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么不淹死在里面,要是淹死就好了,淹死她就会没了后面的这些事,更别提现在还把她的空间给丢了,她这些年的积蓄全都放在了里面,大米,面粉,新鲜的蔬菜和水果,还有她倒卖的各种东西,甚至还有那个可以美容养颜的灵泉全都不见了,不见了,顾婷只要想想就觉得浑身都不能呼吸,那是自己的命根子啊!  顾萌自然感受到了她的退缩之意,不过她还真当自己是颗菜啊,居然到顾萌这里充老大来了,想走就走,想来就来,开玩笑!  “是,是,我对天发誓,绝对没骗你,要是真骗你,就,就让我,让我再也回不去。”朱卫明见她相信,立刻赌咒发誓。  顾萌也不催促,最近宋清不知是不是和顾萌把话给说开了, 心情好了许多,每天早晨都要出门去溜个弯, 和这个叙一叙旧, 和那个说说小时候的糗事,反正整个人都干净敞亮,顾萌看着这样的他,心里也开心, 既决定要好好再一起,顾萌自然是希望他能好好的。  “给我滚开,滚,再乱碰,我打断你们的手。”顾婷看着这一个个看热闹的人,心里恨不得将他们劈成八瓣:“什么运气好,哪里运气好,你们也想被扔出去试试!”  “那你还站着干啥,快,快坐下,好好休息下,我都说去接你了,你还不让。”顾康担心道,他也看到了唐小华撇向顾萌的眼神,不过他心里并没有多想,只觉得她可能是认生。  顾萌原先以为自己一眼就看清楚了她,但发现自己看的居然是皮毛,这可真是少见了,顾萌前世活得时间不长,但什么圈子都是混过的,她自信自己认人不会有多大问题,不过还是栽了跟头,不得不说唐小华的掩饰很成功。  “宋清,你是怎么受伤的,你这开车也太不小心了!”  当然,他们自然是有资格骄傲的,谁让整个市里的经济支柱就是这个钢铁厂呢,它可是被报纸都表扬的。  “会说话了吗?”顾萌将他随手一扔,慢悠悠的问道,朱卫明被打得昏头昏脑,根本就不知道顾萌说什么,顾萌不耐烦,一把拽住他的头:“听懂了没?啊?”  顾小弟才工作没多久,就算不吃不喝也存不下这么多钱,而顾家也是农村的,先后嫁了两个女儿就足以让他们元气大伤,要是真要给出一千块,只怕家里都得欠一屁股债。

    但她将钱都递给了顾萌,顾萌自然不是占便宜的人,她算算自己的存款,觉得再拿出一千来应该是没问题的, 得私下给顾小弟才行,就当他们自己过日子好了, 毕竟人家都出了一千, 自己也不能啥也不给啊。  “没有,还可以,我不是看这东西,我是觉得李同志也挺可怜的。”顾萌感叹,本以为李同志这么嚣张,是因为她家人从小疼到大的,结果一出事,就把她像脱手大甩卖似的,一下就给赶出去了。  顾萌气闷,觉得自己的行为可能犯傻了,不仅起不到啥作用,还有可能适得其反,因为这位唐同志有信心拿捏住顾小弟,就算到时候,她真的有多贪婪,顾小弟说不定还真会被她糊弄过去,这就有点不妙了。  “没关系的,大壮是我兄弟,他不会生气的,待会儿我先回去,你在这等着我去骑自行车来接你,不准拒绝,就算你拒绝我也是要去的。”顾康轻声细语的说道。  不过顾萌也不着急,她哥顾小弟早就约好了,随着下班时间的来临,饭店里也开始挤满了人,顾萌瞧着那大排长龙的队伍,庆幸自己早点来了。  所以她的父母不同意她现在结婚,就算要结婚,也得等她的二弟出来工作才可以,可他二弟才十四岁,最少最少还得四年,那个时候,唐小华都差不多二十五六岁了,已经算是个老姑娘了,想结婚,也不是不可以,但就不是她挑别人了,而是别人挑她了。  唐小华悚然一惊,顿时想起了自己过来的原因,她的脸色一下就白透了,她,她忘了下面还有人了,这,这可咋办,她,她的形象全毁了!  “给我滚开,滚,再乱碰,我打断你们的手。”顾婷看着这一个个看热闹的人,心里恨不得将他们劈成八瓣:“什么运气好,哪里运气好,你们也想被扔出去试试!”  “宋清,你是怎么受伤的,你这开车也太不小心了!”  “可不咋的,顾婷,你说说,你看着槐树,都分成两瓣了,你却啥事没有,可真稀奇!”

    说完又夹起一块子的菜放进嘴里,顾小弟见此只能点头:“噢,这样啊。”可表情分明不相信,瞧着二姐吃饭这杀气腾腾的样子,不知道的人还以为她和饭菜有仇呢,顾小弟忖度二姐心情大概不好,于是吃起饭来救更加的小心翼翼了,他都这样,唐同志自然不能例外,于是整个大厅,救他们这一桌子吃饭吃的像默片似的,无声无息,幸好这里僻静,不然人家还要探个究竟不可。  宋清被顾萌的声音拉回了现实,是她没错,是她说的,自己没有听错,他费了好大的力气才按捺住自己,没有一把抱住顾萌,不,不能这样,不然会吓到她的,自己最擅长的不就是细水长流吗?要是一下子跨度太高,会吓到她的,会的,宋清暗地里说服了他自己好半天,才控制住自己的那双手。  顾小弟才工作没多久,就算不吃不喝也存不下这么多钱,而顾家也是农村的,先后嫁了两个女儿就足以让他们元气大伤,要是真要给出一千块,只怕家里都得欠一屁股债。  一群人穿着钢铁厂特制的服装,个个抬头挺胸,瞧着不知道多精神。  顾康没察觉出什么不对,因为他也老这样,所以他只是嘱咐了一番:“那行,你就先回去吧,我晚上再来找你。”第80章  一群人对着顾婷就开始喷了起来,甚至都没让顾萌做任何的煽动,顾萌看见了不远处的文元元,靠了过去,神神秘秘的问她:“她这是怎么了?”  不过他们两人的表情还真是南辕北辙,一个满脸惊诧,指着顾萌,又朝远处看了看,然后低下头自闭去了,一个则是满脸笑容,好像非常开心似的,前者自然是文元元,后者就是宋清了。  顾萌自然感受到了她的退缩之意,不过她还真当自己是颗菜啊,居然到顾萌这里充老大来了,想走就走,想来就来,开玩笑!  直接堵了顾小弟的退路, 让他自个折腾去,当然,为了事情更快的发展,她还得加一把火才是。  顾萌一本正经的:“当然是真的,我哪里会拿这个开玩笑,再说了,我什么时候骗过你?你要是不相信的话,那就算了。”

    俗话说伤筋动骨一百天, 宋清虽及时得到了良好的治疗,但石膏还打着,总归不能拄着拐杖去上班吧,幸好他这是因工负伤,又和运输科的领导关系不错,所以才能休息这么长时间,不过这休息期间工资是没有的,但宋清也不缺那点钱,以他的本事平时可没少赚外快,就顾萌和他结婚这一年多的时间,他拿回的钱也越来越多,而且还有一些古董珠宝之类的 ,品相都很不错,难怪他最后能成为将男女主按在地上摩擦的反派,要不是最后他死了,男女主说不定永远都翻不了身。  “是,是,我,不,不知道。”  “同志,你好,为人民服务,我想要点几个炒菜。”顾萌赶紧走到窗口边说道。  一路上都不停的有人过来打招呼:“宋清,你这胳膊是怎么搞的啊?还好吗?”  “给我滚开,滚,再乱碰,我打断你们的手。”顾婷看着这一个个看热闹的人,心里恨不得将他们劈成八瓣:“什么运气好,哪里运气好,你们也想被扔出去试试!”  顾萌看了半天都不敢相信:“这是真晕了?”说着掐了掐她的人中, 眼睛倒是动了下, 但人根本就没醒, 她这才相信李同志这位“妹妹”人是真的昏了, 胆子这么小, 居然还敢来撬的墙角,不简单啊!  宋清一下就听懂了,他沉默了会:“不是所有人都适合当父母的。”然后又像想到什么似的:“以后我们一定要好好做好爹娘才是,你说是不是?”  是顾小弟,他正站在宋清旁边嘘寒问暖,听见响动抬头,看到顾萌就笑了出来,一口大白牙,人看着十分精神,顾萌也不意外,自己那天出来虽然不是很多人知道,但村子就那么大,也不会一点不清楚,更别提后来她还回去拿了些衣服,所以顾小弟出现在这并不奇怪。  “可不咋的,顾婷,你说说,你看着槐树,都分成两瓣了,你却啥事没有,可真稀奇!”  “五婶,是,我这是石膏,是专门用来治疗胳膊的。”  对他是有点残忍,可如果现在不搞清楚,那以后可是无穷无尽的麻烦,当然,如果是她确实误会了人家,那人是个不错的同志的话,那么她也会出面摆平这件事,顾小弟得偿所愿。

    顾萌拿好东西,便将宋清给扶了起来,宋清也没拒绝,其实他只是胳膊受伤了,腿还是没问题的,不过他为了顾萌对他的好,装起了虚弱,而且装得还特别像,好几次顾萌都以为他伤重得不行,哪里知道不过是装的,要是被顾萌知道,他得吃不了兜着走,正是因为这样,所以他从一开始就打算装到最后的。  “可不咋的,顾婷,你说说,你看着槐树,都分成两瓣了,你却啥事没有,可真稀奇!”  她只是有些不敢相信,之前顾康和她说她姐姐要请他们吃饭的时候,唐小华以为就是个普通的乡下妇女。  静静低下头:“你想好了吗?我这是什么意思?”他没有抬头,生怕顾萌从自己的眼睛里看出不对劲来,顾萌点头:“当然知道了,我们是夫妻,本来不久该如此吗?”  “你好,唐同志,我是顾萌,是顾康的姐姐,今天第一次见面,希望你不要介意,是我让顾康请米来的。”  “是,多谢四婶的关心,我以后会小心的”  要不是亲眼见着唐小华和她父母长得像,她还真以为这唐小华是捡来的,这哪是嫁女儿,简直就是卖女儿,给了一千块的彩礼,还不满足,今天说这个衣服不行,结婚得买呢子,顾母忍了,明天说那个盆子少了,两个不行啊,那你说得多少呢,五六个还行,七八个不嫌少,十个正好,把顾母给气得差点七窍生烟,恨不得自己撸袖子上去和唐母打一架才好。  “给我滚开,滚,再乱碰,我打断你们的手。”顾婷看着这一个个看热闹的人,心里恨不得将他们劈成八瓣:“什么运气好,哪里运气好,你们也想被扔出去试试!”  既然锁定了嫌疑人,那剩下的就不用费心了,顾萌直接在一个夜黑风高的晚上敲了朱卫明的闷棍,然后将他拖死狗一样拖到了下河山上去,,一盆冷水,就将他给浇醒,虽然现在不是冬天,但这样一盆水,也能让人瞬间打个激灵。  第二天一大早, 顾萌就起来做早饭了, 先煮了点稀饭, 然后又把之前做的肉包子给蒸上, 顺带又弄了点小菜, 弄完之后,宋清就正好进来了。  顾小弟先是愕然,而后又为难起来:“没,没事,你想多了,我,我先回去了。”说着就要走。

    “对,看看去,我也不相信,走,快走,快走!”  还不是他的爹娘和姐姐, 顾小弟想到这心里就是一痛,整个人就像被彻底打败,浑身都没了精气神。  顾萌被他问到脸上,神情变都没变:“我是不同意啊,可你不是喜欢她吗?那我就先看看她是咋样的人啊,要是真挺好的,我再帮你想想办法。”  她沉思了一会儿,放开了自己的手:“国庆,今天我还有事,就暂时放过你,你先回去,记住了,是回去啊,不是到那什么大毛哥,三棍哥的的地方去,不然就有你好看的,听到了没?”  “真的,当然是真的,我什么时候骗过你的。”男声连忙回答道。  “你有数就行,中午可能赶不回来,昨天晚上做的饺子没吃完,放了些在井里澎着,你中午可以拿出来煮着吃,另外还有些小菜和酱肉,你喜欢哪个就把弄出来吃吧!”  静静低下头:“你想好了吗?我这是什么意思?”他没有抬头,生怕顾萌从自己的眼睛里看出不对劲来,顾萌点头:“当然知道了,我们是夫妻,本来不久该如此吗?”  只不过和顾小弟心目中的帮忙差距得有点大而已。  她沉思了一会儿,放开了自己的手:“国庆,今天我还有事,就暂时放过你,你先回去,记住了,是回去啊,不是到那什么大毛哥,三棍哥的的地方去,不然就有你好看的,听到了没?”  唐小华悚然一惊,顿时想起了自己过来的原因,她的脸色一下就白透了,她,她忘了下面还有人了,这,这可咋办,她,她的形象全毁了!  她将整个宋家折腾得鸡飞狗跳,看到她就恨不得躲三丈远,顾萌看来看去,观察来,观察去,发现有一个人不对劲,那就是宋丽丽的那个那人,朱卫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