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说到这里,雨儿竟然给叶皎皎跪下了,叶皎皎抿唇蹙眉,看了一眼内务间,里面倒是有昏暗的光亮,看着东西杂七杂八的放置一些物品,倒是不是说谎。  君流景当晚并未宣她,命人送来了一套华美的罗裙,还有一套精致的首饰。  顾云城这样说,是在提醒顾倾卿老实一些,做好太子妃的身份。  而叶皎皎倒是有趣,让自己拿心间至宝与之交换,她明明很害怕自己,可此刻却好似狐假虎威的小狐狸一般,跟自己叫板,越是与其他女子不同,他越是想要收入麾下。  “罢了,你快些回来,我帮你找一找。”  “你从这里出去,小声些,被人发现丢了命,可别怪本世子没提醒你。”  叶皎皎听到陆少棠提起顾云城,她眉心不自禁的紧蹙,果然,是顾云城对自己动的手,而陆少棠竟然也知道.....  越靠近里侧,光线也逐渐暗了下来。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叶皎皎淡笑着,作出一副娇羞的样子,然而眼底还带着难掩的失落,倒是像极了恋爱中期盼夫君疼宠的小女子。

    况且,顾林生的事情,也是因为叶皎皎而起,顾家的脸面,顾云城势必想要找回。  顾倾卿虽然声音温和,然而居高临下般,告诉了叶皎皎一个事实,她只能是一个低贱的奴婢,而顾倾卿则是尊贵的太子妃,即使她在得宠,也不过是一个奴才罢了。  烛火.....  君流景留下了叶皎皎,这一举动,无疑让顾倾卿有些下不来台,然而这里又是诸多权贵公子,她刚想开口,就听见兄长顾云城朗声一笑。  更要命的是,她竟然跟陆少棠一起,听着里面两个人在偷情.....  方嬷嬷说道这里,看向君流景,叹了口气,接着说道,  顾倾卿回过头恰好看到了远处走来的女子,云鬟腰细,步步生姿,那张脸,让天下女子见了都会心生嫉妒.....  叶皎皎虽然是舞姬,可是一但太子殿下抬了她,那日后她的身份,还真的不好说。  叶皎皎身体微僵,甚至不敢转头看君流景,若是君流景对此误会怀疑,弃了自己这个棋子怎么办?第29章 花灯会  叶皎皎僵着脸,点了点头,实在是不知道跟陆少棠说什么,总归先逃出去比较重要。

    外衫大袖白色的冰丝锦布所制,上面有着还刺绣着水仙花的图文在背后,冰丝在光线下会自带淡淡的光晕,是去花灯会最好的锦布。  陆少棠说道这里,蓦然往前走了几步,直视叶皎皎,似笑非笑,叶皎皎不自禁的紧张起来,手指拽紧君流景的衣袂。  叶皎皎看着雨儿那副哭起来害怕的样子,不知为何,有些心烦。  叶皎皎连忙作出一副惶恐不安的样子,实则心里乐开了花,虽然不知道顾倾卿在作什么幺蛾子,不过在送钱方面,顾倾卿真的是小天使。  而这花灯会的最后,大家都会弄出一些新花样做赌局,输的那人,便是下一年包下画舫的人。  安平郡主被叶皎皎一堵,当即看着叶皎皎更生气了,她原本是想替顾倾卿出口气,让叶皎皎在诸多贵女面前没脸,然而叶皎皎那一副不甚在意,慵懒回话的态度,倒是让安平郡主有些下不来台。  叶皎皎想到这里,不禁觉得,叶父还真是有先见之明,就这张脸,还真够招蜂引蝶的,却是招惹是非。  “属下参见太子妃,太子殿下已经在画舫之中,命属下在这里迎太子妃与叶姑娘。”  顾云城这样说,是在提醒顾倾卿老实一些,做好太子妃的身份。  叶皎皎,今晚就要她背着污名去死,日后再也不会有人说起这京城第一美人。  “叶姑娘稍等,殿下已经为姑娘备好车,请姑娘随我来。”

    待叶皎皎走到那里的时候,这才发现,女席中的女眷,竟然也在那里。  而太子妃顾倾卿,方嬷嬷是君流景的心腹,也知晓顾倾卿与容王私下传信那等丑事,故而,她深知殿下不会碰太子妃,若是殿下真的能登上大宝,皇后也断然不会是顾倾卿。  日后,殿下登基,叶皎皎没准能成为贵妃娘娘,那么,自己也算是熬出头了。  “哼,那本公子就在这里等着,还怕她不上钩不来吗,总归是要过来的.....”  “容御.....烛火灭了,我怕.....”  “陆世子看来对赌局志在必得,孤倒是想知道,陆世子是看上了何物,想来做赌?”  冰姬玉露膏还剩下一小部分,叶皎皎藏了起来,这可是好东西,没准以后离开太子府之后能用得上。  “容御.....烛火灭了,我怕.....”  君流景眸光带着朦胧的醉意,在夜明珠的照射下,显得仿若融了碎星。  叶皎皎觉得,顾倾卿绝对在给她挖坑,留在这里,指不定有什么幺蛾子等着她。  先发2章,二合一,第三章没日出来,睡一觉早起写完,嘤嘤嘤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更何况,叶皎皎与太子妃之间,也是难得一见的好戏。  顾倾卿还没开口,她身边的粉衣宫装女子先行开口,对着叶皎皎就是一顿讥讽。  “叶姑娘,快请起,本宫叫你过来,想来是打扰了你与殿下的好时光,本宫实在有些过意不去,可张家侍郎的小姐此刻晕了船,正躺在船屋中,需要本宫去照顾一二。然这席间却离不了人主事,故而本宫将你唤了过来,你便辛苦一些,招待一下诸多贵女,有些人也曾是你的熟识。”  陆少棠就好似时刻提醒她,她的小命随时要凉一般.....  陆少棠一直是她喜欢之人,虽然陆世子在京中红粉知己众多,然而他长得风流潇洒,让一直在深闺中的安平郡主几乎是一见钟情,一直觉得自己有朝一日能嫁给陆少棠。  “罢了,跟你说也无妨。朝中之事你不懂,总之,君流景如今动不得,而你这个太子妃的位置,务必要坐稳。你之前因为叶皎皎失去理智,顾林生这个蠢东西被君流景杖责之后,命人一路抬回顾府,可谓是让人看足了热闹,父亲那边的脸面丢尽。你可知,是你鲁莽了?现在正是朝中的非常之期,若是因为你而牵连父亲的官位,你可知后果?”  “陆哥哥,安平不要那南海珍珠,那南海珍珠赔不得陆哥哥的美玉,陆哥哥不可将此玉作为赌注.....”  叶皎皎看着镜中的自己,自嘲的勾起唇角,水仙花真好,有毒。  这样一个不省心的狐媚子进了府,但凡是个正妻,都会有危机感。  顾倾卿柔声斥道,然后向前走了两步,看向叶皎皎,笑得柔和,倒是将叶皎皎看得头皮一麻,心中没底。  “叶姑娘,这么说话就是跟本宫见外了,日后大家同在府上服侍殿下,于本宫而言,若不是你家中变故,想来我们早已姐妹相称。”

    更何况,叶皎皎与太子妃之间,也是难得一见的好戏。  叶皎皎抬头看去,只见一个娇俏可爱的少女,此刻正对着她横眉冷对,眼底充满了不屑。  想来,再过几日,手上的肌肤便能恢复如初,叶皎皎不禁好奇古代的药物竟然这般好使?  故而,她也不想了,左右,君流景带她出席,那么万一要是发生了什么,君流景不会先死不救吧?  当日,不出所料,太子府中,又传出了顾倾卿的不少流言,大体都是在说她贤良淑德,为了太子殿下,屈尊降贵去赏赐一个舞姬。  叶皎皎淡笑着,作出一副娇羞的样子,然而眼底还带着难掩的失落,倒是像极了恋爱中期盼夫君疼宠的小女子。  顾倾卿多年来在外人面前营造的完美形象,差点因为君流景将顾林生大张旗鼓扔回顾家而毁掉,还好顾云城让自己装病,想来一直没有人再深究之前她让顾林生侮辱叶皎皎的事,也是兄长的功劳。  顾倾卿心底此刻得意的不行,事情比想象中还要顺利,她仿若已经看到叶皎皎马上就能去死一般,就连眉眼都格外的舒展。  叶皎皎一边说,一边将头靠在了君流景的胸口,巴掌大的小脸轻抬,望向君流景,美人如此表明心意,说话的声音揉的都能捏出水来。  叶皎皎并没有想到,她这个小破院子里,竟然迎来了女主顾倾卿的驾到。  “环枝,退下,不得对叶姑娘无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