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氏接过她手上的东西打量着:香囊两面的底下都绣有一玲珑塔,经典的扬州刺绣。懂针线的一看,小小的福字还采用了罕见的双面绣技法,会这种绣法的人整个扬州城也找不出几个,再看最后收线的针脚绵密典丽。  夜,顾府。  吃吃喝喝的时光总是过得很快,距离赵思睿乞巧节见到被砸到的小哥哥已经有小半年。  杨氏看着儿子去叫女儿起床后脸上神情有点郁闷,和女儿神清气爽的样子形成鲜明对比,什么也没说。  她有样学样,直呼其名。  吃吃喝喝的时光总是过得很快,距离赵思睿乞巧节见到被砸到的小哥哥已经有小半年。  就到了啊……小姑娘眼里难掩失望。  虽然在旁人看来,都要说上一句杨院长有出息,叹上一句杨老好福气。  当初杨月浼和赵海威相恋,哪怕这个女婿是别人眼里所谓不入流的商贾,只要他对自己女儿好杨父便不反对。  此时,赵二公子赵思辰在门口踉跄了一下,满脸震惊。  她牵着小家伙在桌边坐下打趣道,“可不能把我们三崽崽饿着了……”

    女主林洛水的父亲是扬州首富赵府上忠厚的车夫,名林虎。后在护送扬州首富赵府老爷经商归来的途中遇山贼,为赵老爷挡了一刀,不幸穿透心脏,卒。  这种带着强烈个人色彩的刺绣让杨氏一下就知道这只怕是出自唐馨的手。  赵思睿:???  终于,顾洵有一天晚上做梦都是:  毕竟在原来,赵思睿可老是和张嘉琪嚷嚷着,如果能在现实中见爱豆见一面就死而无憾了。  故而应了父亲的话。  活泼可爱精灵古怪,脑子里一大堆稀奇古怪的想法。  三三小口小口咬着她最爱的芙蓉糕。  还没来得及说一个字的赵思辰:……  因为离家近,回家也不赶时间,杨氏没给他们安排马车。  便移开了视线。

    三三自从饭后收了赵父赵母给的两个厚厚的红包后,就开始眼巴巴地等。  她刚打算开口问,一旁更猴急的二哥就问她娘亲了,道:“娘,府里今年还放烟花不?怎的这时候了还没动静啊?”  直到某一天。  三三今日穿着桃红色小袄子,头上还梳了两个小花苞,看着喜气洋洋的。  好比,“顾兄,你看今天的好天气是不是很适合大家一起其乐融融地回去?”  赵思辰羡慕地看着,他也小时候也总喜欢跟在外祖父屁股后面疯玩。  边笑边把杨月浼和赵思辰热情招呼进府。  赵思辰极有辨识度的声音在窗外反复循环播放:“妹妹!妹妹!”  看着哥哥关怀的双眼,三三似是有些不大好意思。  然而,在顾洵脚下微动时,假山后突然蹿出了一个更快的身影,熟练地把小姑娘一把抱入怀里。  没过多久,蹲在石头后面的三三看见了一个高挑的人影,可人影在石头附近了始终不肯再靠近。

    后来追得急,在桥上不小心撞到了什么,她回过头去看了眼发现一个小姑娘掉在路过的船上。  这名说话的美妇人便是赵府的夫人,多年身为赵府当家主母让她浑身透着雍荣之气。  赵思辰看着妹妹刻意眨了眨那双会说话般的大眼,掩饰般说:“妹妹你这么晚了不睡还来哥哥这里作甚?”  岂料下一刻就听到他真情实感道,“小宫女一样。”  -  赵思辰羡慕地看着,他也小时候也总喜欢跟在外祖父屁股后面疯玩。  三三挤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  一旁五岁的赵子谦有些奇怪,睿姐姐怎么又有个了个哥哥呢……  毕竟在原来,赵思睿可老是和张嘉琪嚷嚷着,如果能在现实中见爱豆见一面就死而无憾了。  赵思睿来了一趟,没有得到答案。被二哥哥哄着回了艾芮院,竟是又在床上掀开被子坐起反反复复起了好几次。  他在搬来的几日后就开始在当地的学堂上学了,刚好和赵思辰做了同窗好友,他曾多次听赵思辰骄傲地提起他的小妹是如何的伶俐动人。

    而仆从们本是不想妨碍了她特地站在了岸上,这下倒是有些远水救不了近火了。  顾洵只作没听见母亲结尾稍稍拉长的“哦”,神色自若道:“嗯。”  “那这件事就交给你去办了。”她丢下这句话转身微笑着离去。  然而,在顾洵脚下微动时,假山后突然蹿出了一个更快的身影,熟练地把小姑娘一把抱入怀里。  三三放开她真?童心未泯?二哥的手,摆摆小手道:“哥哥,你想要什么就快去买吧”,又慢吞吞补充道,“我不会乱跑,在这里等你”。声明:本书由奇书网(www.qishus.com)自网络收集整理制作,仅供交流学习使用,版权归原作者和出版社所有,如果喜欢,请支持正版.  顾洵又帮着她把手上的仙女棒点燃。  念在大家长途奔波的疲惫,一大家子和和美美地用完晚饭后,就各自回了院落休息。  杨母还在世时,害怕女儿嫁过去过得不好,杨父还说服了她。  而赵思辰在下过学堂后去看过妹妹好几次,看一直没醒也没打扰。此刻看她健康的样子,放心地吃了两碗饭,绝口不提妹妹昨晚头发还没完全干就出来乱跑的事了。

    岂料下一刻就听到他真情实感道,“小宫女一样。”  这会儿看到赵思睿欢欣鼓舞恨不得敲锣打鼓的样子,他心下也轻快起来,莞尔道:“小丫头,谁和你一起回去呀?我们只是顺路。”  她三步做两步推开了床边的雕花小窗,在看到外面二哥笑得没心没肺的样子后,她向外伸过小身子,然后卡住了。  三三在梦里听见听到二哥赵思辰尖锐的喊叫声,她“唰”地睁开了眼睛。  他便故意把几批奴从支开去买些零碎玩意儿,自己则趁机牵着妹妹的小手融入了人潮向前街走去。  故而她总是没什么太大兴致一个人玩这些。  两夫妇交谈一番后时候已经不早了,便相拥入眠。  此时站在门前的唐氏走来,亲亲热热地牵着三三的手,又挽着杨氏进了赵府。  于是,两家大人开始热切地介绍自家子女。  在赵府她虽也不太拘着孩子,可家里就三个孩子。赵思源和赵思辰,一个得继承家业,一个得在学堂上课,很少有人陪她。  她看向女儿的眸子不自觉多了怜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