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宁不会觉得自己是为国为民的大侠,可是让他眼看着一场要夺去无数人性命的大灾来临,却无动于衷,他绝对做不到。  众丐更是显出冷厉表情,白圣浩却是冷声道:“锦衣侯,据我所知,你们侯府从不插手江湖之事,与江湖帮会也从无恩怨,今次却为何要来插手我丐帮事务?”冷笑一声:“说句不客气的话,丐帮的事,别说你锦衣侯府,就算是神侯府,也未必能管得了。”  而且司马岚是托孤之臣,在新帝登基的过程中立下了奇功,如果不是他的运筹帷幄,齐宁很怀疑小皇帝能够顺利继承皇位。  司马岚道:“你知道这一点就好。”双手扣在一起,放在胸前,“老夫当然不怕他们参劾,不过老夫不想惹这个麻烦。朝中都知道,皇上登基,我们司马家居功至伟,如今也正是我们司马家风光无限的时候,可正是这样的时候,我们司马家才越要低调谨慎,绝不能轻易让人抓到把柄。”  鬼金羊分舵在丐帮二十八分舵之中,实力和所辖帮众都已经是排行前三的分舵,二十八舵舵主虽然地位相同,平起平坐,可是每次丐帮大会的时候,白圣浩说话的分量显然超过大部分的舵主。  白圣浩目光如刀,盯着齐宁,冷声道:“看来侯爷是真的准备与我丐帮为难了?不知黑莲圣教给了侯爷什么好处,让侯爷卷入此事?”  齐宁马不停蹄,急促而清脆的马蹄声从数条街道驰过,赶到忠义侯府的时候,只见到夜色之下的忠义侯府幽静异常,大门紧闭,门前左右各有两名带刀护卫守卫。  他竟似乎先入为主认定自己今夜前来一定是有所图谋。  齐宁知道这定然是丐帮的密语,外人不明白是什么意思,但大门内外的人却明白其中意思。  一个只是挂着爵位却并无多少实权的年轻人,又怎能与帝国第一权臣相提并论?

    齐宁点点头,朱雀长老拿着拐杖,在前领路,齐宁跟在后面,赵无伤等人本要跟上,朱雀长老回头道:“你们放心,我丐帮不会自取其祸,不会伤害侯爷,你们若是愿意,尽管跟来。”第二二七章 携手  司马岚看上去倒也颇为随和,摆手笑道:“不必拘礼,你深更半夜前来见我,当然不会是无缘无故,想来是有什么急事,但说无妨。”  朱雀长老道:“我们虽然没有解毒的办法,但是已经察觉,这次的毒药,不出意外的话,来自于巴蜀之地,也只有黑莲圣教有能耐配出如此狠辣的毒药。”  “解毒?”齐宁淡淡道:“很可惜,下毒之人有没有解药我不知道,不过我手里没有你们想要的解药。齐峰过来,是为了帮你们,可是你们却将他扣押起来,耽搁了配制解药的时间,白舵主,我现在才发现,你们鬼金羊分舵,竟然没有一个明白人!”  他心下冷笑,暗想如果不是皇城紧闭,老子就直接去找小皇帝,也不会来找你,如果老子可以调动兵马,也不会过来和你啰嗦半天。  见到薛翎风神情凝重,齐宁起身来,道:“薛叔,我先告辞,我知道这是一件让你很为难的事情,所以我也不能要求你做什么。”勉强一笑,转身要走。  “多谢!”齐宁尽可能保持镇定。  他并不是没有想过会在什么场合第一次见到司马岚,甚至想过那时候会是怎样一副光景,只是没有想到第一次见面却是不欢而散。  齐峰点头道:“丐帮鬼金羊分舵就在京城,城西的锣鼓巷可以找到他们。”  赵无伤一字一句道:“忠义侯!”

  第二二二章 无毒不丈夫  ps:感谢锦衣护法【零的xb开始】兄弟的再一次破费捧场,感谢书友35762263、书友36719058、喜欢望着你@百度、同学林、紫宇1诸位兄弟的捧场!  朱雀长老身体一震,齐宁叹道:“他现在怎样了?”  大门前左右的墙根下,靠坐着三四名破衣烂衫的乞丐,齐宁等人尚未靠近大门,那几名乞丐都已经翻身站起,手中都拿着打狗棍。  司马岚听完之后,并没有像齐宁预料般的那样大惊失色,只是微微皱眉,问道:“你是说,有人在京城对丐帮弟子下毒,然后以丐帮弟子为工具,将疫毒向京中四处扩散?”  薛翎风盯着齐宁眼睛,似乎想要看穿齐宁的内心,很快便道:“所以侯爷已经下定了决心。”  “你觉得是真是假?”司马岚靠近一种,将颇为瘦削的身体裹在黑袍之中,目光深邃,若有所思。  “咦,是......是他?”齐宁扫见一人,怔了一下,他发出声音,里面有极少乞丐抬头,齐宁望见的那名乞丐也是抬头循声看过来,看到窗外齐宁的脸庞,怔了一下,随即从地上站起,走路看起来十分吃力,直往齐宁这边走过来。  齐宁点点头,朱雀长老拿着拐杖,在前领路,齐宁跟在后面,赵无伤等人本要跟上,朱雀长老回头道:“你们放心,我丐帮不会自取其祸,不会伤害侯爷,你们若是愿意,尽管跟来。”  “是!”齐宁道:“只在今明两天。”  薛翎风倒也不愧是军人出身,说话做事都是干脆利落,直接道:“侯爷深夜前来,必然有紧急事情吩咐,侯爷有什么需要卑职效劳,但讲无妨,只要能做的,薛翎风绝不推辞。”

    众丐顿时都停下步子,虽然对齐宁依然是怒目相视,可是却也显出一丝忌惮之色,这时候没有忘记,齐宁是大楚国的锦衣侯。  齐宁在来的途中,其实就已经组织好了语言,当下将发生的事情捡紧要的说了一遍,至若唐诺要利用尸首找出解毒方法,齐宁自然没有透漏。  “所以侯爷要三思而行。”薛翎风缓缓道:“侯爷要问一问自己,是否值得这样做?是否想看到锦衣侯的血脉就此断绝?”  “不是很可能,而是必然获罪!”薛翎风说话干脆利落:“即使查出侯爷不是准备谋反,但是擅自调兵的罪责,也不会轻恕。”顿了顿,才道:“薛某相信,到时候会有不少人想看到锦衣侯府灰飞烟灭,他们一定会借此机会致侯爷于死地!”  朱雀长老想了一下,才道:“先前或许是有些误会,侯爷,我们丐帮和你们锦衣侯府以前没有什么瓜葛,可是今晚你们侯府的人突然找上门来,让我们借一具尸首,而且还说如果耽搁,丐帮就会有灭顶之灾。这些时日许多弟子死去,帮中的兄弟都是紧绷着弦,未免做事冲动了一些。”沉声道:“将人放出来!”  -------------------------------------------------------------------------------------  “并非疾病,而是中毒。”齐宁道:“而且是一种极其厉害的毒药,不但可以让人在中毒七天之后死去,而且这种毒很容易感染。”  这些乞丐神情都是不善,齐宁微皱眉头,看到先前那大汉已经走到正堂内,缓步走过去,一进屋内,便见到屋子里又有十几名乞丐,也都是身着披麻戴孝,大堂之内,竟然设下了灵堂,一条极长的大桌子上,竟然摆满了密密麻麻的灵位,看上去触目惊心。  他既是托孤之臣,又是新皇登基的首功之臣,而新皇登基之后,朝中政事,俱都仰仗着忠义侯,忠义侯固然日理万机,却也是风光无限。  朱雀长老使了个眼色,那乞丐也不多说,只是向齐宁点点头,以示感激,转身走到墙边,重新靠坐在墙根下。  薛翎风说话不急不缓,从他的语气中,也根本无法猜出他对此事的态度,他说话干脆利落,没有丝毫的拐弯抹角,每一句话都是在陈述着极为现实的事实。

    “我说过,这时候老侯爷不见客。”对方依然是冷冰冰道:“我们职责所在,最好不要让我们为难。”  “不是很可能,而是必然获罪!”薛翎风说话干脆利落:“即使查出侯爷不是准备谋反,但是擅自调兵的罪责,也不会轻恕。”顿了顿,才道:“薛某相信,到时候会有不少人想看到锦衣侯府灰飞烟灭,他们一定会借此机会致侯爷于死地!”  朱雀长老一愣,显然没有听明白,疑惑道:“疫毒提前发作?侯爷,你的意思是?”  齐宁问道:“你说过,薛翎风曾经在......在父亲的麾下当过兵?”  “我不是来插手你们丐帮事务。”齐宁淡淡道:“齐峰除了找你们借一具尸首,可还有别的冒犯之处?”  忠义侯府另外两名护卫见状,拔刀冲上来,赵无伤身后的锦衣侯护卫也迅速拔刀上前。  “我不敢打包票,但是我们那边会尽力而为。”齐宁道:“这不是为了救某一个人,也不是仅仅为了你们丐帮,这一次遭到感染的人太多,我们必须全力以赴。”  此时那几名乞丐已经横在前面的路上,挡住了齐宁等人前进之道,一人沉声道:“游儿走四海,八方守阴阳!”  齐宁点点头,朱雀长老拿着拐杖,在前领路,齐宁跟在后面,赵无伤等人本要跟上,朱雀长老回头道:“你们放心,我丐帮不会自取其祸,不会伤害侯爷,你们若是愿意,尽管跟来。”  “爹,他说的到底是真是假?”中年人一屁股在边上的一张椅子坐下,“疫毒感染?嘿嘿,我还真没有听过这种事情。”

    齐峰笑道:“侯爷放心,属下知道怎么说。”  司马岚是三朝老臣,而且是第一代忠义侯,四大侯爵之中,除了进到老侯爷还健在,武乡侯苏禎已经是第二代侯爵,而齐宁却已经是第三代。  “你说的黑莲圣教究竟是什么玩意,我并不知晓,我问你,你可知道丐帮弟子为何大量死去?”齐宁神情冷峻。  赵无伤本来距离齐宁还有两步之遥,见到那护卫抬手之际,就已经知道那人要挥刀,却已经如同脱弦之箭冲上前,大刀出鞘,那护卫砍下来之际,赵无伤挑刀迎上,双刀相接,“呛”的一声响,火星四溅。  齐宁翻身下马来,门前护卫早已经是握紧刀柄,有人沉声喝道:“这是忠义侯府,闲杂人等速退!”  齐宁摇头道:“我没有时间计较这些。朱雀长老,我今夜过来,是要你帮一个忙。”  朱雀长老混迹江湖多年,经验极深,察言观色的本事自然也是了得,此时却已经明白齐宁此番前来,是真心要与自己商议对付疫毒的办法,大难临头,知道双方还是坦白一些好,道:“不瞒侯爷,我丐帮以为,这次事件,是江湖恩怨,是丐帮和黑莲圣教之间的仇隙,江湖帮会处理事情,从不会轻易让外人插手,更何况是我丐帮。”  赵无伤虽然提醒过齐宁,与丐帮接触,尽量按照江湖习惯,不要以锦衣侯的身份与他们交涉。  “出大事?”齐宁皱眉道:“薛翎风不是虎神营统领吗?虎神营难道不是归他调遣?”  “爹,他说的到底是真是假?”中年人一屁股在边上的一张椅子坐下,“疫毒感染?嘿嘿,我还真没有听过这种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