉他:“好”

    她话音刚落,陆忱之长腿一迈便上了车,小绵羊又颤动了下。  男人胡子拉碴,胸前一片汗水,虎着脸对上了她的视线。  她喉头犹如火燎一般,有些喘不上气。  许母叹了口气,语气有些不满,“我喜欢的树都给我砍了,我看也没什么好去的。”  接下来的几天里,陆忱之感受到了自己的猜测并非空穴来风。  许羚抱着餐盘,睁大眼,“啊?”  陆忱之却伸手握住她的手, 一手扣紧她的腰部, 吻得更加投入了。  “唔——忱、忱哥——”  但可惜, 他心情实在不算好。  许羚向来活泼开朗,在班里和谁关系都不错,倒还是第一次听她说这种类似于嫌弃的话。  一旁的刘教练摇头,“你这人说话总是这么爱卖关子啊。”

    陆忱之扯了下嘴角,“没有,在对着习题册许愿。”  她顿了顿,才不情愿地道:“没头脑和不高兴。”  她呼出了口气,继续道:“你这个身高练短跑确实会辛苦很多。”  两人关系亲密,两家也常常互相走动, 宋舒对她自然是知根知底。  [许羚,我突然意识到一个问题。]  许羚看得直撇嘴,浑身不舒服。  “你——”  但是陆忱之并没有发作,也没有办法发作,更不能发作。  许羚趴在了桌上。  “才不是。”  黄经理笑了几声,“算了,你们这些外地人哪懂猜码啊,骰子总会吧?”

    许羚用鼻音应了声。  时间已经接近年底,兰桐市的炎热天气终归消散了些。  他喝了口水,垂眸看了眼手机:明天开学了啊。  “小羊!”  许羚懵了下,却觉得背后的轻笑像是笑到了她耳边似的,使得她耳朵痒痒的。  一句话说完,许羚吸了吸鼻子,刚刚止住的泪意又有些上涌的冲动。  保安皱着眉,“不好意思,现在体育馆内被征用了,其他学生不能进入。”  陆忱之又瞥了她一眼,见她情绪好了不少后,才道:“差不多该去上课了,走吧。”  “你为什么躲我?”  “咚咚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