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板,你印堂发黑,今天会有不好的事情发生沃!”一个有些川普的年轻人在结账的时候对郭远郭远说道。  “等我想想……”刘茜茜把左手食指放在嘴唇上,转了一下眼睛:“有了!”  其他几人向玻璃门的方向看去,常劲峰回她:“我之前也想过这个问题,甚至我觉得这扇玻璃门才是真正的出口,”说着他指向了另外一扇门:“反倒是那扇门,我认为它是障眼法。”  “我觉得提示应该是在刚才他说的那些话里边。”常劲峰刚才仔细听了一下,好像他的话并没有什么问题。  常劲峰看到这一幕,仔细思考了一下,说不定椅子和镜子真的有关联的开关,于是开口道:“好,光头,听你的。”  “新的密室”让在场的客人们都炸开了锅,这说是密室逃脱甜品店,但已经有很久没有开放过密室逃脱了。  “但是刚才也没有这个身影啊,更何况他是倒着的,这不就摆明了让我们把他挪正了么?就连我都看出来了,你怎么没看出来?是不是?大妹子们?”最后一句其实大光头是有些底气不足,他需要获得一些其他人的认同。  这样郭远都有点不好意思了,装作没事人一样继续盯着荧幕看。  琅运小区4c栋。  郭远心中一慌,陪笑道:“原来两位大哥都那么厉害啊!我以前怎么就不知道呢!”  没想到还没等到常劲峰回复他,晓雯就白了他一眼:“你不说我们也知道啊,这不是明摆着的么?”

    早上七点钟,正式开门,不到一个小时,面包已经被扫空三分之二了,郭远收钱收到手软,虽然很大一部分的钱都进了售卖机的口袋里。  “没钱回啊,元旦可是双倍工资咧。”  然后就发生了一件令他鸡皮疙瘩的事情,他发现,照片里的那个女孩,突然用手拨开了头发,露出了一张嘴巴,她在笑,而且是龇牙咧嘴地那种笑。  接着,刘茜茜把刚才男孩的话给复述出来了,虽然有一些出入,但是大致就是那个意思。  之后就看见马大叔一直跟着她回到了她的家里,同时也看见了之前油腻老马抱着的那个小孩。  在寻找的过程中,其实马大叔是十分心痛的,因为他不希望这个长得和自己老婆一样脸的女人是一个杀人凶手,她肯定有什么不得已的理由。  今天是陈子维回来的日子,而且子维还说过今天下午要来店里,也就是意味着郭远下午不用这么繁忙了。  “差不多吧……”郭远重新审视黑无常,正在思考他穿上紧身衣能不能打过他……  酒过三巡后,郭远终于问了陈子维那个今天他憋了很久的问题:“你家这么有钱,为什么还要来我这工作啊?你是不是有什么特殊的目的?”  就在郭远讲电话的瞬间,他顺势进入了自己的房间,开始跟售卖机连麦。  想用手机报警,但是刚把手机拿出来也被猥琐之人抢了过去。

    之后郭远也没有兴趣问下去了,他得先去烘焙间把需要准备的东西都准备好,今晚也是一个不眠之夜啊!  就在郭远讲电话的瞬间,他顺势进入了自己的房间,开始跟售卖机连麦。  中午是郭远店里的底峰期,大家该买的也买完了,该卖的也卖完了,今天郭远特地剩了一块蛋糕,因为他要留给个老朋友。  说完,常劲峰抬头扫了三人一眼:“你们怎么看?”  场外,郭远和他两个年轻的员工正津津有味地看着。  年轻人看到郭远的表情,也大概能猜出郭远是怎么样的一个想法:“我不是哄你的嘛,我老汉儿可是一个仙人。”  但这次他是自己一个人来的,常劲峰和其他的人不在。  常劲峰求助地看向了晓雯,这个象棋大神,在他的印象之中,晓雯的记忆力是非常好的。  到早上八点钟,面包卖的差不多了,店里的人也开始少了起来,在店里等候的几乎都是要玩密室的人了。  郭远刚想退回店铺,就听见常劲峰的声音。  画面是韩洁进入电梯的情景。

    画面到这里就结束了。  “千真万确。”  事后,韩洁也察觉到了什么,装成自己也是受害者的样子,晕倒在了地上。  ……  黑白无常听到郭远这样的说话,心中顿时有些小震惊,他只是那么一看,就知道那个油腻老马已经死了。  自杀了?这是马大叔的第一个念头。  没错,我们的阎王就是那么霸气,你不该知道的,就不要问。  当时车厢就我们两个人,她没有找位置坐下,而是握着车里的手把,站在我的不远处。  “你们已经把他带入地府了?那么卑鄙无耻?”  这就让常劲峰产生了一个疑惑,那扇疑似出口的门会不会不是出口?  年轻人看到郭远的表情,也大概能猜出郭远是怎么样的一个想法:“我不是哄你的嘛,我老汉儿可是一个仙人。”

    当他一路下楼,还是没有见到马大叔,心里开始有些慌了。  说完,阎王就原地消失了。  “怎么样?看完了么?没看完我再放一遍。”黑无常的话中依旧没有任何感情,而且他说的再放一遍也是认真的,反正他时间多得是。  “那你给我说说你是怎么失恋的?你以前不是说你刚出生的时候直接就来到我这里了么?你怎么认识的女朋友?”郭远清楚地记得,当初售卖机说他睁眼看到的第一个看到的第一个人就是他的主人,也就是说,他被制作好之后,应该就直接被送到这里了,所以按道理来说,他没有机会去认识外面的人才对。  郭远看在他是在失恋期,也就算了,不为难他了。  最后剩下的就只有一个化妆台了,上面有着各式各样的化妆品,还有一面与之配套的镜子。  “包括四人和八人?”  “看米的心情吧?心情好了就会尽快安排。”  次日中午,没了那三个人的帮忙,郭远和梁姨累得像两只狗一样,李珊珊又去上课了,帮不上忙,但值得欣慰的是,今天的东西又被一扫而空,现在的荷姨面包店已经形成了这里的一个特色,有些人还大老远地从三、四公里外跑来专门买面包。  一些本来只是想排队买面包的哥们听到他们的对话,纷纷表示也要预约密室,郭远把他们交给了李珊珊做登记,他还要跟陈子维弄一下收尾,七点钟准时开门。  今天早上做面包的时候郭远早就看之前第一个密室的那个入口看了,可是好像看不到密室,很荒凉的一片。

    “me,too。”  “五天之后,也就是明年的一月五号,被马国现打死的那人弟弟就会进行一场大规模的恐怖袭击,袭击的地点,就在离你那最近的一个商场的电影院内,五号厅,下午两点,你可记好了。”  郭远刚想退回店铺,就听见常劲峰的声音。  这下轮到大光头用奇怪的眼神看着常劲峰了。  说完后他还看了一眼被五花大绑的马国现。  “那你给我说说你是怎么失恋的?你以前不是说你刚出生的时候直接就来到我这里了么?你怎么认识的女朋友?”郭远清楚地记得,当初售卖机说他睁眼看到的第一个看到的第一个人就是他的主人,也就是说,他被制作好之后,应该就直接被送到这里了,所以按道理来说,他没有机会去认识外面的人才对。  “没了。”这是郭远的声音,但众人听得出来这不是郭远现场的声音,而是通过广播所发出的声音。  在郭远看来,他们应该是想把马大叔抓进地府后,然后逼他罢休。  ……  而一旁听到打折的客人们眼睛都亮了,忙问。  虽然每天都要累到虚脱,但是看到进账的那些钱就很开心,每天的营业额都在8000元左右!所以做面包行业可真是暴利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