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北柠吃完鸡肾之后,就不太敢吃第二串了,昨天她还吃了泡面,再这样吃下去,岂不是要胖死。  郭远那边见赵北柠还是没有说话,他就继续道:“我想告诉你的是,不用太自责,生死有命,富贵在天嘛,如果今天不是你动手了,死的就可能是我们四个了。”  在倒八眉男手枪掉落的时候,赵北柠有意识地去踢了一下手枪,感觉重量有点不对劲,她就已经确定这些都是假手枪了。  “只要赵北柠小姐姐……”  郭远还在因为刚才赵北宁不跟他握手而耿耿于怀。  直到外婆去世的那一天,我几乎每天都会看到外婆在编织同一件衣服,但我每次问她,她都说那是给我穿的,也不知道到底是什么居然编织了那么久……  赵北柠好像没看到这一幕似的,她拿过了刚才陈子维一直拿的推车:“走吧,子维。”  赵北柠进了店铺以后,郭远发现她根本就是有备而来的,因为她准备了行李箱……  她跟外婆聊了很多,具体是什么内容她也不是很清楚了,只记得能一直待在外婆身边,她很安心。  郭远不着急着答应,先是不动声色地问了一下售卖机。  郭远差点把刚才喝进去的酒给吐出来,他忙放下酒杯阻止赵北柠:“你不是减肥?喝那么多酒,想死啊?”

    “当然要!”  赵北柠把头转回正前方,继续低着头,默默不说话。  这使得李珊珊笑了起来。  “你不觉得你只瞒着我,这很不公平么?”  床上的陈子维干脆就没有听到叫喊声,还在“呼呼”大睡。  “为啥?”  “不是你们叫我开门的么?”被这么一怼,郭远瞬间清醒。  “那么有趣的事情我怎么能不去呢?”  郭远本想告诉他实情,但转眼一想,为什么不逗一下他呢。  最终由他们四个男人负责把这两台穿梭机搬入店里。

    当他往那个方向看的时候,情况比他想象得更加糟糕,因为……她好像连游泳都不会。  郭远怎么听都觉得这句话非常欠打。  “够了!”  “没有,她只是对我做了一个让我安静的手势。”  李珊珊脸上顿时出现了为难之色。  “你为什么想知道这些事情?”  那确实是刚才拐走赵北柠的车,此时车里一共有四个人,也包括赵北柠在内,他们四个都已经昏厥过去了。  最后车上除了前面零散地坐着三个人以外,就只剩下坐在最后一排的他们四个人。  她刚到这里的时候就已经发现马大叔的存在,只是之前因为快到零点了,她有些着急地进入李珊珊的梦乡,便没有向他打招呼。  郭远最终还是按下了接通键:“喂,赵叔。”  “没有然后了啊,她奶奶就进入她的梦里,大概有五个小时左右吧。”

    “那封信还在么?能给我看看么?”赵北柠轻声问道。  “那你想好了么?我还要告诉你一件让你吃惊的事情。”  其实郭远也不知道他们的约定到底是什么,只是觉得赵北柠是单纯的想帮他化解尴尬而已。  我当时感到有些莫名其妙,也就去一边玩了。  商量好后,他们跟梁姨说了一下,要出门陪李珊珊去拿点东西,至少要三天,要梁姨后面几天都不用煮他们的饭了。  “子维,我们要去三天呢,不然你叫个朋友帮你开车回去吧,停车费太贵了。”李珊珊好心建议道。  本来以为是人的问题,马大叔就在陈子维身上试验,然后他才发现不仅是进入梦乡,就连附身也不行,附身需要消耗的能力实在是太多了,在附身的过程中,马大叔感觉自己随时都有灰飞烟灭的危险。  或许是今早睡觉时已经把眼泪给哭干了,此时的李珊珊没有流下一滴眼泪。  子维后知后觉,很久才“哦”了一声,才跟上去。  “珊珊呢?”赵北柠说完这句话后,门外一台货车在店铺面前停下。

    郭远并没有直接回答这个问题,而是问:“你对他们有没有印象?是不是我们之前坐在车上的那两个?”  让郭远做饭的事情不是没有想过,只是李珊珊家里的锅还是要烧柴的,太麻烦,还好李珊珊还记得家里有电,有热水壶。  赵北柠也猜得七七八八,慢慢爬起来拍了拍她的肩膀安慰地说道:“好了,那肯定是你外婆在祝你生日快乐啊,今天可是你生日呢,不许哭哦!”  郭远他们游到岸边时,警察,消防和医生同时到达,郭远向他们说明了情况,他们立马开始派人下去救援。  “没事,腿部受伤比较严重,可能需要大量的时间恢复。”  那你知不知道我喜欢你?  郭远也向她转过身:“赵北柠?你怎么在这里?”  “我们说的是不是同一个人?”警察有点懵了,问道。  李珊珊轻抚着那件礼服,就像是在抚摸一件上好的丝绸,轻轻摇头答道:“我要等到结婚那天,我才会把它穿上。”  而陈子维则是呈现出一个大字型躺在床上。  “她很厉害,车上有打斗痕迹,三个男人都拿她没办法,这起交通事故应该就是她引起的。”

    “随便你咯,”陈子维无所谓地道:“反正被拦的又不是我。”  赵北柠眯起双眼看着李珊珊,指着郭远:“难道你就不好奇为啥他会被追杀么?”  接着转角处传来了一声巨大声响。  说来也奇怪,郭远除了马大叔,他看不见任何的其他灵魂,除了那一次进入地府看到的那些以外。  接着郭远就看到了外边正在招手的赵北柠。  郭远见状马上扑了过去,虽然今天的他没有穿紧身衣,但在死亡面前,他发挥了他最大的潜力死死地压住那个倒八眉男,之后赵北柠走过去把他的两只手“咔嚓,咔嚓”一下,就脱臼了……  “反正我去y城就是为了玩,自己玩还不如跟着你。”  “你们两个在那干啥呢?挤眉弄眼的。”倒八眉男注意到了他们俩,慢慢走近,看到陈子维手上的动作:“手机是吧,都拿出来!”  “坏了!”郭远想起了刚才的那辆车,正想追上去,发现那辆车转了一个弯,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赵叔别挂,医生出来了。”郭远说完就急忙走到医生面前:“怎么样了医生?”  但郭远只是想了一下,随即便释然了:“没事,我们有秘密出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