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非凡听话地咽下解毒丹。解毒丹的效果立竿见影,身上的溃烂快速愈合,内脏的疼痛也消失无踪。当然,先前摔断的骨头还是断着,掉光的头发也一时半会长不回来。  “这么逆天?”向非凡挑眉:“那限制呢?”  午饭时间向非凡找到柳然。柳然推着准备送到地下室的午饭,警惕地看向等在门口的向非凡:“有事吗?”  “嗯,我脾气不好。”桑景明应道。  “向非凡0394号的意思是说目前活着的人里,您是第394个进入这个游戏且名叫向非凡的人。”布偶猫舔着爪子解释道。  【这是S级天妖的一种,名为银狐,主魅惑,攻击力和速度也十分优秀,算是S级天妖里战斗力比较强的一种了。】  向非凡知道他是在笑自己之前在厨房找食物的行为,也不恼,乐呵呵地说:“这游戏还挺人性化的嘛。”  向非凡手指伸向口袋,却被横里刺来的长剑阻挡了动作。  向怂怂乖巧点头,从善如流,把另一只爪子也抱上去,美滋滋。  “过一段时间还行, 长了我也受不了。”向非凡忽然说。“桑哥, 你刀能不能借我抱抱?”

    “哪能啊。”宋归尘说:“都是系统匹配的,他和这个世界的流浪猫男仆匹配度很高,自然就被投放过来了。”  NPC:6人。  向非凡摇头:“算不上麻烦,好久不见了,我原本也想来看看你的。”  慕南枝离开后,桑景明看向向非凡:“为什么要帮他?”  戏子最后眼里又露出一丝柔软,低声叨念着:“那个莲花簪子呀,我真的很喜欢,他要是早点拿出来给我,兴许我就舍不得毒死他了……”  他们嘀嘀咕咕的声音被讲台上的助教听见,对方不满地拍了拍桌子,道:“食不言,寝不语。”  “任务完成,奖励已发放,当前解锁技能25%,读条时间缩减至45分钟,请玩家再接再厉。”  “我需要一种能在毒雾中生存下来的生物样本,他们体内一定有转化毒素的物质。”  向非凡:“……”大姐,虽然我很开心你同意了我的提议,也知道你接我是为了送我去死,可是我队友不知道啊!你让我怎么解释?你猜我说完他们信吗?  目前唯一的线索大概就是那个假冒桑景明的家伙了,姑且称呼他为假桑。假桑身为“羲和”一个能掌握高级情报的成员,又拥有假扮桑景明的能力,却专程跑到这里来对付自己,一个普通的游戏玩家,这说不通。而且上一局自己才和桑景明互明心意了,说话时,周围也没有其他人在,他怎么知道自己与桑景明是恋人关系的呢?

    “好喝吗?”向非凡忍着笑意试探地问。一想到桑景明这种天天扛刀的大佬, 在喝草莓牛奶味的营养液,就觉得格外的……可爱。  “嗷呜——”银狐突然扬起脑袋长鸣一声,再低下头时,它摇了摇银白色的长尾巴,向非凡发觉充斥在蛋壳里的能量变得柔和温顺起来,似乎不再那么难熬。  “记得挺清楚。”桑景明扬了扬眉。  “真没,我今天论文改完交了,导师还表扬我了,说写得很好,应该能拿一等奖。”  “抱歉,这个现在不能解释太多,等面试结束,你们自然就知道了。”向非凡答道。  7号眼镜妹长得没什么特点,穿着扎着马尾辫,穿着白衬衣黑裤子,像是刚入职的不久的职场新人。  向非凡被桑景明背着走出了岛洁公司大门。已经是日暮时分了,天边铺了一大片灿金色的晚霞。  “我凶她?”向非凡瞪起眼睛吼道:“你们选择性失忆是怎么着,要不是有人重生,我们这一车人过会全都炸成灰了我还不能问问了?她要不是个女的我这会早抽她了我!”  “就是筛选”小明说:“20-40岁之间,精神正常,意外死亡。满足这几个条件的,会被授予面试资格。这是老板亲自定下的条件。”

    0009像是被戳到了痛处,眸子里很快聚起水雾,眼里又委屈又绝望:“我真的是和一的儿子,我不想死……”  妖刀中的封印终于破开,妖刀赤中无数黑气渐渐凝聚成人形,成千上万,互相撕扯着,推搡着,向四面八方冲出来。  比如男主人不知道戏子和客人合伙转移了那笔家产,傻乎乎的拿着假遗书去陈府,却发现【陈安】的家底早就挪空了,他闹到家破人亡的境地,竟然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向非凡安静吃完了盘子里的饭菜,看了一圈,桌上除了他,坐在轮椅上的帅哥也吃完了。意识到是个套近乎的好机会,向非凡走到轮椅帅哥旁边:“你不方便,盘子我帮你洗吧?”  【我真后悔,当年生下了你!】  向非凡没计较徐遂元阴阳怪气的语调,老实回答:“我回到百年前,仆人死亡前的记忆片段里了。”  向非凡把之前在宰大那里得到的信息跟武优悠和左寻说了一遍,又说:“所以雨灵珠果然是在祭祀手中没错。至于神格,我怀疑所谓雨妖,很可能本来是个雨神。”  桑景明进步的速度很快, 快到他在所有教导他的老师眼里看到的都是恐惧,仿佛他是个不知什么时候就会爆炸的炸弹。但上将不同,他看他的眼里,永远带着欣赏,像在看自己最出色的作品。  “斩魔术。”雨妖说:“克制一切心怀恶念之人,恶念越强,斩魔术的效果越好。”  “桑哥?”向非凡记着自己好歹是桑景明的搭档,虽然刚打完架,身上伤上加伤,还是撑着身子站起来。

    “是宰大,是宰大让我们半夜来的,他和这两个官差肯定是勾结好了,故意陷害我们,陷害祭祀大人。他一直因为他娘子成了妖怪的事情怀恨在心!”黑衣人突然反咬一口。  “来得及的。”李怡雪笑了一下,又收敛起表情,对向非凡郑重地说:“我要你,好好活下去。”  “跑!”关秋说着,带头朝大门跑去,几十米的距离,只要穿过保安阻拦,冲出大门,就可以通关了。  “行!”导游竟然意外的好说话。  “那串钥匙和发簪,我觉得应该是关键道具。”向非凡说:“得拿过来。”  “啊,你都有固定队友了,我还想拉你进我们的队伍呢。”裴吉微微流露出失望的神色,喜悦的神色垮掉一半,活像是得到糖的小孩,打开发现是自己不爱吃的榴莲味。  宋归尘看向向非凡:“就是这样,我也不想逼他放弃之前的记忆,所以找你问问,有没有别的办法。”  作者有话要说:  “哗啦!”向非凡才刚晾干的衣服又被水泼了个透。门口的人确实顶着跟宰大一样的脸,可向非凡确定,他绝对不是宰大。  “桑景明。”向非凡盯着他,眼神又凶又狠,像只走投无路的小兽:“你想一死了之?留我一个人在世上,守着一个再没有你的世界吗?”  “咚!”宿舍门被撞开, 向非凡歪头看向门口, 进门的是0009, 脸色苍白,神情比昨天更加阴郁。

    她又转头一脸委屈地看向陈安:“陈安哥,你要相信我。”  饭后,向非凡和桑景明走在乡间小道上散步。向非凡突然问桑景明:“桑哥, 你相信人有前世吗?”  “我是1号。”为首的青年收回勾着女孩的手,伸向向非凡:“我想,住在这层你应该对编号有些了解吧。”  “可是,老爷。”向非凡感觉身体被什么支配着,呐呐地说:“我只要做好了遗书,您就会杀了他对吗?”  “别笑,你还不是一样。”桑景明说着,嘴角也跟着勾起来。  吸收了能量的布偶猫跳到地上,然后慢慢变成了一个小女孩,小女孩朝向非凡笑了笑:“好久不见啊向非凡, 主人暂时不方便接通讯, 不过你有任何问题,可以问我。”  桑景明瞪了他一眼。  向非凡却双手合十,念了声佛号,道:“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第28章  向非凡点头。  “还要谢谢你。”柯宇说:“爆炸发生的瞬间,我突然想通了,人这一生太短,说不定哪天就死了,很多事情,根本不必纠结结果,顺从心意的努力活着,才不能留下遗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