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忽然想到,先前还在说府里那黑氅大汉可能是走火入魔,如果当真如此,这幽寒珠岂不是可以治愈黑氅大汉?  齐宁搞清楚幽寒珠的用途,已经心满意足,伸了个懒腰,道:“连图也没有,自然是没有见过的。”瞧着玉盒里的幽寒珠,皱眉道:“唐姑娘,还有一天这幽寒珠就失去药效,现在该怎么办?”  齐峰在旁笑道:“太夫人对素兰一直十分宠爱,今天那沈三还真是吃了豹子胆,竟敢去招惹素兰,这要是被太夫人知道,那小子只怕还要吃大苦头。”  那黑氅大汉扑面而来,齐峰已经感受到压力,这一次竟是没能闪开,只见到那大汉抡起一拳照着自己胸口打过来,眉头一紧,探手过去,抓住了那黑氅大汉的手腕子,正想将他掼倒,让这家伙知道厉害,孰知他刚刚扣住那大汉手腕,那大汉另一只手竟是鬼魅般出现,反过来也扣住了他的手腕子。  李堂在边上叫道:“小心!”他自然也看出来,这黑氅大汉一开始身法倒还有些僵硬,可是气急败坏扑出五六次之后,那身形竟然变得异常敏捷,闪转之间可说是电光火石,李堂眼中显出讶然之色,心知就算是自己,也未必能比这黑氅大汉还要灵活。  顾清菡样貌艳美,既有大户人家的端庄,却又有着天生的妩媚女人味,这时候大悲大怒之下,更是一番风韵。  齐峰见到那黑氅大汉扑过来,倒有些好笑,他当年是从疆场上的死人堆里爬出来,而且一身功夫也算不弱,区区一个怪汉自然没有放在心上,眼见得那黑氅大汉扑倒,身形一闪,轻松躲开。第七一四章 醋意  “白大侠所言极是。”火神君道:“只是白大侠武功高绝,若是就此隐匿起来,一手出神入化的剑术再难得见,未免太过可惜。”  那家仆一脸茫然道:“大总管,我在这边好好修剪枝叶,好好的没招他没惹他,他突然就冒出来,抬起拳头便要打我,我没有法子,只能躲避。”

    侍卫见齐宁一脸严肃,还真有些紧张起来,左右瞧了瞧,拿过香帕,揣进怀中,这才低声道:“你等一下,在这里不要走。”转身进了府里去。  “女人?”齐宁一愣,很快就反应过来,知道顾清菡说的自然是秀娘。  唐诺微松口气,道:“幸好你今晚拿过来,否则可要出大事了。”  他明白自己这种感受从何而来,说到底,能让他有如此归家急切之心,无非是因为顾清菡的缘故。  顾清菡却是咬着银牙,瞪着齐宁,忽然眼圈一红,转身走到椅边坐下,扭过头去,不看齐宁,眼圈却已经泛红。  “她身上还有价值。”齐宁道:“如果她果真是奸细,那反倒还有利用的价值。”微一沉吟,才笑道:“让我好好想想,三娘,你可记着,我可不会对别的女人胡乱生出心思,你以后这样说我,我可是要伤心的。”  “两种可能?”  齐峰虽然武功不差,但几乎没有什么机会在侯府众人面前展现,今日这黑氅大汉竟然在老虎嘴边拔毛,齐峰有意要显摆一下自己的身手,竟是背负双手,看起来闲庭信步般再次躲过。  白羽鹤脸色冷淡,沉默片刻,终于问道:“天下十大名剑,火神君,你应该知道十大名剑之首是哪把剑。”  夕阳西下,天色渐晚,齐宁几天不曾洗澡,身上还真是有些不舒服,而且一路奔波,倒是想着痛痛快快洗个澡,换身干净衣衫,如此也能让自己放松一些,吩咐道:“和府里的人都说一声,没事不要招惹丑汉,对了,这丑汉是否对那素兰有意思?”  “三娘,把香帕还给我吧。”齐宁见顾清菡手中兀自捏着那方锦帕,伸手过去。

    “不是不是。”齐宁忙道,身体微微凑近,低声道:“三娘是普天下最好的女人,当然不会那样.......!”这时候距离顾清菡咫尺之遥,只见到顾清菡俏美的脸上恼中带俏,说不出的美艳,心下一跳,轻声道:“多日不见,三娘......三娘又美了几分。”  “我当时是说算得上百毒不侵。”唐诺更正道:“却并非绝对。毕竟这世间有些稀奇古怪的毒药,我也不曾见过。”指着幽寒珠道:“不过若是以幽寒珠帮你洗血,那就胜过任何的珍稀药材了。若是要用药材洗血,至少要备上七七四十九种名贵药材,眼下我手头还没有那么多药材,有几味药材即使在京城,也未必能够找到。”  唐诺在屋内准备了一只大浴桶,让人往里面添加了滚烫的热水,等丫鬟们退下之后,这才开始往水中配药,齐宁见到唐诺往里面配了十几种药材,而且每一种药材放下去之前,唐诺都会用小称称量一下,显得十分小心。  顾清菡这才笑道:“那你先回屋去,我让人给你准备,瞧你现在这样子,谁能知道你是咱们的侯爷,你也不能这幅样子进宫,先洗个澡,吃完饭再过去。”也不多言,转身要走,齐宁轻声道:“三娘,你等一下。”  唐诺道:“这也只是传说而已,师傅说玄武丹可能是以讹传讹,世间并不存在,其实我也不大明白,应该是当年编著佰草集的前辈听说过玄武丹的存在,所以才记载在书里,他自己也未必见过。”  黑氅大汉在齐宁脸上轻轻摸了两下,也不多说,转身便跑开,转眼间就没了影子。  唐诺道:“传说自然不能当真,但由此亦可见幽寒珠的重要。幽寒珠储藏在龙母蚌之内,即使离开海水,只需要每三天将它浸泡在盐水之中一个时辰,龙母蚌可以存活三个月之久,换做普通的河蚌海蚌,三天也是撑不住的。”  “要紧的事情?”顾清菡有这时候只想一个人痛哭一场,有气无力道:“什么事情,你快说。”  齐宁见唐诺眉宇有一丝焦急之色,也不明白为何会如此,想了一想,才道:“不过半个月。”  顾清菡却是根本不理会,一只手扭着他耳朵,另一只手拉扯齐宁衣衫,动作利索,幸亏并无其他人,否则被人看见,还以为三夫人饥渴难耐,齐宁扭着身体,羞涩道:“三夫人,别这样,可别被人看见。”  齐峰感觉大汉那拳头打来呼呼有风,但显然只是个人的力气,并非内力,心下微宽,抬手格挡,另一手则是照着那大汉脖子抓过去。

    “我确实是这个意思。”白羽鹤道:“你们既然是要往咸阳去,我倒可以和你们同行,若是真能帮我找到天诛客,也算是我欠你们一份人情。”  齐宁这才释然,心想果然与自己猜想一般,这黑氅大汉追打沈三,却是因为素兰之故。  齐宁自然知道此事,心下欣慰,道:“田姑娘岂是凡人,她要么不出手,一旦出手,自然是有把握的。”心里却寻思着,唐诺在医术之上见多识广,却不知道她是否能够知道这白蚌珍珠的效用。  “唐姑娘,我听得不是很明白。”齐宁道:“你说的解毒之效是什么意思?”  “正是。”  “确实问了。”齐宁道:“小侯爷心中最大的牵挂便是这个问题,如果没有答案,小侯爷便是死,那也死不瞑目啊。”  齐宁苦着脸道:“怎么能说是骗来的,我记得是三娘主动送给我的,而且......!”  齐宁轻声道:“你想到什么,但说无妨。”  齐宁惊讶道:“还有如此厉害的效用?”心想看来自己得到这颗幽寒珠,还真是大赚特赚,但还是有些担心,问道:“唐姑娘,这洗血是不是会有什么副作用?”  顾清菡狠狠瞪了齐宁一眼,轻斥道:“不要胡说八道。”但是齐宁安然无恙回来,虽然面上做出一副恼怒之色,但心里却还是十分欢喜。  唐诺微点螓首,道:“这是幽寒珠,极其罕见,只有在深海之中的才能觅得。”想到什么,蹙眉道:“侯爷,这幽寒珠是否是从白色的海蚌之中取出?”

    李堂急向齐峰解释道:“这是侯爷,侯爷易容改扮,所以......所以是这个样子。”  齐宁在东齐临别之际,令狐煦送了一名美人,齐宁不好太过拒绝,后来让人带回到京城安顿,这事儿他自己都差点忘记,若非顾清菡忽然提起,都想不起来有这档子事。  齐宁咧着嘴,这时候却已经明白,自己本是想恶作剧试试顾清菡,谁知道已经露出破绽,被顾清菡看穿。  “那镇魂玉或许还真的可能存在,玄武丹肯定是传说故事了。”齐宁道:“是了,那玄武丹是不是能起死回生,长生不老?”说这句话时,已经是有些戏虐。  那黑氅大汉并不甘休,怪叫一声,回转身再次向齐峰扑过去。  齐宁禁不住挠挠头,道:“三夫人......三夫人对小侯爷是这样想?可是.......我觉得小侯爷无论相貌还是人品,那都是万里挑一,他.......!”  齐宁答应一声,唐诺便开始准备洗血的工具,齐宁令人赶紧送热水过来,又找来齐峰,令他带两个人就守在唐诺院外,不许任何人进院。  齐宁笑道:“丐帮的四大长老,也是青龙白虎玄武朱雀。唐姑娘,这越说可就越神奇了,这四神兽只是神话传说中的东西,世间怎可能真的存在,就算真的存在,那玄武丹在玄武口中,凡人又怎可能从神兽口中取得神丹?”  齐宁抬手竖起,道:“我发誓,以后绝不这样作弄三娘,若是违背,必定......!”他没说完,顾清菡已经打住道:“不要胡乱发誓。”这才看向齐宁眼睛,幽幽叹道:“你安然无事,那比什么都好了。”

    唐诺浅浅一笑,问道:“侯爷是不是有什么事情找我?”  “十四日?”齐宁掐着手指头算了算,才道:“今天正好是十三天,到明天晚上就是十四天了。”  “你可有察觉他体内有内力?”齐宁微一沉吟,向齐峰问道。  唐诺道:“洗血是《佰草集》里记载的医术,师傅便洗过血,并无出现任何后患,师傅也一直想帮我洗血,但书中记载纯阳之体方能洗血,我是女子,师傅担心会出现问题,所以不曾为我洗血。”  唐诺道:“洗血是《佰草集》里记载的医术,师傅便洗过血,并无出现任何后患,师傅也一直想帮我洗血,但书中记载纯阳之体方能洗血,我是女子,师傅担心会出现问题,所以不曾为我洗血。”  黑氅大汉道:“素兰....素兰......!”也说不出其他话来。  “侯爷,丑汉身上那件大氅,价值不菲,穿在他的身上,也正好合身。”李堂道:“所以我觉得那大氅还真不是他从哪里偷来甚至捡来,很可能那件大氅本就属于他。他言辞颠三倒四,脑子还不大灵光,很可能并非天生如此。”  白羽鹤眉角微抬,道:“你想说什么?”  齐峰感觉大汉那拳头打来呼呼有风,但显然只是个人的力气,并非内力,心下微宽,抬手格挡,另一手则是照着那大汉脖子抓过去。  “油嘴滑舌。”顾清菡冷哼一声,道:“你还不是随便的人?”齐宁正要转身,却感觉耳朵已经被扭住,顾清菡已经冷声问道:“老实交代,你装神弄鬼,到底要做什么?非要吓死我不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