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千珏同样换了军装,直接在军装上套了围裙,原本威严端庄的军装顿时多了一丝柔和之气,雨瞳点了点头,跟着她进了厨房,厨房里的准备菜有些多,显然是考虑到了雨瞳的胃口!  白千珏捏了捏雨瞳的手,对着士兵说道:“知道了。”  随即,便往回走,很快,zero对着一堆废铁伸出掌心,废铁便腾空而起旋转,在互相碰撞结合成一辆钻地车。  雨晓乖巧的点头,看着雨瞳的背影,笑道:“妈妈跟别人不一样呢,如果能诚实一点就好了!”  雨瞳挑眉看着她,这家伙的z文是越来越顺,以前说z文的时候,她的舌头根本嚼不过来。  但子弹的数量太多,根本挡不住,慕星余这时候,毫不犹豫道跳了下去,用铁砂凝墙,挡住了所有子弹。唉……作者喵要消失两天,调整一下状态,社恐的作者喵,依旧日常不想出门…………丧……小伙伴放心,作者喵有存稿,时间定好了,这两天就拜拜了!  “放屁,如果不是你们,我们在这里比在你说的那个幸存者基地强百倍,你们把啊山交出来。”  慕星余点头道:“我用过了,很舒服,的确没什么副作用,只是不能用多,不然太过依赖药剂对于自身的实力有所降低。”  “艹,算你们狠,要不是没有枪,看老子……”  白千珏将人揽入怀,轻轻擦拭着雨瞳的眼泪,原来,眼泪不知不觉地掉了下来,她回抱着白千珏,将额头靠在她肩上,微微抽泣。

    高级丧尸一顿,似乎意识到他敌不过,而现在的状态使得他行动缓慢,准备收起腹部,白千珏冷笑道:“太迟了。”  白千珏闻言,这才正眼看着她,疑惑道:“你认识我?”  “是啊,谁不劈,偏偏劈的她。”  家里不大,家具都很陈旧,简单的一桌两椅,狭小的厨房,一个座机,没有电视。  第二日,军队整装待发,雨瞳看见人渣与青年走的很近,时不时就会耳语,而格雷将军因为这个青年,对待人渣也就极为客气。  阮玉玲冷笑道:“得了吧,当我们是傻子吗,贾郝仁,的确不是什么好人,是你男朋友吧,啧啧,以前在学校里就天天鬼混,现在还被男朋友抛出来打头阵,你们这么多人,又有异能者,还需要我们带吗?我看,醉翁之意不在酒吧。”  思恩慧还想说什么,雨瞳直接端起面走到了人少的地方,离火光远,靠在树后,微微拉低口罩,直接大口大口的吞,反正她也感觉不到烫,不过味蕾却能感受到酸甜苦辣,面的味道不错。  “等你洗好了,我带你去基地转一圈,带你了解一下,顺便给你讲讲你现在的权力有那些,可以或不可以做的!”白千珏看着雨瞳忙碌的背影柔和的笑道。  “你干嘛不让我说?”  楼下的房间倒是没有藤蔓,一脚踹开门,楼道里全是丧尸,他们看见雨瞳便立刻扑过来,被雨瞳一声怒吼“滚”,所有的丧尸一顿,呆呆地看着雨瞳。  等待护卫离开后,另一名护卫便说道:“殿下明知道他是间谍,为何不除掉?”

    ……  “好了,我们也该出去了。”白千珏满足后,将人拉起抱在怀中,就这么给拖了出去。  荣玉溪叹息:“走吧,前面就是北海金沙了。”  白千盱比手划脚,语气嗲声道:“讨厌,人家明明就是个处,怎么就成男人啦?”  雨瞳知道她逃不过了,她不怕,不就一层膜么,没了就没了,她不希望她的妈妈对着别人低三下四,可是她说不了话,手也动不了。  现在的天气,就算雨瞳恢复了,想继续开列车也不可能了,铁轨已经被冻滑, 上面全是厚厚的雪。  慕星余点头:“对呀,就是他,据说有很多人在巴结他们,就是希望可以获得武器支援。”  雨晓好奇问道:“玉玲姐姐,什么八卦啊?”  突然,雨瞳捂着肚子,身体微微抽搐,饿,好饿,她好饿。  异能者开始缓缓前进,雨瞳她们紧跟其后,普通人群见状,也忍不住的想跟着,被学员们拦住道:“前面还没有清理干净,你们再等一等。”  雨瞳回头闷声道:“我去哪里需要跟你说吗?”

    “雨瞳。”白千珏惊呼道,立马上前,想要踹开紫云烟,可她却突然消失,出现在离叔身边,神出鬼没,白千珏压根就没看清她是怎么动的。  “知道了。”  才刚闭上眼睛,耳朵就隐隐约约的听到叫声,微微皱眉,现在连耳朵也灵敏了,这么远都能听到,而且声音怪怪的,似痛苦又似舒服?  最后阮玉玲无奈,只能憋出了一句:“卖萌可耻,”之后便出了门。  慕南深带走女子之前,回头看了一眼白千珏离去的方向,眼神坚定的想道:只有你,才配的上我。  雨瞳内心忍不住的吐槽:好中二!  白千珏冷笑:“你不会滚回去睡?”  乔晓晓见状,泪水一直流,无声的抽泣着,后面陆陆续续跟着一群丧尸,雨瞳立马拉着她跑。  伯伦特拍了拍她,说道:“别哭了,哭也没有用,现在是末世,眼泪是最不值钱的”。  慕星余猛的转过头,眼神带着一丝复杂说道:“我的确是嫁不出去了。”  雨瞳见她吃瘪地样子不由得嘴角上扬,也立刻坐起身,说道:“等等,我还有事没说。”

    雨瞳有些惊异, 没想到白千珏会突然的告白,不,也不算突然, 以前她就有意无意的在表达她自己的心意,那时候的自己不是没有在意, 只是不敢往这方面想,现在的一切都被挑明了,自己也不是什么拖泥带水的人。  “是。”  异能者开始缓缓前进,雨瞳她们紧跟其后,普通人群见状,也忍不住的想跟着,被学员们拦住道:“前面还没有清理干净,你们再等一等。”  一手火焰就像不需要能量似的,拼命往丧尸王那扔。  慕星余与阮玉玲同时点头,雨瞳还是非常佩服白千珏的未雨绸缪,换作她自己,肯定只能是走一步算一步。  真是衣冠禽兽,表里不一。可看她委屈的神色,又有些于心不忍。但雨瞳知道,一旦心软,她一定会蹬鼻子上脸。  等房门被关上,雨瞳才悄悄的砖出了,看见空空的宿舍这才松了一口气,看了看时间,还早,在睡一会吧!  白千珏没有回答,而是情不自禁的直径往雨瞳那走去爬上床,跨坐在雨瞳身上,微微俯下身,双手支撑在两边。  白千珏点了点头,肉球丧尸再度一滚, 身上的腐蚀性液体也同时喷薄而出。  “喂,你看看她们两,这也太粘糊了,这旁边还有这么多人呢!”白千盱酸溜溜的对着阮玉玲等人说道。  威哥上前,首先查看有没有美女,在看见一个丑八怪后顿时没了性趣,不过,还有个风韵犹存,可是,年纪有些大啊,摇了摇头。

    雨瞳见状有些失望,她知道她的妈妈很倔,也就不再提。  雨瞳毫不犹豫也冲向丧尸,丧尸的力气很大,也不像电影里那样动作僵硬,但作为只凭本能行动的怪物,他们的攻击手段还是比较单一的。  这个个监视器同样也是c区的,离他们很进,屏幕上是一个非常高大强壮的人,看他与墙壁的对比,至少有3米左右,头部被钢铁焊死,身上的肌肉仿佛要爆了出来,手上拿的巨型机枪至少有半人长宽,可是这个人却拿的很轻松,雨瞳拿起对讲机说道:“不要往右,那边有个情况不明的人,往左绕过去。”  丧尸王再次近身,雨瞳后退,将紫雷凝成鞭子朝他挥去,基本没能打中,但每一下都将地面打出一个坑,边挥边后退。  当尘土缓缓散去,地面上只有躺着的羽泉,却不见雨瞳,火系异能者不可置信道:“怎么会是泉哥?”  “不可以开车门,外面有好多,快,杀了他,像丧尸电影那样,打他的头,快。”红衣女子说道。  雨瞳闻言,毫不犹豫的起身,准备离开,被白千珏拉住手腕,微微一用力,将人拉入怀,冷声道:“够了,她既然不想说,那就别问。”  雨瞳眼角泛着泪花,没想到她的疼痛感恢复了,就因为这个,之前的总总全部被她抛到脑后,满脑子只有疼疼疼~  “望着你讲也许更易  阮玉玲不依不挠道:“你刚刚是什么眼神,你又是在鄙视我对吧,鄙视我个子矮,老娘怎么也165cm,放在女性中也是数一数二的,哪里像你,跟个男人似的,以后都嫁不出去。”  雨瞳跳了下去,抬头叹了口气,便迅速撤离至门口,在那里,白千珏早已等候多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