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么巧?”消玉皱眉。  消玉痛苦地倒了下去,她开始大口大口地喘气。她的手压在甲板上,碰到f放在臀部裤袋的手机!她按开了拨给Stephen咖的通话键。  孙秀花了很大的力气才说服朱馨继续拍摄,白萱无法忍受他们如此摆布一个可怜老人的尸体,一个人独自坐在校舍门檻上看雨。  怎会有男生找她?为了节省,她除了学习、打工,没有一切应酬,她连朋友都没有。“喂?”  他的脸上露出了Alex才有的温柔。消玉释然地笑了,她看着地上的本子和照片,只要他看他就能解开这个心结的。拯救他扭曲了的灵魂,这是她最后的心愿。  一把充满磁性的,低沉动听的声音响起:“我是Mt.Aanm。”  她咬牙想了一阵,拨通堂兄白鸿的电话。  一个身材髙挑,长发披肩的女孩夹紧了持包,冲进了雨里,刚买的报纸挡在头上,报纸醒目的位置上登着一起案件:照片上一个衣衫不整、躺倒在地的少女,她死前曾被侵犯过,她的背部全是用荧光粉画成的点,女孩模糊地认出,那好像是天蝎座的流星雨。  “怎么,横看竖看都像压榨人的吸血鬼?”他挑起了二郎腿,修长的腿刻出优美的弧度。他的笑意窝在唇边,唇鲜红,与异常白的皮肤形成鲜明对比。想起方才他不动声色地坐在她身后,在黑暗中窥视着她的一举一动,便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你,你们不觉得奇怪吗?”朱馨颤抖着说,“这里是森林啊,又不是干燥的沙漠,为什么尸体会变成干尸?”第1章

    夜雨渐密,昏暗的街道照不亮方寸之地。  沉默。  “上了轨道,又要再达到髙峰,才会考虑我们的事,是吧?”  “你想,既然苹苹在画面里,这段视频就不是她自己拍的。那么,究竟是谁拿了她的手机,又拍下视频发给你呢?”  消玉想到了自己的生日,二月十四,不就是水瓶座吗!她开心地把链子挂到了脖子上,一定是他习惯了,一时没注意,也就不往心里去。  “苹苹他们呢?那血又是怎么回事?”  “象征成长的艰辛、青春遭遇寒冬、触底、挣扎、渴望、粉碎。你的童年过得很苦。”他轻吻着她的发丝,“如此撕裂的作品,有些神经质。”  他满眼赤红,但随即眼神便黯淡了下来。  “什么?”白鸿惊道,“不行,我还要带我妹妹回家。”  门檻下的水中漂浮着一丝红色,她顺着这红色流来的方向看过去,一直延伸到树林之中。  噔、噔、噔,男士皮鞋与地面接触的声音?女孩一颗心猛地提了上来,一个跋跄摔倒在地上。顾不上脚下泥坑深浅和浑身的疼痛,她艰难地爬起来提速猛跑。十月的夜里,碰上一股冷雨,气温都降低了好几度。她紧了紧衣服,一口气跑进了葵花小区。保安认得她也就放行了。

    拍摄开始,这一幕在初二?三班拍摄,大学生们来到旧校舍的第一个夜晚,最胆小怕事的一个男生莫名其妙吊死在这间受诅咒的教室里。  “原来,他以前所做的一切都是错的!Anna没有背叛他,错的是他!”  “那在街道上发出的皮鞋声不就是……”他点了点头,没有把色魔二字说^出来,只抱紧了她,“因为葵花小区临近旁边的树林,我怕他会从树林边上进入小区,所以故意用脚步声吓走他。”  “三十岁是一个男人最有魅力的时候。”她笑,把他的手扶到自己的腰上,一抬头,给了他一个甜腻腻的吻。  昏暗的灯光使得潮湿的地下车库似笼在了不真切中,“叮一”一声回响仍未停,噔、噔、噔的声音又近了。她再顾不上许多,往闪者橘黄光亮的方向跑去,那里停着一架电梯。  “导演,剧本里好像没有这一幕啊。”郎哈说。  “苹苹?”她慌忙对着楼道喊,“苹苹,是你吗?”  消玉觉得他俩应该冷静一段时间,这段时间里,她还要忙着论文的准备,所以也就不过去他那边了。  “Anna她爱慕虚荣,是一定要死的!我游到她身边,把蓝环章鱼放到她身上,她就这样沉下去了。还有Molise,我对她如此好,她也背叛了我,也受到了蓝色幽灵的惩罚,她们都该死!  白萱接过剧本继续往下看,故事里的大学生们猜测这位杨教授失踪是因为找到了长寿村的财宝,被校长一家的灵魂杀死了。与他一同失踪的还有教授平时形影不离的笔记本,他从不让人看笔记本里的东西。有人猜测笔记本里有财宝的消息,找到笔记本就能找到财宝。但男主角找到了笔记本,里面没有藏宝图,全是画。

    挂掉电话,白萱又打给白苹的手机,生硬的女音在耳边回响:“您所拨打的用户不在服务区……”  似是看出了她眼底一闪而过的恐惧,他松幵了手,站到阳台上抽烟,远处是深沉的海,一望无际。  白萱不甘心地撇了撇嘴:“等她出来,我非好好教训她不可。”  白鸿将视频反复看过,脸色也有些凝重:“苹苹不是个喜欢恶作剧的人,不过这段视频很奇怪。”  “你们在怀疑他?”消玉不服,这么好的人怎么可以再去质疑他、伤害他?…沒拦下了她,把他知道的都说了。  白鸿一把将她抱进怀中,哽咽道:“对不起,萱萱,对不起,我没能保护好你们,都是我的错。”  原来,在小树林的那天,她之所以能逃脱,是因为不放心而跟着来的Alex,他用绳套套住了色魔的脚,利用陷讲拉力,把他吊到了树上,只是没想到因为色魔身上有刀而割断了绳套,并且强暴杀害了一个十岁的小乞丐。  “真,真的有尸体。”他回头对郎晗喊,?决把斧头道具拿来。”  “刚才?”  夷梦  当她再次见到Aaron,第一眼,就发现他脖子上围了一圈纱布,还有双手上也缠了纱布。

    “要教授您亲自回复,真不好意思。”  “旧校舍里都找过了,我们正打算到林子里去找。萱萱,你和那个女演员就待在营地,哪里都不要去,知道吗?”  他匍匍来到消玉身边,不断地给她做人工呼吸。Stephenson知道,蓝环的毒,这世上没有解药,这种毒素使神经肌肉麻搏,片刻间就可致人于死地。对伤者必须不断做急救呼吸,直至送到能提供人工呼吸的医院为止。人工呼吸应持续约二十四小时,使人体内的血液得氧不断循环,以确保将所有毒素排出体外。  她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她没有那么多的时间和精力去欣赏海,她把所有的时间都用在了学习和打工上。她没有喜欢的权利,直到遇上他。第5章  “你的伤口怎么回事?”她往门外退了一步。  郎晗找出剧本:“你们都知道这部电影是根据真实事件改编吧?这里提到了一个杨教授,在解放后被打为了右派,下放到这里劳动改造。后来他莫名其妙失踪了,省里曾派人来调査过,但一无所获。那个年代很乱,也没有人深究。”  “那几个空瓶子有什么作用?”  他胸口上缠了不易察觉的黑线,被几个工作人员合力吊起。拍摄过程很顺利,不知道为什么,白萱总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浑身不由自主地冒冷汗、发抖。白鸿抱住她的肩,轻声问:“你没事吧?”  “Alex怎样了?”消玉无助地看向Stephen賴放心,他不会受到任何惩罚,因为他疯了。他的世界太过于讲究公平,所以这是最好的结局。他又是那个善良,单纯的Alex了。”

    “我想等事业上了轨道后,再……”  “什么?”郎哈立刻反对,“导演,您这是对尸体、对神灵的不尊重。”  “Aaron约了我在游艇上见面。”  拍完了几场戏,已经是深夜了,剧组在校舍外宿营,白萱和一个女演员睡在一个帐篷里。女演员名叫朱馨,扮演其中一个大学生。白萱借了剧本来看,这是一个夺宝的故事。据说长寿村的人不愿意自己几代积攒下来的财宝被夺走,就埋在了学校的某处,校长一家不愿意离开,其中一个原因就是守护这些财宝。  “好!”蓝色幽灵顺着她的手指缠缠绕绕地爬向手臂,她咯咯地笑个不停,眼看着那点幽蓝越来越浓,他絮絮地说起话来,“你一定对Anna的死很感兴趣吧!”  “是很美他抬眼看她,她的眼里闪烁着最美丽的光芒,他的心一颤,正想吻她,镜中的自己说话了,“那是贪婪的光,你看她笑得多虚伪,她们都是一样的贪赛,你是明白的,Aaron!”  “我完全是被你的尖叫吓醒的!”他刮着她的鼻子,而她搂着他撒娇,“等我这一轮的创作成功了,我们就结婚吧!”  “以后就叫我Aaron吧!我会尽我一切努力帮你。”  没有人回答。  她咬了咬牙,跑上二楼,这层楼是初中部,她一个教室一个教室看过来,终于看到了一扇斑驳的木门,上面挂着一块糊得几乎看不清字迹的铁牌子。初二?三班。传说中住着红眼蝎子的教室。第1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