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藏的计划,显然是想抓住短暂的时间,对齐宁发动一次奇袭,毫无疑问,按照计划,在苗人增援之前,必须完成对齐宁的刺杀。  齐宁却是看的明白,阿月打开那小袋子,从里面立刻有一只黑色的小虫爬出来,阿月用指甲挑起,弹入那人口中,这一切都是瞬间完成,手法熟练至极,一看就知道阿月是一个用蛊的高手。  齐宁话声刚落,便听得一声低吼,大力使者已经是挥舞起手中的大刀,冲上前来,二话不说,扬刀向齐宁砍了过来。  “日月峰都已经分派人围捕。”白牙力道:“无论是谁,进了溪山,想要出去就没那么容易。侯爷要见大苗王,那是理所当然,我们不敢对侯爷不敬,见到大苗王之后,再由大苗王请示大巫该如何处置此事。”抬手道:“侯爷,我现在就可以带你去见大苗王,不过....只能先对你不敬,多有冒犯。”  齐宁有些吃惊,道:“他会知道?难道.....他会有顺风耳千里眼?”  但此刻却是转眼间竟然被四名苗女用白网困住,这当然令人感到匪夷所思。  齐宁颔首道:“今晚埋伏在日月峰的便是他手下的三名使者。”  向百影虽然受了伤,但在丧洞休养数月,身体虽然没有痊愈,但以他的能耐,想要抓住他并不容易。  大巫声音传过来:“黑莲教是苗家人所创建的江湖教派,一直活动在西陲之地,虽然他们也并未做什么残害生灵之事,但许多苗家人的规矩,却都被他们所破坏,所以黑莲教虽然大都是苗家人,但苗家七十二洞却从没有将他们视作自己人,神侯府带领八帮十六派攻打朝雾岭,苗家七十二洞也都没有轻举妄动。”  “那首词之中的三个人,除了我,自然还有齐爵爷的母亲素衣姐姐。”大巫叹道:“而另外一个人,如果你是向大哥,应该也不会忘记,如烟是阿姐进京之时给自己取的名字。”  齐宁正有些失望,月神司却道:“不过这里有人平日里将蛊术当做戏法消遣,你若真想知道,可以问她。”向四名苗女之中的一人道:“阿月,齐爵爷想知道蛊术,你可以解释一下。”

    向百影问道:“难道不是......大巫所写?”  花想容吃吃笑道:“齐爵爷好歹也是大楚帝国的公爵,而今次行动,那也是万不能有失,所以我们三人一起送齐爵爷一程,齐爵爷也该心满意足了。”  花想容颔首道:“我们只担心她会突然反悔,告诉你真相,那整个计划就会前功尽弃。”  “不遗憾不遗憾。”齐宁虽然面带微笑,但却是全神戒备,这些邪魔外道,谁也不知道他们会突然使出什么手段,齐宁自然是谨慎小心:“我若是死在了封剑山庄,地藏花费心力在这里布下的陷阱岂不是白费功夫?那封剑山庄被就不是你们要杀我的地方,又何必觉得遗憾?”  对于钟琊的易容之术,齐宁是打心底里钦佩,只要经过钟琊之手,完全可以让一个人从形貌到声音彻头彻尾地变成另一个人,便是江湖经验十足的老手,那也是难以看出破绽。  “那你现在是否依然准备这样对我说?”  齐宁这才上前一步,道:“大巫可知道今夜在这日月峰,有一群人埋伏于此,意图将我置之于死地?”  刀动,风起!  齐宁叹道:“说来话长,白牙力头人,能否让我先见大苗王再说?对了,我此番前来,带了几个随从,他们在山脚等候,不知.....?”  骤然间大力使者又是一刀砍出,齐宁再次闪躲开去,那大力使者大刀砍在一棵大树上,那大树顿时便被砍成两段。

    “地下密道的出口其实掌握在夙影夫人的手里。”齐宁叹道:“我和夫人二人被困地下,单独相处,总会有些话要说,而且在夫人的引导下,迟早会谈及到地藏,只要将话题牵引到地藏身上,那么夙影夫人必然会不动声色地将地藏的真实身份透露给我,让我相信苗家大巫就是地藏。”  向百影是当今之世屈指可数的顶尖高手,除了五大宗师,很难说天下间有人真正能够胜过了他。  花想容和持宝童子见状,都是长出一口气的模样。  齐宁道:“还请白牙力头人带我见一见,看看是不是我的人?”  眼前这人,却正是苍溪苗寨六大头人之一的白牙力。  “为了你?”那人笑道:“那倒也没有错,苗家大巫声名在外,世人只闻其名未见其人,我有机会能过来见上一面,自然不会错过。”  “那向帮主可知道这首词之中,有哪三个人的名字?”大巫继续问道。  眼前这人易容成向百影,向百影是堂堂丐帮帮主,自然是世间存在的名人,按照祖训,北梁南钟那个无论哪一家都不能出手相助。  “我虽然是苗人,却也听过佛宗的故事。”大巫道:“据闻地藏在无佛的五浊恶世度化众生,他座下有六大使者,被称为地藏六使,传说这地藏六使本就是地藏的化身。”  “一开始我还真以为你就是月神司,可是后来越想越不对劲,好在刚刚突然记起来,你的身形我似乎见过,而且你的声音虽然故意变化,但一个人的音色总是掩饰不住。”齐宁叹道:“再加上我已经知道你是地藏的部下,自然就会联想到你身上。”

    大力使者异于常人之处便是天生神力,莫说人的脖子,便算是钢刀铁剑,大力使者亦能将之轻易掰断,眼下大力使者掐住了齐宁喉咙,只需用力,便足以将齐宁的脖子捏断。  齐宁一怔,只觉得大巫这句话暗含深意,想了一下,才道:“还请大巫明示。”  齐宁话声刚落,便听得一声低吼,大力使者已经是挥舞起手中的大刀,冲上前来,二话不说,扬刀向齐宁砍了过来。  地藏的计划,显然是想抓住短暂的时间,对齐宁发动一次奇袭,毫无疑问,按照计划,在苗人增援之前,必须完成对齐宁的刺杀。  那人一怔,眼角抽动,齐宁冷笑道:“你打扮成向帮主,却又与我同来苍溪,自认为大巫绝不会怀疑你的身份。你只以为能和大巫面对面相谈,这是你们计划之中最重要的一环,见到了大巫,你便有了机会对大巫突然下手,只要你一出手,无论成败,你们的计划都可以得逞。”  “地藏六使,宝藏天女和持宝童子我算是认识了。”齐宁微转身,瞥了巨人一眼,问道:“那阁下却不知是地藏六使中的哪位?”  齐宁皱起眉头,先前花想容到山下,亦是如此传达消息,这让齐宁都无法确信眼前此人究竟是不是真的月神司。  齐宁心想这月神司的脾气倒是冷傲得很,又走了小片刻,忽见到山上一道影子往下来,齐宁尚未看清楚,就听到向百影的声音道:“齐宁,可是齐宁?”月光之下,齐宁这才看清楚,从山上下来的正是月神司。  说到此处,齐宁微瞥了向百影一眼,见到向百影不动声色,才继续道:“正如大巫所言,苗家人安居一方,世代传承,历代大巫都是以守卫苗家子民的太平为己任,所以此番前来苍溪,我并没有准备与大巫直接交涉,而是烦劳向帮主与大巫细谈。”  齐宁听得持宝童子提醒,心中冷笑。  “我的吩咐?”月神司打量向百影两眼:“你是丐帮的向帮主?”

    四名苗女立刻上前,托起了谛听四肢,飞步退下,片刻间就没了踪迹。  四名苗女的配合默契,而且以网困人也确实有些出人意料,但即使向百影是在受伤的情况下,四女也绝不可能如此轻易困住向百影,齐宁忽然间意识到,眼前这人与向百影的武道修为实在是有着极大的差距。  他们未必是最强的杀手,但绝对是最有默契的同伴。  向百影被困在白网之中,齐宁倒是有些愕然,眸中更冷。  齐宁心想苗家大巫言辞肯定,她能够约束苗家七十二洞那是理所当然,但她为何敢保证连黑莲教也绝不会有任何异动?黑莲教主乃是当世五大宗师之一,属于超然的存在,而且苗家大巫刚才说过,黑莲教虽然大部分都是苗家部众,但却不守苗家规矩,并不被苗家人认可,换句话说,黑莲教影响不了苗家七十二洞,但苗家大巫同样无法对黑莲教发号施令。  那长剑虽然刺中大力使者,却根本无法没入大力使者的身体,这一剑就宛若是刺在铜墙铁壁之上。  向百影与人对阵,绝不可能像此人这般狼狈不堪。  花想容只觉得全身发寒,非但没有上前,反倒是向后退了两步,持宝童子脸色冰冷,甚至有些苍白,猛地向齐宁连射数箭,齐宁解决大力使者之后,自然知道持宝童子等人不会善罢甘休,早有戒备,身形闪动,已经是躲到一棵大树后面。  齐宁淡淡道:“我倒瞧不出你们的计划完美无缺,如果真正的完美无缺,也就不会一败涂地。”皱眉道:“不过我还真是有些想不明白,你们在封剑山庄苦心设下圈套,我本来已经中了你们的圈套,准备孤身前来苍溪,你却为何定要主动前来?”  齐宁冷笑问道:“可惜什么?”

    对面沉默片刻,终于道:“你所说的幕后主使,自然是另有其人。”  齐宁却是看的明白,阿月打开那小袋子,从里面立刻有一只黑色的小虫爬出来,阿月用指甲挑起,弹入那人口中,这一切都是瞬间完成,手法熟练至极,一看就知道阿月是一个用蛊的高手。  齐宁心想苗家大巫言辞肯定,她能够约束苗家七十二洞那是理所当然,但她为何敢保证连黑莲教也绝不会有任何异动?黑莲教主乃是当世五大宗师之一,属于超然的存在,而且苗家大巫刚才说过,黑莲教虽然大部分都是苗家部众,但却不守苗家规矩,并不被苗家人认可,换句话说,黑莲教影响不了苗家七十二洞,但苗家大巫同样无法对黑莲教发号施令。  这林中毕竟空间有限,其实并不适合逍遥行施展,齐宁也不过是在千钧一发之际凭借逍遥行躲开,但三大高手联手攻来,在如此狭窄的地方若是施展逍遥行,一个不小心,反倒要装上对手的攻击。  齐宁笑道:“你误会了,我不是替自己担心,我是在替地藏担心!”  “地下密道的出口其实掌握在夙影夫人的手里。”齐宁叹道:“我和夫人二人被困地下,单独相处,总会有些话要说,而且在夫人的引导下,迟早会谈及到地藏,只要将话题牵引到地藏身上,那么夙影夫人必然会不动声色地将地藏的真实身份透露给我,让我相信苗家大巫就是地藏。”  齐宁叹道:“说来话长,白牙力头人,能否让我先见大苗王再说?对了,我此番前来,带了几个随从,他们在山脚等候,不知.....?”  他忽然间意识到一个自己之前并没有太过在意的问题,自己那夜去往封剑山庄,向百影却先于自己抵达封剑山庄,而且自己抵达之时,向百影已经与药尸交上手。  “哦?”月神司娇笑一声:“齐爵爷似乎已经猜到我是谁了。”第一一五三章 大力使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