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咋了,这结婚怎么还不让人上门呢?”  顾婷脸色一变,随即像想到什么似的,又笑了出来:“瞧你说的什么话,我也是顾康的姐姐,怎么就不是自家的亲人了,他来结婚,我说什么,也得来看看,你说是不是?”  不过时间也很赶,顾萌他们忙来忙去,终于赶在了晚上把东西都准备好了,而这个时候,顾小弟也到家了,顾母一看到他就吆喝起来:“快,快,进去把衣服换了,马上就要开始了”  节目里没有苏雅。这个女人在第五十期节目之后,就已经销声匿迹。没有苏雅的节目,多多少少失去了些乐趣。  如果没有记错的话,在他的心里,他从来没有真正把朱鹏当过朋友。那是一个小里小气的男人,心胸不大,还很抠门。每次聚会都不会主动埋单,完全蹭吃蹭喝。印象中唯一一次受他邀请,客人只有自己一人,还是去他家里,由他亲自下厨。秦松记得很清楚,四菜一汤,国宴标准。酒是两块五一瓶的二锅头。  她只问了男人一个问题:“如果你遭遇了女人的背叛,你会不会原谅她?”  等到第二天早上起来的时候,这腿啊,酸得不行,还是没运动的缘故,看来以后得多跑跑步才行,不然还真是不方便。  “不行啊,叔,这火太大了,这,这,进不去啊!”  苏雅笑笑:“我亮着灯,不是因为觉得他英俊、有气质、口齿清晰。只是因为我喜欢脾气暴躁的男人。因为脾气暴躁的男人才更率真。”  顾萌看顾母满面愁容,很是为难:“要不,您回去后住我那吧,你看,既能照顾爹,又不用看见顾婷,成不?”顾萌灵机一动,想出了个两全其美的方法出来。  不过好巧不巧的, 顾萌到家门口的时候,就发现了宋清, 脸上的表情还没来得及收敛,就被他看得个正着,完了, 冷静大方的人设要崩了,顾萌心里尖叫。

    顾萌见状沉默了会儿:“娘,那你以后得好好对弟妹,可不能再因为她家里人给眼色她看,都结婚了,是一家人了。”  顾萌这下脸上是真掩盖不住了:“真的!弟妹真的把房子过继到了弟弟名下?”  女人的身材真的很好,但这并不是他想知道的主题。他伸手抚摸了过去,细腻柔滑,用肤若凝脂来形容也毫不过分。这和他那夜先前的感受并无二致。  顾母说到这也是满脸笑意:“那可不咋的,结婚后就第二天就去过继了,要不是我问你弟弟,还不知道呢,你说说他,可真会瞒。”  配电箱在十三楼至十四楼之间的转角处。黑暗中,一个白色的影子挡在了那里。  立马眉头就皱成一团,随即再看顾萌,咬了咬牙:“行,听你的,你去,不过,你记着,一家子都在家里等着,你可不能再出什么意外了,要是真出什么事,你自己先逃命再说,听到了没?”  他只需要一些时间,从过去中走出。而没有钱,他的时间还剩多久,这个问题并不在他考虑的范畴。  顾萌眉毛一皱:“这次是事,是不是你弄的?”  苏雅灭了灯。  总还有一些经得起考验的朋友吧。秦松有时候这样安慰自己。可是,他已经渐渐失去了尝试的信心。他再也经不起拒绝的打击。更不愿让更多的人,看到自己如此狼狈的样子。

    “这,这。”顾母咬牙,在那里满眼茫然,不知所措,顾萌见状又催了把:“娘,没事的,你不相信别人,还不相信我,快点做决定吧,时间快不够了。”更多精彩,更多好书,尽在奇书读 https://www.qishudu.com  秦松迟疑地坐在那里,不想再动。  宋清见她如此,是既好笑,又心痛,要是自己没有受伤, 就可以接她回来了,哪里用的着她这么辛苦, 这一刻, 宋清又恨自己的手,好得太慢了些,眨眼睛,他的脑子就转个不停, 不过在面上却当了回瞎子:“回来了,吃饭了没,今天见到娘了吧,事情还顺利吗?”  “什么,离婚了,你,你,这,这”事情瞬间来了个急转弯,本来都要把她给赶走了的,但现在白费功夫了,只瞧顾父一下手足无措,站起来团团转圈,不知怎么办才好的样子,就知道事情不简单了。顾母也是脸色一沉,死死的看着顾婷,恨不得将她那张嘴给缝上才好,大喜的日子说离婚,她是嫌自己日子过得太舒服了,才来闹这一出的吧!  作者有话要说:  这篇文写到这里算差不多了,还有几个番外,会将以后的事交代下,谢谢大家这段时间的支持和订阅,谢谢!感谢所有的正版小天使!谢谢!!!  顾母也正好从房间里出来,看到顾萌:“你来了,来,喝点水吧,喝完了,就去干活,那些什么窗户,凳子,桌子都得重新洗一遍,还有那个啥,屋子也得重新打扫,明天你弟妹就过来了,可不能让人看了笑话。”  这一觉,一直睡到了天黑。  “这,这。”  看看时间,才十点多,他决定去喝一杯。

    “怎么了,这是怎么了,咋起火了,这么大的火,这可咋办啊?”顾萌还没想出怎么做,顾母惊慌失措的声音就从后面传来:“不对,这火,这火好像是从你爹那烧过来的,怎么办,怎么办,不行,我得回去看看,他一个人在家,要是睡迷糊了怎么办?”第82章  那天顾母抱怨之后, 就在顾萌家住下了, 有她在, 顾萌几乎什么事都不用干, 顾母全都一手包了, 做饭,打扫卫生,还有家里的自留地的照顾, 都被她处理得井井有条。  ”好了,娘,你别生气了,先在我这住着,看顾婷能出什么幺蛾子。”顾萌赶紧安慰她  顾萌没想到自己一语成谶,没过多久就出事了。  一说起这话顾母就不乐了:“放屁,顾婷,你说话也得摸着良心,这门婚事到底是谁给定下的,村子里谁不知道,这是你那个娘活着的时候,因为自己的弟弟坏了宋家的房子,赔了一大笔钱不说,还定了这门婚事,缺德冒烟的玩意儿,你到现在还怪到你爹头上来了,你有良心没有。”  两人开始争吵,他依然不愿意低头。若是从前,他以一个成功者的姿态陪伴在苏雅身边,他还愿意哄一哄她。可是当时,他格外忍受不了自己低声下气的样子。  他不明白,即使就在刚才他离开的时候电来了,他的电脑又是如何自动开机的?  “是啊,婶子,这么大的火,你就别瞎参和了,队里已经在组织救人了,三叔福大命大造化大,不会有事的。”  “这是咋了,这结婚怎么还不让人上门呢?”

    “爹,爹,你不能赶我走啊,我没地方回去了,没地方了啊,我和宋齐离婚了,他那个没良心的,把我给赶出了宋家,我什么都没了,什么都没了啊,爹!”  苏雅:“一个萝卜一个坑,我相信我会等到适合自己的人。”  “倒是听说这顾同志有两个姐姐,之前一直在忙活的是二姐,难道这个就是那个一直没出现的大姐?”  “那他们住哪啊?”问了半天,顾萌才想到这件事的引子还没解决呢,现在城市住房可紧张了,一家十几口挤在三十多平米的地方,比比皆是,顾小弟他们还是临时工,单位是不会分房子的。  我喝多了,是幻觉。他告诉自己。  “爹,对不起,都是我的错,我。”  苏雅。他的前女友。  主持人:“那容易了,你想找男朋友的话,直接去夜店驻守就好了,你喜欢的男人全在里面。”  他只记得,他曾经对这类节目根本不屑一顾。他认为作为一个男人,来看如此八卦的节目,于他简直是种耻辱。  宋清沉吟了会儿:“这样,我在钢铁厂附近还有一套房子,你要是愿意的话,可以让小弟到我那儿去住,反正空着也是空着,省得麻烦别人。”  这件事,原身的记忆里倒是知道一点,就是顾婷她娘为了赔宋家的房子,不仅吐出一大笔钱,还押着自己的男人,就是顾父和宋家定下了这门亲事,虽然顾父也不赞同,可拗不过顾婷母亲这个扶弟魔,最后就有了顾婷和宋齐的婚约,那个时候他们俩都还没出生呢,顾婷娘就把她给许出去了,也是搞笑,宋家之所以会提出这个要求来,也是因为他们家不是下河村的本土人家,人丁不旺,可顾家就不一样了,整个下河村基本都是顾氏宗族的人,这也算另类的联姻了。

    顾母气得团团专,连话都快说不清,顾萌也生气,不过没顾母这么夸张:“行了,管他怎么说,我们不答应不就行了。  顾母转来转去,不安的问道:“这样成吗?要是别人,别人”  其实他们并没有正式分手。只是一场争吵之后,苏雅离家出走。  等顾萌和宋清到市里的时候,顾母和顾父已经忙活开了,她远远站在外面,就能听到顾母的大嗓门:“快,快,那桌子都借到了吗?顾康他们厂子里的人可要来不少,得多借点备着,还有那个椅子,凳子,都不能少,要是人来了,没地方坐,那才好笑。”  顾萌没想到顾母还有这样的见识,她仔细品了品,发现顾母还真挺聪明的,这样既减少了外人的闲言碎语,也促进了小夫妻之间的感情,也是,顾母能在顾婷敌视的环境下,依旧在顾父心中占据一席之地,想想就知道她肯定不蠢。  “哎呀,外面这么吵,我还以为是谁呢,原来是顾婷你来了,你说你,来了咋不早点和娘说呢,娘也好去接你是不是,都是一家人,有啥隔夜仇的,就算你找人把你爹的腿打断了,还找坏分子污蔑你弟弟的名声,差点让他进局子,但你弟弟和你爹不都没生气嘛,你还计较个什么,连自己弟弟的婚礼都不肯来,现在好了,来了就好,来了就好,大家还是一家子,是不是啊,老头子?”  苏雅是某互动速配节目的二号女嘉宾,这是她出场的第八期,所有一路看过来的观众都不明白,这个女人的择偶观究竟还可以另类到什么程度。  一出去,顾萌真是又在担心的基础上震了一震,只见整个下河村上百户人家,都被火红的光芒给笼罩了,那火焰就像人吃饱了饭,看起来干劲十足,不过眨眼的功夫,顾萌就看到火势已经开始蔓延,外面到处都是呼喊声,尖叫声,求救声。  幸好当天晚上唐小华就赶了过来,向顾母解释一番,才把顾母安抚住,不然顾母就算顶着一身的骂名也要把这婚事给退了,不然娶进这样一个人进来,只怕家里都不得安宁,不过也因为这件事,唐小华就和顾母说把婚事给提前了。楔子  周围人来人往,正是热闹的时候,她这一闹,顿时就热闹纷纷,顾萌此刻是真生气了,恨不得赶紧撕烂她的嘴才好,是她失算了,以前顾婷闹归闹,但还是很高傲,不会轻易让人看她笑话,除了空间丢了那次,她发了疯,平时基本都是装可怜居多,没想到,一段时间不见,她升级了,开始为了达到目的,不择手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