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诈尸了嗷嗷嗷嗷——花花诈尸了啊啊啊啊啊啊——”  熊大壮被波斯猫这惊悚战栗的笑容吓得嘴角抽动,忍不住流下惊恐的泪水,彻底傻了,呆呆地坐在原地,一动不动,完全没有任何反应,仿佛已经与世界脱节。  “你老公?”刘莉脸上的笑容稍微有些僵硬,“你们看起来年纪不大,这么早就结婚了?”  剩下三人齐刷刷点头,动作特别一致。  莫辰奕笑起来,“遵命。”  小老鼠顿时停止颤抖,慢慢移动,接着迅速躲进洞里。  “妈,”她相当一言难尽,“还有大半年时间,哪里赶……”  老老老老鼠!?  “照片只能作为间接证据,办到这一点也不难,只要有颗假头, 悬挂在双面镜背后,再戴上专门定制的人-皮-面-具就行。”  映入眼帘的是墙上巨大的怪物影子,长长的尾巴,尖尖的耳朵,硕大的身躯,摇曳的影子……  花花眼睛一亮,突然提议:“那我们来讲鬼故事吧!夜晚、篝火、被孤立在半山腰上的别墅,是不是很有氛围?”她是个资深恐怖故事爱好者,这样的良辰吉日,不利用起来分享鬼故事简直浪费时间。

    “中奖?”藏宝摇头,代替莫辰奕回答:“我们是自费来玩,你们都是中奖吗?”  【屋里装有窃听器】  作者有话要说:  【今天的游戏内容】:请猜一猜莫医生在哪里见过花花?  莫辰奕打开手机电筒,低头仔细辨认死者容貌,然后点头。  玻璃棺材里的女尸猛得一下睁开眼, 直勾勾瞪向熊大壮,吓得他顿时魂不附体, 颤抖着跳起来躲在崔老板身后,竖起浑身的汗毛,惊恐地嚎叫:  藏宝点头,努力平息心中的恐惧,就是因为有莫医生在身边,她才害怕。  “所以有了现在的状况,受害者古花被成功除掉,而你安然无恙。”  “如果是自-杀,之前完全看不出她有自-杀-倾-向,今天她也玩得很愉快,还有心思在照相的时候装鬼吓我们,所以逻辑上讲不通。”  她动了下,浑身软绵绵的,没什么力气,心里倒是甜滋滋,难得出来过二人世界,不用担心莫医生被医院抢走。  就在此时,刘莉从阴影里走出来,若无其事地问:“你刚才鬼叫什么呢?吵死人了。”  藏宝先是浑身僵硬,然后瞬间反应过来,对莫辰奕点点头,两人轻手轻脚站起身。

    花花真的死了。  他想起来了!  至此之后,每天外出归来的袁香儿欣喜的发现家门口总会多出一些奇怪的礼物。  就连刘莉也开始有些怀疑莫辰奕和藏宝,夫妻一起杀-人也不是不可能。  所以不等莫辰奕表态,藏宝就先开口拒绝道:“我们俩就不参加了,我对这些事挺害怕的。”  藏宝紧紧牵着莫辰奕的手,“我也去。”  “既然是比赛就要有彩头,”莫辰奕伸出手指夹住老婆的衣领轻轻扯了扯,笑道:“输一局,回屋主动脱一件。”  他一边跑一边在嘴里反复大声朗诵着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内容:“富强、民主、文明、和谐——自由、平等、公正、法治——爱国、敬业、诚信、友善——”  “不,没有必要,反而有可能刺激凶-手-杀-人-灭-口。”  藏宝抿着唇点点头,“熊大壮和刘莉才是真倒霉,好不容易中一次奖,没想到竟然遇上这种事。”  教科书也知道自己王牌用尽,拿藏宝完全没办法,故作坚强地继续闪了几下粉色光芒,然后悄无声息地退下,不再刷存在感。

    “检验单面镜和双面镜最直接的方法就是将手指触碰镜面,如果发现倒影和手指是相互连接的,并且没有空隙,那么就是双面镜。”  双面镜后头突然噼里啪啦传来响声,然后是女人的哭声,以及逐渐跑远的脚步声。  莫辰奕摇头,“古花、熊大壮和刘莉看起来都是随机中奖来这里度假,其实不是,他们都是被崔老板精心挑选出来的工具人。”  “你是不是心里有嫌疑人了?”藏宝自己想不明白,但她对莫辰奕的情绪十分敏感,通过他的反应,察觉到了不对劲。  “嗯,只是推理,没有证据,所以不确定。”  熊大壮歪着头想了想,“也不能说完全没有离开过,毕竟有3个小时,我们都有上过洗手间。”  作者有话要说:  【今天的游戏内容】:请问,花花死了吗?  “你先别急,”莫辰奕拍拍藏宝后背,安抚她:“熊大壮、刘莉和崔老板中确实有杀-手,但他/她的目标应该不是你,而是古花。”  熊大壮身后,一个人也没有——  “凶-手故意让她中奖,将她骗到这里,然后行-凶。”

    莫辰奕将橡皮筋递给藏宝,“崔老板做了丰盛的晚餐,邀请大家聚在一起吃。”  花花紧跟着赞同,“我也不会玩,因为我超级不会撒谎,万一拿到狼人牌,不用你们怀疑,我自己就能将自己聊爆。”  章仁家顺利入狱,藏宝彻底松口气,确定莫医生已经完全脱离危险,再不会被自己牵连。  “诈尸了嗷嗷嗷嗷——花花诈尸了啊啊啊啊啊啊——”  莫辰奕沉默了两秒,然后回答:“理论上来说是这样。”  “有人在吗?喂——你们到底在哪儿——”  藏宝率先赢了一局,得意地哼着不成调儿的歌谣。  她正想起床找水喝,就发现床头柜上放着一杯润喉茶,莫辰奕特意将茶装在保温杯里,这会儿温热冒烟,温度刚刚好,润喉茶喝起来满嘴清香,味道很不错。  “你们三人都是随机中奖,我和阿奕是自费来度假,我们6人全都相互不认识,没道理突然杀-人啊。”  “不用了。”刘莉淡淡地回复,但心里其实还是有些紧张,眼睛不停左右看,以至于她和前排走着的熊大壮都没有发现,后面的莫辰奕和藏宝两人,走着走着已经不见了人影。  藏宝完全麻木,彻底在【婚礼筹备小组】里躺尸装死,从此潜水,再也不发表意见,反正到时候她只负责乖乖被装扮就行,真心不想再淘神。

    到最后,藏宝紧紧裹着浴巾,拼命耍赖:“我不会跳。”  “目标?”莫辰奕听见藏宝说出这个词的时候,眼睛微微一缩,瞳孔突然放大。  “是啊,这里看起来特别高档,也不知认真算下来,住一晚要多少钱?”刘莉露出小梨涡,说话的时候看向莫辰奕,主动问他:“你们也是中奖来这里旅游的吗?”  熊大壮一屁股跌坐在地上,惨叫声惊吓到蹲守鼠洞的波斯猫。  刘莉不想被发现自己在房间里,因为她刚才捡书时看见有两本书被自己扔得有些脱线,她不想赔钱,所以死也不能被发现是她弄坏的。  莫辰奕光着上半身,凑到她耳边,悄声问:“还记得你以前看我用屁股写字么?”  感谢为我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鹿啾 20瓶;双木妍、匕孑 10瓶;流鸢未央、budo 5瓶;黎阳阳、18526891 2瓶;  “昨天不是说了不要再搞恶作剧吗?怎么一到晚上就整这些幺蛾子!?”  安宁的夜里,藏宝得意的歌声一直没有停止过,活泼的音符在空荡的房间里飞舞,时不时偷跑几个,被不远处的熊大壮成功捕捉。  他们离开后,壁炉边某人眼神暗了暗,微微低头,让人看不清脸上的表情。  刘莉一看这架势,心中冷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