猛然之间,齐宁身体一震,霍然扭头,却瞧见不远处的椅子上竟然坐着一个人,大吃一惊,不禁往后退了两步。第三零二章 覆水难收  齐宁却是淡定自若,悠然道:“三娘,你已经出现破绽了,洞门大开,我不想进去也不成了。”说完,一颗黑子便要按下去。  清水巷子是东城上百条巷子之一,巷内倒也有零散几家店铺,不过远及不上北城热闹,而且生意看上去也都很是清淡。  见他忽然站起身,下意识地往后退了两步,正要说话,却只见到那白衣人身影骤然一晃,齐宁只觉得眼前一花,还没有弄明白是怎么回事,就发现那白衣人已经与自己近在咫尺,那精美的五官和白皙的面庞,就在自己眼前。  齐宁这才恍然大悟,心想原来神侯府统御江湖,却是在十六年前就与江湖上的八帮十六派签订了铁血文,就如同朝廷的法律,对于江湖来说,铁血文就是约束他们的律法,细细想来,这西门无痕也确实是非同小可。  齐宁道:“你去打听一下小瑶的住处,我在这里等你。”  忽然之间,却见迎面一片水花从雾气之中飞溅过来,齐宁皱起眉头,正要躲开,便在一瞬间,却见从那雾气之中有一活物往自己这边逼近过来,虽然色泽洁白,但明显不是白衣人,齐宁吃了一惊,二话不说,向后一个后翻,从池塘边翻开,再抬头时,只见一条白色巨蟒从雾气之中探出了半截身子,蟒头竟然有成人两个拳头大小,口吐蛇信,露出了锋利的牙齿,恐怖至极。  曲小苍笑道:“那倒无妨,八帮十六派很快就会得到消息,向帮主迟早也会知道的。”随即听到曲小苍道:“酒菜都凉了,实在是抱歉的很,曲某就不打扰了,改日再来拜会。”  “黑鳞营每一个人都是我的兄弟。”齐宁淡淡道:“要让你家福儿真的历练出来,每次厮杀,都要冲在最前面,你要是放心,随时将他送过来,否则以后就不要再提此事。”顿了一下,才道:“还有一句话我要说清楚,他要真是进了黑鳞营,我可以将他当兄弟看,否则锦衣侯府与你们齐家没有什么干系,以后不要说什么家人兄弟那一套。”

    齐松一怔,顿时有些尴尬。  随后到了琼林居那处精舍,书院的姑娘们都已经在等候,对于齐宁的到来,大部分姑娘还是显得十分的欢喜,齐宁进到书堂之内扫了一眼,瞧向角落处,想看看小瑶,却只见到那里空空如也,小瑶竟是不在书堂之内。  “侯爷,神侯府声称疫毒是黑莲圣教所为,你觉得如何?”朱雀长老看向齐宁:“秋千易当真在神侯府劫过狱?”  只是那股内力虽然浑厚,齐宁却并没有感觉身体有什么不适,正自诧异,白衣人竟是双掌连续拍出,从肩头一直到脊椎尾骨处,前后竟是拍了十余掌。  “代天施药,自然是皇上的福佑。”齐宁心想那徐干感染太早,没能及时救回来,也是无可奈何,问道:“仙儿姑娘在船上吗?我过来瞧瞧情况如何。”翻身下马来,将马缰绳系在岸边的柳树上。  “就在大堂等候,都等了一个多时辰。”韩寿道:“侯爷,六爷今天看来倒不像是过来闹事的,带着人大包小包拎了不少东西过来。”  “原来她到皇宫里来,是为了吸食白蟒的血液。”齐宁这时候恍然大悟,见她动作熟练,而且对这里的地形如此熟悉,心知她确实不是头一次来,想来以前也是在这里吸食过白蟒之血。  白衣人扭过头来,瞧了齐宁一眼,唇边依然带着浅笑。  齐宁心中好奇,暗想这江湖铁血文又是什么玩意?  他双手捧在嘴边,哈了两口气,一股血腥味道冲入鼻孔,正是那白蟒之血,这时候确定,昨夜所发生的一切并非做梦,是确有其事。  齐宁悠悠醒转之时,立马坐起身来,左右看了看,却发现自己竟是躺在锦衣侯府自己的床榻上,身上竟然还盖着棉被,桌上的油灯早已经熄灭,而那面本来打开的窗户,此时也已经被带上。

    顾清菡不由分说,已经将白起按在了棋盘上,齐宁无奈,只能收回手,叹道:“三娘,有些游戏,不分长辈和晚辈的,你看看,我手里的黑子和你手里的白子,只是颜色不同,并无大小,既然对弈,也就不能再论大小了。”  齐宁目瞪口呆。  白衣人并不说话,目光移开,齐宁顺他目光瞧过去,脸色骤变,低头一看,才发现自己竟是站在一处屋顶之上,脚下是琉璃瓦,居高临下望过去,只见到灯火辉煌,宛若繁星灿灿,灯火之中,屋瓦金光灿灿,雕梁画栋,金碧辉煌,四周的宫殿楼阁竟然是看得异常清楚,甚至能够俯瞰一队队身着甲胄的兵士正在巡逻。  齐宁皱起眉头,想到什么,扭身掀开枕头,发现剑图完好无损就在枕头下面,缓缓放下枕头,抬手摸了摸脑门子,昨夜与白衣人的遭遇清晰无比,甚至自己最后是因何昏厥都是一清二楚,难道那一切只是在做梦?  白衣人吸入三大口蟒血之后,身形陡然一闪,宛若幽灵一般,却已经到了齐宁身后,齐宁正自惊诧,却感觉身后劲风忽起,随即便感觉白衣人一掌拍在自己的背心,一股浑厚的内力震动齐宁身体,齐宁心下惨然,心想老子这娘们竟然要下毒手了。  可是听曲小苍所言,至少在这十六年,很少有人敢挑战神侯府的权威。  -----------------------------------------------------------------------------------  最后一掌拍下来,齐宁便感觉胸腔陡然间发烫起来,那白衣人却已经飘然到了自己身前,盘膝坐在自己对面,两只白皙的手掌齐齐拍出,正按在自己胸口丹田处,齐宁不知道这女人究竟意欲何为,却已经感觉到从白衣人的掌心之中有两股真气直接冲入到了自己的丹田之内。  本来她最近对齐宁一直心存戒备,那天晚上发生那样的事情之后,她知道两人的关系已经十分危险,齐宁那晚既然敢那般做,谁也不敢保证再有一丝火星,真要发生无法挽回的事情,所以时刻都是提心吊胆,白天倒还敢和齐宁见见面,要是天色一黑,那是无论如何也不敢和齐宁单独待在一起。  白衣人这一手功夫当真是惊世骇俗。  真气源源不断顺着白衣人手掌过去,齐宁虽然口不能言,但是眼睛却还能看的清楚,只见到白衣人那张苍白的脸一瞬间竟是变得通红起来,宛若在脸颊上涂满了胭脂,疑惑之间,却忽然感觉到本来已经被抽走的内力竟是再次从那白衣人手掌之中灌入进来。

    白衣人不骄不躁,背负双手,含笑饶有兴趣地看着齐宁。  他这一开口,齐宁大吃一惊,自他认识这白衣人之后,白衣人从头至尾都没有说过一句话,这让齐宁一直以为他是个哑巴,这一开口,才知道白衣人竟然能够说话,呆了一下,不禁道:“你......你会说话?”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忽地感觉身上有些寒冷,睁开眼睛来,屋内的油灯还亮着,只是窗户竟不知什么时候打开。  真气源源不断顺着白衣人手掌过去,齐宁虽然口不能言,但是眼睛却还能看的清楚,只见到白衣人那张苍白的脸一瞬间竟是变得通红起来,宛若在脸颊上涂满了胭脂,疑惑之间,却忽然感觉到本来已经被抽走的内力竟是再次从那白衣人手掌之中灌入进来。  齐宁听这姑娘一说,有些诧异,心里却也明白,苏紫萱避而不见,显然是不想见到自己,或许是因为害怕,更或许是因为反感,反正齐宁也不想看到苏大小姐那副嘴脸。  齐宁“哦”了一声,笑问道:“何事?”  齐宁看着顾清菡摇曳生姿的丰腴身影,嘴角含笑,自言自语道:“你的耐心终究是及不上我。”扫了一眼棋盘,按下黑子,笑道:“我赢了!”  琼林书院地处东城,而清水巷也是在东城。  齐宁不急不躁,笑道:“三娘是认输了吗?”  那夜卓仙儿柔情似水,温顺如猫,可是齐宁绝不会因此便会觉得卓仙儿对自己会死心塌地。  朱雀长老神色已经变得十分凝重,只是这时候,他自然不好出去。

    白衣人手上不停,再次从那血窟窿之中吸出血柱,连续三次,往齐宁口中灌入了满口蟒血,齐宁呛得几乎要窒息,那白蟒的血液腥味极浓,无可奈何之下,硬是被白衣人灌入了三大口蟒血。  他脸色微变,这剑图乃是自己的秘密,从不当着别人的面看,记得昨晚看完之后,自己还收在了床头枕头下面。  那夜卓仙儿柔情似水,温顺如猫,可是齐宁绝不会因此便会觉得卓仙儿对自己会死心塌地。  齐宁见对方神情温和,不似有什么歹意,而且对方如果真要对自己动手,自己根本无法醒过来。  那巨蟒却已经尾随而至,眨眼间便已经到了白衣人身后,白衣人并不回头,只是一只手掌向后面轻轻一拍,并无其他动作,齐宁便见到那条巨蟒猛然间重重地砸落在地上,只是扭动几下,半截身子在岸上,半截身子在水中,竟是不再动弹。  忽然之间,却见迎面一片水花从雾气之中飞溅过来,齐宁皱起眉头,正要躲开,便在一瞬间,却见从那雾气之中有一活物往自己这边逼近过来,虽然色泽洁白,但明显不是白衣人,齐宁吃了一惊,二话不说,向后一个后翻,从池塘边翻开,再抬头时,只见一条白色巨蟒从雾气之中探出了半截身子,蟒头竟然有成人两个拳头大小,口吐蛇信,露出了锋利的牙齿,恐怖至极。  齐宁心下暗笑,神侯府虽然是打着江湖旗号,但实际上却是彻彻底底的朝廷衙门,神侯府的吏员都是领着朝廷的俸禄,由神侯府牵头江湖势力对付黑莲圣教,也亏曲小苍大言不惭说朝廷没有卷入。  那老汉摆摆手,低声道:“这位公子,别管闲事,不能过去,是要债的,三天两头就过来......,哎,孤儿寡母,就是可怜。”  齐宁却知道此事事关重大,神侯府将罪责安在黑莲圣教头上,甚至要召集江湖各路势力共同围剿黑莲圣教,这背后究竟所为何故,齐宁难以想通,而丐帮是江湖第一大帮,神侯府与丐帮的交涉虽然诡异,可是自己却还是不好从中多掺和,也不多说,只是微微颔首。  此人能够悄无声息跑到自己房中,连自己都不曾有丝毫察觉,齐宁便知道此人的武功必定极高,自己上次恐怕是看走眼了。  姑娘犹豫一下,才道:“上次先生离开之后的第二天,小瑶就没有再到书院来,听说先生派人.....派人去找过,也没什么消息。”

    “三娘,你说你防守固若金汤,可是我几句话一说,你就方寸大乱。”齐宁盯着那张白里透红的俏媚脸蛋:“这幸亏只是下棋,万一是别的事情,你岂不是束手就擒?”  “就在大堂等候,都等了一个多时辰。”韩寿道:“侯爷,六爷今天看来倒不像是过来闹事的,带着人大包小包拎了不少东西过来。”  那姑娘片刻就过来,告诉了小瑶住处,齐宁道:“待会儿你和卓先生说一下,我有急事先走,回头再过来。”也没时间去和卓青阳招呼,径自离开书院,往小瑶住处去。  忽然之间,却见迎面一片水花从雾气之中飞溅过来,齐宁皱起眉头,正要躲开,便在一瞬间,却见从那雾气之中有一活物往自己这边逼近过来,虽然色泽洁白,但明显不是白衣人,齐宁吃了一惊,二话不说,向后一个后翻,从池塘边翻开,再抬头时,只见一条白色巨蟒从雾气之中探出了半截身子,蟒头竟然有成人两个拳头大小,口吐蛇信,露出了锋利的牙齿,恐怖至极。  那青铜将军虽然轻功也是极其了得,但是外形轮廓与眼前这白衣人完全不同,一眼就能从身形上判断出绝不是同一个人。  “我这人别的优点没有,就一个说话算话。”齐宁缓缓道:“看在老侯爷和大将军的份上,那五百户赋税,就算是给你们那位三老太爷养老之用,不过也就到此为止,本侯已经说过,锦衣侯府与齐家一刀两断,那么从今以后,自然也就用不着贴补你们。”淡淡一笑,道:“我也听说了,这些年,你们三房在京城做了不少买卖,家财殷实,比我们锦衣侯府都要混得好,区区五百户赋税,你们也是瞧不上的。”  一名长相清秀的姑娘立刻道:“齐先生,小瑶已经好久没有到书院来,好像家里有事情,紫萱......紫萱她方才还在书院,不知道去了哪里。”  齐宁一瞧就明白状况,指着其中一人道:“你跟我出来一下。”  齐宁这才恍然大悟,心想原来神侯府统御江湖,却是在十六年前就与江湖上的八帮十六派签订了铁血文,就如同朝廷的法律,对于江湖来说,铁血文就是约束他们的律法,细细想来,这西门无痕也确实是非同小可。  齐宁暗暗称奇,隐隐知道这里应该不是正宫殿,很可能是御花园一类的地方,建邺京城本就庞大无比,座落其中的皇城亦是宫宇重重,只怕连久居皇宫之内的人也无法洞悉皇宫之内的每一个角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