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监视?”齐宁瞥了一眼,冷笑道:“我们本不是同一个世界的人,我可没有时间监视你们。只是我知道,这次疫毒的开端,是从你们丐帮开始。你们可以控制帮中弟子四处乱窜,可是那些无辜的百姓猝不及备,难道能够阻止身边的家人冲到大街小巷?”  朱雀长老神情变的凝重起来,颔首道:“恐怖至极!”  齐宁一怔,似乎明白一些什么,皱眉道:“你觉得齐峰那句话是在威胁你们?”  齐宁马不停蹄奔波了一夜,却并无疲惫之感。  齐宁瞅了赵无伤一眼,心想看来锦衣侯府这几个家伙倒也不是吃干饭的,对道上的规矩也算是很清楚。  朱雀长老微变色道:“今天要爆发疫情?”  赵无伤一直站在一旁,此时终于道:“薛统领,目前可以确定的是,疫毒的来源是从丐帮开始,而丐帮是京中流动人群最大的一群人,他们之中已经有很多人感染,而且秦淮河上也已经出现感染者,一艘画舫,有半数人被感染,请问这样的形势严不严峻?”  司马岚是三朝老臣,而且是第一代忠义侯,四大侯爵之中,除了进到老侯爷还健在,武乡侯苏禎已经是第二代侯爵,而齐宁却已经是第三代。  鬼金羊分舵在丐帮二十八分舵之中,实力和所辖帮众都已经是排行前三的分舵,二十八舵舵主虽然地位相同,平起平坐,可是每次丐帮大会的时候,白圣浩说话的分量显然超过大部分的舵主。  齐宁点头道:“正是如此。”

    白圣浩皱起眉头,却没有说话。  微信公众号:锦衣沙漠,搜索关注就可以,再一次感谢大家的破费以及支持!  “如果真的要调兵,就必须要有一个确凿无误的理由。”薛翎风道:“哪怕侯爷料事如神,但在事情没有发生之前,都只是子虚乌有,除非是皇上的旨意,否则没有人敢擅自在灾祸到来之前就调动兵马,侯爷,你还年轻,可是有一点要记住,在京城的每一个决定,都要三思而慎行,哪怕你是想做好事,哪怕你是一心为了朝廷,可是在错误的时间做了错误的事情,就一定有人要致你于死地。”他双眉微抬,一字一句道:“京城的百官,未必每个人都有朋友,但每个人一定都有敌人!”  唐诺说的很清楚,疫毒爆发的时间,只在明后两天,现在已经是子时时分,也就是说,疫毒爆发最快很有可能就在天亮之后。  他做了,未必能改变什么,可是如果不做,就一定什么都改变不了。  “没有听过,不等于不存在。”司马岚低沉的声音略带一丝嘶哑:“听人说话,不是看他的嘴巴,而是看他的眼睛。真话假话,眼睛里完全能够看出来。”  --------------------------------------------------------------------------------------------------------  齐宁只觉得薛凌峰说话模凌两可,可他却隐隐捕捉到一些什么,若有所思,忽然问道:“薛叔,你统领虎神营,如果京城出现骚乱,情势危急之下,你是否可以调动兵马?”  今夜忽然不知从哪里又冒出来一个自称侯爷的人,这半夜三更前来,当然是为了巴结逢迎忠义侯,几名护卫也是见怪不怪,可是此人不但没有客客气气说话,甚至狂妄的很,这让连日来一直感受到荣耀的护卫大大受挫。  在司马岚眼中,自己这个锦衣侯只是一个小娃娃而已,虽然都是位列四大世袭候,但双方的现实地位却已经全然不对等。

    齐宁皱起眉头来。  “侯爷,很多人都知道我和齐家的关系,所以我不为自己考虑,也要为侯府考虑,为侯爷您考虑。”薛翎风正色道:“所以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我绝不会轻易调动兵马。但是侯爷说的不错,老侯爷当年跟随太祖皇帝征战天下,大将军为先帝卫戍边关,说到底,都是为了能让百姓生活太平。如今京中将有灾祸发生,侯爷挺身而出,薛某十分钦佩,并非每个人都有侯爷这样的良知和胆识。”  ps:今天的双倍月票,大家实在是太给力了,沙漠这时候才知道,原来有这么多的兄弟一直在支持,不离不弃,心中很是激动。  “哦?”  “什么?”齐宁一怔,忽地意识到,自己心急着想要尽快做出应变,却疏忽了楚国的法令。  ------------------------------------------------------------  这些乞丐神情都是不善,齐宁微皱眉头,看到先前那大汉已经走到正堂内,缓步走过去,一进屋内,便见到屋子里又有十几名乞丐,也都是身着披麻戴孝,大堂之内,竟然设下了灵堂,一条极长的大桌子上,竟然摆满了密密麻麻的灵位,看上去触目惊心。  在这样一位权势极重的老臣面前,齐宁还是尽可能地显示出自己的敬意。  赵无伤当下也不犹豫,过去调了几名护卫,护着齐宁骑马直往忠义侯府去。  “侯爷刚才说要配制解药?”朱雀长老在齐宁对面坐下,手上依然拿着铁杖,“老叫花子敢问一句,侯爷懂得医术?”  “晚辈见过忠义老侯爷!”齐宁承袭锦衣侯,虽然和忠义侯并列为帝国四大侯爵之一,在爵位上平起平坐,但他也知道无论是资质还是手里的权势,与眼前这个花甲老人天壤之别。

    在这样一位权势极重的老臣面前,齐宁还是尽可能地显示出自己的敬意。  “薛叔要歇息了,我们不要打扰。”齐宁脚步匆匆:“我们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齐宁本来对丐帮的印象并不是很好,不过此刻看到鬼金羊分舵的丐帮弟子井然有序,气势森然,心想这应该才是真正的丐帮所该有的样子。  齐宁微微点头。  “我不知道。”齐宁摇头道:“而且我认为现在最紧要的也不是弄清楚究竟是什么毒药的时候。”  那几名护卫闻言,先是一怔,随即都是变了颜色。  赵无伤等人的职责便是保护齐宁,也跟着在后。  “老夫从来没有小瞧过锦衣齐家。”司马常慎道:“哪怕是一个小娃娃,他也终究是锦衣侯,老夫必须要步步小心。”看了司马常慎一眼,道:“你有一句话没有说错,齐景死后,锦衣侯似乎风光不再,齐宁承袭了锦衣侯,自然不愿意看到门庭中落,不但是他,和锦衣侯有牵连的那些人,都不希望看到锦衣侯没落。”  等齐峰离开,齐宁才看向赵无伤问道:“虎神营的薛翎风,你应该认识?”  可是薛翎风这一番话,明显是在提醒齐宁,锦衣侯府的势力一直都存在,而且围绕锦衣侯府生存的势力并不在少数。  只是他已经没有多余的时间去计较司马岚的冷漠。

    在这样一位权势极重的老臣面前,齐宁还是尽可能地显示出自己的敬意。  薛翎风目光深沉,缓缓道:“侯爷有没有想过,如果疫毒今天没有爆发,而我们现在调兵封锁京城的道路,将会面临怎样一个后果?”神情严峻,“我可以告诉你,就算疫毒明天爆发,但我们今天就会被以谋反之罪被抓,而且如果有人存心要致我们于死地,或许我们当场就要被斩杀。”  “我不敢打包票,但是我们那边会尽力而为。”齐宁道:“这不是为了救某一个人,也不是仅仅为了你们丐帮,这一次遭到感染的人太多,我们必须全力以赴。”  在司马岚眼中,自己这个锦衣侯只是一个小娃娃而已,虽然都是位列四大世袭候,但双方的现实地位却已经全然不对等。  白圣浩道:“侯爷派来的人,是叫齐峰?”  薛翎风继续道:“侯爷无法确定疫毒爆发的时间,也无法确定感染的人数,更无法确定疫毒爆发之后的局面是可控还是不可控,在此种情势下,侯爷就要押上锦衣侯的前程,准备调兵,恕我直言,侯爷难道不觉得这太过冒失?”  他做了,未必能改变什么,可是如果不做,就一定什么都改变不了。  “是!”薛翎风点点头。  从正堂后门出去,后面又是一个大院子,后面有一排木屋子,看上去似乎荒废多时,颇为残破,但是里面却还点着灯。  此时有人搬来暖炉子,就放在司马岚的身边,凄冬寒夜,这大堂内还真是有些阴冷,司马岚伸出手,在暖炉子上烤了烤,这才问道:“老夫不是不相信你的话,不过......按你说发,这种疫毒有恶化时间,并非中毒立刻发作,那么这几天京城如果有大规模的疫病在流散,为何神侯府对此事却一无所知?老夫并没有得到神侯府的禀报。”  齐宁皱起眉头。

    “我不敢打包票,但是我们那边会尽力而为。”齐宁道:“这不是为了救某一个人,也不是仅仅为了你们丐帮,这一次遭到感染的人太多,我们必须全力以赴。”  “监视?”齐宁瞥了一眼,冷笑道:“我们本不是同一个世界的人,我可没有时间监视你们。只是我知道,这次疫毒的开端,是从你们丐帮开始。你们可以控制帮中弟子四处乱窜,可是那些无辜的百姓猝不及备,难道能够阻止身边的家人冲到大街小巷?”  朱雀长老道:“老叫花子知道事态严峻,发现此毒能传染之后,立刻下了命令,将被感染的弟子分成了几处地方安置,派人守卫,不令他们出现在人前。”起身道:“侯爷可否移步?”  “好,老侯爷既然这样说,我也无话可说。”齐宁知道自己该说的都说了,如果司马岚真的注重此事,绝不可能还在这里慢悠悠和自己扯淡,拱手道:“我先告辞了!”转身便走。  而且他相信唐诺的判断力。  齐宁知道这时候要冷静应对,笑道:“我就是锦衣侯府主事人齐宁,特来拜会贵舵的舵主,不知能否帮忙通禀?”心想隔行如隔山,也难怪朝廷专门设立神侯府,江湖与朝堂确实虽然同处一片土地,可有全然是两个世界,否则以自己的身份,何必对一个帮会的弟子如此客气。  “老夫既然是托孤大臣,辅理朝政,情势危急时刻,确实可以调动虎神营,甚至可以将黑刀营调入京城。”司马岚轻抚胡须:“可是这个权利,是一道双面刃,一个不慎,会割伤了自己。”  由于捧场投票的兄弟姐妹较多,只能单开一张感谢名单,待会儿发到作品相关,然后同步发到微信公众号里。  赵无伤神情严峻,道:“可是忠义侯如果不调兵,就只能去请皇上的圣旨,除此之外,没有人能调动兵马,也没有人敢调兵。”  “好说,叫花子是鬼金羊分舵的白圣浩!”那大汉拱拱手,“叫花子虽然和贵府没有打过交道,不过对锦衣侯府也素来敬佩。”  他不知道自己奔波这半夜是否真的会有什么效果,可是他却知道,如果自己做在侯府什么都不做,也许情况会更糟糕。