卓青阳笑道:“他与我当年同出一门,是师兄弟。”  空藏大师颔首道:“正是,一母双胞,两个孩子诞下之后,邪魔便即侵入,其中一个被夺走,那邪魔神通广大,不但夺走麟儿,而且顺利出城,自此之后,那孩子的下落便再无人知道。”  齐宁只觉得今日卓青阳说的话十分奇怪,让人总是听得有些模糊,皱眉问道:“先生这话何解?”  “北堂一族也是从别人手里夺过皇位。”齐宁淡淡一笑:“是非在乎实力,如今屈元古有这样的实力,自然可以随心所欲。他在洛阳纵兵杀掠,百姓们都只以为这些将士是北堂风的麾下,自然会对北堂风心存怨恨,而且借此机会,屈元古滥杀朝臣,清除异己,到时候你们北汉的官员们被屈元古杀破了胆,屈元古真要称帝,只怕也没有人敢出来反对。”  齐宁叹道:“先生既知如此,缘何......?”  空藏大师颔首道:“正是,一母双胞,两个孩子诞下之后,邪魔便即侵入,其中一个被夺走,那邪魔神通广大,不但夺走麟儿,而且顺利出城,自此之后,那孩子的下落便再无人知道。”  顾清涵也明白过来:“她是要等灾祸过去,再找机会让齐玉取代你的位置。”  空藏大师又是一声佛号,齐宁淡淡一笑:“所以我想问大师,那人与家母到底是什么关系?市井流言,我不是齐家的血脉,这当然不会是空穴来风。”  卓青阳微微颔首:“有这样的顾虑,又或者说,知道太多,并非什么好事。”  空藏大师凝视齐宁,依然没有说话。  卓青阳似乎看穿齐宁的疑窦,笑道:“你放心,老夫和大师都不是里通外国,更不会做对不住楚国的事情。”

    齐宁好奇,却不想去碰。  卓青阳笑道:“那你得到地藏卷轴之后,可发现什么秘密?”  “那天晚上,齐夫人过世。”空藏缓缓道:“那邪魔武功高强,来去无踪,为免此人去而复返,回到锦衣侯府报复,贫僧派出了两名僧众进入侯府,得到太夫人的准许,隐藏在府中保护。”  齐宁心想卓青阳既然把话说到这个份上,看来自己想要问出事谁,今日已经没有了指望。  齐宁点头道:“不错。大师不知是否知道,京城之内,现在大街小巷有许多的流言,都说我并非齐家的血脉。”  齐宁记得小蝶说过,小貂儿当初被土老爹发现的时候,是在一处树林里,那名带剑的男子当时生死不知,土老爹救走小貂儿,后来再去树林,带剑男子已经没有了踪影。  自门外进来的那人,竟赫然是失踪许久的卓青阳。  齐宁倒没有隐瞒,简略地将当今局势告之了北堂煜,北堂煜叹道:“原来你们北上攻汉,醉翁之意不在酒,果然是高明。那帮小子只想着争夺皇位,还以为你们是想趁乱攻取洛阳,自然不会料到你们的目标是齐国和西北。”  卓青阳点头道:“正是。”  “那还有一种可能是什么?”  “那你对如今的生活,可有眷恋之处?”空藏大师问道:“如果有朝一日,你现在拥有的一切全都消失,无论是官爵,还是亲朋故旧,还有你的家眷,这些都不再为你所有,你是否能够接受?”

    齐宁还真担心西门战樱大发雷霆,将卓仙儿拒之门外,听说已经安顿下来,才微宽心,心想事已至此,难以改变,回头总是再去哄哄西门战樱才是。  “卑职是奉了三师兄的吩咐。”那人道:“皇上有旨意,王爷回府之后,先不必进宫,直接去神侯府,那位煜王爷说是要见王爷。”  顾清涵自然不会忘记那段往事,齐宁当时大闹灵堂,自然也是震惊四座。  “王爷既然这样想,又何必在乎别人的言辞?”空藏大师叹道:“当年发生的事情,都已经过去,王爷要走的是未来的道路,又何必痴于从前?”  齐宁叹道:“一位善战的大将,自然是懂得利用天时地利,钟离傲能够统帅汉军主力,而且如今又是在汉国境内,他自然是深谙此道。”明白过来,道:“卢大人来见北堂煜,是否为了寰宇图?”  顾清涵微点螓首:“这确实让人觉得匪夷所思。”  他这几日一直与顾清菡待在一起,两人日夜缠绵,还真称得上是日夜不歇,赤丹媚这话说出来,倒像是知道些什么,让齐宁顿时有些尴尬,却还是笑道:“我是习武之人,身体好,就算几天不歇息,也依然神勇无比,你也是习武之人,应该知道我的厉害。”  但卓青阳今日却将此等隐秘之事告诉了自己。  卓青阳乃是楚国鸿儒,在楚国士子们的心中有着无与伦比的威望,她一手创建的琼林书院,更是打破了女子不识书的传统,可谓是石破天惊。  空藏大师和卓青阳自然是其中骨干,但这两人却并非计划的发起人,真正制定这项计划的却是双胞胎的父亲。  空藏大师和卓青阳都没有感到意外,他们已经透露不少讯息,如果到了这个时候齐宁还猜不出浮萍的对手是谁,那齐宁也就不是齐宁了。

    “贫僧嘱咐淮南王,此事不可向任何人提及。”空藏大师叹道:“贫僧没有想到淮南王竟然违背了与贫僧的约定,将此事告知了萧绍宗,也没有想到萧绍宗死后,还会给王爷带来麻烦。”  灯火之下,看清楚那人的脸庞,齐宁骇然变色,赫然站起身来,显出不敢置信的神色,失声道:“卓......卓先生!”  “是他主动提出要我来见他?”  “我早先只是觉得其中有不可告人的原因存在,却一直没能解开谜题。”齐宁叹道:“可是现在回想起来,有一个理由可以解释这件匪夷所思的事情,那便是老太婆打世子一出生,就知道世子不是齐家的血脉,但是因为某种原因,却又不能对世子痛下杀手,所以老太婆才会使出如此阴险的手段,让一个天资聪慧的孩子变成一个痴呆驽钝的傻瓜。”  “柳素衣临盆之时,大光明寺派了不少人到锦衣侯府待了几天。”齐宁道:“而老太婆身边还埋伏有两位大光明寺的高手,姐姐,你觉得这只是巧合?”  而一直让齐宁觉得满是疑问的地藏卷轴,也正是在卓青阳的指点下,从书院一块匾额后面得到,那卷轴充满谜团,卓青阳自然更是充满了谜团。  “你们以任何一位大宗师为敌,胜算都不会太高,恕晚辈直言,在绝对的实力面前,所有的谋划部署其实都不堪一击。”齐宁脑中想到真正的大宗师拥有的那种惊天动地的骇人威力,苦笑道:“可是你们现在似乎至少以两位大宗师为对手,我实在想不出来浮萍能有什么胜算。”身体微微前倾,盯着卓青阳的眼睛道:“更让我不明白,却是先生和大师为何要加入浮萍,为何要与大宗师为敌?两位都是智慧过人的智者,难道不知这根本没有任何机会。”  卓青阳微微颔首:“有这样的顾虑,又或者说,知道太多,并非什么好事。”  “那你对如今的生活,可有眷恋之处?”空藏大师问道:“如果有朝一日,你现在拥有的一切全都消失,无论是官爵,还是亲朋故旧,还有你的家眷,这些都不再为你所有,你是否能够接受?”  卓青阳虽然是位老夫子,但却绝对不是一个闲来无事愿意说故事的人。  他端起茶杯,饮了一口,放下继续道:“但这中间有一个极为紧要的问题,那便是邪魔出现的时候。那人为何早不去,晚不去,却偏偏在家母生产的时候赶到?那人又是如何确定那天晚上家母一定会生产?”他盯着空藏大师的眼睛:“如果让我说出道理,我只能说那邪魔一直在注意的产期,而太夫人也明白那人是冲着孩子而至。”

    琼林书院一度兴盛,存在也有数十年之久。  卓青阳摇头道:“恰恰相反,他知道那正是地藏曲,也知道出自浮萍居士之手。他已经是大宗师,天地间什么奇珍异宝他能放在眼中?也唯有这地藏曲他势在必得。”第一四二五章 线索  但如今回想起来,心想难道这两人的约定也与浮萍有关?  “那你对如今的生活,可有眷恋之处?”空藏大师问道:“如果有朝一日,你现在拥有的一切全都消失,无论是官爵,还是亲朋故旧,还有你的家眷,这些都不再为你所有,你是否能够接受?”  齐宁听他的语气,似乎有什么急事一般,还没问,韩寿已经道:“王爷,皇上派人来了两回,似乎有急事传召王爷。”  齐宁点点头,韩天啸这才亲自带着齐宁去见北堂煜。  “太夫人所言并没有错。”空藏大师道:“令堂生产那一夜,邪魔果然前来,意欲抢夺麟儿,净尘师弟率众击退了邪魔,只不过.......邪魔武功了得,终是被他抢走了一个孩子。”  “道理很简单,因为当时我对她实在有很大的用处。”齐宁道:“老侯爷早就过世,大将军那时候也刚刚亡故,朝中司马岚开始操控朝政,他要真正控制住朝局,就必定要将曾经与军方渊源极深的齐家打下马,当时的齐家,内忧外患,处于风口浪尖,她需要一个人带着齐家摆脱困境。”

    “卑职是奉了三师兄的吩咐。”那人道:“皇上有旨意,王爷回府之后,先不必进宫,直接去神侯府,那位煜王爷说是要见王爷。”  空藏大师颔首道:“正是,一母双胞,两个孩子诞下之后,邪魔便即侵入,其中一个被夺走,那邪魔神通广大,不但夺走麟儿,而且顺利出城,自此之后,那孩子的下落便再无人知道。”  “碧海吟!”卓青阳道:“那是三支神曲中的一支。”  他今日上山的目的,就是要问清楚当年在锦衣候府发生的事情,追问的急了,空藏大师才叫出来卓青阳。  北堂煜叹道:“我明白你的意思,你是说我的家眷也在困境之中?”  “那人是你们的父亲!”卓青阳一字一句道。  锦衣齐家这等豪门望族,对血统自然是看的极其重要,而齐家的男人们都在外征战,锦衣候府自然是由太夫人亲手打理,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柳素衣竟然有了别人的血脉,这对太夫人来说无疑于五雷轰顶,她万不能接受齐家会出现这样的丑事,所以对出生之后的锦衣世子深恶痛绝,那也实在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所以当陌影从他们口中知道地藏卷轴在我手中之后,必然会想尽一切办法夺走。”卓青阳道:“时隔十几年之后,如我当年所计划的,陌影确实出手了。”  “这就是老太婆阴毒的地方。”齐宁冷笑道:“如果我能够带着齐家摆脱困境,那自然是再好不过,可是如果齐家真的遭遇灾祸,那么自然就由我来替齐家承担灾祸。我当初受伤,需要大光明寺出手相救,而齐玉则需要代替我出家,老太婆不但没有阻止,反而亲自下令让齐玉上山,他那样做,自然不是为了维护我,恰恰相反,她是要保全齐玉,将我置于悬崖边上。”  顾清涵微一沉吟,才道:“这中间想必有关系。”  “虽然地藏卷轴之中并无提及天书的下落,但确实是出自浮萍居士之手,这一点确凿无疑。”卓青阳正色道:“说它是无价之宝,其实也并非虚言。”说到这里,缓缓伸出一只手,到得齐宁眼皮子底下,才缓缓张开手,齐宁不知卓青阳意欲何为,低头看过去,却见到卓青阳的手中,却是有一片发黄的叶子,叶子不大,看上去就是一片十分平常的薄薄叶子,齐宁有些奇怪,心想卓青阳掌心放着一片叶子做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