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老太爷也不多言,抬步就走,齐松跟出几步,却还是停下来,转身走到齐宁面前,谄媚笑道:“侯爷,有点小事还想求你帮忙。”  黑袍发出怪笑,反问道:“你是愿意保留这张脸,还是想留着性命再看到他?玉牌在我手里,你若抗命,是什么样的后果,你比我更清楚。”靠近到仙儿边上,凝视着仙儿那张秀美的脸,轻叹道:“我知道你很喜欢这张脸,可是这张脸既然做错了事,自然要付出应有的代价。”  齐宁进到律例馆一间屋内时,屋内正有十多名官吏在忙碌,看到齐宁进来,竟是无一人往这边看,沈廉咳嗽两声,众人才稍稍歇了手里的公务,看向这边,沈廉大声道:“侯爷到了,还不参见?”  齐宁下马来,身边随从已经大声道:“锦衣候驾到,快进去通禀!”  “是小妮子在伤口涂了药物?”秋千易没好气道:“本事没学到家,在这里瞎卖弄,她人去哪里了?”  韦御江一怔,却还是拱手道:“请侯爷指教!”  田夫人番外尚在领取中,还有两天就会解散群,没有领取的及时领取,关注微信公众号“锦衣沙漠”可获得领取的方式!  “我做事自然有我的方法。”仙儿声音也十分冷淡:“我也不希望其他人干涉我做事。”  --------------------------------------------------------------------  曹森又抿了一口茶水,这才将茶杯放在边上,道:“淮南王死了,如今朝政便要完全依赖于镇国公,镇国公暂时为了稳住大局,有些事情暂且忍让一番,等到局势稳定下来,你们还以为能任由一个锦衣候在朝中上蹿下跳?镇国公何等人物,他日找一个由头让钱部堂官复原职,难道是很难的事情?”  齐宁微皱眉头,问道:“刑部如今是谁在主事?”

    卓仙儿站在二楼船头,月光如水,幽幽洒落下来,河水泛波,波光粼粼。  仙儿缓缓起身来,也不看黑袍,走到桌边,自己给自己倒了一杯茶,在桌边坐下,道:“我好像也提醒过你几次,我的事情,似乎并不需要你来过问。”  他话声刚落,后面传来一个稳重声音道:“司仆大人,咱们问明白再抓人,这件案子发生在众目睽睽之下,还要小心处理。”  齐宁对此自然是心知肚明,微微一笑,道:“本官对此案的详情还不了解,也并无什么吩咐。不过朝廷有法度,皇上有旨意,如果当真能查出有人参与到淮南王叛乱事件中,自然是严惩不贷。”吹了吹茶沫,微笑道:“但是如果证据不足,那也决不可轻举妄动,毕竟刑部是执掌生死刑名大事,非同小可,若真的在本官手底下出现冤假错案,那岂不是让天下人笑话?”  齐宁见褚明卫说话的时候和和气气,倒也不让人反感,他对此人并不了解,今日自己前来刑部赴任,刑部大大小小的官员表现的都十分冷淡,齐宁却也不知是因为褚明卫有吩咐才导致,还是刑部官吏们自发地对自己表现的失礼冷淡。  众人俱都起身,齐宁瞥了沈廉一眼,含笑道:“沈诸事告诉我说,衙门里诸位大人都在忙着办差,我心里好奇,就随便过来看看。”瞧了那蟋蟀缸一眼,微笑道:“大伙儿都喜欢这个把戏?”  齐宁对此自然是心知肚明,微微一笑,道:“本官对此案的详情还不了解,也并无什么吩咐。不过朝廷有法度,皇上有旨意,如果当真能查出有人参与到淮南王叛乱事件中,自然是严惩不贷。”吹了吹茶沫,微笑道:“但是如果证据不足,那也决不可轻举妄动,毕竟刑部是执掌生死刑名大事,非同小可,若真的在本官手底下出现冤假错案,那岂不是让天下人笑话?”  齐宁微笑道:“刑部有没有合适的差使我还真不知道,不过六叔难道懂得刑名断案?”  沈廉见齐宁并不进大堂,有些诧异,但也不敢多说什么,跟在身后,小心回道:“这几日因为淮南王的案子,褚大人有过吩咐,谁也不得请休,除了个别出门在外公干的官员,衙门里还有上百人。”  “如此说来,廖司仆是准备丢下公务不做,要在这里一直跪下去?”齐宁冷冷道,声音一寒:“还不带人将那凶犯的尸首带回去,交给仵作验尸检查,身为差官,不懂怎么办案吗?”

    田夫人番外尚在领取中,还有两天就会解散群,没有领取的及时领取,关注微信公众号“锦衣沙漠”可获得领取的方式!  “哦?”齐宁饶有兴趣地打量几眼:“你刚问我什么?”  齐宁接过文函,这时候茶水送上来,褚明卫接过,放在齐宁手边,齐宁扫了几眼,窦馗首当其冲便在名单之中,便是连武乡侯苏禎的名字也在其中。  唐诺一身水靠躺在床上,却被一群大男人冲进来,齐宁怒火中烧,背负双手,冷视当先那人,那人瞧见齐宁,怔了一下,齐宁盯着那高个大汉,淡淡道:“刚才骂臭婊子是你?”  齐宁见仙儿怯生生站在门边,招了招手,仙儿忙走过来,齐宁牵住仙儿的手,缓步走上前,在那大汉面前蹲下,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仙儿并无说话,缓步走到窗边,轻轻推开窗户。  进了衙门,那几名官员却都是向齐宁拱手道:“侯爷,卑职尚有公务,先请告退!”几人甚至不等齐宁多言,便已经纷纷退下,最后只剩下刑部主事沈廉留在了身边。  “仙儿没帮什么忙,侯爷不要这样说。”仙儿侧过头,看着齐宁脸颊:“侯爷,其实......!”顿了一下,终是嫣然一笑,道:“没什么。”  沈廉忙道:“回侯爷,刑部目下设有督捕司、秋审处、减等处、提牢厅、赃罚库、赎罚处和律例馆七司。在籍官吏有尚书一人,侍郎二人,主事四人,另有各司主官二十一人,令吏二十八人,书令吏七十六人。合计官吏是一百三十六人,另有刑部衙卒两百八十人,整个刑部衙门上上下下,有四百多号人。”  “韦御江,你这话是什么意思?”粗犷声音冷笑道:“难道是觉得本官办差不妥当?”  “你的意思是说,我不该追究此事?”齐宁冷声道。

    如今齐宁执掌刑部,对于这件案子的态度,也就表露出齐宁真正的心思,褚明卫看似随便一问,实际上就是在试探齐宁最后的决定。  黑袍眼中划过厉色,仙儿轻笑道:“也许你这辈子都不会爱,那么你就永远都可以用这张脸存活下去。只是如果有一天你真的躺着无法动弹,回想起自己这张脸存活的时候,可有让你刻骨铭心的东西留下?”  齐宁知道秋千易与黎西公是师兄弟,但两人的关系似乎很是不睦,忍不住问道:“毒王,你与黎前辈是师兄弟,为何.....?”  沈廉跟在身边,小心翼翼道:“回侯爷话,刑部掌理天下刑名,事务一向都是十分的繁忙。最近发生淮南王谋反一案,圣上已经下旨由刑部好生查办,所以......衙门里大小官员目下都在办这事儿。”  “真他娘见鬼了,什么时候秦淮河上的婊子变得如此胆大?”那粗犷声音大笑起来:“好得很,你他娘的可知道老子是谁?刑部的人办差,还没有人敢阻拦过,老子在这秦淮河上混了几年,还真不知道有这么厉害的婊子,别着急,等老子办完公差,回头再让你尝尝厉害,来人啊,将她拖下去。”  “规矩?”齐宁微微颔首,道:“各行有各行的规矩,俗话也说得好,国有国法,家有家规,这刑部衙门,自然也有自己的规矩,既然是规矩,总不好破坏,你们继续玩就是。”抬手道:“请!”  “冤案?”齐宁神色一凝:“褚侍郎,莫非咱们刑部出现过很多冤案?”  “这话又如何说起?”齐宁诧异道。  仙儿轻柔一笑,秀美无双,轻声道:“你可知道,爱一个人并不是期望他一直记着你,而是无论何时何地,你心里一直惦记着他。这种感觉,或许你此生都不会有。”  齐宁闻言,顿时哈哈笑起来,边上众差官一个个胆战心惊,虽然对韦御江的性子颇为了解,但想到这时候面对的是锦衣候,心中都在为韦御江祈祷。  “韦御江,你胆子很大,也很有种。”齐宁笑道:“你说本侯仗势欺人,这还是本侯头一次听到有人当面这样说。”盯住韦御江眼睛,冷笑道:“本侯再给你一次机会,你是否还要这样说?”

    齐宁心头好笑,见得马车离开,这才向韩总管问道:“三夫人这两天可吃东西了?”  “言之有理,言之有理。”姓卢的官员频频点头:“大伙儿心里有数就好,反正咱们办差,由刑部的律令在,只要照章办差,那小侯爷也不能将我们怎么样。若是那小侯爷在刑部兴风作浪,到时候咱们一起上折子参他,只要大家齐心合力,他翻不了天。”嘿嘿一笑,道:“今日咱们也让那小侯爷明白了,刑部可不是什么善地。”  他本以为自己赴任刑部,那些官员即使不是热情欢迎,但至少面子上也会对自己恭恭敬敬,现在看来,自己倒是将事情想的太过简单。  齐宁笑道:“这就有劳诸位族中的前辈和兄弟了。”耸肩道:“要什么花费,其实我也拿不出来,你们去账房里支取就好。”  高个大汉此刻却已经是脸色煞白,双腿一软,已经“噗通”跪倒在地,颤声道:“小的.....小的不知道侯爷在这里,罪该万死,罪该万死!”他七尺高的大汉,虎背熊腰,此时却已经颤抖起来。  黑袍眼中划过厉色,仙儿轻笑道:“也许你这辈子都不会爱,那么你就永远都可以用这张脸存活下去。只是如果有一天你真的躺着无法动弹,回想起自己这张脸存活的时候,可有让你刻骨铭心的东西留下?”  “嘿嘿......,小侯爷是有艳福不知道享用。”秋千易低声道:“罢了,既然如此,老夫实话对你说。无论老夫用了什么法子,若没有男人相助,小诺儿终究是无法彻底除毒,虽然倒也不必真的男女欢合,可是你却还需要助她一臂之力,才能让她转危为安。”  齐宁“哦”了一声,问道:“这样说来,你们并无过错?”  PS:田夫人的番外已经发布,领取方式在公众号已经公布,没有领取的关注微信公众号“锦衣沙漠”即可领取!  过了子夜时分,秦淮河上便安静下来,此前的莺歌燕舞曲乐声声也已经销声匿迹,各艘画舫上的姑娘们,该留的客人也都留下,春宵一刻值千金,此中风月自然不足为外人道也。  “这是谁送过来的?”齐宁将文函递还给褚明卫。

    如今齐宁执掌刑部,对于这件案子的态度,也就表露出齐宁真正的心思,褚明卫看似随便一问,实际上就是在试探齐宁最后的决定。  “廖司仆,我做人素来与人为善。”齐宁缓缓道:“别人不招惹我,我也从不与人为难。”  仙儿与黑袍发生的事情,齐宁自然是不知,当夜回到侯府,确定唐诺并无问题,这才回屋歇息。  “大人,锦衣候如今主理刑部,钱部堂回来之前,咱们总要和他打交道。”一名官员忧心道:“那咱们该如何应付?”  众官员都是微微点头,曹森见到众人脸色兀自有些担忧之色,压低声音道:“诸位,你们要沉得住气。钱部堂虽然被罢官免职,可是诸位觉得事情就到此为止了?”端着茶杯,拿起茶盖,轻轻抚了抚茶沫,意味深长道:“有些事情,可不是表面看起来那般简单。”  仙儿唇边泛起一抹笑意,轻声道:“女人计较自己的容貌,似乎是天经地义的事情,莫非这世间还有不在意自己容貌的女人?”  “上船?”仙儿轻笑一声:“似乎是他们自己上船来。”  PS:感谢沙漠脑残粉、Mu咕噜两位兄弟慷慨地赏了舵主,感谢老虎与老师、way桂木桂马、后备008、雪安娜、RichieLee、老罗3319、书友54798576、缘不逢烟雨时、卖妖孽的小清新、混日子的狮子王、书友54520240、输入6个汉字、hanniu66、太湖神钓诸多兄弟的破费捧场,感谢你们的支持!  “阿瑙给她种的毒,老夫自然要善后。”秋千易道:“不过娇女泪的毒,老夫可解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