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好了,我们出发。”老玄武兴奋的一嗓子嚎出来,冲入了黑洞,消失不见。  铿锵,铿锵,铿锵!  诛仙剑,戮仙剑,绝仙剑,陷仙剑。  一旦这里的书籍被混沌族毁了,仙庭的过去就再也没有实际证明了。  “你为什么这么着急去第七界?”阿青姑娘问道。  叶生在赶往宇宙的边缘地带,去曾经的纪元战场,葬兵谷就在那里。  叶生只想陪着妻子,如果可以,他当然想拯救这个纪元,可现在的问题是,拿着这四柄剑,就要去救仙王。  他的出手,可是十分凶残,一点都不留手,就是要把老人给杀了。  叶生和老玄武在里面走着,很快就到了外围的核心地带。  气的老玄武恨不得把八卦大阵展开,和他们一对一单挑。  不会!

    “对啊,仙王伐九天,这个传说我听了很多年了。”战戈道。  老玄武遗憾的叹息一声:“和这个破剑阵吵了一辈子,没想到它这么果断,牺牲了自己,以后都没得吵了,有点可惜。”  它怎么会不认识自己的一部分?  “剑阵老大这是在干什么?”  即便叶生修为一下子从二十五层,突破到了三十层。  叶生沉默了,看着老人,老人因为铸剑的缘故,损耗太多,现在正在铸剑的消亡,变淡。  就这样,一个月后,叶生来到了宇宙边缘地带,然后找到了那个入口,进入了纪元战场。  叶生一想到这里,心情就不舒服。  说出去谁信?  但它的担心多余了。

    叶生就在仙庭里看了几个瞬间,交手之后。光头帝者反击几下,可毫无用处,在老人的手段下,没有任何反击的余地,被抓了过来。  光头帝者如何努力,都无法改变。  久而久之,仙王就成了一个传说,仙王伐九天就是传说中的故事。  也没有太毅然决然。  众神丹炉,诛仙四剑,分身合体,功法圆满。  他的帝者法则竟然对老人毫无作用,这出乎他的预料。  “废材就要合理利用,你是这个纪元得道,太稚嫩了,很弱很弱。”老人摇摇头,不屑道。  铿锵,铿锵,铿锵!  “道之所在,虽千万人吾往矣。”地球分身坚定道。  但有人动手了,是阿青姑娘,她拔剑横空一劈,战戈的身体周围空间顿时崩溃,它自己被吞入其中,消失不见。

    叮叮叮,叮叮叮!  “我知道在哪里,我带你去。”铁棍忽然道。  老人没有催叶生,而是看向了宇宙深处,然后伸手在叶生的身边打出了一个黑洞。  现在老人却说仙王没有死,只是被镇压在混沌族的祖地,这很惊人。  或许他们真的认为自己是无罪的。  “所有人都躲到第七界了,这个宇宙没有什么人。”叶生无奈道。  它在等待属于自己使命到来。  但是老人没有任何神色变化,他依旧坚定的做着自己的事情。  就叶生一个人,你不答应我谁答应我?  “成功了,我完全没想到,我们这些成精的兵器也可以超脱,不可思议。”老玄武激动道。  这一下他神情大变,知道不好了。

    现在铁棍要离开葬兵谷,战戈就很伤感。  但是老人毫发无伤,一根头发都没有掉,这很变态。  “那么,这一切和你有什么关系?”叶生问道.  “你……你……气死我了。”老玄武气的不轻,怒视战戈。  他可是帝者啊,早就万劫不侵,万法不沾,区区火焰根本烧不死他。  “你们懂什么,每个人心里都在坚持一些东西,或许在别人看来很幼稚,很可笑,很卑微的东西,但你为此付出生命都值得。剑阵它选择放弃了自己,让诛仙剑阵圆满,就是这样一种精神。”老玄武开口道:“在剑阵的心里,诛仙剑阵的完整超越了它自己的性命。”  这一颗星球被混沌族给毁了,叶生注意到,一抹剑气在宇宙星空划过,无数颗星球被斩碎了,这一剑下去,不知道多少生灵被杀。  “不!”混沌族的那尊帝者发出恐怖的叫声,没想到老人临死前的反扑如此猛烈。  剑阵要超脱,那绝对不是这个纪元可以完成的事情。  突破后,叶生看向了老玄武,他这次来到葬兵谷的收获很大,但他还想要新的收获。  但是看了看身边的叶生,老玄武还是忍耐下来,道:“你当我想来找你,我是为了这个小兄弟来的。”

    叶生神情一动,道:“你救到了吗?”  叶生哭笑不得,老玄武是被困久了,此刻脱困,竟然在空中,把八卦的种种功能一一演示。  但是,拿了这神器,代表的也是一种责任。  叶生很想阻拦,可他伸出手,却开不了口。  “那还有一个地方。”阿青姑娘立马道。  就叶生一个人,你不答应我谁答应我?  老人在疯狂的燃烧自己,铸造剩下恐怖的两柄剑。  老玄武的话让剑阵一下子睁开眼睛,如山的一般的身躯晃动,声音如剑气,铿锵作响。  主宇宙已经越来越艰难了,混沌族大肆出击,每时每刻都在杀人,仙王高手,帝者境界比比皆是,混沌族多年的积累,在这一刻爆发,简直多到可怕。  叶生眨了眨眼睛,惊讶道:“仙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