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宁暗想能够进到迷花谷,还真是运气,若非那两名苗女出现,自己只怕要被活活困死在竹林之中,不由问道:“那片竹林是不是有问题?”  他回头瞧了一眼,不由吃惊,只见到影影绰绰之间,看到任阡陌等人已经从竹桥的雾气之中显现出来,也正往竹林这边过来,他们显然也是被湖中楼阁所惊住,一时间也没有注意到刚刚进入到竹林中的齐宁三人。  “那你身上还有解药?”齐宁问道。  西门战樱也是微微变色,小妖女却是撇了撇嘴,道:“教主的声音比他好听多了,他才不是教主。”  小妖女一只手托着下巴笑道:“上次姓齐的混蛋救了你,这一次看还有谁能救你。”  齐宁本欲闪躲,但想到自己的六合神功,故意滞怠,任由小鬼的大手拍在了自己的肩头,他有内力护体,小鬼这一拍虽然力道不轻,但齐宁只是微感疼痛,却并没能伤到他筋骨,也便在瞬间,已经将小鬼的内力吸取过来。  这时候他已经确定任阡陌一行人也是为了冰棺而来,虽然一时猜不透这些人如何知道迷花谷里有水潭冰棺,但对方既然是为冰棺而来,必然会与方才那声音发生冲突。  齐宁心知那人并非黑莲教主,微微宽心。  ----------------------------------------------------------  “我非但要打你,还要杀你。”西门战樱冷笑道:“黑莲教主既然那么疼爱你,任你在这里随意进出,而且连梅林的古阵法都被你摸得一清二楚,你敢说不知道这些人所为何来?”

    齐宁脸上变色,那绿袍老怪他并不认识,可是跟在绿袍老怪身后的那两人,齐宁却是十分熟悉。  “师傅说了,真正的用毒高手,不会轻易用毒。”小妖女宛若逗弄猎物的猎手,洋洋自得道:“像我这样的高手,用毒对付你,那叫胜之不武。不过我不用毒,照样有无数种方法让你说实话。我再问你一句,西门无痕攻打我们黑莲教,到底有什么阴谋?你老实交代,我放你走,否则我就要逼供了。”  小妖女咯咯娇笑起来,叫道:“大鬼,等一下。”歪着脑袋瞧着西门战樱,笑嘻嘻道:“上次被你跑了,这次就算是神仙也救不了你。本来我是准备等养好身体,再去找你和那姓齐的混蛋算账,想不到你自投罗网,正好免了我去找你。”  齐宁顿时有些后悔,要早知道这边如此复杂,之前直接顺着生路离开便好。  若是与人正面相搏,即使凶险万分,西门战樱也未必畏惧,可是面对这古灵精怪却又心肠歹毒的小妖女,她心内显然还是颇为畏惧。  齐宁暗暗惊叹,湖中的楼阁,宛若画卷,雾气漂浮,就如同仙境一般,他万想不到,在这千雾岭上,竟然还有如此地方。  “真是可恶。”小妖女气急败坏:“那两个没用的东西,被你跟踪竟然没有察觉,回头就将她们喂了小神龙。”  “不是帮我,是帮你自己。”齐宁冷冷道:“找不到解药,我一刀便杀死你。你该清楚,此番八帮十六会跑到千雾峰来,就是要铲除黑莲教,我杀你,也是为民除害。除非你能将功补过,立下功劳,我或许可以考虑饶你一命。”  齐宁走到冰面上,径自到了冰潭中央,单膝跪在冰面上,立时便觉得阵阵刺骨寒气从冰面上渗透到腿上,向下瞧了瞧,见到那冰棺静静躺在下面。  齐宁早就听说,黑莲教是黑苗人所创,那么教众大部分当然都是黑苗人,只是万想不到连苗家女子也入了黑莲教。

    小妖女闭上眼睛,急忙大叫:“这是......这是教主的居所,不是师傅的。”  只是此事与他也没有太大干系,所以他也并没有太过用心去关注此事。  站在不远处的两名苗家女子都是花容失色,惊呼出声,等回过神来,却只见到齐宁已经蹲在小妖女身边,用膝盖压在小妖女的腹间,手中的寒刃已经顶在了小妖女的咽喉处。  西门战樱急道:“可是咱们不能不管,大师兄他们.......!”  他虽然口中说大宗师也并不足惧,但心里很清楚,连神侯府西门无痕那等人物都对大宗师十分忌惮,就更别说自己了。  西门战樱蹙眉道:“你......什么意思?”  小妖女道:“没有,那......那种解药,没有太多......!”感觉脖子一寒,寒刃紧了一紧,隐隐感觉咽喉处破了口子,惊声道:“我.....我还有两颗.......!”  齐宁淡淡道:“我知道的事情远比你想的要多。”  他知道小妖女本就是从小与毒药混在一起,所以说话之时,不但一本正经,而且还故意解释药性。  齐宁和西门战樱都是一怔,知道此种情势下,小妖女必然不敢再撒谎,齐宁眉头一紧,问道:“这里真是黑莲教主的居所?”

    小妖女咬牙道:“你......你连.....连冰棺也瞧见了。”  只是此事与他也没有太大干系,所以他也并没有太过用心去关注此事。  这大小双鬼外貌看起来狰狞巨硕,但是武功却也并不弱,速度也不算慢,齐宁被小鬼扯住,虽然连续避开大鬼数拳,但带着一个巨硕的壮汉闪躲,终究还是有所羁绊,大鬼绕到齐宁身后,低吼一声,一拳打向齐宁背部。  齐宁皱眉道:“平天行又是何人?”  “听说这次神侯府召集了八帮十六派一大帮子阿猫阿狗,原来都是无能之辈。”小妖女嘻嘻一笑:“不过那也怪不得你们,你们没有来过千雾峰,自然不知道这里的古怪,喂,大屁股,你没有瞅见峰岭上的雾气?”  齐宁向西门战樱道:“你看着她,我去瞧瞧如何打开冰面。”  这大小双鬼外貌看起来狰狞巨硕,但是武功却也并不弱,速度也不算慢,齐宁被小鬼扯住,虽然连续避开大鬼数拳,但带着一个巨硕的壮汉闪躲,终究还是有所羁绊,大鬼绕到齐宁身后,低吼一声,一拳打向齐宁背部。  齐宁在外面听见,心下一凛。  齐宁暗暗惊叹,湖中的楼阁,宛若画卷,雾气漂浮,就如同仙境一般,他万想不到,在这千雾岭上,竟然还有如此地方。  小妖女叹道:“这一次你们就不要抢了,要不然又没有老婆了。小鬼,你比大鬼小,要让着大鬼,这一次就让大屁股先做大鬼的老婆,然后再做你的老婆,好不好?”  大鬼似乎也有一份惭愧,不敢看小鬼,提起拳头,便往齐宁一拳打过去。

    小妖女忍不住道:“你知道厉害就好。”  小妖女睁大眼睛,叫道:“大鬼小鬼,你们做什么?”  她是神侯府的人,耳濡目染,当然也有极强的判断能力。  齐宁冷笑道:“己所不欲,勿施于人,看来汉人的东西你还没有学会。”  小妖女叹道:“你要怎么做,我也不管,反正我都劝过你们。你不怕教主,无非是没有见过他,等有朝一日你见到教主,就会后悔今日所言。”  “你.......!”西门战樱听得小妖女如此称呼,又羞又恼,双目如刀,与小妖女那双乌溜溜亮晶晶的眼眸子对视。  行了小片刻,猛听得前面不远处一人怪声道:“绿袍老怪,你到底能不能找到出路,可别将咱们都困死在这里。”  出了竹林,一条小径通到冰潭处,到得冰潭边上,西门战樱也是惊奇,小妖女道:“这就是你们要到的地方。只是别怪我没有提醒你们,这里除了教主,从无人敢过来,就连我一年也只能随他来一遭,若是你们真的碰了冰棺,就算跑到天涯海角,教主也一定会杀了你们。”  在西门战樱面前,放着一张大椅子,椅子上坐着一人,那椅子颇大,坐在上面之人身形较小,很不协调。  小妖女叹道:“这一次你们就不要抢了,要不然又没有老婆了。小鬼,你比大鬼小,要让着大鬼,这一次就让大屁股先做大鬼的老婆,然后再做你的老婆,好不好?”  齐宁心知那人并非黑莲教主,微微宽心。

    齐宁道:“你还有些脑子。”  西门战樱眼角余光亦是瞥见齐宁神情古怪,顺他眼神往下瞧了一眼,见得自己蹲着身子,腰、膝两端曲线深陷,绷紧的葱银裙筒探入腹间,夹出深深的“丫”字,顿时又羞又臊,急忙伸手扯了衣衫遮挡住,瞪了齐宁一眼,却又不好多说什么。  西门战樱蹙眉道:“你......什么意思?”  进入梅林,梅香芬芳,煞是好看。  齐宁皱眉道:“平天行又是何人?”  西门战樱见状,失声叫道:“小心.......!”  虽说此番群豪攻打黑莲教可能不会太顺利,但毕竟集结了数千江湖好手,其中有不少都是江湖上的一流高手,黑莲教即使高手众多,但是面对如此强大的敌手,要想保住千雾岭也是不容易,更不必说能全歼江湖群豪。  只是此事与他也没有太大干系,所以他也并没有太过用心去关注此事。  小妖女笑道:“你当师傅想不到吗?师傅虽然用毒之术天下无敌,但那老家伙有时候还装模作样说人外有人,这天下还有许多用毒高手,其实我心里明白,他那是口是心非,在他心里,天下没有人用毒能及得上他。”顿了顿,靠坐在椅子上,拢着双腿,道:“他也知道,如果是一般的毒药,很容易就被你们的人察觉,所以这次用的毒,那可不是一般的毒药,你说的那些用毒高手,根本无法察觉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